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护符》(01-30)【作者:再说撸了你】

 催眠护符8

  晚上吃饭的时候,严明一个人就吃了十个人的饭量,看着房东一家人都咂舌不以,天啊,这是怪物吗?这么能吃!

  而饭桌不远处的沙发上并排躺着四个中年妇女,无一例外的全是双眼迷离,穿着丝袜的高跟鞋吊挂在脚裸处,衣衫凌乱,下体的阴毛杂乱无章,纠结在一起,下体还留着腥臭的精液。尽管流了不少精液,但是小腹的子宫位置还是肉眼可见的凸起一个小包。

  三个妇女,只有一个结扎了,逃过了怀孕的惩罚,而另外三个不久后就会怀上严明的野种!

  吩咐了,房东的两个儿子将老婆留下,自己回去上班。留下老婆干什么?当然是配种受孕了!能超脱道德的约束让别人的妻子受孕是一件非常刺激和有成就感的事情呢!

----

  附近是服装交易中心,但是人流量不多,也许是这里的环境不太好吧,居住住宅倒是挺多的。一到晚上基本没有店铺在营业,所有人都回家休息了。

  吃完饭,严明来到服装城前的广场,但是宽阔的地方却没有什么行人,只有时不时的有一两个吃完饭散步的人经过。

  忽然一个穿着短裙丝袜的少妇从服装城出来,手里拿着皮包和车钥匙,打开车门的瞬间,从身后看去,就像一只发情的母狗等着挨草。

  严明原本刚刚歇息一会的肉棒,马上变成了一根铁柱。快步走向少妇【打扰一下,请问这是你丢的吗?】将脖子上的护符摆在面前。

  少妇听到有人询问,转过身,眼神刚好看见护符,顿时陷入催眠状态。

  照例催眠一番,将少妇从催眠状态唤醒,一把抱住做进驾驶位。

  嘭,关上车门,严明将少妇翻过身,两人面对面,肉棒死死的顶在少妇的双腿间。这时才看清少妇的模样,唱得不错,化妆也很好看,嘴唇抹上些许粉色,身上散发着成熟妇人的香气。

  【你叫什么名字?】严明把玩着少妇的奶子,下身隔着丝袜摩擦着阴道口。

  【阿萍,啊,请不要这样!】少妇颤抖的帮严明释放出肉棒,发硬的肉棒一离开内裤的束缚一下就弹到了少妇的手里,吓了对方一跳,握着粗大阴茎不自觉的和自己丈夫的相比,实在是太过短小了。

  严明大力撕烂了少妇的内裤,发硬的肉棒直接插进了湿润的阴道。

  呼!少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下身传来阵阵的胀痛【啊,先听一下。、、、你的好大……我好痛……!】

  严明哪里会在乎,直接将少妇压在方向盘上,下身像打桩机一下抽插。双手狠狠的抓住丰满的乳房,嘴巴啧啧的亲吻着人妻的舌头。

  【唔,好大,、、、、你好厉害、、、嗯、、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少妇放荡的摇晃着腰间,努力迎合着肉棒。突然大叫一声,双手紧紧的抱着严明。

  原来长时间的性交,肉棒终于插进了子宫,少妇第一次被肉棒进入陌生的地方,激动之下,直接高潮了!

  阿萍双腿在严明腰部突然收紧,阴精从花心喷洒而出,两人交媾的地方,全是浑浊的淫液,刺鼻淫糜的味道在车内飘荡,第一次遭遇这样强悍的肉棒,那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觉传达到少妇阿萍每一处阴道壁和阴道深处。

  【啊,夹紧一点,我也要来了!】严明的阴茎越插越快,随后紧紧的顶住子宫的尽头。

  咕噜咕噜,新鲜的精液直接射进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少妇体内。

-----

  射精后的肉棒还停留在不断抽搐的阴道里,享受着原本应该少妇丈夫才能享受的待遇。嘴巴不断的亲吻人妻的嘴唇!

  【呜!被射了好多精液在里面,哎呀我清理一下!】阿萍良久才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想要找纸巾清理两人的交合部位。

  但是严明死死的按住少妇,本来已经变小的肉棒又开始变硬。【还早着呢,让我草个够先,说不定还要去你加过夜呢!哈哈!】

  虽然已经被严明中出了一次,但是少妇还是一脸的娇羞【啊,我老公和儿子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吃饭呢!】

  刚好电话声响起,少妇接通电话,原来是她老公打来的。

  这时严明突然狠狠的干了少妇几下【啊!】

  【老婆你怎么了?】

  少妇白了严明一眼,小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肉棒【没,刚好有只狗过马路,被吓到了!】

  【没事吧?这么那么晚还不回来,我们都吃饱饭了,隔壁的李先生夫妇在我们家做客呢,赶紧回来!】

  阿萍强忍住阴道的快感,尽量保持声音平稳,【好了啦,我马上回去,开车不方便说话。】说完马上把电话挂了,将手机扔到一边,紧紧的抱住严明,一股淫液飞溅而出。

  终于在严明第二次射精后,少妇赶紧清理了两人的痕迹,开车带着严明回自己家。

-----

  咔嗤,门开了,阿萍带着严明回到自己家。

  客厅里阿萍的丈夫和一对三十岁左右的夫妻在喝茶聊天,一边是一个白皙有点皱纹的皮肤,轮廓秀美的五官,小巧有点下垂的乳房的半老徐娘在带着一个小孩子。

  性感的老骚货!严明眼里精光一闪,直接掏出隐藏在衣服里的护身符。

  时间仿佛停止了流逝,原本欢声笑语的客厅一下子就失去了交谈声,只有电视机还在播放着画面。

  对着客厅里的五个人灌输了,严明是他们的好朋友理念,好朋友严明做的都是对的,说的话都是正确的,不可以怀疑好朋友,不惜一切代价帮助好朋友是最好的友谊表现!

  原来小孩子是阿萍的儿子,而50岁左右的的妇人是丈夫的老妈。

  严明狞笑着走向老妇,一把抱起老妇仍在沙发上,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肉棒在阴道口摩擦着。肥白的屁股和白嫩的脚心白皙的脚后跟十分性感,更骚的是,着老妇在家还穿着高跟鞋。

  等到阴茎沾满淫液后,严明再也忍不住了,腰一直,屁股一挺,粗大的阴茎随着半老徐娘的惊呼声整个末根而入。

  「啊……」妇女一声惨呼,双腿在严明的腰部突然收紧,严明停顿下来,亲了亲戴妇女乾涩的嘴唇,一边不沉着的缓缓抚摸她那早已涨鼓鼓的乳房。

  「老骚货,你的阴道好紧,根本不像生过孩子,上了50的女人。还有你叫什么名字!」严明埋头草弄着肉壁。

  强烈的刺激因为第一次遭遇这样强悍的阴茎,那种从未有过的充实的感觉传达到妇女的每一处阴道壁和阴道深处。【啊,叫我淑姨就好,你、、浅点、、、我好痛、、、你、、的、、太大了。我、、有点、、吃不消!】

  再一次听到这么成熟的女人的呻吟,严明就像是得到了鼓励,越发卖力的抽插,「噗哧……噗哧……」

  将淑姨的双腿抗在肩上,然后整个人压下,使得屁股高高翘起,两人的生殖器结合的更深。

  淑姨的阴道越来越滑,流水越来越多,严明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淑姨的阴道里面翻进去然后翻出来,肿胀无比的阴唇也夸张的吞吞吐吐。

  【我要射进你的子宫,我……我顶……顶……你舒服吗?告诉我你舒服?】严明气喘吁吁大起大落,不失时机的把舌头探进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搅拌,舔弄。双手在她身上不知所措的来回抚摸,一会儿乳房,一会儿小腹……

  「啊……」淑姨忍受不了这样的冲击,痛苦不堪的闭上眼睛,一声哀嚎,严明的阴囊「辟辟啪啪……」的抽打她的阴户。

  每次的抽插都直达淑姨的子宫口,因为严明着实觉得她的子宫口,就像一张小嘴在轻轻咬龟头,「卜唧……卜唧……」抽插了几百下之后,淑姨生殖器传来令人血脉膨胀的声音。

  【要来了!唔,!!】淑姨抬起屁股,不顾一切的挺起下身接收阴茎破釜沉舟一般的最后一击。

  「啊……」严明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青年男子浓烈的精液喷洒在淑姨的花心深处,淑姨也回报一阵阵热流。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