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禁脔,堕落,主人

上一篇:返回晨曦冒险团下一篇:

  幽深的地穴向来是神秘、危险与机遇的代名词,也是众多冒险者心中的黑暗与探险之地,这里充斥着蜘蛛、蚁兽、哥布林盗贼、亡灵甚至异种怪物,或许一块矿石会释放出杀人的毒气,也可能突然冒出食人的植物根系,实在危险至极。

  但这里也可能孕育出价值连城的宝石与魔法水晶,或许埋藏着古代英雄的传奇武器铠甲,也可能正是古文明的传承之地,实在藏有数不清的宝藏,这就是地下的世界,或许这正是被诸神所遗弃与赐福的领域。

  但就在这个地穴中却有着怪异而又淫靡的场面,一名有着人偶般精致面容的银发萝莉以侧躺的姿势静静沉眠,均匀呼吸喷吐少女芬芳,好看的眉毛也不时紧蹙与舒张,这是如画般美丽的风景,然而将其玷污的是她所穿轻甲破烂不堪,绸缎般的银白长发与牛奶般嫩滑的肌肤上沾着一块块释放出浓浓腥臭味的精斑,白嫩光滑的大腿根处更有令人触目惊心的血污,证明了这名可爱的冒险者曾遭受怎样残暴无情的蹂躏。

  更吓人的是在这可爱萝莉的身旁,赫然就是一只庞大的黑熊酣睡,它也处于侧躺状态,毛发紧贴着萝莉,两只熊爪抱住了银发萝莉没什么起伏的小胸部,却有一根黑乎乎热腾腾的肉棒却插入小萝莉两腿间的位置,霸占着她的私密,昏睡中的萝莉却也本能地紧夹着这根霸道的巨物,莹白光滑犹如象牙般的双腿不时摩擦着,像是取暖或求欢,也持续性刺激着这根强悍的生殖器。

  完全是美女与野兽的怪异景象,只怕这会令不少人想要做一个斩熊英雄将这名遭受蹂躏的可怜女孩救下,接着成为她的守护骑士用自己坚实的臂膀将她搂抱,并接着以英雄的阳物插入萝莉的娇嫩花瓣,令她快乐与感动地甘心做骑士的公主与奴隶,以此验证英雄的荣耀与武勇。

  但就在这个时候,萝莉身躯微微颤抖着,夹着肉棒的白嫩双腿也绞在一起轻轻摩擦,小屁股在熊肚皮上蹭了蹭,她的手指动了,接着就渐渐地睁开了眼,露出一双无神却犹如水晶般美丽的蓝灰色眼眸。

  接着,女孩坐了起来,背靠着黑色的熊毛,双目无神地看着前方。

  「水……水……」醒来的女孩本能地寻找着生命所需,只是此时意识还模糊眼中根本见不到任何事物,上哪里去找水?她只能靠触觉、气味再加上直觉摸索着地面,还有身后的黑熊,也不知究竟是本能还是受到奇特的指引,她发现了一个能满足她饥渴的口子,于是不禁凑了上去,用自己的樱桃小嘴将之轻轻包裹,并犹如婴儿喝奶般吮吸。

  而这吸引了银发萝莉不由吮吸的,竟是那根处于勃起状态,坚挺粗壮的黑熊肉棒。

  此时萝莉的姿态却是如小狗般趴在熟睡的黑熊身前,一双大眼睛无神地张嘴含住对她而言过大的黑熊肉棒前端,本就勃起的肉棒得到这种侍奉却更胀大了一番,令银发萝莉单单是含住那几乎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就非常困难,但龟头上渗出的汁液却如同甘露般滋润着萝莉干燥的口舌,苍白小脸也渐渐变得红润,促使她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更卖力地舔弄与吮吸起来,得到这种侍奉的黑熊却没有醒来,只是发出一声舒服的低吼,却惬意地翻了个身,肉棒从萝莉小嘴中滑出,带着浓厚臭味从鼻尖划过,转为平躺向上,一柱擎天。

  「水……棒……不要跑……」

  能提供液体的大棒突然离开了,无意识的女孩不明白怎么回事却是大急并有些害怕地撼道,连忙爬了过去,伸出双手在黑熊毛上急切地摸索着,摸着肚皮与熊腿却渐渐握住了一根坚硬炽热的巨物,顿时大喜过望,白嫩小手紧握着肉棒避免它再次逃走,萝莉俯下身,张开樱桃小嘴,开始艰难地吞吐大肉棒。

  对如此娇小的萝莉来讲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肉棒不断渗出的汁液对咽喉的滋润却激励着她继续坚持下去,而地甲黑熊也发出几声舒服的吼叫,本能地就将熊掌放在了萝莉的小脑袋上,有意无意压着她侍奉自己,这也令银发萝莉皮肤透红,就好像得到主人抚摸而开心的小猫咪。

  「吼!」随着一声代表着愉悦的低吼,浓浓的熊精从膨胀的肉棒先端喷涌而出,一下子灌入了银发萝莉的口中,精液的量很大,小嘴哪里装得下?精液一点点从嘴边流出,意识到这点的萝莉连忙用劲吮吸着将味道最重的精液喝下,接着松了口,却又再度凑上去舔掉龟头喷出的浓精,终于得到了水分供给,面色红润的萝莉大口喘气,却渐渐恢复了神智。

  「哈……哈……这是……」含糊不清地开口并令精液与涎水一起从嘴边流出,双眼重新有了焦距,思维也清晰起来,于是她渐渐回忆起了一切,一直到最近,先前对水的渴求。

  到这里,她迷糊了,已经不再口渴,可是,哪来的水呢?接着她得到了答案。

  察觉到口中的浓厚味道,银发萝莉先是一愣,然后脸刷地一下熟成了红苹果。

  向来聪慧的她直接以小脑瓜想到了答案,她……她竟然去主动侍奉魔物以求获得精液?哪有那么荒诞的事情啊!但无论她再怎么想要否认却也没有办法解释口中的浓臭精液从何而来,当初被凌辱时的怎么可能保持这么久!更何况,先前虽然处于无意识状态,可她还是隐隐保留一些感觉,就仿佛勾勒出自己主动去吮吸地甲黑熊肉棒的画面,想到那羞耻并充满侮辱性的场面诺琳也不禁捂住了发烫的脸。

  「诺琳才不会做那种事情……只是……幻觉而已。这些脏东西都是这个坏家伙趁诺琳昏迷时射进来的!」以无力的辩解安抚着自己,并把过错都推到地甲黑熊身上,诺琳却勉强给了自己一个解释,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凭五阶战士的视力观察着四周。

  比起先前几乎破碎的地穴状态,此时的地穴却干净整洁得多,而且在诺琳身下竟是由草、树叶这些柔软植物编成的一张小床,令被生生奸淫到昏迷的女孩能更舒适地昏睡,醒来的诺琳也不禁好奇地踩了踩,不知何时脱去了靴子的小脚丫觉得很软很舒服,这一切显然是经过一番打理的,在地穴有一个强大主人的情况下会是谁在打理呢?答案呼之欲出了。

  更令诺琳吃惊的是,她竟在眼前见到了一块锅状的石块,里面装满了清澈的液体,那是水。此外,还有几棵作为冒险者都认识的野生植物,是能在没有食物情况下生吃无害的,然后就是几颗不知什么魔兽的蛋,是还有释放出甜蜜气息的粘稠物……熊类喜食的蜂蜜。

  地甲黑熊不会吃草,几颗蛋怕是不够吃上一口,要说这些是作为冬眠的储粮未免太牵强,还有那石块更不像是熊类用的,那么显然,这是为地穴中的客人,或者说俘虏准备的。

  「这是打算把我豢养起来么!」嘴角还有熊精,诺琳紧盯着这些为她准备的食物与水,气得小脸发红,她可是一名强大的冒险者,可这头魔兽居然打算把她当做宠物养起来?或者说,将她视为了播种的苗床?这实在是巨大的侮辱!

  一生气起来,先前被毫不留情蹂躏的痛苦经历也重现在娇躯上,更是使诺琳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但当她的目光落在几棵野菜上,生理本能却是令小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一下子将诺琳的坚毅打得粉碎。

  「呜……」就像是对着空气发怒一般,意识到这一点的诺琳抿着红唇,却委屈得要落下泪滴来,但她又看向了这些野菜,平时不屑一顾的植物此时就像是美味佳肴般释放出诱人的香气,令她板着脸,却不禁挪动了步子。

  近了,野菜贴近了红唇,接触到了贝齿,最终诺琳忍不住大快朵颐,三下五除二就将食物吃得一干二净,还抹了抹小嘴的蜂蜜,甜得发腻却使身子暖洋洋的,尽管这对吃货的诺琳来讲还无法填饱肚子,却至少解了燃眉之急。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吼却令闲适的诺琳头皮发麻,娇躯发寒。

  「坏了……」诺琳不由闭上了眼,竟然被食物诱惑没有及时离去,现在它醒了,注定此时的她逃不过这场劫难。

  几乎想象到那根炽热巨物又一次将自己贯穿的痛苦,诺琳娇躯颤抖,等待着那粗暴的熊掌将自己抓住,可是等了一会儿,竟没有半点动静,睁开眼的诺琳愕然发现地甲黑熊并未醒来,只不过翻了个身,打了个鼾。

  顿时如释重负,食物的味道却在唇上释开,诺琳的脸微红,却莫名地呢喃起来。

  「这是……想要把诺琳变成……熊的新娘么……」

  怎么可能!诺琳奋力地摇着小脑袋,她怎么可能会做一只魔兽的配偶!

  但这么想着,身体却发起热,察觉到这异常的诺琳有些惊慌,咬了咬牙,杀机从眼中迸发。

  但她不得不认真考虑这复仇的可行性。

  就算处于睡眠状态,只凭皮肉的防御力地甲黑熊也足以抵御五阶冒险者的攻击,就算在脖颈、眼睛这些弱点位置也是如此,即便能做到破防,但想要将其一击杀死却绝不可能,之后要面对的则是以暴怒状态醒来的地甲黑熊,哪怕它瞎了一只眼,也同样凶猛无比,难以对抗。

  现在的诺琳虽然想杀死这头可恶的黑熊报仇,可如今却觉得浑身无力,就算站起来也相当疲惫,而且稍一动弹就有拉扯肌肉的痛感,浑身斗气更是匮竭,这种状态的她就算要发起最普通的攻击也非常困难,更不用说使用绝招袭杀地甲黑熊了,先前的惨痛还在撕裂着娇躯,她很清楚一旦失败,迎来的不是死亡,就是比死亡更可怕的境遇。

  「等等……那是?」忽然一闪的亮光吸引了诺琳注意,她先是一愣,接着就望着一块犹如闪耀月光的石块出神了。

  「静谧金属矿?」意识到自己太过大声的诺琳连忙捂着小嘴,担忧地看了一眼地甲黑熊的方向,这大块头依旧打着呼噜睡着,哪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诺琳这才松了口气,接着看着石块不由振奋起来,矿石不只有一块,或许这些矿石就在地层下方,先前由于地甲黑熊的力量爆发反倒把它们掀了出来,如此一来原本的目的就达到了,她到这地穴来并非无功而返!

  「得把它们带回去……」小心翼翼地收集起静谧金属矿,诺琳也不时望向地甲黑熊,这个庞然大物在她眼中就仿佛一座山,一旦这座山动了,她就会像受惊小兔一样迅速逃离,不知不觉中,诺琳的美眸里已经印下地甲黑熊雄壮强大的烙印。

  在浑身疲惫而且吃痛的情况下,原本简单的收集显得非常困难,犹如大山的压力更使诺琳几乎窒息,但有什么支撑着她,终究完成了这项作业。

  「要不是没办法动手……」浑身缺乏力量的诺琳以复杂眼神看了一眼酣睡得异常自然的地甲黑熊,放弃了复仇的念头,接着寻到了自己的重剑,吃力地将其抬起,确定不会惊醒这只野兽的情况下离开了对她造成可怕创伤的地穴。

  「……」回头,地甲黑熊依旧不动,它抓获的可爱猎物可是就要逃走了。

  「真是一个蠢货,睡得那么熟,就好像会有妻子伺候它似地。」不知为何发出一声嘲讽,诺琳因此也讶然,却决定不再踌躇,终于走出了地穴。

  强烈的光芒使她不禁闭上了眼,却伸出双手,拥抱着自然。

  又一次接触到了光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重见天日显得格外刺眼与美好。

  睁开眼,是美丽的湖泊,森林与朝阳。

  虽然浑身是一道道不雅的痕迹,但诺琳握紧了拳,雪莉姐,希雅,龙香,奥维娜,诺琳没事,诺琳回来了!

 —————————————————————————————————

   —————————————————————————————

  阴暗而狭小的小屋是凡玻尔贫民才会居住的简陋场所,这种地方理应肮脏、恶臭而痛苦,对于高高在上的贵族与富商们来讲更是绝不会接触的领域,但就在这样的小屋中,能令阴暗也闪耀起光芒的雪白正在摇晃,并不是银或白金,不是珍贵的元素水晶和光属性魔法,而是一具格外美丽诱人的少女胴体。

  身上仅有光滑白丝袜与褪至美腿脚踝的黑色蕾丝胖次,散开的银色长发遮挡雪白美背,除此之外全身上下每一部分都暴露在空气与男人的视线中,高挑冷艳的少女用象征高贵的淡金色眼眸注视着眼前比自己矮了不止一个头,神情也完全被欲望所支配的矮小男人。高傲的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多么卑贱与卑鄙,这种品性的低下更超过样貌的丑陋,这种贫民屋的肮脏无法与他龌蹉的心相提并论,无论如何他都不是少女应该接触的人物,但此时的她却赤身裸体,没有遮挡地站在这种男人面前。

  「咕」地咽着口水,男人表现出了自身如禽兽般的丑陋,一双眼投出淫秽而疯狂的光芒在银发少女完美的娇躯上不断扫荡,身体却不符合这侵略性地呆滞地张开嘴流出口水浑然不知,从下身搭起的小帐篷——或许称为高塔更贴切些,能更明显地看出他的状态,一手也不由自主地放在高塔上隔着裤子就抓揉起来,实在是一刻也无法按捺。

  见到男人如此不堪模样,贵为骑士与冒险团团长的希雅微蹙着好看眉毛,尽管自身修养很好也正压抑着,可绝美的脸蛋还是不禁透出厌恶,被自己也视为珍宝的身体受到如此下流的亵渎已经足可将他打下地狱,但此时的她却只能忍受着男人的视奸犹如一团邪火在她的娇躯上扫荡。

  仿佛有粗糙的大手不断抚摸着修长美腿,从脚趾到小腿,企图令膝盖臣服地弯折,又上到雪白的大腿,简直要将其掰开探寻那能令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无毛小穴,化作一根坚硬炽热之物,将其贯穿与填满。

  像是贪婪的舌头顺着平滑的小腹一直向上,接着就愉快地舔舐着一对挺翘的玉兔令其被恶臭口水打湿却发烫地高高挺起,转了一圈后在少女不甘却漏出的呻吟声中舔上精致锁骨与藕臂的每一处肌肤,掌心中只有这男人的温度与气息。

  更要好好欣赏并占有这绝美脸蛋,好似驯服宠物般抚摸着有如绸缎般光滑的银色秀发,舔舐着耳垂令少女不住颤抖,亲吻额头点下征服烙印,最终对着娇脆欲滴的樱唇撬开那死死咬紧的晶莹贝齿,捉住想要逃避的丁香小舌与之紧紧交缠,吮吸那美味的琼浆玉液,将宝石般的眸子染成欲望的色彩……

  就是如此具有侵略性的视线奸淫着希雅的娇躯,令坚毅的骑士少女也不禁感到了恍惚,更可怕的是她很清楚接下来这个低贱的男人完全可以将其付诸实施…

  …

  「今天的茜莉雅小姐真是格外的美丽!」不禁发出赞叹,即便不止一次地占据过这绝色美肉,但盗贼还是第一次,而且是如此清楚地见到这位骑士少女完美无瑕的胴体,尽管房间的灰暗一定程度上将其阻挡,可这种无限的美就像阳光般会无限地辐散,成为唯一一名观众心中最美的梦幻,他想要永恒地视奸下去,因为这实在是普世的艺术品,永不会褪去光华。

  希雅冷冷地注视着他,如此冰冷还含有杀意的视线就像是刀子刺入盗贼的胸口,他张开嘴欲说什么,却仿佛诗人般惆怅地叹了口气,反倒有违一贯的作风,也令希雅心中产生一分异样感。这个卑鄙下流的盗贼,此时却像是升华了自己,表达着一种黯然的情伤。

  这不像是一头面对美女欲要侵犯的禽兽,更像是谦谦君子对爱人发出深情呼唤,他不舍,这种情绪就像要化作歌剧中的不朽爱情。

  「这是最后一次了。」他叹息道:「完成约定之后,茜莉雅小姐就会离开,并且再也不来找我吧?」

  「当然。」希雅毫不犹豫地说道,语气格外冰冷。

  「我知道我这种人没有资格接触高贵强大又如此美丽的茜莉雅小姐,但是,茜莉雅,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仿佛最痴情的绅士,他以平凡的面容倾诉着这份深情,他的目光将希雅完全包围,分明就如同炽热的太阳。

  希雅完全确定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情感只有厌恶,但被如此求爱的她却感觉身体比先前更热了一分,这名矮小的盗贼好像已经张臂抱来,成了白马王子的宽广怀抱,令欲要得到守护的少女不禁融化在其中。但她很清楚,作为苏兰家族独女的她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守护,只握手中的剑,足矣。

  「还是无法接受我吗?」见到希雅的神情没有由于自己的话语产生丝毫动摇,盗贼的神情变得格外失落遗憾,只是他走近了希雅,每一步都透着坚定敲打少女心房外的坚实壁垒,终于来到希雅面前,他以自己的矮个仰视着希雅的淡金色双眸却分毫不让,与此同时将裤子拉下,黑长的肉棒便是弹出并无比适宜地拍打在了希雅的两腿间,并直接顶住那诱人的私处。

  灼热感,已是在花园入口处释放蔓延,希雅的身体微微一颤,仿佛下一刻就要再次遭受这个男人的长驱直入,而且她也知道此时自己的湿润已经完全掩饰不住,春流涓涓被这个丑陋的男人洞悉了。

  这岂不是在说明,她是一个期待着遭受侵犯的女人?否定着这个念头,私处却由于情绪与肉棒的刺激更加湿了。

  顶着肉棒并感受到骑士少女的春水顺着自己的龟头流下,盗贼的肉棒更坚挺一分,他保持着这个姿势毅然道:「但如果茜莉雅小姐真的不肯给我机会的话,为什么会愿意将这神赐的身体完全展露在我的面前呢?」

  听到这话希雅心神一震,仿佛要被这个男人直接压倒,不能解释原因,当这个男人提出将衣服完全脱去的要求后,高傲的她竟是答应了,将白皙娇嫩的肉体完全暴露在这头色狼的眼底。

  「只是约定而已。」莫名有种不安,她回答道。

  「是这样吗?」盗贼满脸失望,就像是一名经过执着努力却依旧得不到表扬的孩子,竟是使希雅产生了一种应该关怀他的冲动,但紧接着她就见到盗贼咧开了嘴,眼中冒腾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烈焰。

  「既然这样,那么茜莉雅,我就给你这个欠干的女骑士最热烈的恩赐吧!」

  神情化作了魔鬼般的狰狞与歇斯底里,盗贼掏出了一瓶冒腾气泡的橙红药水直接倒入口中,接着又将油状物用力地涂抹在自己的肉棒之上,仿佛拿着两柄屠戮人类的魔刃,他大笑着,就仿佛输光家当的赌徒一样破罐子破摔,当着希雅的面毫无掩饰地借助了药物的力量,看那神情简直疯癫了。

 而被肉棒顶住小穴口的希雅却分明感觉到这原本已经很长的肉棒竟又是长了一节,龟头居然直接顶开了紧窄的小穴口,展开了征服的第一步,此时肉棒的坚硬与火热也分明达到了一种非人的地步,如此强悍,令希雅芳心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