第02章:奇怪的气味与梦魇

上一篇:返回晨曦冒险团下一篇:

  幽暗的石窟之中身材健壮的光头大汉与一脸痞气的青年前后紧夹有着娇嫩肌肤与美丽面容的少女,两根由于长久未能清洗而发出臭味的肉棒一前一后地插入了流着殷红鲜血的小穴与那同样粉嫩的尻穴,被同时贯穿了前后两穴的少女浑身肌肤已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带着英气的面容看上去简直完全沉浸在肉欲之中,金银的美眸目光迷离,一头不受尘世沾染的白发随着男人的大力抽插而甩动,更显得狂乱美艳。

  感觉到那撕裂身体的火辣辣疼痛,却又被一波波快感冲得几乎要被俘虏的希雅银牙紧咬,避免发出那莺叫般好听的诱人呻吟声,但对男人来讲这样的女孩更有着令人忍不住将其蹂躏征服的魅力,骑士少女的前后两穴都被占据,其余几名山贼完全按捺不住欲火,其中两个抓起了希雅娇嫩的小手令其握住自己的肉棒,这柔软触感令他们肉棒一跳,见到洁白小手抗拒地欲要离开便直接握住骑士少女的小手上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这种撸动方式可比他们自己动手要舒服了百倍,哪怕只是手交,却使他们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剩下一名山贼插不到穴,就连双手都抢不到,更无法染指那美妙的少女樱唇,只得直接抓过希雅竭力控制着不致缠上光头大汉腰部的美腿,没有细细把玩玉足的闲心,直接将还穿着白丝的玉足压上了阳物便用力地摩擦着,在脚心处传来的酥麻感,双手所握的炽热胀大,乃至直接穿透菊花与小穴紧密填塞的异样充实感就像是数名恶魔一齐吞噬着希雅的灵魂,这种无法抵抗的无力感使骑士少女的坚定不断动摇着,而那随着淫魔力量刺激而流满全身的快感更是使冰清玉洁的少女在第一次交合中就体会到了无上的快感。

  「皮肤这么嫩,是贵族的大小姐吧?居然主动给我们送屄来,真是贵族中最淫乱的冒险者啊!」光头大汉赤身裸体地站立,握着希雅的纤腰一次次用力抽插着,使在壮汉面前显得格外娇小的娇躯上下起伏,急色的山贼甚至没有脱下希雅的百褶裙与冒险者服,但这更使受辱的女骑士显得英气与加倍地可怜。

  但此时的希雅显然衣衫不整,冒险者服被强行扯下了肩部,使山贼们肆意欣赏少女的香肩玉肌,更能令他们见到那略微显小的乳鸽,光头大汉揉捏着可爱的白兔,却又继续嘲笑道:「这么小的胸部,就是连街边的妓女都不如,你肯定是被贵族的男人嫌弃了才到这里来讨肏的,对不对?」

  可怜希雅此时俏脸血红,却又受情欲影响咬着牙不能反驳男人的羞辱,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令本就迷乱的意识愈发混沌了,正在这时于背后残暴撑开希雅菊穴的青年猛地一声低吼,便用尽全力冲撞般挺起了下体。

  「这女人的屁眼实在太舒服了,我受不了了!」

  随着这声低吼,猛烈冲撞令希雅剧痛的怪物喷出了白浊炽热的吐息,象征着征服与新生的精液冲入肠道之内,哪怕在梦中都从未有过的怪异感使希雅身子猛地紧绷,抱着这美丽少女的光头大汉却只感狭窄的嫩肉一阵收缩,强烈的吸附感与那喷涌的温暖液体使其异常兴奋,他知道这名强大的骑士少女在肛门射精的强烈刺激与背德感下终于高潮了!

  随着男人更勇猛的鞭挞,迎来人生中第一次高潮的希雅终于无法抵抗本能的欲望,修长的美腿紧紧缠住了将她奸淫恶贼的强壮腰背,失去了玩物的盗贼不怀好意地把正将略微疲软肉棒缓缓抽出的青年拉开,接着就将早已膨胀到最大的肉棒狠狠插入了刚刚被内射的肛内,尽管只插入了一半,那紧密的压力以及自己运动般的菊穴软肉令他舒爽地呼气,接着就忍着缴械的冲动将异物一点一点推入受着磨难的少女体内。

  抓着希雅小手撸管的两名山贼也终于喷射了,平日紧握骑士剑轻易战胜强敌的玉手沾满了肮脏的白浊液。

  「帮男人撸得这么熟练,这可比你当冒险者有前途多了,还握什么剑,以后就天天握男人的大肉棒吧!」两名山贼嘲笑着,看着这名少女的精致面容,下体的火哪里能熄灭?却是又一次硬了起来。

  「头儿,我们也想干啊。」看着光头大汉猛插小穴,两名山贼哀求道。

  「外面不是还有一个女人吗,你们先玩那个,这个等我用完再说!」最为健壮的光头大汉显然成为这群残存山贼的首领,听到这话两名垂涎希雅的山贼也不好反对,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将那醒来的少女拖了进来,接着就在希雅身边同样一前一后地抽插着,少女的惊叫声乃至其后越来越沉迷于肉欲的呻吟声传入希雅耳中,令少女身体越来越软也越来越热的同时,使这名少女又一次受辱的负罪感更责问着希雅一直坚守的骑士精神。

  雪白胴体与被冒险者服包裹的英气娇躯在这洞穴内被健壮的胸膛与棍棒碰撞出淫乱的乐声,坚守贞操十几年的少女终于抱紧了强壮的巨汉,罪恶的宴会,还在进行中……

  「头儿,这个女人要怎么办?」恋恋不舍地从娇嫩的蜜穴中抽出肉棒,喽啰看着晕厥过去的希雅那沾满精液的美丽面庞不由再咽了咽口水,并对身边的光头大汉问道。

  要是一个男人,杀了他们这么多弟兄,肯定非得把他杀了报仇,但这么一个绝美又有着令任何男人痴迷美丽身体的少女,就算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山贼也舍不得杀,就算是羞辱的时候好歹也没打脸,这宛若天神创造的最美丽容颜连强盗都舍不得破坏。

  光头大汉焦躁地瞪了他一眼,令这喽啰讪笑一声。作为一个男人,此时被推上首领之位的他当然和小弟一样都希望把这个绝色的少当作一辈子的性奴来用,这具美丽的身体他是怎么玩都不会腻的。但这可是一个强大的冒险者!他的见识比这几个手下大些,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所谓的强可不只是说说的,想到先前首领和众多同伴被这看上去娇弱无力的少女砍瓜切菜收拾掉的场面他就心寒,以如此强大的实力别说是麻绳了,就算是铁铐只怕都束缚不了她,除非能一直使其处于最虚弱状态。

  大汉知道在贵族与厉害的奴隶商人家中有着能够压制斗气魔力的魔法枷锁一类束缚具,还有某些打散斗气的炼金药剂,亦或洗脑服从的药剂、魔法等,使他们甚至能抓住强大女性随意玩弄,可只不过是一群小贼的他们哪有那些那些玩意儿?一旦被这少女恢复力量估计就算身无寸铁也可以杀了他们,难不成要挑断她的手脚?狠劲在光头眼中一闪即逝,杀人如麻的凶悍盗匪好像被强行打消了那种念头,只能开着已经被剥去衣裙的少女美体犹豫不决。

  或许可以像从前那样,要求贵族少女的家族用赎金来赎,至少还能让他们得到一笔财富,问题是以现在的条件他们根本没法这么做。

  别说是如何控制这实力强大的少女了,仅剩下他们五人的断刀山峰盗贼营地再遇上一个稍厉害的冒险者或佣兵队伍就会被彻底灭掉,或者被其他闻讯而来的恶匪黑吃黑吞掉,手中握着美肉的他们什么都不能留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光头大汉面色狞然,却将昏迷的希雅又一次压倒,光滑的双腿被搭在肩上,又一轮凌辱开始了。

  「我出去看看,你们在这好好看着。」光头大汉吩咐一声穿上衣服便走了出去,尽管已经不知发射几次却依旧忍不住对希雅上下其手的喽啰嘿嘿笑着,继续他们最快乐的享受。

  在剧烈的摇晃中,一对美丽的眸子缓缓张开了。

  在山贼的淫笑声中撕裂与碎散的声音响起,钢铁般坚硬的凶物炸成肉末,在山贼们惊恐的目光中,希雅摇晃着站起,被白金色斗气环绕的玉臂化成了利剑。

  ……

  「还少一个。」看着四具凄惨的尸体,希雅注意到还少了一人。

  那最为强壮凶悍,也是将她纯洁无情夺取的光头贼首。

  提起剑,整个营地都像是为骑士的愤怒而颤抖。

  「他逃了……」意识到这点的希雅紧咬着红唇,赤裸的身躯颤抖着。

  在这个小小的贼窟中北夺去了处子之身,这场变故几乎将骑士少女的一切美好期望与生活目标击碎。

  她没有办法令时间倒流,可居然连手刃仇人都做不到。

  坚强的骑士少女不能流泪,她紧握着剑柄,下定了决心。

  ……

  「想不到安妮小姐居然还有一个妹妹,艾莉小姐简直比你的姐姐还要美丽与可爱。」身穿白色布衫的中年男人惊讶地看着眼前的金发少女,接着不禁夸赞道。

  「这就是安妮在失踪前最后住宿的旅店了……」龙香思考着这么问题,听到旅店老板的赞叹却也不禁微微脸红,却也并不拒绝这最直接的赞叹,作为一个女人,谁不希望被称赞美貌呢?

  「唔,但我也不知道安妮小姐之后到底去哪了,她只是在我们店里住了一晚而已。」受到龙香提问的旅店老板托着下巴思考着,听到这回答的金发少女不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虽然老板很热情的样子,但这地方真令人不舒服呢。」但心理活动又是另一回事了,对气息感知敏锐的龙香在这没有其他客人的旅馆大厅中坐了一会儿就隐隐判断出这不是正经地方,怀疑也越来越多了。

  「这杯饮料也有点问题吧?」满不在乎地喝了下去,摇了摇头,将昏沉感甩去了。

  「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判断出饮料中加了料的龙香心中冷笑,却见到这热情店老板打量自己的眼神也愈发地肆无忌惮起来。

  「那婊子竟敢咬我……」突然间一旁的房门被推开了,瘦高的男人一脸愤怒地冲出了门,并且捂着自己的下体,当他看到龙香时话语戛然而止,无视了店老板那慌忙的解释声,龙香的目光变得冰冷了起来。

  「果然是你们干的好事吧?」冷哼一声,龙香站起身来,一手按住剑柄。

  「艾莉小姐,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说的只是一只狗而已……既然发现了,那就和你姐姐一起留下来吧!」仿佛还在慌张解释的店老板猛地大喝,将藏在手中的粉末朝着龙香洒出。

  「只是这点东西?」判断出红色粉末具有相当不妙的效力,龙香屏息避免吸入粉末,饰着华美花纹的剑已出鞘,直接就架在了一脸懵逼的店老板脖子上。

  「快来人抓住这个女人!」瘦高的男人怒吼一声,挥舞着拳头就朝龙香冲来,金发少女不屑地看着男人毫无章法的冲击,继续将剑架在旅馆老板的脖子上,藏在白色连衣裙下的美腿却闪电般踢出,在男人还来不及看到裙下美丽风景的时候就踹中鼻梁让他后仰着倒下,仿佛瞥见什么的店老板眼睛都直了,却被剑柄一敲脑袋,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是谁敢来撒野?」几名大汉持着兵器破门而出,却见到打着二郎腿一脸悠闲坐在椅上的龙香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看到倒下的店老板与瘦小男人,这几人也明白看上去美丽得像是一朵娇花的金发少女绝不是可以随意抓住玩弄的弱女子,而是个实力强劲的冒险者。

  「库鲁已经用了淫豚粉末,不要着急。」见到隐隐约约的红色飘散,领头般的大汉窃声道。

  「呸,什么名字!」但少女显然听到了,而且相当不满的样子,几名显然是狠角色的男人只见到一道白影冲来,却被纷纷击倒。

  「这些喽啰,小意思了~ 」连连衣裙都没有翻起的龙香很熟练般从一名男人身上摸出了银白钥匙,走进房间中,这是普普通通的一间客房,直觉告诉龙香并没有那么简单。

  「早知道不全部打晕,留一个拷问就好了。」龙香无奈地耸了耸肩,眼中光芒一闪,却突然盯向了看似普通的墙壁,掏出那银白钥匙却是往看似烛台处随便一插,却见墙壁竟是打开了一条通往地下的暗道。

  「想不到弄得这么厉害。」龙香有些好奇了,走下阴暗的廊道,却发现下面正是一个简单的地牢,三名大汉围着一名比龙香要高些的金发少女狂干着,见状龙香的脸不由微红,一声怒喝:「都给本小姐住手!」

  抽插着金发少女小穴的男人似乎不能中出,正有点郁闷地拔出肉棒却突然听到一声娇叱,却是见到了一名比身下玩物更漂亮百倍,有如天使般的金发少女威风凛凛地站在了此处,那沾满了淫液的肉棒兴奋的一跳,竟是浓浓地喷涌而出。

  好像水管喷射般的精液竟是直接朝着威风凛凛开口的龙香射去,完全没料到会有这种情况的龙香猝不及防,竟是被精液射满了可爱的脸蛋还有秀丽金发以及白色连衣裙的上方部分,甚至有射进了微张红唇中的,这下子无论是龙香还是三名大汉还是被大汉压着的少女都惊呆了。

  「你们,竟敢!」被意外颜射的龙香气得俏脸通红,身上却释放出与这可爱外貌截然不同的杀气来,呆滞的大汉却见到几柄金色的利剑从少女眼中投现,接着将他们穿透。

  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几名壮汉就在安妮吓呆的目光中灰飞烟灭,一点渣滓都没有留下。接着这名少女也眼一翻,晕了过去。

  「可恶,可恶,居然被这种人给!」龙香收回金色光剑直着跺脚,并用手将脸上的精液抹掉,记着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大叫了一声,极度厌恶地甩着小手。

  ……

  「不过是消灭一群杂鱼山贼而已,你怎么比本小姐还慢啊!」正在吃着晚饭的龙香见到已经恢复银发淡金瞳,神色略微疲惫的希雅走进了门,不由吐槽道,希雅看向她,龙香的心情显然有些烦躁。

  「而且,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龙香似乎看出了希雅的斗气消耗了不少。

解决一个山贼营地居然到第二天晚上晚上才回来,不管怎么说也太怪异了。

  「消灭了山贼之后遇上了一只六阶魔兽,耽搁了不少时间。」希雅将准备好的说辞掀了出来。

  「近郊有六阶魔兽?真是稀奇。要是我也在就好了,一头六阶魔兽值不少钱呢。」龙香有些惊讶地将香喷喷的肉块放进嘴里,不过倒没有怀疑希雅的说法。

而如果真的遇上六阶魔兽的话,说不定和它对峙能消耗几个小时,算算时间的话还可以接受。

  她当然不知道希雅是在断刀山峰匆匆清洗了一番之后送走了被山贼捕获的女孩,接着用最快速度赶回来的,数个小时的「激战」令她实在是筋疲力竭,此时显然还处于很虚弱的状态。

  「你的任务怎么样?」希雅勉强一笑,实在不打算把被侵犯的真相告诉龙香。

  「本小姐出马当然是手到擒来了,哼,凶手,居然是一个专门拐走女孩的奴隶组织。」龙香说到她的光辉事迹顿时神采飞扬起来,提到奴隶组织的时候却又愤愤然地,显然对于肆意抓捕女孩的那个组织极为憎恶。

  接着龙香也就把如何探索情报,再到旅馆窝点救出安妮·格斯曼的过程简单说了一遍,当然,把闯入地下室被意外颜射的部分给省略了,但只是想到那一幕,浓烈的腥臭味仿佛又一次钻入她的鼻中,少女更羞愤起来。

  「那个家伙真是找死,还想用那么低级的迷药对付我。」为了避免露出这窘迫来,龙香颇恼地跺了跺脚,突然间抽了抽鼻子,露出了颇为疑惑的神情。

  「这是什么味道?好腥,是你用的香水吗?」龙香疑惑地看向了希雅。

  听得龙香此问,希雅的身体骤然僵硬了,想不到龙香的嗅觉这么灵敏,就算她清洗了一番,还是闻到了残存的精液气味。

  那五个山贼每个都至少在希雅身上发射了三次,在腔内,在菊内,在手上、腿上、脸上、胸上,那些又都是几乎不清洗自身的山贼,精液的腥臭味不是一般的浓郁,只是用山贼营地中本就不多的清水冲洗自然难以处理干净,可她实在想不到居然就这么被龙香发现了端倪。

  「如果其他人也闻到了这气味……」心中难免产生了这种担忧,这使希雅不寒而栗。

  「这味道可真是奇怪,但怎么还有点熟悉?就像是……」龙香纳闷地自言自语着,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脸刷地就变得通红起来。

  「不会吧……」心中产生了强烈的震动,龙香与希雅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见到龙香沉默下来的希雅看似平静,心中却七上八下,被山贼夺走贞操,哪怕发现的人是冒险团的伙伴也是绝不可接受的,这个秘密必须藏着。

  「不说那些事了,吃饭!」龙香双手握住刀叉,不怎么熟练地在桌上敲击发出叮当声,这可是为了发泄郁闷订的大餐啊!

  希雅将面包塞进嘴里,像是要用白面包掩盖脸上的通红一般,一顿得胜归来——亦或是经历苦难后的晚餐就在尴尬的气氛中过去了。

  晚饭之后两人也像是躲避着对方般躲进了房间,在不大的浴室内用释放着百合般清香的香皂清洗身体的希雅认真地清洗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多次确认淡淡的清香盖住了那股不属于少女的腥臭味后总算是放下心来。

  「这里也要洗么……」触摸到了花瓣的希雅脸蛋微红,接着便想起了遭遇的耻辱,不禁抿住红唇,哪怕心里万分痛苦,又能找谁倾诉呢?一点一点地拭去了污秽,希雅象牙般洁白的手指伸进了花穴之中,小心翼翼地运转斗气尽力将最深处的异物排出,当一块块黄白的精斑流出,希雅也感受着如同自慰般举动的快感,腥臭味也是又浓郁了起来。

  「这是在消灭这些肮脏的东西。」希雅说服着自己不要受快感诱惑而堕落,哪怕这一次失去了身体,她依旧会保持凛然威风,端庄美丽的女骑士身姿。

  而看着这些罪恶的证据,希雅恨恨地将斗气涌出,就像是火焰般将精块燃烧殆尽了,又一次将身体上下清洗了一遍,洗了这人生中时间最长的一场澡后终于出了门。

  身体已是极为疲惫了,断刀山峰的鏖战比骑士训练累得多,希雅却将如同星盘般的物体放在了床头,脱下沾上尘土的衣裙,换上了睡衣,简短地祷告了一段,便昏沉睡去。

  「什么贵族,什么女骑士,还不是要乖乖被我们操!」猖狂的大笑声撕裂了少女的尊严与骄傲,她见到的,是那一名名在剑下被斩杀甚至撕碎的亡魂,有些甚至已经失去了手脚或瞎了眼睛,这上百人却将希雅围绕,山贼首领的庞然大物巨蟒般挺进,又一次将骑士少女刺穿。

  无边的狂笑,无边的淫堕,坚强的少女在这肉欲横流中不过是任人宰割的玩物而已。

  猛然间,她睁开了眼。

  先是感受到双腿间的潮湿不由夹紧了腿,接着面色微红的希雅却使自己立即清醒,望向了床头的星盘,几点蓝光微微闪烁着,像是夜空中指引方向的北斗七星。

  「哼!」冷哼一声,希雅将星盘取在手中,细细端详着。

  夜色很深,但有什么像是在这当中涌动。

  ……

  「今天不接任务了?」龙香惊讶地看着希雅,她倒是没什么,这干练的团长大人可是最注重效率的,她们这冒险团估计是所有冒险团里面规模最小了,就算可以轻松把难度不低的任务完成,稍一松懈在分数上就有可能落下。

  而每个冒险团的成绩档案只有他们自己与官方知晓,彼此是不公开的,这无法查知的竞争也刺激着所有志在得胜的冒险团团长都必须不断完成任务,好吃懒做的纨绔也得上心了。

  「得解决一点麻烦,如果时间还有空余的话也可以接取任务。」希雅说道。

  「还是别接了……」龙香摆了摆手显然很怕麻烦:「说起来啊团长,再多找几个人呗,就咱们两个实在是太累了,我想轻松地游玩啊!」

  希雅瞥了她一眼:「上一次那个吉里也有五阶实力了,本来要加入冒险团的,结果被你打跑了。」

  「是那个男人实在太恶心了!他一直在盯着我们的这里看个不停诶!他肯定是想对团长你图谋不轨,我是在保护团长啊。」龙香气愤道,还指了指微微隆起的胸部,引得路人一阵侧目。

  「那又有什么关系啊……」希雅叹了口气,要找一个对于美色完全不感兴趣的男人,而且还是年龄不超过四十,实力不得低于三阶的,在整个兰湖王国真的有这样的人吗?

  「防范于未然啊!要是任由这些男人进去冒险团的话,事情肯定会像最糟糕的方向发展的!」龙香叫道。

  希雅忍俊不禁,虽然很多时候并不是很懂龙香说的东方国度谚语是什么意思。

  「对了,麻烦是什么?」龙香才抓住重点,问道。

  「可能是诅咒吧。」希雅当然不会说做了春梦。

  「诅咒?不要紧吧?是巫师?」龙香愣了愣,无论在东大陆还是西大陆,巫师可都是很诡异的一类人,就算是强大的战士也不愿意被这种神秘的存在缠上。

  「暂时没有太大影响,也许的确是巫师。」希雅也并不确定,毕竟做春梦……并不属于诅咒的范畴。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走到了站台,当列车又一次停下,龙香总算是做好了对抗上升气流的准备避免上一次的羞耻,而两人走上的那节车厢依旧是显得格外的拥挤。

  「巫师,巫师,选择这种对手有点兴奋啊。」龙香轻哼着什么,难得地拿出了干劲来,希雅则冷静思考着,尽管凭魔力探测找到了对方大致的位置,可要在一个城市中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更何况那有可能是一个诡异的巫师。

  正当希雅思考着淫梦与巫师关系之时,有些熟悉的气息引起了她的注意,接着有什么便碰上了被百褶裙包裹的翘臀。

  希雅的手动了。

  「咔嚓。」

  并没有松开手,回头的希雅见到的是一个有几分眼熟的青年,青年长着一张娃娃脸,此时分明一脸痛苦和惊恐地望着希雅并竭力想要将手抽出,希雅认得他,上一次的痴汉。

  前天被捏碎的另一只手被绷带一层层裹着,里面估计打了石膏,希雅却没料到被捏碎了一只手的青年竟敢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再次动手,望向青年的冰冷目光中倒是有一分戏谑。

  「你……你干什么!」青年颤抖着,绷带绑住的手动不了,被捏碎并握住的另一只手也无法抽出,看上去他都要哭出来了。

  「你以为作了恶可以不受惩罚吗?」希雅说道,心情倒是愉快了一些,在被山贼强暴之后抓住这痴汉,分明有几分宣泄的快意。

  「我没有!」青年听到希雅这话却涨红了脸,像是打算辩解又说不出话来,倒像是被老师责罚的大孩子一般。

  「这位小姐,他应该是无意冒犯的。」正在这时一名穿着西装的老绅士似乎看不下去了,说道:「刚才车子前倾,他往前一靠也是不得已的,而且小姐你这样握着他的手,大家见了只怕要嫉恨这孩子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