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异形之触

上一篇:返回晨曦冒险团下一篇:

  轰然一声爆响,好像被天雷轰击般一个岩石雕像炸成粉碎,银发小萝莉挥舞着与其娇小个子显得极不协调的巨剑继续迎战毫无恐惧冲来的石雕侍卫们,萦绕着电光的巨剑以绝对的力量将一名石雕持着的大盾粉碎,一下子就将其整体击飞了出去,还撞倒了身后的两名石雕侍卫难以爬起。

  「这些疙瘩挺有意思的嘛~ 」拉开火焰长弓的精灵嬉笑着看一群石雕侍卫传来,却同时将三根箭矢搭在弦上,同时射中三个石雕侍卫并在它们的头部位置炸开,它们的石头脑袋炸得粉碎并延伸出一道道裂缝,但这不影响其继续进攻,见状精灵少女也不慌,只是继续搭弓,犹如流星的一箭将最中间的石雕侍卫胸口穿了一个大窟窿,这侍卫的上半身完全碎开,徒有双足也做不了什么,理所当然地倒下了。

  「这么蠢的东西是不可能伤到本小姐的。」金发少女悠然自得地面对整整六个石雕侍卫的围攻,却以奇异的步法避开了所有攻击,同时挥出手中锋利的东方宝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面前石雕侍卫上连续斩击,却见一名名石雕侍卫的攻击落空,它们的身上竟是都多出了十几道深刻裂痕,青色的风流呼啸着从裂缝中传出,这群石雕就一齐瓦解了。

  最稳扎稳打的是银发女骑士,此时利用斗气的优势将所有靠近的石雕侍卫统统劈开,并挥舞着闪耀白金色光芒的骑士剑轻易地劈断石雕侍卫的兵器或手臂,同时保护着同伴避免受伤。

  此时她们所处的环境是一个特大的地下空间,建筑结构有些类似角斗场,而这些石雕侍卫便是从相当于角斗场闸门处冲出来的——相对地,入口也被封闭了,少女们不得不迅速转移到靠近边缘的区域将进攻的石雕侍卫一个个消灭,就目前来讲倒是比较轻松,诺琳与龙香主攻已经摧毁了二十多个石雕侍卫,希雅与奥维娜在后并负责保护不擅长战斗的雪莉,事实上这种排列不怎么对,应该是由身为骑士又实力最强的希雅守在正面才对,不过龙香与诺琳都非常有信心,也任她们去了。

  「就只有这点实力,也未免太无趣了吧?」龙香又切碎了一个石雕侍卫的身体,已经是无聊的抱怨了。这个房间里总共有一百多个石雕侍卫,战斗力之可怕足够使有五阶高手的精英冒险团都全军覆没,要知道一般的冒险团内都是两三个四阶再加上七八个三阶的配置,精英冒险团则是以四阶为主,有五阶高手,晨曦冒险团虽然只有五个人,但四个五阶和一个六阶的标配已经足够击败二十人的精英佣兵团了,而面对石雕侍卫时就更加轻松。

  诺琳也随手就把一个石雕拦腰斩断,并溅起许多碎石,这些碎石都被她身上涌出的雷属性斗气阻挡并化为粉末了,她的招式比龙香粗暴得多,却也非常有效。

  估计这可以把其他的五阶吓坏,就算是五阶对付这些四阶石雕侍卫要把它们核心摧毁也要费一番功夫,而这两个小美女居然在面对围攻的情况下随意玩的秒杀,这世道的美少女到底有多强?

  「咦?这家伙不对劲!」势在必得的一剑居然被眼前的石雕侍卫同样以长剑挡住,龙香不由吃惊一叫,这个石雕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但它手中的长剑却在龙香的攻击下褪去了石壳,露出了闪耀寒芒的金属,能够被这柄宝剑击中却不产生裂痕,显然这是材料非常难得的古代利器。

  「看样子是特别的石雕侍卫,龙香,小心应对!」希雅叫道。

  「放心!」龙香自信满满避开了眼前石雕劈来的一剑,「诺琳,其余的杂兵就交给你了!」

  「嘛……好吧。」诺琳抡碎了一个石雕侍卫说道。如今的石雕侍卫居然只剩下三十几个了。

  「嘿,大块头你倒是来打本小姐啊!」龙香轻松地避开了这个特殊石雕的攻击,还从周围石雕的攻击中穿过,却见那长剑挥出一道剑气就在地面劈出一道十公分深的沟壑,倘若劈在人身上那还了得?龙香暗自警惕,却极为自信地挑衅着。

  石雕当然不会说话,却是直接挥剑劈来,只听见「锵」地一声,龙香横剑挡住了一劈,却感觉一股力量震得自己手腕有些发麻,连忙运用步法卸力,这石雕应当以为龙香会被打乱步骤,又一剑迅速劈来,还是被龙香避开了。

  「这力量完全是六阶水准了吧?现在我是五阶,不能和它硬碰硬。」龙香暗自思考着,躲避着攻击伺机而动,突然间一剑刺中了石雕的手腕位置,顿时刺入数公分深,几乎要把这石雕的手部给刺穿了,然而石雕的眼中却闪起诡异的蓝光,它猛然间挥剑险些扫中龙香,哪怕凭借护身真气挡住剑芒龙香还是略带吃惊地后退了一步,剑士服显然被撕开了,光华洁白的腹部春光乍露,但此时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肚子上火辣辣的疼乃至身体内部翻江倒海的感受,显然受伤不轻。

  「龙香!」希雅一声低喝,猛然击开前方的石雕侍卫,浑身的白金色斗气更加炽烈,奥维娜也拉起了弓,这会儿倒也有些着急了。

  「不用插手,本小姐能解决它!」龙香却对着后方伸手示意阻止,蓝色的美眸中闪着凌厉的光芒:「这点痛算什么?」

  说着龙香双腿间竟是真气回转,速度猛然提升了一截,便如风一般地避开了石雕的猛击,接着迅疾的一剑劈出,直接将这石雕握剑的一手斩了下来,那手腕便紧抓着剑柄掉落,石雕也是一个踉跄,它终究比不上人类灵活。

  「好机会!」龙香绕到了石雕的背后,锋锐的剑上萦绕着高速回转的青色气流,在她的眸子里也似乎有金光一闪即逝,希雅和奥维娜都感觉眼前一花,却并没有看清,这一剑已经劈下,将石雕的整个手臂直接劈断!

  石雕的眼中闪起蓝光,似乎有轰鸣声从它的身上响起,失去了手腕与手臂的它无法握剑,却直接转身用那仅存的手臂狠狠一击!

  然而这一击却落了空,龙香避开一击直接以自己的速度优势在石雕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剑痕,最终彻底将它瓦解,四肢都被摧毁并且遍体鳞伤的石雕眼中蓝光消失倒在地上,就连紧握着剑的手也松开并化为了粉末。

  「啊呸,这么个石疙瘩,累死本小姐了!」龙香没什么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剑丢在一旁抱怨着,此时的石雕侍卫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她也干脆直接休息,此时却是香汗淋漓,被打湿的剑士服很能凸显诱人的身材曲线。漂亮小脸微红着气喘吁吁也很能令人确定她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疼死了!」她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却龇牙咧嘴地痛呼,那蹙眉的表情很惹人怜惜,而在剑士服腹部位置几乎把小半个肚子露出的裂口处却有一块红肿,显然是不好受的,而且一停下,体内真气消耗的匮乏感、腹中翻江倒海的混痛感,肌肉酸痛感都涌了上来,先前英气的剑士少女疼得咧嘴直叫。倒也颇有一种娇羞美态。

  「还不能放松警惕。」希雅将斗气范围缩小,但依旧拿着骑士剑观察一个个破碎的石雕是否还具有威胁,诺琳也将大剑放下直接休息了,毕竟她们对付这些东西看上去很轻松,事实上秒杀靠的可是不计斗气与体力的最大输出,哪怕天资秉异又怎么受得了?

  作为最大主力的龙香、诺琳坐下休息,奥维娜却是步伐轻盈地跑了过来,看着龙香,笑道:「你也有坐在地上的时候啊!」

  「一边去,本小姐没空理你!」龙香白了一眼,雪莉这会儿却跑过来说道:「龙香姐姐,没事吧!」

  面对雪莉,龙香脸上的痛苦好像消去了,却是笑着摆了摆手道:「当然没事,那个蠢东西怎么可能伤得了本小姐!」

  接着龙香却看向了希雅,喊道:「希雅,这把剑归我行吧!」

  「这是你的战利品,当然是属于你的。」希雅依旧在检查,却是答应道。

  「还算是不亏~ 」龙香露出了小财迷般的笑容,这把剑虽然她用不到,但肯定是很值钱的,拿去卖了就能弥补之前的不少开销了,而且看起来也很精美,拿来收藏也是不错的。

  奥维娜见状吹了吹口哨,走到一边去了,龙香却掏出了一瓶药水,奥维娜顿时又挤了过来。

  「这是什么?」好奇宝宝般地提问。

  「回复药啊,没见过?」龙香没好气地回答。

  「回复药有这样的?有点像是尿诶!」奥维娜指着泛黄的澄清液体说道。

  「恶心,滚!」龙香一脸嫌弃地说着。

  只是被这么一说,再看看泛黄的液体,果然有种恶心的感觉,龙香脑子里也出现了一些杂想,随即摇摇头将之抛去,她想到了巴基店长,那是一名非常敬业的商人,而且她也尝过了,这种用药是不会出现问题的。

  于是龙香便举起瓶子,咕噜咕噜地灌了下去,泛黄的液体只留下了一层底,龙香抹了抹诱人的红唇,却还有一层淡淡的黄色停留,仿佛是抹上了唇膏,却也没有影响龙香本身的气质。不过龙香还是伸出丁香小舌一舔,就像是意犹未尽般抿了抿嘴。

  「味道有点腥……」龙香感觉到有一股腥味在口腔中释放,出奇地对这种味道却没有产生厌恶,而且俏脸也红了红,接着就感觉到有一股令人心安的热流在体内回荡,身子就好像被坚实的臂膀抱住一般,这种安全感使龙香不由摸了摸发烫的脸,却是开始利用药性治愈起自己的伤势,感觉红肿处暖融融地,并且肉眼可见地显着消退,而匮乏的真气也开始加速恢复了。

  「一瓶可能不够,再来一瓶吧。」龙香想着,就把这特制回复药再喝了一瓶,那奇妙的腥味再一次于口腔中蔓延开来……

  ————————————————————————————————————————————————————————————————

  「这里应该是地下城的最深处了。」希雅提着骑士剑走在前方,更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好像我们是最先到的呢。」奥维娜新奇地看着周围布满复杂花纹的墙壁乃至这明显宽敞得多的走道,这样的通道就像是通往最后的藏宝之地一样,令人紧张又充满了期待。

  「小心点,或许会有比那些石雕更危险的敌人。」希雅说着,隐隐感觉到此地仿佛有什么威压感,只怕想要得到最后的宝藏并不是那么简单。

  突然间,奥维娜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你们看!」

  希雅、龙香、雪莉、诺琳都不禁望去,比精灵的目力差了一些并不能看得很清,但她们却也见到了两道隐约的人影竟是出现在走廊的尽头,只不过那姿态却显得很不对劲。

  「那是……」晨曦冒险团的众人带着警惕靠近,看清真相却是大吃一惊。

  走廊尽头发生的是她们眼中颇为不可思议的景象,一名有着乌黑短发,穿着简单旅行衣的少女跪倒在一名白发少年的面前,眼神迷离、满面通红地将少年的淫秽之物纳入口中不断舔弄吮吸着,脸上充满了满足,乃至超越限度的快感喜悦。

  这一幕足以令纯情少女看得面红耳赤,但看到那个白发少年背后生出的三根钢铁般金属光泽触手的时候,一切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那是什么东西?」奥维娜看着那一根拨开黑发少女内裤震荡搅动,一根好似巧手揉弄着少女乳房,还有一根像是漫无目的地乱晃着的,耀起闪眼的光芒的金属触手,露出了疑惑之色。

  「准备战斗!」希雅低喝,无论如何,这个看上去少年模样的生物显然不是人类。

  「居然还有人能这么快就到这里?」那白发少年也吃了一惊的样子,在这个时候他的腰身却是一阵挺动,接着舒爽地低吼一声,黑发少女瞪大了眼,却充满了异常的兴奋与迷离,接着白浊的液体就从她的嘴边漏出,淫靡至极。

  「嗖!」就在这个时候一箭破空射出,白发少年转过头来一脸惊愕的样子仿佛无法抵挡,却见那空置的金属触手猛地一挥,就将这一箭击飞。

  只在下一瞬间,快如闪电的一剑已经到了白发少年的面前,触手来不及挡,他只能用双手紧抓住这利剑,却依旧被刺穿了心脏,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地一后退,一根沾染着白浊液的肉棒一甩,似乎也将这生命精华甩向了英姿飒爽的少女剑士龙香,当然都被少女护身的真气给震开了,但龙香显然发现了这一点,露出羞怒的神色。

  但此时两根金属触手也离开了黑发少女的身体,她也像是失去所有支撑般倒下,龙香顾不上保护她,手中的剑连连刺出,却被这白发少年用三根金属触手不断抵挡发出了锵锵声,这些看上去柔软的触手居然没有产生多少裂痕,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构成。

  「好漂亮的女人,就是太凶了!」这白发少年向后退着却一面说道,突然间他那被刺穿心脏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竟是化作了一只身体主体为紫色的触手怪物,三根金属触手张牙舞爪地挥动着,并且还伸出了许多似乎有些不同的机械触手张牙舞爪。

  「这是什么东西?」少女们都吃了一惊,在这时希雅与诺琳同样赶到了,一根根触手猛攻而来,但在三人联手进攻的情况下反倒节节败退,并且把那些机械触手斩下了不少,不过却还是被这怪异的触手怪寻隙抓住手腕、小腿像是要把少女夺走武器与吊起,不过都被少女们坚定地阻挡了。

  「这些变态触手!」龙香切断了一根朝自己双腿之间钻来的触手不由羞怒骂道,突然间却有一根触手从侧面偷袭,在小巧的胸部上划了一下又是一捏,一种奇怪的酥麻感使龙香轻呼一声,接着愤怒地斩断了这根触手。

  「咕……想要抓住诺琳吗?」诺琳一伸手用力扯断了缠住自己手腕的触手,突然间翘起的小屁股却被拍了一拍,触手像是能变成史莱姆般柔软地钻进了轻甲缝隙中直冲着萝莉私处去,诺琳的脸一红,蓝灰色的眸中却像是闪起了雷光,接着偷袭的触手就被电得外焦里嫩。

  「这家伙很狡猾,不要被找到破绽了!」希雅浑身白金色斗气非常炽热,这也最有效地阻止了触手的入侵,她一面关注着龙香与诺琳的情况一面朝触手怪物的本体攻进,但凡触手袭来基本上都被白金斗气烧毁,就算没有烧毁的也被减慢了速度并被骑士剑轻易切断化为灰烬了,希雅的眼中金光闪耀着,突然间却有一根触手袭来,不仅仅穿过了白金斗气而且未被砍断,希雅露出惊容,竟是被这一根触手抽在了透出英气的娇颜上,却没有鞭子般产生痛感,而是一种很柔软的感觉,就像是抚摸一般。

  但这对骑士而言无疑是羞辱,但此时希雅也极其机敏地明白了原因。

  「看样子是那三根触手之一!」希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打算直接运用斗气全力一击将这触手斩断,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这根触手居然在俏脸上拍打之后就直接朝希雅的红唇挤入,希雅顿时吃了一惊,紧咬着牙不允许这触手进一步地侵入,但似乎有什么清凉的液体就这么涌了进来,使希雅产生一种窒息感,竟是不自觉要将口张开。

  萦绕着白金斗气迅猛至极的一剑却猛地劈中了触手,这触手吃痛却立即退出了,但明显留下了一道伤痕,显然这最重要的触手也不是坚不可摧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