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篇:返回老夫少妻下一篇:

摘要  垃圾桶内,验孕棒在外面的灯光下,两条红色的杠杠十分清晰,这,这怎么可能?阿珍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早上明明不是这样的。   这个傻女孩,上午太紧张,...

  垃圾桶内,验孕棒在外面的灯光下,两条红色的杠杠十分清晰,这,这怎么可能?阿珍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早上明明不是这样的。

  这个傻女孩,上午太紧张,特别是验孕棒没有这么快的结果在反光下不清晰,现在经过黄色的街灯下,明显得多,吓得阿珍一身冷汗。

  阿珍整个人瘫在马桶上,百般交集无奈委屈,一下子无法控制自己,她伤心的哭了起来,她根本不知道她现在要怎样解决,她好不容易离开原来的城市,来这里进修的时间,就想是否可以落地生根。

  痛苦的路是自己选择,但离开却是一种新的生活,没有想到现在的生活一下子被打破,她无法面对此刻的环境,她哭得很伤心,一个美丽善良的少妇,因为得不到大自己几十岁的老公的疼爱,被一个满嘴谎言的乞丐欺骗而付出自己的身体。

  此刻,她肚子内的种到底是谁的,她也不知道,善良的女孩,因为自己的身体欲望被一次次的老头无尽的欺淩糟蹋,她希望摆脱这样的阴影,她渴望真正的爱情,但她就是面对年轻的男性无法启齿。

  阿珍在嫁给老徐头之前的那次恋爱让她终身难忘,也就是一个年轻的男孩,第一次见面就给她一颗药丸,说是维他命,结果她就差点给他强奸,从此,她不再信任年轻的男人,而选择了大她50岁的老徐头。

  她清楚记得,老徐头在那天晚上,强行掰开她的大腿,将丑陋的那根阴茎插入自己的体内,她的眼泪瞬间彪出,她痛哭的选择了这条路。

  此刻,她的心情不亚於第一次给老徐头的情形,她卷曲起自己的身体,深深埋入厕所的一个角落,她无奈的哭泣着,根本忘了外面没有锁上的大门。

  深夜的走廊,一个半开着大门的房间内,传出一阵女孩的哭泣,可以听出来十分伤心的声音,而此刻,一个身影打开房门,满身酒气的男人,这是一个喝醉酒壮了胆正要回家的男人,他路过房间给哭声吸引而打开大门。

  进来后,他打量了下四周,这明显是一间女孩住的房间,整洁,乾净,而拐角的厕所传出一阵阵抽泣的声音。

  阿珍此刻没有留意到有人进来,她已哭得精疲力尽,全身无力,双眼无神,而这样一副楚楚动人的画面完全映入伸头偷看的男人眼中,不看还好一看热血沸腾。

  女孩上身半开的衣服,一个饱满的酥胸,透过光线看到一个凹下去的乳头,这是一个十分美丽白皙的身体,满脸泪水的尤物,头发光泽鲜明的线条披撒在一则,尖尖的鼻子的下巴十分动人的线条,特别是蜷曲的身体大腿十分健美的弧线……  再也忍不住了,这个男人今天喝了不少酒,他一声不吭的走进来,一下子将坐在马桶边的阿珍抱起来,浑身的酒气男子气息一下子扑入阿珍的鼻子内。

  哭得昏天暗地,迷迷糊糊的阿珍一下子有点朦,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她一下子给一个人抱起来,很快的被扔在床上,她根本搞不清楚状况,突然一个身体重重的压在她身上。

  这下她吓得魂飞魂散,这是谁?怎么进来的?我在哪里?他要干什么?这些都容不得她细想,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现在压在他身上,喷着难闻的味道,伸出舌头正在胡乱的在她脖子上吐着口水。

  这个情形跟阿珍第一次遇到的那个男人很像,一副色迷迷的色狼,根本毫无怜香惜玉就是强行想要占有她,现在更甚,她害怕,委屈,她大喊起来:“救命,你想干嘛!!”  身上的这个男人已经给阿珍这具美丽的酮体迷乱了,他的舌头舔在这女郎白皙的乳房上,十分有弹性的体肤刺激着他的味蕾。

  他喝得酒有点多,因此也不是太能控制力度,他紧紧的压在这件尤物身上,一手伸入自己的裤裆内,掏着那根已经硬起来的鸡巴。

  他也没有预计到阿珍突然大声喊叫的声音,他一下子脑火起来,一个巴掌狠狠扫在阿珍的脸庞上,啪的一声,阿珍的脸红起来,她吓得花容失色,紧紧夹住自己的大腿,双手抵住男人猛烈的冲击。

  她的指甲狠狠掐入男人的皮肤,用力的划出一道道红痕,她继续大声的叫着,声音在空荡的走廊有点回响,但这种声音给对面邻居听到以为是男女打骂而无暇理会。

  阿珍被刮了耳光之后,她感觉男人留着口水的嘴唇已经含住她不争气但给摩擦得硬起来的乳头上,她十分恶心的狠狠挣扎着,扭动的身体,无力的反抗让身上这个酒精发作的禽兽更加兴奋。

  男人含住阿珍的乳头发出唔唔的声音,阿珍反抗着,藉着微弱的灯光,她看到身上的这个瞪着眼睛,满嘴酒气的男人,五官挤在一起并不好看的男人正在低着头吃得她最爱惜的乳头上。

  而男人的下身已经露出那根丑陋的阴茎,摩擦在阿珍紧紧夹住的大腿根上,阿珍无力的挣扎大腿根部摩擦在男人的鸡头上,让他更想将自己的这根东西插入这件尤物的体内。

  男人含住她的乳头,平时阿珍很敏感的她,此刻一点感觉都没有,害怕,焦虑的她根本不想给这个男人得逞,她哭喊得很大声:“不要,求求你,不要……”  男人没有理会,喝酒后的他也有点力不从心,知道现在赶快插入才是要事,而面对身下扭来扭去的这件尤物,他也显得束手无策。

  “操你妈的,让老子操一下,一下,一下……”男人吐着酒气,恶狠狠的说。“求求你,放过我……”阿珍已经感觉她没有力气挣扎下去,只能苦苦央求身上这个男人。

  “老子很久没有碰到女人了,就让老子操一下,快,大腿伸开,老子插进去,完事就走……”  男人吐着酒气继续跟阿珍胡搅蛮缠。

  “不,不……不,别这样,别这样……我,我有身孕,别这样……”阿珍哀求着,希望这个事实的藉口让男人打消念头。

  可是,面对喝酒失去理性的男人,区区怀孕又算什么,反而让他刺激万分。

  就在这时,男人的龟头已经顶住阿珍的三角地带,男人一手压住阿珍的脖子,一手撤下阿珍的内裤,这下阿珍更加紧张了,不可以的,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的!

  阿珍双眼发红,她使出最大的力气,将自己的双腿圈起来,顶住这个正在俯身下来的男人胸口上,哎呀一声,男人根本想不到快得手的尤物竟然如此大力。

  一下子男人因为势力太大,身体撞在床的门墙上,后脑给撞了一下,加上酒气顿时有点晕,趁着这个空荡,阿珍翻身下床,冲出房门口,跑下楼梯。

  蹬蹬蹬,快步的阿珍跑下楼,她踉跄着身体,在这个点不知道该去哪里,她只知道有这个机会,不跑更待何时。

  到了楼下,她一眼看到那间保安室内,一个身影正在那边,她不看也知道,这是那个老保安,一下子她忘了之前的事情,她犹如看到亲人一样惊呼老保安,而老保安也吓了一跳。

  定眼一看,阿珍衣冠不整,梨花带泪的在他面前,足以让他吓一跳,赶快了解下事情,老保安一下子来气,这还了得,竟然侮辱女神,他顾不上报警,抄起家伙冲上楼梯。

  阿珍一看他如此勇猛也吓了一跳,拉住他:“别,别,危险……”  老保安咧嘴一笑,本来就丑的他,这下更丑了,但阿珍却心里无名的一阵温馨,因为老保安说:“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而接下来的动作,更让阿珍无力抵抗,老保安看到这个天气的阿珍,抒胸半露,特别是湿漉漉的乳房半掩,上面还有几条红色的手痕,这,这不就是刚才他抓她的时候留下的么。

  阿珍看着老保安盯着她奶子,顿时一阵害羞,想到今晚的事情,恨不得有个地缝钻,但老保安脱下自己的制服,一把披在了抖着身体的阿珍身上,这下阿珍犹如打翻五味瓶一样,百感交集。

  “没事,我去了!”老保安一副镇定眼神:“你就在这里等着!”“嗯……你小心啊”阿珍内心有点激动。

  阿珍看着老保安盯着她奶子,顿时一阵害羞,想到今晚的事情,恨不得有个地缝钻,但老保安脱下自己的制服,一把披在了抖着身体的阿珍身上,这下阿珍犹如打翻五味瓶一样,百感交集。

  “没事,我去了!”老保安一副镇定眼神:“你就在这里等着!”“嗯……你小心啊”阿珍内心有点激动。

  保安真的去了吗?是的,但他到了楼上已经后悔,他不可能正面冲突,但他还是摸索着到了阿珍的房间门口,在门口的时候,他大声的咳嗽了几下,发现房间的门开着的,他鼓起勇气在门口说了下:咳咳,有人吗?

  没有回答,他进去里面,发现床上床单被子一阵淩乱,一看就是剧烈的运动过痕迹,其余没有人在内,看来那个男的一早就溜了。

  老保安进来后,打量了下四周,乾净,整洁,一阵女子清香的味道,还有一股酒味,看来就是那个男人的气味,不管了,老保安正想下去,突然看到阿珍的床尾一件米黄色的内衣,看睡觉前来是脱下来的。

  老保安用手抓起,大力的闻了闻,一股浓浓的奶香味冲入鼻子内,啊,好舒服逇味道,老保安忍不住的再嗅了嗅,好香啊,好香啊。

  这好东西怎么办,老保安顺手塞入自己的裤带内,然后下了楼,看到六神无主的阿珍正在下面着急的等着,保安下去当然一阵谎言,说自己上去后赶跑了那个男人,男人醉得不像样子在保安的警戒下,说不要报警,不会再骚扰阿珍等等。

  阿珍很是感激的看着老保安,然后上了楼,当然,老保安还是陪着她上了房间,进入了房间,阿珍看了下淩乱的床铺,老保安还是叮嘱了一句:“姑娘,门要关好,安全,你怎么不关门的”  阿珍正呆呆的出神中,今天的她打击太大了,听到保安的话,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回应:“嗯,嗯,要关好……我刚才,以为你会来……没关……”  这下老保安才知道,原来刚才那几个酒醉的人过去后,他不应该下去的,原来他是有机会可以操到她的,此刻,此刻……怎么办?

  阿珍没有留意自己说什么,很累的她走到床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床上再次哭泣起来,老保安赶紧安慰着她:“姑娘,没事的,他走了,没事的”一边的手在阿珍的背上来回不停的扫动着。

  阿珍越哭越伤心,一个身子突然坐起来,抱住正在想办法骚扰她的保安,她就抱住他,泪水整湿了保安的衣服,阿珍此刻需要人陪伴,她的奶子一下子暴露在保安面前。

  老保安就傻傻坐着,他现在却不敢造次了,两人不说话,阿珍抱着抱着哭着就累了,竟然慢慢睡去,就在保安的怀中睡着了,老保安摇了摇她的肩膀:“姑娘,醒醒……哎,睡着了?,……那就躺好啊,我给你盖被……”  老保安顺手脱了阿珍的被子过来,盖住了阿珍,然后就顺手将左手穿入阿珍的脖子下给她垫着,腾出的右手毫不客气的摸住阿珍蜷曲起来的屁股上,非常有弹性,非常有手感。

  阿珍睡梦中打了个哆嗦,一下让磨得不亦乐乎的老保安吓了一跳,一看时间,哎呀,差不多两点了,算了,山水有相逢,住在这里,还怕这只小绵羊飞走不成?

  老保安再次摸了摸阿珍丰满的屁股,然后走出房门,关了房门。

  这时候,从厕所内闪出一个身影,正是刚才那个醉酒的男人,这人不务正业,以前有点钱,但吸毒,现在成了这里的流氓分子,他看阿珍走了,正想走,但酒劲儿太大,跑去厕所吐了下,没想到老保安上来,他就躲在里面。

  阿珍的内裤吊在厕所内,他扯了下来,狠狠的嗅着,没想到老保安跟阿珍都回来了,一下子有点害怕的他七上八下等着,终於,老保安走了,他松了口气,出来,正想出门,但藉着有点酒气的他一眼看到床上的阿珍。

  他一下控制不住自己了,扑了上去,如愿了,没有反抗的这个女子,竟然如此美丽,他一下子看得有点呆,阿珍很少这么晚睡觉,很累很累的她沉睡着,让毒瘾子脱下衣服跟内裤完全没有反应。

  毒瘾子很过瘾,他知道这样的状态,他麻利的脱掉裤子,一下子趴在阿珍身上,这是一件美丽的尤物,他问着阿珍桃园洞口,一阵芬芳的香味,啊,好香,伸出舌头直接舔在阴户上。

  睡梦中的阿珍呢喃了下,继续沉睡,毒瘾子这下大胆的伸出舌头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舔了个边,伸出的舌头伸入阴道内,系窸窸窣窣的口水声音弥漫在房间内。

  阿珍的阴户都是他腥臭的口水,而露出的那个小阴道粉红的颜色,一看就知道不是经常给操出高潮的颜色,很是漂亮,他贪婪伸出舌尖,轻轻的扫了一下,阿珍顿时整个身子卷起来,发出唔的声音来,甚是好听。

  毒瘾子由於整天吸食毒品,身体多处溃烂,脱下衣服针筒的痕迹显然,好几次去叫小姐,脱下衣服给妹子们看到,纷纷拒绝交易,搞得他落下很不好的名字,特别是那根鸡巴,丑陋而腥臭,此刻面对阿珍这个盛极女神级别的酮体,他看得都醉了。

  忍不住的他,他掏出那根已经憋不住的阴茎出来,一根淌着黄汁的阴茎,吸毒的溃烂让它发着一股恶臭,而就是这样的一根臭东西现在却顶在阿珍美丽细嫩的洞口上,然后,他轻轻的插了进去,动作不大,阿珍闷哼一下。

  黑暗中,他喘着气,将这根东西插入阿珍的阴道内,好紧好紧,然后他将没有什么肉的屁股扭动着,而因为扭动的时候,烂疮很疼,所以力度不大,一下,一下,不紧不慢的抽插着身下的这件美丽尤物。

  阿珍睡梦中感觉有东西在搞着她,但沉睡的她没有太大的警惕心,男人沉重的呼吸声很大很重,下面不紧不慢的抽动着,阿珍半梦半醒之间,她以为她回到了老乞丐的房间内,而老乞丐几次在她睡觉的时候操她都是这样。

  是的,阿珍很多次到老乞丐的家里,老人早睡,所以都没有碰阿珍,而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吐口浓痰,然后就如现在这样,操入阿珍的身体,刚开始的时候,阿珍还会象徵性反抗,但多操几次,阿珍发现睡梦中给老乞丐操还是舒服的。

  於是,阿珍也经过调教之后,边睡觉边迎合老乞丐的胃口,特别是老乞丐要射精前,都会故意狠狠捏住阿珍的乳头,让她发出尖叫,然后在尖叫中射入阿珍的体内。

  男人的阴茎不长,厚厚的包皮摩擦在阿珍的阴道内,搞得睡梦中的阿珍有点把持不住,阿珍轻轻的扭着自己的屁股,一下一下配合身上男人的运动,很温柔,犹如一个善良的妻子细心的给男人做爱着,生怕一不小心惹到身上的男人不满意。

  她犹如臣服的小绵羊,对着对自己身体发泄的男人无底的顺从,她不知道身上这个长者脓疮的男人,犹如丑恶的魔鬼滴着口水,紧紧的盯住她长长美丽的睫毛,恨不得吞了她的操着。

  阿珍睡梦中给搞得有点兴奋,她开始没有意识的哼着,她浑身无力懒洋洋的躺着,享受着身上男人的抽插的做爱,哼哼,很轻柔,身上的男人很瘦,长期吸毒让他无法大力的抽插,刚好迎合上阿珍的口感。

  插了几下,毒瘾子发现阿珍竟然哼哼的配合,乐开了花,没想到这个还是个小骚货,最主要是不戴套,很舒服,龟头摩擦在如此滑嫩的阴道内还是头一次,紧紧的包裹着,插进去的时候由於太紧,所以空气跑进去,发出噗噗的声音。

  这女人实在太美了,还没有来得及把玩她美丽的乳房,这个十分紧的阴道让他抽不到几下就要缴械投降,他依依不舍的将自己的阴茎再次插了几下,然后拔了出来,将自己的精液射在了阿珍的肚皮上。

  他十分清楚,若他射进去,万一阿珍报警了,精液还是会给查出来,所以他要射在外面,擦掉就行,意犹未尽,意犹未尽,实在让人回味的这件尤物,他看着阿珍,不敢再惊动她,匆忙离开房间。

  阿珍也喘着气,睡梦中的她每次给老乞丐操完之后,她都不会去洗,而是这样的睡去,很舒服,下身一片糊了都是她的爱液跟男人包皮的污垢,她蜷曲身子,深沉睡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