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防线的沦丧

上一篇:返回晨曦冒险团下一篇:

  这是希雅第一次在黄昏乘坐魔导列车,因为此前认真的她总是能在这个时间段前完成应做之事返回住处令团员们安心,要么就是直接彻夜不归,但也会事先做好提醒。而这一次,却是她的失算。

  没有想到竟会被盗贼那般勇猛地从早干到晚,以至于六阶骑士的坚韧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住,体内斗气也仿佛被蹂躏得虚弱了许多,要用出都有些力不从心,一双玉腿都有些酥麻疲软,娇躯急需有力的倚靠。此时也只得登上魔导列车了。

  「倚靠么……」美眸中似乎印出一道并不高大的身影,芳心就是有些萌动起来,轻咬红唇,希雅压下那不宜的念想,便拉住了魔导列车的扶手,沐浴在夕阳光中休息,此时魔导列车的乘客不多,车厢内自有一种静谧感。

  对刚刚经历了那样激烈「战斗」的希雅来说,哪怕是这样站着,也算是难能可贵的休憩,列车的轻微摇晃仿佛是摇篮曲,竟是令她闭上了眼,意识渐渐远去。

  「好热……慢点……」

  ……

  「果然,已经被我的高超手法征服了吧?」就像是对待一块宝玉般爱不释手地摆弄着骑士少女的身体,柔软丝滑的触感使娃娃脸的青年兴奋不已,摸摸雪白美腿,捏捏浑圆翘臀,哪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

  想来就觉得幸运,向来懒惰而早回家的他今天由于被师傅惩罚被逼多工作了一个多小时,在这黄昏累得浑身无力本打算回到家直接趴倒床上,却不曾想上车不久后就见到那一道格外熟悉却又一直使他心痒向往的倩影,这是不同于往常的邂逅,无疑是神的礼物!

  于是他接近了她,并且没有遭受任何反抗,这名绝美的冒险者少女闭着眼睛,长长睫毛微微颤抖着仿佛期待着什么,身为一个男人,他又怎么能将这种请求弃之不顾呢?而更巧的是,他刚刚完成了自己呕心沥血,无比满意的最佳作品。

  修长婀娜的身段已经是嘴边的肉,张口就能吃得,痴汉的手简直就被某种强大的魔力控制而根本无法从少女的娇躯上脱离,一遍遍摸过娇嫩肌肤的快感实在是令他情不自禁,但最令他兴奋的是这名冒险者少女分明在他的玩弄下动情了,那有些急促的娇喘声正一点点变得嘹亮,这标志着在痴汉一双手的玩弄下这么冒险者少女渐渐坠入欲河,发出对这快感赐予者讨好的奉承。

  哪有比征服强气美少女更令男人兴奋的事情?虽然现在也不算成功,但至少已经有了好的开始。

  「嗯……」闭着眼睛的希雅只感觉浑身发热,在自己并未察觉的爱抚中身体产生了奇怪的反应,以至于平素高冷的女骑士居然发出了一声小猫般可爱的鼻音,痴汉不禁更激动地将身体贴在希雅背上,一根勃起肉棒隔着裤子顶上翘臀,双手则握住被冒险者服包裹,有着完美形状的玉乳,尽管已经多次接触,这手感实在好得不能再好,略带清冷的娇喘声更是使他得到了额外的快感。

  「停下。」突然间,娇喘转为清冷的命令,痴汉面色一僵,却见到眼前的绝美少女已经睁开了眼。

  「停下。」见到痴汉无动于衷,双手甚至继续揉着双乳并且捏了下乳头,脸上飞起红霞的希雅似乎有一分恼怒,比先前更急促地喝道。

  「小姐,你不会忘了我们间的约定吧?」痴汉却在惊讶之后慢悠悠地说道,并朝着上边努了努嘴。

  此时希雅的双手正被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手铐并在一起,按照两人间的赌约,在挣脱之前,希雅可是任由他玩弄的。

  「啧……」希雅啐了一口,便打算将手铐直接挣脱,但紧接着她惊讶了,这个看上去只是用普通铁打造的手铐竟然无比牢固,面对她的八分力量都纹丝不动。

  「看样子还有点长进……」她讶异地想道,但并不认为这真的困得住自己,就在这个时候,痴汉却开口了。

  「再说,其实你也很享受对吧?不然怎么会让我摸这么长的时间还发出这么可爱的声音呢?」痴汉有点可爱的面庞越过希雅的香肩与她对视,像是揭露着怀春少女的秘密。

  希雅只是冷冷地剐了他一眼,只是在淡金色的眸中分明透着些许屈服于情欲的媚意。

  痴汉一看这模样就认定了这美女已经被自己的高超技巧打动,只不过出于强者的矜持还不愿意承认而已,心下当然大为得意。

  「还遮掩什么,你明明已经想要得不得了了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流了多少水。」痴汉笑着却无比大胆地直接将希雅的内裤趴下,接着在希雅娇躯一颤中将手指伸入了小穴当中,接着,他的面色有些僵硬了。

  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感觉,而且这个是……他脸色铁青,将手指抽出了希雅的小穴,见到的,是白浊色。

  石楠花般的腥味传来,作为男人,他对此自然再熟悉不过。

  「居然是精液?你这个装着一幅清纯样的冒险者婊子!」见到那浓稠浆液,痴汉怒目圆瞪,连须发都要冲起。

  一直以来竭力想要征服的女神般强大冒险者,凭借着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终于将其拿下,可接触到的,竟然是白虎蜜穴中属于其他男人的精液?

  「抱歉……」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希雅对这个玩弄自己的男人有些心虚地轻声道,平常女骑士的凛然到这个时候都仿佛屈服,这被扒下内裤,暴露真相,英气脸上露出羞怯的神情简直就像是偷情的小妾面对丈夫般楚楚可怜,又令人气得想要将她直接抱到床上,将勃起的肉棒狠狠插入她的小穴里猛干一番!

  「不可饶恕!」痴汉气得浑身发抖,倒像是受害者一般,他直接撩起了希雅的裙摆直接看着那双腿之间已没有内裤保护的部分,无毛的耻丘光洁美丽,可就在大腿根处分明有男人玷污的痕迹,这是之前的他都没有注意到的。

  「给我适可而止!」竟被痴汉这么对待,感觉下体暴露在空气中的希雅蹙眉,带着一点冷意怒斥道,并开始双手用力,甚至开始调动斗气的力量打算将束缚自己的手铐破除。

  「斗气……被吸收了?」但就在这时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分惊愕,白金光芒一闪即逝,这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手铐竟然有这不可思议的功效?

  「是神弃金属?他怎么可能得到?」希雅心中惊讶,神弃金属,代表着众神的遗弃,据她所知只有神弃金属能吸收斗气,可那是整个大陆都稀缺的战略资源啊!至于所谓封印斗气的奴隶拘束具利用的是魔法力量,而且是针对整个人体作用,和这手铐完全不同,可一个痴汉而已,怎么弄得到神弃金属?

  「这下……糟糕了……啊!」原本只是暗想的希雅却惊呼出声,因为此时她感觉到有一根无比炽热的坚硬物体顶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她对这物事自然熟悉,因为在这一整天她都受其鞭挞,蹂躏到骑士尊严都动摇的地步。

  本以为将要回归,结果,迎来的竟然是另一根肉棒,所要接受的,是另一个男人的侵犯?

  「这可是车上……」一时间无法挣脱手铐的希雅低声斥道,可痴汉的回答却是腰身一挺,硕大的龟头便挤入了穴口,希雅浑身一颤,身体立即判断出这根即将玷污自己的东西有着丝毫不弱于盗贼的分量。

  「哦?不在车上就可以么?」痴汉将自己的肉棒顶入蜜穴,却戏谑道。

  「嗯……」今天已经被一次次撑满的小穴又一次被狠狠插入,希雅尽管有所预料但还是不禁发出一声轻声的娇吟,今天被狠狠开垦过的她处于格外敏感易于发情的状态,先前痴汉富有技巧的挑逗更是令她浑身发热,下体也是春水潺潺了,这么一来痴汉的插入自然带来强烈快感,令与盗贼对抗透支了意志的希雅根本按捺不住,初别重逢的快感直接调起了她心中暗藏的那一份燥热,这种感觉令希雅有些慌了。

  「哼!」而终于插入梦寐以求小穴中的痴汉却发出一声冷哼,他感觉到了温暖柔软的阴道将自己的肉棒紧紧吸附带来强烈快感,可他也感觉到那属于另一个男人肉棒的粘稠!而且,射了太多太多,这个一向冷傲的女冒险者到底被中出了多少次?

  想到希雅露出羊脂白玉般的绝美胴体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大力操干并不断发出浪叫的样子,痴汉的心中有无名火燃起,可肉棒分明更加坚硬,如剑锋直指娇嫩花心,令希雅不禁又一声惊呼。

  对两人来讲这一幕都顺利而又猛烈地出乎自身预料,本还打算怒骂一番的痴汉立即被这在他平生所上中没有任何女人比得上的小穴完全吸引了,技巧丰富的他却情不自禁本能地连续冲撞着那诱人蜜穴,腰部与翘臀隔着薄裙一次又一次碰撞发出啪啪声,肉棒在蜜穴中搅动着淫水与精液更是打鸡蛋般搅动成白浆,也使希雅只感觉小穴中就像是有液体翻滚般又多了一分奇异快感,并且当这些淫液浸没了龟头与花心时女性天生对受孕的渴望与忐忑更刺激得她身体发软,根本难以受自身控制!

  「不行,如果这样的话……」芳心荡漾的希雅竭力想要压制情欲,并摆脱手上的手铐,可竟是纹丝不动。

  本来就算没有双手,以希雅的本事对付这个痴汉也是手到擒来,但赌约就像是无形的束缚般控制着她,而已经被男人粗暴操干一整天的她更是缺乏将其斩断的毅力,那炽热肉棒在体内的猛烈冲撞更是提醒着她已经被这个男人插入的事实,即便是反抗,似乎也显得没有意义。

  但即便生出那种颓然念头,希雅也绝不愿放弃,漏出娇声的她咬着银牙,但就在这个时候痴汉的手却极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游走夹击,更是将冒险者服上衣挽起,光洁美背被充满汗臭味的男性身躯紧贴,雪白的小腹更是暴露在了空气中,痴汉一面抽插享用着绝妙美穴,又用手抚摸着希雅的小腹并在肚脐旁绕圈,发出啧啧赞叹声。

  「啊!你做什么?」不自觉张开嘴先发出的却是带有媚意的呻吟,希雅羞愤地质问道。

  痴汉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玩弄着落在手中的美人,已经开口的希雅只得别过脸去,然而在离开盗贼后好不容易平复的欲火却熊熊燃烧,使她不自觉地迎合着男人的抽插,并犹如取悦征服者般发出动人的呻吟声。

  「嗯……不行……这么大……把手拿开……再这样的话……」身子变得越来越奇怪,希雅明白自己就快到那个地步了。

  「冒险者小姐,你说什么大来着?」痴汉适时调戏道,更令希雅急忙咬牙不答,却又无可避免地继续漏出呻吟声。

  「不行了……要去了!」而在痴汉继续奋力耕耘之下,希雅终于发出一声无比甘甜的浪叫,花心处阴精浇淋激得痴汉肉棒一颤,强烈的刺激感使痴汉亦是一声低吼,浓浓的阳精便射入了希雅的身体最深处。

  被高潮快感直冲脑门的希雅又受精液喷射浑身剧颤,竟难以维持身体平衡就朝前倾去,所幸手铐阻止了女骑士跌倒在地的惨状,但希雅也因此短暂维持在仅有脚尖点地的状态,痴汉见状立即将希雅的娇躯往前一推,就使希雅保持在脚尖点地身体前倾,整个人被痴汉压倒保持着格外屈辱的姿态,而希雅扭动翘臀的抗议被痴汉一捏乳头便消弭无形。

  「你别……嗯啊!」希雅无论想说什么都会在痴汉的爱抚之下转化为对快感的求饶,痴汉并没有吃药盗贼那样强悍的持续力,但他的肉棒也在绝色美人的诱惑下以最快速度重振雄风,在这期间一双手游走在希雅全身上下令她快感连连竟又达到了接近高潮的状态,这使痴汉格外吃惊,以往他遇到的女人可没有如此敏感容易高潮的。

  「看样子你确实是天生淫荡,一被干就要浪叫求饶的淫娃。」痴汉贴近希雅耳垂轻声道,却犹如恶魔的呓语冲击着骑士之心。

  「你……啊……胡说。」希雅艰难地反驳着,然而肉壁对肉棒的紧紧吸附却出卖了她,希雅只觉得自己的思绪一片混沌,要在正常情况下她就算反驳不屑,更不用说以如此娇媚的声音出丑。

  「是不是胡说,小姐心里很清楚吧?」痴汉嗤笑道,并开始再一次抽动肉棒,在希雅的蜜穴内有节奏地抽送起来。

  肉棒的力量无可抵挡,令希雅浑身火烧,再加上痴汉对几处最能带来快感敏感点的抚摸,没一会儿希雅又接近了那令人生畏又不禁沉醉其中的悬崖,她想要抵挡,却被身后的男人挺着阳具一推,顿时坠入其中,又一次痉挛般地浑身剧颤,花心紧紧吮吸龟头要令痴汉缴械,但他一咬牙,竟顶住绝美骑士少女的高潮,接着在希雅还没回过神来的情况下继续抽送起来。

  「不……不能……等一下……啊!」希雅终于发出哀求却无济于事,却激得痴汉肉棒膨胀一轮激射,希雅本人也因此再次达到了高潮。

  「哈……声音可真好听,继续叫吧!」痴汉喘息着却调戏道,他将手上的淫水摆在希雅面前,顿时和早已红透的俏脸又一次燃烧。

  黄昏渐至夜色,肉体碰撞啪啪声与男人低沉喘息声随着夜莺鸣叫般的春叫声谱成动人乐章,而在这期间身体敏感被完全激发的希雅则不知多少次达到高潮,阴道与子宫中贮满了代表男性征服的液体,六阶骑士的力量也被一整日的激烈交欢彻底抽干。

  来自盗贼的胁迫凌辱与痴汉的玩弄渐渐重合,化作那浩浩荡荡的洪流,终将骑士少女的高傲与坚持击垮。

  不再有反驳的话语,便连眼神也彻底被情欲占据,英气的骑士少女终于露出了生命的本性任由侵犯者予取予求发出他期待的声音。

  「按照赌约,从今以后你在这列车上就不能阻止我了,无论是被爱抚也好插入也好,都要任我处置!」痴汉大口喘息着趴在希雅的背上,却又一挺大鸡巴无比得意地说道。

  「……」希雅螓首微垂,却终究轻轻一点头,与银色秀发相映的通红面庞美得不可方物。

  见到这一幕,痴汉不禁笑了,他将肉棒从希雅蠕动收缩的绝妙小穴中抽出,接着在极有弹性的粉臀上啪的一下,接着走到了希雅面前。

  「咔」地一声,令兰湖之花束手无策的手铐应声打开,接着痴汉却在希雅惊异的目光中直接凑上面庞,夺走了鲜嫩红唇,一根气势汹汹的凶物也从另一面顶在入口,直接插入。

  有着骑士之坚毅的娇躯摊在男人怀中上下起伏,抗争了一天的希雅明白这多么糟糕却无法挣脱,因为她已经被完全地吞噬。

  ……

     ***    ***    ***    ***

  「你,拦着我做什么?」凡玻尔的城门口,有着一头银色长发的小萝莉歪着脑袋看着把她拦在门外的卫兵,作为高阶冒险者总是具有特权的,在此之前她可没有被这么拦在门外,再仔细看看,这名年轻的卫兵还有他的同伙也不怎么眼熟,像是刚被调过来的。

  「小妹妹,你不会不知道吧?冒险者进城可是要接受盘查的。」年轻的卫兵笑着说道,只是他的神情目光显然不只是包含了敬业职守的范畴,毕竟正经的守卫哪会上下打量冒险者个不停呢?

  不只是他,其他的卫兵,还有一队以战士为主,成员各个是彪形大汉的佣兵团都以绝不正常的目光在银发萝莉的身上不断扫视着,瓷娃娃般的精致脸蛋,白皙光滑的可爱肌肤,纤细的手臂与玉腿都是闪光的珍宝。

  更引人注目并使人大吞口水的是小萝莉的装束。

  本就露出小腿的轻甲由于破碎也令光滑大腿一处处春光乍露,甚至大腿根部的私密地都若隐若现,耀眼的雪白实在吸引视线,以至于连那本身贫瘠的胸部都被男人火辣辣的视线滚了几滚,这实在是令人流连忘返的美景。

  「你们这样我可是要生气的,我可是……诶?」正是诺琳的小萝莉双手叉腰有些生气地说道,当她的目光注视代表荣耀的肩头,却一下子嘴巴张成「O」型,露出了惊愕之色。

  「你可是什么呀?难不成是高阶冒险者甚至传说中的剑圣吗?」见到萝莉这惊愕模样守卫不禁笑道,听到这话周围的卫兵和冒险者都不禁笑了起来。

  「别开玩笑了,这小丫头怎么可能是高阶冒险者,还剑圣呢,如果她是剑圣我就是战神了!」

  「哈哈,如果那样我就是太阳神,就勉为其难的把这可爱的萝莉剑圣收成圣女吧!」

  「你们两个也真不害臊,就不怕神灵大人降下神罚来。不过这样的小丫头估计根本不是冒险者,只是偷拿了家里的装备跑出去玩吧!」一名冒险者壮汉则哈哈笑道。

  「那样子的话可就麻烦了,得让小妹妹在这儿多待一会儿,我们会帮忙找到家长的。」年轻的卫兵义正言辞地说着,却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见状深谙此道的男人们顿时发出了口哨声。

  「原来……我的冒险者徽章弄丢了……」而被一阵嘲笑调戏的诺琳则在害羞中有些吃惊地想到,冒险者徽章可是实力象征,只有通过真正公正艰难的测试才可以获得,并且用特殊魔法绑定只有本人才能佩戴,戴着高阶冒险者徽章的人无论是男女老少都会受到尊敬,所以以往诺琳进城都不会受到阻拦,卫兵们也都会投以敬畏的目光。

  被地甲黑熊奸淫之后狼狈逃出的诺琳也太过焦急,一时间竟忘了冒险者徽章的存在,结果赶回来却遇到了这等窘境,这使诺琳不由暗骂地甲黑熊,嫩脸却不禁红了几分。

  「看样子回去得重新补办徽章了。」诺琳暗道,补办徽章倒是不难,她是有身份注册的,就算再测试一次以她现在的实力也不会怕,就是有些麻烦还得缴纳费用,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赶快进城为好,雪莉她们怕是有些担心了吧?

  这么想着,诺琳定了心神,一声声调戏却被清晰听见,令她耳根子也有些红了,这些男人还真是不要脸,不知道她是强大冒险者的情况下就如此下流!

  「小妹妹,魔兽很可怕吧?干脆不要冒险了,哥哥养你怎么样?」年轻卫兵笑着打量着诺琳玲珑有致的身躯道,尽管身子矮了些,而且有些贫瘠,但无论皮肤、脸蛋,这个狼狈的小冒险者可都是上上等!

  要是一般情况下卫兵敢这么调戏诺琳非得给他点颜色看看,精英冒险者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应该受尊敬的存在。但此时的她实在是太狼狈了,这种形象是与五阶实力不相符的,若报出名号或实力不仅仅得不到相信,反倒是将自己的污点暴露在人前,因此狠狠吓唬这个卫兵的计划被直接打消。

  见到诺琳这模样,卫兵却产生了这个小女孩软弱可欺的观点,于是目光变得愈发肆无忌惮,看得诺琳小脸更红不说,甚至还盯着那布料破碎若隐若现的鲜嫩股间猛瞅,顿时使诺琳下身都有些发热浑身不自在,要知道在地穴里她的小胖次可是被地甲黑熊直接捅破了,如今的她分明是真空状态!

  虽然诺琳并不是那种贞操观念特别重或者内向的女孩,可现在是被陌生人视奸甚至可能被发现没有内裤的窘境,基本上没谁能镇定自若吧?还好诺琳是洗干净身子之后才回来的,不然在娇嫩的小穴里面可还留着臭臭的熊精呢!要是这也被发现,就没法做人了!

  不过终究是卫兵,可不是山贼,即便见到这么漂亮的小萝莉也不能强抢民女吧,年轻卫兵在将诺琳从脚趾头到柔顺银发上下看了个遍之后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清了清嗓子道:「好吧,小妹妹,上交入城费十枚铜币之后就可以进去了。

  「入城费?」诺琳反倒又震惊地张了张嘴,对啊,还要交入城费,而这模样在众人眼里无疑是涉世未深的表现,真正的冒险者怎么会不知道进城要交入城费呢?

  「十枚铜币……」诺琳嘟哝着,有些小心地打开了自己的小包摸索了一阵,接着脸色渐渐僵硬了。

  「怎么了小妹妹,不会是没钱吧?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和大哥哥我打一炮大哥哥就帮你付入城费哦!」一旁一名胡子拉碴的佣兵色眯眯地盯着诺琳的身体笑道,用十个铜币买这样的极品小萝莉,怎么想都太赚了。

  于是男人们哄笑起来:「小妹妹,别听他的,不如跟大叔我来玩玩,还会带你去看金鱼,吃棒棒糖!」

  「安静!」卫兵呵斥一声,佣兵们才稍微安分了一些,不过还是小声嘀咕着,而且显然引燃了情绪,眼神比先前更淫秽了。

  「我没带钱。」被卫兵以目光询问着,诺琳只好眼一闭,说道,本来她就不用交入城费,野外探险也用不到钱,结果就没带。而且就算是带了,被地甲黑熊袭击之后只怕也找不到吧。

  「竟然没带钱,这可就麻烦了啊。」卫兵不禁皱起眉头,托着下巴思考着:「但是,放这么可爱的小妹妹在外面也不太好啊……」

  「这样吧,我带这位小妹妹进城好了。」一名佣兵壮汉走上前来,大手直接放在诺琳香肩上,感受着萝莉肌肤的细腻,诺琳轻轻皱眉,没说什么。

  「这可不行,人家可没有答应。」卫兵摇摇头,看了一眼诺琳:「这样吧,设置入城费是为了保证安全,小妹妹你让我们搜身确定没有危险,就可以进城了。」

  说到这里,卫兵露出了自以为很是阳光的笑容,当然佣兵们则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不过不敢直接说出来,毕竟佣兵虽然悍勇,也不至于和卫兵对着干,不过他们也露出了极感兴趣的神色,想要看看这超可爱的小萝莉会怎么被搜查了。

  「搜身么……」由于先前就放弃了对抗的打算,又确实是没有钱,诺琳并没有进行什么挣扎就点头答应了,此时尽快进城才是最重要的,而见到,卫兵们不禁露出了与卫兵形象极为不符的龌蹉笑容。

  「那么小妹妹就安心接受搜身吧,我们都是正直的卫兵,所以不用担心什么,也没必要害羞哦,不然耽误时间就不好了。」卫兵和善地笑道,并走到了诺琳面前,虽不算特别雄壮但也健壮挺拔的身躯与娇小萝莉形成强烈对比,再加上卫兵制服盔甲与诺琳身穿的破烂轻甲,真有一种卫兵大哥保护娇弱小女孩的感觉。

  「嗯……」诺琳轻轻应道,并稍微低下头去,在卫兵眼里实在是害羞可爱极了!这倒也使他产生对这种小女孩下手的不忍,但诺琳的可爱神态实在令他有些按捺不住了。

  「我这是为了维护城市的治安!」他暗想道,接着就放开心理束缚,开始抚摸诺琳的娇躯,由于身高差距的关系还微微下蹲,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很关心妹妹的邻家大哥哥一样。

  诺琳自己打造的轻甲是用上等的金属合成,有着强大防御力的同时又很是轻便,金属也很薄,以此在卫兵抚摸的时候即便是有轻甲覆盖的地方也有比较强的触感,而其他没有被金属覆盖的肌肤光滑而又敏感,更是被大手摸得有些想要退缩,大手从雪白脖颈、锁骨香肩一点点向下,将白嫩小手握在手中好好温暖了一番,这暖味姿态令诺琳感觉有些怪怪的。而当卫兵摸到胸部位置时,尽管有轻甲阻挡,可诺琳还是产生了被摸到小乳头的轻微快感,不由娇呼一声,就打算将卫兵推开。

  「不行……如果用力的话会暴露的!」正打算那么做时诺琳却想到,只得收手,不然她一用力的话这个卫兵只怕会飞出去吧?不过这么一来在卫兵眼中诺琳就是纯粹的人畜无害小萝莉了,他不禁摸得更起劲,在胸部还轻拍了拍,似乎想知道里面的小乳头到底长着什么可爱的模样。

  「呜……」诺琳发出一声小兽般的悲鸣,有力量不能用还得召集克制实在是很难受的事情啊!她却不知道这声悲鸣多么诱惑,倘若这是床上她只怕早就被兽性大发的男人直接推倒好好蹂躏一番了。

  不觉中诺琳的娇小身躯却是略微倚靠在了卫兵的身上,并由他抚摸着全身,包括翘臀时产生了些奇怪的感觉,小脸发烫,身子也热热地,真是羞人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