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恋梦(上)

上一篇:返回我的美艳校长妈妈下一篇:

  暧昧的气氛蔓延在我和妈妈中间,妈妈的脸与我贴得很近,感受着妈妈幽凉的鼻息,淡淡的清幽体香不断地在冲击我的大脑神经,让我的呼吸一窒。

  激使着我做出了一个难以想象的举动,忽然我伸出手臂贴在妈妈的后背上,一下子将妈妈搂在怀里,趁着妈妈还没反应过来,一口对着妈妈如点绛的朱唇亲了下去。

  霎时妈妈瞪大了双眼,似乎是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她没想过我居然敢吻她。稍稍愣神后,妈妈便回过神来,开始想要反抗。可是在我的搂抱下,以妈妈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并且当我将舌头伸进妈妈的小嘴里,试图想要撬开妈妈的贝齿的时候。带来的浓郁湿热气息令到妈妈娇躯一震,就连挣扎的动作都减缓了许多。

  「唔……嗯……」

  当然妈妈不会就此轻易屈服,就在妈妈知道挣脱不开我,试图想要用牙齿咬我的舌头。却是没想到反而成全了我,我还在苦恼该如何打开妈妈的贝齿大关呢,刚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于是在妈妈贝齿一开,我即时长枪直入,将舌头深入到妈妈小嘴腹地,终于找寻到属于妈妈的小香舌,与妈妈的香舌来了个最亲密的接触。

  那一刹那,妈妈懵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原本开始打算的想用牙齿咬破我的舌头,让我知难而退的想法,此刻不忍下口。因为这小混蛋的舌头居然伸得那么入,她怕她万一咬断我舌头的动脉,到时就真的变成了现代唯一「咬舌自尽」了。

  虽然这小混蛋胆大包天,连自己的妈妈都敢侵犯,但是这小混蛋再坏都是自己的儿子,她怎么忍心伤害自己的心头肉。

  于是妈妈的不忍和放纵,反而成全了我。只是我舌头的动作简直笨拙得难以形容,不过这也怪不得我,我根本就没有接吻过,唯一的两次接吻都是我处于被动的,那时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思考,更别说去探究到底是怎么接吻的。

  连接吻时伸舌头都是看电视还有与同学吹水打屁时听他们说的,不过也仅限于伸舌头,至于伸舌头后该怎么做,我完全是一个小白。

  我不断地在妈妈小嘴里面探索,由于不知道该如何做,干脆就在里面胡乱乱揦一通。让妈妈实在是无语,这小混蛋到底在干什么,强行亲她不给她挣脱也就算了,用个舌头在人家嘴里乱舔是怎么回事啊?

  到最后,妈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心里暗忖。算了,这小坏蛋不亲到爽肯定是不罢休的,索性帮他一把,过后再慢慢跟他算账。

  妈妈这样想着,于是翘起舌头主动与我的舌头尝试接触。只是妈妈没想到的是,当她湿热的香润小舌与我的舌头触碰到那一个瞬间,我和妈妈都好像触电般,整个人浑然一颤,仿若万千电流在我跟妈妈的体内流淌。

  窜动的电流让我跟妈妈都突如其来的一道激灵,香软柔滑的湿润,炽热无比的难以形容。在这一刹,我潜藏在体内的热血彻底爆发,原本被吴爷爷镇封住的阳刚之气竟然被勾动了出来,浑然散发的阳刚气息,使得妈妈短暂一滞,整个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世界都在崩坍,宇宙星空破碎,宛若世间的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寂静空无的世界之中,失去了繁华,失去了喧哗,只余下彼此的心跳声。

  那一吻,风云变幻。

  那一吻,潮水如寂。

  那一吻,海誓山盟。

  那一吻,曾经拥有。

  那一吻,无悔人生。

  这是一片朦胧的镜面,骤然出现一幢楼房,这里的场景很熟悉,大厅,房间,厨房,卫生间,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装饰都是如此的记忆深刻,这里不是……我家么?为什么,我怎么会在家里,我不是应该在祖屋,参加二舅的寿宴的么?我怎么会在这里?

  然而此时玄关的门突然被打开,只见一个背着书包的白净大男孩走了进来,那副刚毅且青稚的熟悉脸孔让我忽然一滞。是小枫?小枫怎么会也在这里,小枫不是也跟着我去参加寿宴了么,难道我们一起回来了?

  这时小枫脱下鞋子一抬头看到自己的妈妈茫然地站在小厅餐桌旁边发呆,于是叫道:「妈妈,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啊?噢,我……」,突然被儿子问道,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更令我惊愕的是,小枫居然走了过来搂住我,一副坏笑的样子。「是不是想要了?嘿嘿,没想到妈妈你看似冰冷严肃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闷骚火热的心呐」。

  「你说什么!?」

  听到从小枫的嘴里吐出的话,我愠怒之余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是我的儿子小枫?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居然用这种语气跟我讲话。这……

  「额,妈妈,现在家里又没人,你还跟我装什么捏,我不是说过,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用拘谨,尽情地释放自我就好了」

  说着小枫搂住我的大手居然顺着往上爬,旋即握住我胸前的双乳,隔着衣服大力的揉搓。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升起,但是此刻我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强而有力的大手捏住我的大乳,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温热,舒服,我被抓住奶子的瞬间,我想到的第一个居然不是挣脱,反而是接受?没错是接受,我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告诉我,我应该是要这样子做才对。想到此我顿然惊醒,一下子扭转身将身后的人用力推开。

  然后怒然地指着自己的儿子小枫,「小枫!!!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我是你的妈妈,你怎么可以对我……」。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连我曾经骂一句都兢兢克克的儿子,居然敢冒犯我,抓住我的胸部揉玩?而且还有个莫名的力量在促使着自己接受,甚至还让我觉得这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这一定不是真的,我是在做梦,对,一定是在做梦。

  在我还在怀疑这是不是真实的时候,小枫他居然先一步地抓住我的手,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紧接着又把手搭在我的额头上。奇怪道:「没有发烧啊,妈妈你怎么了?」

  「你才发烧,我告诉你,你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无论怎么样,这小混蛋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如果今天不给他点教训,都不知道他妈姓什么了。我暗忖想道。对,一定要给他个教训。

  我掩盖弥彰的劝服自己。只是我此刻的心声更像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虚罢了。

  「噗哧」

  小枫突兀笑出声,捂住肚子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我感觉到奇怪,同时不禁恼怒,「你以为我在开玩笑的么?你……」,说完,我怒火大增,四处张望看着周围,意图想找到一根棍状的东西。「今天真的不抽你一顿,你都快上瓦房了」。

  照以前,小枫一听到我说要打他,早就怕得跪地认错了,要不然就迅速跑到房间里躲起来。但是这些本该会出现的一幕幕,统统都没有实现,然而那个曾经畏惧自己到极点的儿子小枫,此刻却在一脸笑容地看着自己。

  顿时我觉得我好像个小丑,令到本只是想吓唬吓唬这混蛋小子的我,顿时怒火燃烧。身为教育工作者,我很少真的动手打孩子,顶多就是拿棍子吓唬一下,除非小枫犯了很大的过错还屡教不改的的情况下,我才会使用家暴。可此时此刻,我忍不住了!!!

  「妈妈,别玩了啦,这不好笑」

  「妈妈,啊,你不会是动真格的吧」

  我怒火中烧,「你说呢!?!」

  确定我不是开玩笑的后,小枫的脸色也变了,只是依然不是我想要的害怕,而是一脸的委屈。甚者更应该形容为撒娇。

  「好嘛好嘛,就算妈妈你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做,也用不着生气嘛」

  小枫突然变得很淡然,「你可以直接跟我说的,我说过我想要给妈妈的是幸福,如果妈妈不愿意,我就算憋死也不会强逼妈妈做不想做的事的」。

  说到后面,小枫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柔情,还有……对我……爱意?我没有仔细探究下去,因为小枫的话,让我更加迷糊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究竟在说些什么,怎么我都听不懂,什么幸福?什么强逼我做什么事?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这下子轮到小枫迟疑了,「妈妈你怎么会听不懂呢?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谁跟你开玩笑——」

  听到我的话后,小枫突然紧紧地盯着我看,似乎想从我脸上的表情辨认,我是不是在耍他。

  「妈妈你不会是失忆了吧,我们的事情你统统都忘了哦?」

  「失忆,我没有失忆啊」

  霎时小枫紧张疑虑的情绪统统上线,惶然道:「没有失忆?没有失忆你怎么会忘记我们的事呢,妈妈你说过的,你爱我,即便知道我是你儿子,知道和我在一起是违背道德伦常会遭到万人唾弃,知道这样会背叛爸爸,你说你统统都不在乎,就算被侵猪笼,你都要跟我在一起。你说过,你知道身为一个母亲竟然会爱上自己的儿子,虽然清楚这很不应该,你说你也悔恨过,也埋怨过上天为什么要如此捉弄人,但是你更说过,你已经错过一次了,既然与其让悔恨埋葬你的人生,还不如大大方方勇敢地接受,为什么,为什么母亲就不能跟自己的孩子相爱,为什么……」

  小枫的话就犹如十万吨重击打在我的心灵上,我好想否认,否认自己是否在做梦,否认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不是真实的。

  可是见到小枫真情流露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突然狠狠地颤抖了一下,不忍将心里准备要说的残忍话语说出口。

  「我真的说过这样的话?我……」

  「妈妈,你怎么可以忘记!!」,小枫两手搭在我的肩臂上,眼眶有些红红的。

  「我……」

  没等我回答,只见小枫突兀神色凶狠地看着我,我不由得感到害怕,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升起。

  「妈妈你不可以忘记的,对,我不会让你忘记的……」,说着小枫居然露出了狰狞,一下子将我压倒在地上,原本搭在我肩膀上的双手突然迅速往下滑,一把抓我的乳房。紧接着小枫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强行用嘴巴堵住我的嘴唇,富含侵略性吻住我,不管我是否愿意,我下意识的闭紧牙关,可是小枫此时根本意不在想要吻我,而是想要占有我,小枫的嘴几乎含住了我的朱唇,黏糊的口水让我十分难受。

  「小枫……唔……你不能……你不能这样……唔……我是……我是……你的妈妈……啊……」

  胸前的衣服早已被小枫弄得凌乱,强劲的力道捏得我的乳房生痛。我虽然试图想要推开小枫,但是此刻的小枫犹如疯魔了一般,我的力气根本就比不上他。

  只能在嘴里硬挤出支支吾吾的片段言语。

  「妈妈!!?我搞的就是妈妈,妈妈你忘记了吗?我们其实早就已经做爱过了,而且不止一两次,要乱伦也早就乱伦了。就在昨天晚上,我们不是才刚做过吗?昨晚妈妈你泄了三次呢,要不是担心影响第二天的上班,别说三次,十次都有可能,反正妈妈又不是没试过」

  「怎么……可能……」,相比之前,小枫这时候吐出的话更让我震惊,我竟然早就跟小枫乱伦了?而且还是背着自己的丈夫,偷偷跟儿子偷情?还被儿子搞到高潮三次,十次?

  我好想把这一切都当成梦境,可是此刻的小枫太过可怕了,让我不由自主的产生畏惧,令我搞清楚梦境与现实。

  忽然小枫凶戾的脸上现出淫邪的笑容,「怎么不可能,我还知道你身上所有的敏感点,还有妈妈你还真是可爱,唯一的胎记居然长在屁股肉缝里面,至于在哪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怎么会知道……我……胎记……」

  我惊恐地看着小枫,我的这块胎记因为位置的原因,我从来都是羞于出口,从来不敢跟其他人说,就连自己的老公就不知道,除非是仔细看过自己身体的人才有可能发现,小枫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我真的和小枫……

  「我知道事情多着呢,但是现在我就要妈妈唤醒身体的记忆」

  说完小枫抓住我胸部的手浑然一变,一把扯烂我的衣裳,露出大片雪白的香肩,丰满的硕大乳球若隐若现,加上我穿着的黑色蕾丝胸罩,在白雪中略显一道黑色的神秘诱惑。足以让任何男人都兽血沸腾。

  然而我还停留在震惊阶段,看着已经魔怔了的儿子,一时间不知所措,就连该阻止小枫继续下去都忘记了。直到我的乳尖被小枫两指一夹,忽然感觉到胸前给我带来的剧烈痛楚。

  「啊——」

  只见小枫粗暴地将我红嫩的小乳头拉长,随后拽着我的乳头疯狂摇晃我的奶子,而胸围傲人的我,两只肥大的乳球在小枫的玩弄下,乳肉晃动得非常的厉害。

  最让我羞耻的是,被小枫这样粗暴地玩弄着,我竟然莫名地有着一丝快感,心里有股舒畅的痛快。

  我惊于此,同时剧烈的痛感也让我抖擞一醒,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硬生生地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小枫推开。

  「啪!!」

  小枫捂住左脸慌然地看着我,好像我的这一巴掌把他打醒了一样,之前的暴戾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略显错愕地顿在原地,神色慌乱,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我打完这一巴掌后,没有说话,也没有去骂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小枫,看着这个我第一次认识的儿子。就连破烂的衣衫都任由不顾,裸露的半边酥乳,雪白得让人心颤。

  空气在此刻凝固了。

  我们就这样对持了很久,随后小枫愧疚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过多言语,默默转身离开了这里。

  我没有阻止,只是不知为何,我望着小枫落魄的背影,我的心竟然隐隐作痛。

  霎时种种回忆过往迅速在我眼前闪过。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和儿子的缘起自第一次意外和儿子发生关系后,虽然我未曾察觉,但是我的心其实在那时就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不过这颗种子深埋土中,连萌芽都没能破土,若是没有什么契机,或许这一辈子这颗种子都不会发芽。

  可是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我的工作生活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工作上自从升任市一中校长后,不单止要面对的是教育方面的种种问题,还有来自于官场上面的打压,因为当年那场风暴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尽管在国家的铁政手腕下,整个Z市乃至整个省的官场都被彻底整改了一次,可是还是有那么几个漏网之鱼剩余了下来,被安排到一些不重要的职位。实权虽说没有了,但别忘了这些人混迹官场几十年,埋下的关系无数。

  这些事只要背后有人用心一查,就能知道是什么人搞得鬼。亦然我这个让他们落到如此下场的罪魁祸首就成为了他们报复的首要目标,所以我的工作时常受阻,无论申报什么资金援助,还是提交教育方案,都被统统阻隔。最难过的是,就连国家保助市一中的教育资金都被拦截,令到市一中的经验陷入了困境,在官场上面没有背景的我,人轻言微,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帮助她的人,而后来因为这场风暴得益的人,由于刚刚上任还没来及稳固,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校长去得罪那些人。

  至于我有益过他们?在这个社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还少么?

  在自己的利益面前,什么恩情都是虚的。

  种种的一切,我承受着莫大的压力。只是为了我喜欢的教育事业,我不能够放弃。就在这个举步维艰的时候,我多么希望能有个温暖的怀抱安全的港湾,我也是一个女人,我其实没有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坚强,我也有脆弱的时候,我也有需要人安慰的时候,我也想要被人呵护的感觉。

  可是当我拖着疲惫的心回到我守候的家时,满怀期待的想要躲入这个没有任何尔虞我诈的安全港湾,尽情地享受儿子和丈夫在身边的温馨时光。却发现我的家庭不过是压倒我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的丈夫没有什么优点缺点,整的来说就是很平庸的一个人,真要说缺点的话就是比较喜欢打牌打麻将。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回到家面对的,不是迎接丈夫的怀抱和儿子的笑容,而是一通告知自己去警局的电话。

  我的丈夫因聚众赌博而被拘留,而警局打电话来通知我,是要我过去办理保释手续。

  我当刻整个人懵了,我的丈夫这个人虽然很不靠谱,这一辈子也没干出什么大事来,但是平庸也有平庸的好处,至少不用担心会有出轨的问题。他宽广的胸怀可以给到我安全感,我当初就是因为这样才看上他的。

  没想到在我事业的紧要关头,他非但没有给到我依靠,反而还要给我添加负担,我那一刻感觉到的是,不是身体的疲累,而是心的。我不禁怀疑我一直所坚守的家到底值不值得。

  然而那一晚我并没有去警局,而是躲在房间里哭泣,我痛苦,我不知道该跟谁哭诉。我心累,却不知道该依靠谁。我只能强行死撑,我真的好累好累了,我觉得我坚持不下去了。

  然而此时我房间的门被大力踢开,小枫向我走了过来,他没有出声,也没有说话,只是将我抱起,将我按进他的怀里。那一刻,我竟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在小枫并不怎么厚实的胸膛中,却令我觉得即便天塌下来都能为我撑起一片天。

  在平静之中,我能听到小枫的心跳声,在此刻的我耳里宛如非常优美的音乐。

  我忽然感觉下面传来了异样,炽热的滚烫隔着几层的裤子依然清晰可见,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何物呢,只是为什么小枫会……?当我见到我的胸部紧贴在小枫身上时,顿然明了了一切。我眼角的余光扫过小枫的脸上,只见他此时一幅难言的窘样,我不禁在心里「扑哧」笑出声。

  我对我的身材还是很有信心的,即便我还穿着工作装,但依旧抹不去我惊世傲人的上围。别说是小枫这么一个气血方刚的少年,只要是个正常男人被我的巨乳这样贴着都会起反应的,除非他不是男人。显然小枫一开始并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不过在勃起后,还能忍住没有放开我,我真的觉得很感动。

  可能在其他男人而言,被我这样的巨乳贴着会很爽很舒服,甚至有可能就这样到死都愿意。可是以我对小枫的了解,这孩子从小被我的严格教导,对于男女方面还是比较羞怯的,如果是寻常时候遇到这种事多半他是会害羞地躲避。但是此时为了我,他却宁愿忍受,苦苦克制着自己的躁动,就只是为了给我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突然我心中一暖,是呀,我还有儿子,即使全世界都抛弃我,我相信小枫一定会在我的身边守候我。我何必还要去理会那个死人混蛋丈夫。

  小枫勃起的位置已经顶到了我的屁股,我出奇的没有阻止,也没有反感地推开,我觉得我已经开始依恋这个安全的港湾了。我开始舍不得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将来可能会属于我未来媳妇的地方。

  不知为何,我想到这,心里有些莫名地揪痛。

  那一晚我在小枫的怀里睡着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我身上的西装外套放在了床头柜那里,而我身上裹着被子。却是不见小枫的踪影,霎时我感到一阵怅然,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一样。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小枫走了进来,在看到小枫的那一刻,我感到我的全世界都耀起了光明。

  只见小枫的手里端着一个碗,向我缓缓走了过来,将手里刚刚煮好热腾腾的白粥端在我的面前,我刚想伸手去接,却是没想到小枫先一步拿起了勺子轻轻在碗里刮了一层,然后放在我嘴边。

  我无语地看着小枫,这孩子当我生病呢,还需要这样照顾。不过我的心不知道为何却是暖呼呼的,我发现在小枫的面前我根本维持不了我的坚强,跟小枫在一起的时候,总有着莫名的安全感。

  亦然我也没有去拆穿,我很享受此刻被人呵护的感觉,我现在终于相信为什么电视和小说里面的女强人,一旦遇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时,就会化作万千柔情,变得跟一个小女人般扭扭捏捏的。

  以前我很看不惯,觉得很假,一个女人强势惯了,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男人表现出小女人的姿态,即使对方是自己心爱的男人。

  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女强人又如何?女人冷漠的外表下往往藏着一颗渴望被疼爱的心,冷漠只不过是女人一个保护自己的伪装,当她们遇到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时,她们又会奋不顾身,比普通的女人爱得更加是轰轰烈烈,受了伤又只能自己躲在暗处轻舔伤口。

  说到底,女强人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罢了。

  被小枫贴心地喂着粥,我仿佛有种回到了学生时代,曾经那个热恋中的小女生。我忽然想起了一句广告词,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尝过苦涩的滋味,我想我不会发现,你早已悄悄的在我的心中注入了一口甜蜜,这是触动的感觉。

  我此刻的心就好像吃了蜂蜜一样,甜滋滋地灌满了我的全部。让我再次燃起了希望,让我觉得我辛苦努力守候的这个家是值得的。至少在怎么样,我还有小枫。

  下午我去了趟警局,即使再怎么恼怒,再怎么失望,毕竟他都还是我的丈夫。

  在警局办了保释手续后,我也见到了在警局看守所呆了一天一夜的丈夫,眼神溃散,头发散乱,整个人看上去很落魄的样子。

  丈夫在见到我后,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愧疚的神情。一路上我们也没有说话,直至回到家。

  「昨天为什么没有来保释我?」

  刚到家门口,老公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昨天我有事要做」,我冷冷说道,我并没有作多解释,也懒得跟他解释。

  「有事要做?有什么事重要过自己的老公?」

  「老公?你还知道你是我老公?」,被他这么一呛,我突然一股无名火起。

  「学校的事情已经够让我烦心的了,你居然还给我添麻烦,这下好啦,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堂堂我一个市一中校长的丈夫,因为聚众赌博被抓进警察局,你让我以后怎么有脸去教导我的学生?」

  「麻烦?你嫌我是麻烦?好啊,终于说出真心话了是吧,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起我,是,你是堂堂一个校长,正处级干部,而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客车司机,很多人眼里我就是一个傍上你的小丑,我现在终于知道当初你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如此平庸的人,我以前都想不透,原来你不过是想要找一个可以衬托你的人而已,而我就是那个可笑的男人。可你别忘了,我可笑,但是我还有尊严」

  忽然我觉得我很可悲,原来我的丈夫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看我的。我一直珍惜的男人居然是这种货色,是以前他伪装得太好,还是我的眼睛瞎了。才会看不清这个男人。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就当我眼睛瞎了,挑错人了可以了吧」

  突然门打开小枫从里面出来,奇怪地看着站在门口的我和他爸爸。「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大声,我在房间里都听到了」。

  我没有回答小枫的话,我也说不清我现在的心情,失望?悲哀?我不知道。

  我把门完全推开,笔直地走进屋内,在远离了小枫和那个混蛋后,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飙了出来。

  尊严?去你妈的尊严!!

  我一个女人辛辛苦苦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到底还在坚守什么。

  我一直以来的信念,仿若在这一刻完全破碎。

  工作的不顺心,对丈夫的失望透顶,种种的一切真的压得透不过气来,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浑噩的我,下意识想要找到一个地方逃避。然而我不知不觉间竟然进到小枫的房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来到小枫这里,可能是觉得这里能给到更好的安全感吧。

  我不知道躲在小枫的房间里哭了多久,直到我锁上的门被小枫强行撞开。也是因为这件事,到后来我把家里的锁统统换成电子感应的,不过这是题外话,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见到小枫进来,我的第一反应是躲避,因为我不想被小枫看到我现在这副泪眼婆娑的模样,太丑了。

  只是小枫没有给我任何机会,一把抓住我,将我拉入他的怀中。他双眼凝视着我,伸手拂去我的眼泪,我被他的柔情吸引住,不禁痴了。

  他的头慢慢向我贴近,紧接着忽然,我们两个的脸上贴近到相距不到一厘米,小枫的唇印在我了我的嘴上,他的柔情近乎将我融化。我没有抗拒,就这样任由他吻着。

  我竟然被自己的儿子亲了,而且一点反抗之心都没有,难道我是个不知羞耻的母亲吗?可是这个念头仅仅一闪而过,就被我抛之脑后,我此刻的心在噗通噗通地乱跳,不止是我,我还听到了小枫的心跳声。

  在这一刻我忘却了烦恼,忘却了丈夫,忘却了所有的一切。只是单纯地留恋小枫身上的气息。

  一边吻着,我感觉到小枫的下身起了反应,他温热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后背,渐渐地移动我的臀部。

  我的乳房紧紧贴在他的胸前,在小枫的爱抚下,我的眼神变得迷离,两腿之间好像有什么流了出来。

  「嗯……唔……」

  穿着黑色套裙的我,丰满的臀部在小枫大手的爱抚下,扭变着各种形状。然而我的放肆令到小枫更加肆无忌惮,他把我的裙子提到了我的腰部,露出了里面的内裤,我今天一如既往的同往常一样没有穿丝袜,内裤不是什么性感类型的,只是一条普通的丝质边缀纯棉内裤,扔在大街上都没什么吸引力的那种。

  可是对于此刻的小枫来说,我穿着什么都不重要,他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疯狂的索取。小枫的手顺着我的屁股滑进两块大白靛之间。我可以感觉到小枫的手在我屄门前扫来扫去,虽然隔着一层内裤的衣料,可是小枫手上的热度却能清晰地传感到我的私处,霎时我不自禁地夹紧了双腿,因为我竟然因为小枫的轻抚,兴奋了。

  渐渐的,小枫已经不满足隔着内裤触摸我,他想要更加深入的侵犯我。于是小枫的手钻入到我的内裤之中,顺带地揉搓了两下我的屁股,把我揉得心神乱荡。

  随后小枫的魔掌终于伸入到我的腹地,我心里告诉我应该阻止,但是我被小枫吻住,情动的我浑身发软,根本无力挣脱。只能任由小枫作为。

  我的呼吸越发的急促,忽然我浑身好像遭遇到电击一样,抽搐了一下。那是因为小枫居然碰到了我的阴蒂,在那一刹那,我双脚一紧,一股水流从我的小屄里流淌而出。

  我高潮了,我居然在小枫的抚摸下高潮了。我……心里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现在的感受,我到底怎么了。

  这时小枫停下跟我接吻的动作,一脸愕然地看着我,他的手当时就在我阴道口门前,我高潮喷洒出来的淫水几乎全都倾泄到他的手上。大量的水渍布满了他的整个手掌,他没想到他妈妈竟然会如此敏感,仅仅碰了一下阴蒂就泄了。

  其实小枫不知道的是,他太高估我了,即便我的身体再敏感,也不可能单靠碰一下阴蒂就能令到我高潮。真正让我兴奋到极点的是小枫他本人,每当我一想到在摸我小屄的人是我的亲生儿子时,那种禁忌的诱惑,让我好像崩了堤般忍不住爆发出来。

  高潮过后,好像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我全身抽不出一丝的气力,要不是小枫的另一只手托住了我,恐怕我已经瘫软在地了。

  小枫将我抱到了他的床上,浑身无力的我在失去了小枫的支撑后,一下子垂瘫倒下。旋即小枫也爬到了我的身上,似乎是想要更进一步。

  「等等,小枫,不好,不可以的」

  就在小枫的手放在我的内裤上,准备想要扯下我最后一块遮羞布时,我不知从何处抽出一丝力气按在小枫放在我内裤上的手,意图阻止他的进一步行动。

  「小枫,你听我说,我是你妈妈,我们不能这么做,妈妈不想你做出后悔终生的事」

  「妈妈我想我现在已经很清楚我的心意了,如果我此刻停下来才是真正的后悔终生,妈妈,我喜欢你,我爱你——」

  说着,小枫又再准备要吻我。这一次我没有让他得逞,我别过头,小枫见扑了个空,旋即抬头看着我。

  「小枫,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妈妈,你怎么可以爱上自己的妈妈,母子相爱是天地不能容的」

  「我才不管什么天地能不能容,为什么母子之间不能相爱,我知道妈妈对我也不是没有感觉的不是吗,要不然我刚才吻你的时候,以妈妈你刚烈的性格早就灭了我了。既然我爱妈妈你,妈妈你也爱我,那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我突然缄默,「小枫,有好多事你不懂,你还年轻,你的人生现在才刚刚开始,你不可以因为一时的冲动,断送你将来的人生的」。

  我不可以再给小枫这样错下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