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妈妈失身——小杰的意外收获

上一篇:返回漂亮人妻教师唐雅婷下一篇:

  「作业做完了?那咱们去吃饭吧。」唐雅婷拍了拍小杰的脑袋,温和地说道。

  现在已经快12点半了,平时这会儿唐雅婷应该差不多已经吃完饭了。不过难得今天中午小杰愿意来她的办公室,又坚持要把上午李老师布置的数学作业写完。看到小杰这么用功,她当然不介意把午餐时间推迟半小时。

  脱下白色的女式西装放进衣橱,唐雅婷微微伸了个懒腰,驱散一下在办公室坐了一上午带来的疲倦,接着拉起小杰的手朝外面走去,全然没有注意到刚刚伸懒腰时小杰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饱满的胸部之上。

  昨天,唐雅婷提到小杰还从来没有去过她的办公室,正好今天下午学校因为准备给专业技术考试做考场而放假,所以她建议小杰中午不回去,陪她在学校一起吃饭,顺便让小杰参观一下她的办公室。

  刚开始听到妈妈提议的时候,孙小杰反应一点都不积极。参观办公室什么的,又不是幼儿园的小鬼头,有什么值得兴奋的?再说,难得下午没课,他还想趁机去陈伟家呢,一来可以看看他堂哥又下了哪些A片给他,二来也可以好好的问问上周公开课的时候妈妈到底怎么回事,他总觉得陈伟一定还有他不知道的内情瞒着他。

  不过自从那次以后,到现在妈妈每天都有按时到家,妈妈还是以前那个妈妈,似乎在她身上再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至少,不可能像他幻想的那样,妈妈迷上了在裤袜裆部的塞跳蛋然后被发现的事情。

  但是小杰还是觉得很在意:妈妈的跳蛋是哪儿来的?后来妈妈光着下身穿李老师的裙子之后又到底遭遇了些什么呢?

  另外,陈伟那天看起来似乎早有准备的样子,他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妈妈下面塞着跳蛋呢?

  不过这几天虽然他也有旁敲侧击的问陈伟那天的事情,但陈伟的回答和妈妈后来的解释几乎一样:妈妈在上课时突然感到身体不适,所以才会在上课时表现得不自然。

  但最让他在意的是,妈妈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语气和表情都有一些不自然,明显是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想将这件事轻松的揭过去。至于陈伟,他倒没看出什么,不过这小子现在只要一提到唐老师,眼神里就有一股蠢蠢欲动的异样。

  因此,虽然从时间上看应该没出什么事,不过孙小杰还是打算借下午没课的机会去陈伟家找他问个清楚的。

  不过看着妈妈似乎十分想让他去她的办公室的样子,(按她的话:「见识一下私人专用办公室」,)他也不好拒绝,虽然在他看来办公室在好也不过就是个办公的地方罢了。

  「算了,下周再找机会弄清楚吧。」

  然而,今天在学校的整个上午,孙小杰对于去妈妈办公室这一提议开始变得十分感兴趣了,因为早晨他无意中看到了「惊艳」的一幕。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大早,唐雅婷像往常一样准备好早餐,孙小杰咬了几口面包,突然想起妈妈昨天刚买的橙子,于是打算去弄一个来尝尝,补充一点维生素。但是在冰箱里翻找了好一阵子也没发现橙子的踪影,无奈之下,只好去妈妈的房间问她。

  没想到,当他推开卧室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幅美景:妈妈站在床边,正一条腿踩在床沿上,双手顺着修长而健美的大腿那诱人的曲线往上穿着一条肤色带蕾丝花边的长筒丝袜。更让他心跳加速的是,此时的妈妈身上只穿了白色的胸罩和内裤。

  其实,换了以前,孙小杰也有很多次撞见过妈妈换衣服的经历,但都是匆匆一瞥,并没有觉得怎么样。但是现在,受了之前那件事的影响,尤其是妈妈赤裸着下身穿短裙的样子,他开始对这类事情变得敏感,而上周公开课那惊艳刺激的一幕更是让他这几天觉都睡不好,越发的渴望看到妈妈性感的身体,甚至……

  这种情况下,他只觉得眼前妈妈身着内衣,弯着腰往光洁的大腿上穿丝袜的动作诱惑无比。那对丰满挺拔的半球形乳房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骄傲的向上挺着,似乎要从白色的胸罩中跳出来一样,而下身配套的蕾丝内裤则使得妈妈本就浑圆的翘臀看上去更加的诱人。

  孙小杰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妈妈,只觉得口干舌燥,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一样。唐雅婷倒是不以为意的转过头,笑着问道:「怎么了?」

  「哦,那个……我……我想吃点水果。」

  「哦,就在冰箱的那个抽屉里面啊。」

  「啊……知,知道了……」他颇有些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开卧室,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场景:妈妈真美,乳房好大啊,腿也漂亮。那些AV里的女优哪里比得上妈妈。难怪陈伟对她不怀好意……只怕不只是陈伟,别的男人说不定也……

  想着想着,对今天去妈妈办公室的事,他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期待:说不定还能再看见妈妈换衣服呢!

             羞耻的分割线——

  王德忠不光是三中的校长,还是常常和市政府领导吃饭的大人物,外界都传说他其实来头不小,还是市长的心腹之一。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市普通中学,却能够被放在市中心最重要的地方,而且各项教学设施都是一流的。据说负责学校基建的是校教导处主任兼办公室主任赵进,他同时还负责学校的食堂。赵进不仅是校长裁王德忠的至交好友而且还是他的得力助手,就连学校食堂的伙食也是搞得相当好。因此,对于赵进负责的区域,大家一般都不敢有意见。

  不过,现在唐雅婷却是有意见了。

  因为食堂伙食搞得太好,但是就餐座位明显安排的太少,虽然只是比平时吃饭晚了半小时出门,她就发现学校餐厅的一楼和二楼都已经人满为患了。

  看着人头攒动,抢座位跟打仗似的餐厅,她觉得还是不要挤进去为好。

  「算了,小杰,我们去三楼吧。」

  孙小杰对在哪吃根本没什么意见,反正今天也不是为了品尝美味佳肴。

  不过刚来的时候他也听妈妈提起过学校餐厅的三楼是比较豪华的。虽然只是「学校食堂」,但内部装修肯定达到了四星级标准。实际上,校领导都常常用三楼来招待教育局或市里面的领导,既节约时间——餐厅就在总部大院内部,又可以显得低调——瞧,校长也是吃食堂的。当然,这里的价位就比楼下的两层高得多了,而且按妈妈的说法,由于领导都常来这儿吃饭,一般老师根本就不来,所以他并不奇怪,三楼这会儿人不多,空位子多的是。

  「看看想吃点什么?」唐雅婷微笑着问儿子。

  「哦……」看着眼前橱窗内各式各样不下五十种点心,孙小杰开始觉得学校餐厅的豪华三楼的确名不虚传,甚至有点夸张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初次来到有些紧张,或者说由于脑子里的那些幻想而有些兴奋,他并不觉得很饿,所以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几个窗口摆放的各地口味的美味佳肴。

  「唐老师!」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孙小杰微微转过身子,就看见一个五十岁不到的男人正一脸笑容的站在不远处朝妈妈打招呼:「唐老师!难得在三楼看见你。哟,这个就是令郎吧?果然一表人才啊!」

  「呵呵,赵主任你好。」唐雅婷也笑着回应道,显然和这人关系不错。

  「叔叔好!」小杰意识到眼前这位应该就是教导主任赵进了。

  「好,好。真有礼貌!」赵进笑容满面的拍拍小杰的肩膀,抬头对唐雅婷说:「怎么,还没吃饭,过来一起吃吧。我们这桌人太少了,我都被拉来凑数了!」

  「不用了吧。」唐雅婷有些犹豫的说。那张桌子上还坐着王德忠和不知是哪里的领导,显然有事要谈的样子。

  「没关系没关系,」赵进摆了摆手,压低声音得意的说:「那个吴局长已经搞定了,就是吃顿饭。不过也不容易啊,新来的市委书记好像跟我们不对付,总找麻烦,所以我们也要动用一下我们学校这边的人脉了。」

  孙小杰抬头看了看妈妈,只见她似乎还是不想过去。

  就在这时,「婷婷啊,哎,来,来,过来一起坐吧。」王德忠也看到了她,朝她招了招手。

  见此情形,唐雅婷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王德忠不仅是学校一把手,更是外公家多年的朋友,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长辈。

  「妈妈肯定不会驳了长辈的面子。」小杰暗想到。

  果然,迟疑了一下唐雅婷就笑着说道:「好的,王叔叔,那就打搅了。」拉着小杰走了过去。

  「校长好!」

  「哎,好!哈哈,小杰都这么大了,上次看到他的时候才三岁呢,哈哈!」王德忠笑着说,弄得孙小杰有些不好意思。

  「来,我介绍一下,」王德忠和唐雅婷说完家常,赵进便开始为她介绍桌上唯一的客人:「这是市委的吴局长,吴仁雄。这次来跟我们谈合作的事。大家合作很愉快的!」

  虽说这些官场上的事和唐雅婷一个普通老师毫无关系,但她还是彬彬有礼的朝吴局长点头微笑。

  「这位漂亮的小姐么,是我们学校初中部的高级教师,唐雅婷。」赵进继续热情的介绍着:「唐老师教学水平很高,是我们好不容易才从市一中挖来的人才。

这是她的公子,孙小杰,今年上初三,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听着赵进夸奖儿子,唐雅婷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

  吴局长站起身来,朝唐雅婷伸出手:「哎呀,唐老师,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佩服,佩服,呵呵。」虽然这番话听来颇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她还是站起来与他礼貌地握手。

  「嗯?」本来只是礼节性的握手,这个吴局长似乎正捏住唐雅婷的手不放,而且还有些色迷迷的偷偷盯着她的胸部看。

  「哼。」唐雅婷秀眉微蹙,用力将手抽了回来,吴局长一怔,见她已经自己坐下了,也只好跟着讪讪坐下。

  「来来来,大家吃菜。」赵进仿佛根本没看见这一幕,热情的招呼着:「哎,吴总,这个开水白菜做得很好,您尝尝?」

  吴仁雄顺势下台,夹了一片菜叶放在嘴中,边嚼边说:「好的……嗯,不错,不错。」眼睛却不时朝唐雅婷那边看去。

  桌子上的推杯换盏对孙小杰而言根本没有意思,不过,看到妈妈和赵进似乎颇为熟悉,他心里的一些本就生动的记忆更是完全复苏了:上次吃饭的时候妈妈腿上的痕迹,公开课上的跳蛋,会不会,这个人就是……而刚刚那个吴局长握住妈妈手不放的行为更是让他心跳加快:这家伙也对妈妈不怀好意啊,难道……妈妈该不会被……

  想到这里,小杰强压下心中异样的兴奋感,转而开始留心桌上几个男人的表情。

  王德忠虽然年过半百,但仍然颇有气势,酒到杯干,时不时与吴局长说上两句合作的事情。而那个吴局长每次都回答的十分简短,有些心不在焉,显然心思正放在坐在身边的妈妈身上。

  而一旁的赵进举止沉稳,时不时也活跃一下气氛,但小杰却发现实际上他也偶尔偷偷打量妈妈高耸的胸部。

  唐雅婷今天脱掉西装后内里穿的是一件白色纯棉的T恤,收束的腰身使得她本就丰满的胸部更加突出,靠近看的话甚至能看出胸罩的一丝轮廓。外面罩了一件天蓝色的雪纺衫,整个人显得既雅致又妩媚,吸引着这些色狼行注目礼。下身则穿着一条淡粉色的百褶裙,一双修长结实的美腿紧紧包裹在肤色的长筒丝袜之中。

  「他们……哼……」小杰意识到这些男人大都对妈妈不怀好意。作为儿子,本来对此应该很生气。可是,看着这些男人色迷迷的盯着妈妈的胸部和大腿看,他心里却莫名的兴奋起来。

  「来,唐老师,我敬你一杯!」吴局长又站起来,朝唐雅婷举起酒杯。

  在女性当中唐雅婷也算是略有酒量的,而且在座的男士也没人起哄要她干杯,所以喝上几口倒也没什么。只是和这种猥琐的家伙……她转念又一想,不能薄了王德忠的面子,就微微一仰头,把杯中剩余的一小口红酒一饮而尽。

  「好!爽快!」见美女这么给面子,吴局长不禁喜笑颜开。

  「那是。我们唐老师酒量很不错的。」赵进笑着拿起唐雅婷的空杯替她的倒酒,仿佛自己是餐厅服务员似的:「来,唐老师,我们也来喝一杯。」

  若是不认识的人见到那副平易近人的样子,恐怕不会相信这就是赵大主任。

只不过,唐雅婷显然对这位赵主任印象不错,所以当赵进朝她举杯的时候,她丝毫没有犹豫,一口就喝掉了半杯红酒。

  孙小杰注意到,由于连续几次的敬酒,妈妈的脸上开始露出一层红晕,显然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来,唐老师,我……我再敬你一杯!」吴局长有些讨好的朝唐雅婷举起酒杯,接着抢先将自己的酒喝完,说道:「你随意啊,呵呵」。她看了吴局长一眼,也没说什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毕竟对方先干为敬了,她也不愿失礼。

  之后,酒桌上的气氛一直十分融洽,但孙小杰心里却怦怦乱跳:「他们这样……该不会是想把妈妈灌醉吧!」环顾四周,豪华的三楼餐厅不像一楼二楼那样人满为患,除了少数几个教职员工外只有远处三两个小领导,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难道,这些人敢在这里就把妈妈……」

  「小杰!」妈妈的声音把正在胡思乱想的孙小杰吓了一大跳,赶忙抬头问道:「妈妈,什么事?」

  「怎么样,吃饱了吗?」显然没有注意到儿子刚刚走神,唐雅婷依旧语气温和的问道。

  「嗯。」他点点头。

  「那就好。」她微笑着帮小杰整了整衣服,说道:「你还有作业要写吧?先回办公室好了。」

  「我作业差不多都写完了……」孙小杰担心现在就走,那待会儿妈妈万一有什么事的话……

  「呵呵,街对面有个书店,你可以去看会儿书的?」唐雅婷显然是替儿子考虑,觉得让他呆在这儿会无聊,「这样吧,你先回去,如果想去书店也可以,」她低下头,靠近小杰耳边轻声说道:「门口右边的垫子下面有备用钥匙,你到时候自己拿了开门锁门,我身上这把就不给你了。」

  闻着妈妈身上飘来的淡淡香水味和红酒混合的气息,小杰不由得脸微微一红,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唐雅婷笑了笑,抬头对王德忠说:「王叔叔,我让小杰先回办公室了,他还有作业要写。」

  「好的,呵呵,让小杰先回去写作业吧。」王德忠笑着点点头。

  「怎么,小杰,吃饱了?」除了开始跟他打个招呼,之后差不多就忘记他存在的赵进这时插了一句。

  「嗯,吃饱了,赵叔叔。」他回答道,却发现原本打算站起来帮他理一下衣服的妈妈此刻正用手揉着额头,似乎有些不舒服。

  「哎呀,唐老师,是不是喝多了?」见此情形,赵进十分关心的问道:「红酒后劲比较大。来来,先坐一会儿。」说着他站起身来,朝供应食物的窗口走去。

  「唐老师,没事吧?」吴局长依旧讨好似的说。

  王德忠也问道:「婷婷,还好吧?」

  「哦,王叔叔,不要紧,就是有一点头晕,呵呵。」唐雅婷解释道。

  「这个我会治!」吴仁雄似乎要抓住机会表现一下:「到一点茶水或者牛奶,最好加几滴醋,喝下去就没事了。」

  但这时,赵进已经端着一个小碗回来了:「给,唐老师,这是餐厅专门做的醒酒汤,喝下去一会儿就好了。」

  「哦,谢谢!」唐雅婷接过碗来喝了几口,很快就把一碗醒酒汤全喝了下去。

一会儿工夫,她的气色就明显好了一些,于是孙小杰放下心来,在朝赵进道谢之后,又跟王校长打了招呼,便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从门框上面摸出备用钥匙,将门打开,小杰在心里暗笑:这都什么年代了,妈妈还用这种方法藏钥匙,真是的。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喝了杯水,他起身在屋里绕了一圈,东张西望,觉得有些无聊。正打算离开,眼角却扫到一个放在墙角的大橱。

  「哦,是妈妈的衣橱啊!」想起妈妈把白色西服脱下来放进去的情景,他有些期待的将出门整个打开,伸出脑袋朝里面望了望。

  「切,就只有妈妈换洗的普通衣服啊。」本来还想看看有没有胸罩或者丝袜呢……

  不过因为没放什么衣服,所以这个衣橱显得很空,他一弯腰,「果然,」整个人都能钻进去。

  「嘿嘿,不如躲到这里,等妈妈回来的时候吓她一跳……嗯,说不定,还能看到妈妈睡午觉前换衣服呢……」小杰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早晨看到的那香艳的一幕……

  突然,门口传来人声,接着就是开门的声音。正在幻想的小杰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衣橱的门关上,整个人缩在里面。

  「靠,什么破橱,门都关不严……」抱怨归抱怨,他还是从门缝中朝外看去。

  只见赵进扶着脚步略微有些蹒跚的妈妈走了进来。

  「来,唐老师,慢点……」他扶着唐雅婷坐下,然后给她倒了杯热茶,放在她身旁的写字台上。

  她又变回了刚才喝多了的样子,而且情况好像还更严重了,坐在椅子上手扶着额头,两眼闭着,似乎头晕的厉害。

  「这帮人,之后难道还让妈妈喝酒?」小杰皱了皱眉。

  赵进做好这一切,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咦,这么快就走了。」小杰微微有些诧异,本来以为就算他不趁人之危,起码也应该趁机献献殷勤,照顾一下妈妈,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

  听到赵进远去的脚步声,他从衣橱里跳出来。

  唐雅婷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见是小杰从衣橱里钻出来的,虽然还是不舒服的表情,但也不禁笑了一下:「你藏在橱里干什么?怎么,不打算出去转转吗?」但她随即又用手揉了揉额角。

  「妈妈,你没事吧?」小杰关心的问道。

  「嗯,没事,」唐雅婷慢慢站起来,走到大橱之间拉开白色的帘子,坐到帘子后面的床上,抬起头对小杰说道:「妈妈有点头晕,要睡一会儿。你出去玩的话记得锁门,」一指门边的躺椅,「回来的时候要是困了的话,可以睡那里。」

  孙小杰点了点头,唐雅婷便放下了帘子,整个办公室就安静了下来。

  「这下是没机会看到妈妈穿内衣的样子了。」他无奈的想着:「算了,待会儿还是出去转转吧。」抬头看了看窗外,脑子里却是刚刚几个男人对妈妈不怀好意的猥琐眼神。再加上之前几周的那些事情,他现在终于确定了真有不少男人在打妈妈这个美艳少妇的主意。

  「妈妈会不会也像那本小说里那样,被垂涎她美色的男人迷奸、强暴……」

  远处厂房偶尔传来的一阵阵低沉的机器轰鸣声,使得整个办公室更显得安静。

  「嗯?怎么这会儿有人来?」走廊上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接着……竟然是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

  小杰的心猛的跳了一下,鬼使神差的一闪身快速钻进衣橱。

  刚关好橱门,「吱啦……」,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哦,这不是那个赵进吗?」小杰通过橱门的缝隙好奇的观察着这个男人,「他怎么会有妈妈办公室的钥匙?!而且,这会儿过来做什么?他不是刚刚才离开吗……」

  赵进轻手轻脚的关好门,朝前走了几步,低低的喊道:「唐老师?唐老师?」

  唐雅婷显然睡得很熟,一点回应都没有。

  「哼哼!」见此情形,赵进冷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按耐不住得意的心情,自言自语的说道:「前几天都没机会,嘿嘿,今天总算让你把足够的量喝下去了!」

  「足够的量?什么意思?」小杰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但心跳却猛然加速,因为赵进已经掀起了白色的布帘,弯腰爬上了单人床,接着又将布帘放了下来。

  「天哪!他想趁妈妈睡着了……不行的,妈妈睡觉很浅,一点响动就会惊醒……再说,酒喝得也不多啊,如果被侵犯了肯定会醒过来的……到时候,到时候该怎么办……」

  已经受过AV洗礼的他当然知道一个男人趁妈妈熟睡的时候爬上床去是要做什么,不过毕竟无法看见布帘之后的情况,又不敢起身靠近,只好睁大眼睛盯着布帘。

  「唐雅婷,现在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布帘后传来赵进压低的声音,语气充满了得意:「嘿嘿,进口药就是好用啊!」

  「进口药?」他一下子就想起中午吃饭时赵进递给妈妈的那杯醒酒汤,「那里面被放了东西?那就是说妈妈暂时不会醒了!就像那些小说里那样……」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赵进的这种下流的语气,充斥着赤裸裸的淫欲。

  「妈妈真的要被强奸了吗?」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妈妈要被强奸」,他顿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道白色的布帘。

  「啊……奶子真他妈大!」布帘后传来赵进吃惊的声音:「36D!」

  小杰听了赵进的话,却又完全不知道布帘之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心里面仿佛百爪挠心,不禁有些焦躁。但接下来他就愣住了,因为他看见赵进的左手从布帘上方伸出来,把两件衣服搭在串着布帘的细绳上——「那是妈妈的衣服!」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白色的T恤和天蓝色的雪纺衫,全然忘了掩饰自己的存在,差点把衣橱的门推开。

  很快,赵进再次伸出手来,把一条粉色的百褶裙搁在了T恤边上。

  「赵进……在脱妈妈的衣服!」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赵进的手再次出现在布帘上方,把两件闪着诱人光泽的衣物搭在了裙子上。

  午后的阳光从右边的窗户直射进来,正好照在白色带蕾丝花边的胸罩和配套的内裤上,产生了耀眼的反光。看着那闪闪发光的呈弧形的罩杯和轻薄小巧的内裤,早晨无意间撞到妈妈换衣服的香艳画面顿时又浮现在眼前,小杰的身体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

  「我好想……好想……看一下……」

  就在这时,赵进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声:「哦……」

  小杰吓了一跳,缩在衣橱的门后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被发现,因为赵进并没有从布帘后面出来,反而是单人木板床好像被摇动似的,发出了有节奏的「吱、吱、吱、吱」的响声。

  「奇怪了,床为什么会响?哦……赵进,他开始强奸妈妈了!」他的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赵进和妈妈睡在一张床上……还把妈妈的衣服脱光……就像AV里那样把妈妈压在身体下面吗……」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弄错了一件事,妈妈并没有被脱光衣服——那双肤色长筒丝袜并没有被赵进拿出来放在布帘上……一个清晰的画面仿佛正浮现在他眼前:「哦……妈妈……平时那么漂亮端庄的妈妈……现在正赤裸着身子,只穿着长筒丝袜,被爸爸以外的男人插入……」

  「要去阻止吗?」他似乎刚刚才想起这个问题。

  稍微犹豫了一下,「算了,我只是个孩子,根本阻止不了大人的。」他给自己找了一条非常充分的理由。

  事实是,虽然明知道妈妈正在被侵犯,但是一想到此刻赵进的阳具正在妈妈的蜜穴内肆意地抽插,两只手说不定还在揉捏妈妈丰满的乳房和穿着长筒丝袜的美腿,他就从内心深处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甚至很渴望能够看一下布帘之后到底是怎样一幅情景。

  只听见里面的单人床动静越来越大,而随着床的剧烈摇动,赵进的鼻息也越来越粗重。

  小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白色的布帘,想象着妈妈冰清玉洁的身体被抽插奸污的场景,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好在很快,赵进就发出了「啊」的一声低吼。在这完全没有压抑克制的声音之后,床的摇动停止了,办公室内又变得像赵进进门之前那样安静了。

  「呵,这催情茶叶的功效还真不错,昏迷状态还出这么多水,幸好把衣服垫在下面……」布帘后传来赵进自言自语的声音,伴随着擦拭床单的声音,赵进仿佛十分满足,又仿佛意犹未尽。

  过了一会儿,小杰看到赵进的手又伸了出来,把妈妈的衬衫裙子胸罩内裤都拿了进去。意识到赵进已经「完事」了并且正在给妈妈穿衣服,小杰不禁有些怅然若失,似乎是为没能亲眼看到具体情况而感到遗憾。不过理智告诉他,赵进给妈妈穿好衣服后就会出来,因此他马上屏住气息,静静的躲在衣橱门后。

  果然,很快赵进就从布帘后退了出来,接着便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又等了一分钟,直到确定赵进已经走远,他才忍不住推开橱门走了出来,轻轻地来到布帘旁边,蹑手蹑脚地拉起帘子,探身朝里走去。

  让孙小杰失望的是,床上并没有AV中女优被中出后下身流淌着精液的场面。

只见妈妈衣衫整齐的躺在床上,白色的T恤下高耸饱满的胸部正缓缓的起伏,显然睡的正香。裙下的美腿自然的伸直,肤色的丝袜上也没有一丝精液的痕迹……只是身下的床单似乎有些湿润。

  「哎,妈妈的脸好红啊……」

  看着妈妈脸颊上比家长会那天还要深的红晕,他咽了下口水,忍不住伸出手去,在妈妈脸上轻轻摸了一下,接着,手不由自主的朝下摸去,按在了妈妈挺拔的乳房上。

  「啊,好软……好舒服……」手心传来的坚挺的弹性和女体的温热,他几乎可以闻到妈妈的乳香,「难怪那个赵进刚刚一脸销魂的表情……」

  他歪过头去,目光又落在妈妈修长的丝袜美腿上。

  「哦,妈妈今天穿的是长筒丝袜……想象着赵进奸淫妈妈时将这两条美腿分成M型的景象,不知不觉又伸出手去,顺着线条柔和的小腿朝上慢慢抚摸起来。

一瞬间,从指尖和掌心传来腿部那柔嫩肌肤在丝袜的包裹下产生的奇妙触感。

  左手抓捏着妈妈的美乳,右手抚摸着妈妈穿着丝袜的大腿,一时间孙小杰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直庆幸今天来妈妈办公室的决定无比英明……

  「咦,有点湿啊……」右手触到了妈妈的内裤,他一下子就发现妈妈的私处周围还有些湿润,似乎是没有被擦干净。

  「不过这点程度的湿润在妈妈醒来之前就会完全消失了,到时候妈妈肯定发现不了。」想到这里,他随手掀起百褶裙,露出白色真丝内裤紧紧包裹着的私处。

  反光的内裤表面和耻丘微微凸起的形状加在一起,构成了一副美妙的画卷。

不久之前这隐秘而圣洁的部位被赵进的阳具肆意侵犯……「可惜没能亲眼看见……」想象着妈妈内裤里美丽的风景,他的心跳不禁加速了,一股雄性动物本能的冲动驱使着他,想要去窥探眼前这美丽女体最神圣的地域……他双手颤抖着的把妈妈的双腿分开,从膝盖处弯曲、架起,妈妈就像AV中的女优一样双腿呈M型向他张开。他用颤抖的手指从臀部底下勾着小内裤一点一点地将妈妈最后的那件「屏障」褪去……「啊……!」神秘女性部位完全展现在眼前了!他激动地几乎要叫出声来,心跳再一次止不住地砰砰直跳。虽然对于早就看过AV的他来说女人的性器并不陌生,但是能够在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真切的观察女人的阴部还有史以来第一次。妈妈是很传统的女人,他记得小时候刚记事的时候妈妈洗澡和上厕所都会把浴室的门锁得死死的,所以他对女性身体的重要部位一直保持着禁忌的神秘感和美好的憧憬。此时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才能形容眼前这个漂亮到极点的女性阴部——没有AV中那样杂草丛生的恐怖森林,没有可怕的黑色唇瓣,也没有碍眼的粉刺和色斑;平坦的小腹之下,雪白的耻丘之上,一小撮均匀而亮泽的阴毛,长到接近山丘的地方就已经变得很稀疏了,从山丘顶端的裂缝,到粉嫩的花唇,一直到山谷底下的会阴处,哪怕是大腿根部,再也无法找到一根毛发;这让阴部周围看起来是那么干净,周围的肌肤雪白无瑕,曲折而优美的线条将女性耻部的曲线勾勒得宛若天物!唯有中心部位的那条令人窒息的耻裂透着鲜艳的粉红色泽;可能是因为这里刚被男人插过,两片微红的花唇像是刚刚涂过唇彩,在空气中微微张开,中间露出一条笔直而漂亮的狭谷,神秘山谷之下的肉洞口溢出些许亮闪闪的透明液体,山谷顶端一颗饱胀的阴核显得娇艳欲滴,展示着其中澎湃的生命力……「这就是妈妈的小穴吗?」他完全看呆了,看着妈妈如此漂亮的小穴,身体里升腾起一股强烈的原始欲望,逐渐地把他的理智、乱伦的禁忌消耗得无影无踪……是的,他现在又无耻的硬了,一只手伸进裤子里开始胡乱的套弄自己坚硬的肉棍,而身体则躬下去,慢慢贴近妈妈的小穴,直到可以闻到妈妈那里的气味、可以舔到妈妈的小穴……

  「嗯……!」忽然妈妈紧闭的双眸动了一下,从鼻腔里发出一道呻吟。他当即吓得冷汗直冒,顾不上太多,下意识地原地一跳而起,一把将妈妈挂在大腿上的内裤套了回去,再盖好裙子准备逃走。刚退到门帘的地方,又忍不住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妈妈其实还是睡得很沉,这才意识到刚才是他用嘴碰到了妈妈最敏感的地方,才让她产生了本能反应吧,真是虚惊一场啊。「咚咚咚」,正当他还想回去继续侵犯妈妈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又把他吓得不轻,他赶紧退出妈妈休息的隔间,拉好门帘走了出去。「雅婷姐!……雅婷姐在吗?」门口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是李老师,他立刻就听出是李老师来了。

  「这时候她怎么会来找妈妈?」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李老师打开了门。

  「小杰……怎么是你?唐老师……你妈妈呢,她在吗?」李老师带着些惊讶的神色走了进来。

  「啊……在、在的……不过她在睡觉呢。」孙小杰有些心虚地回答说。

  李老师看了他一眼,径自走到隔间那里,轻轻拉起门帘,伸着脖子朝里张望。

「真的是在睡觉呀……」然后又回头问道:「你妈妈睡了多久了?」

  「刚睡下没多久。」此时惊魂未定的孙小杰已经平复了心情,脑子里盘算着还是让李老师早点离开为妙。

  他本以为这样说李老师会很快离开的,那知道李老师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坐到妈妈的办公桌前坐下倒了一杯开水,看起来并没有急着离开的意思。

  「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开门……」他心里是这么想着,但是总不能赶李老师走吧,毕竟她可是自己的数学老师啊。他只好无奈地从书包里找了本书看了起来。

  「小杰,你爸爸出国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吗?」李老师喝了一口茶,看似很不经意地和他拉起了家常。

  「没有。」小杰简单答道。

  「那你知道你爸爸大约要出国多久呀?」

  「不大清楚,短则一年,长的话可能会要两、三年呢。」

  「那你爸爸有没有约定下次回来探亲是什么时候呢?」

  「不知道。」

  「这样啊……」李老师秀眉微蹙了一下,像是还有什么要问,却欲言又止。

  两个人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李老师站了起来,「我去看看你妈妈……」就听她轻声说了句就直接拉开门帘走进妈妈的小隔间去了。小杰正纳闷,余光瞥见站在床边的李老师看着躺在床上的妈妈。「糟了」他忽然想到妈妈这时候还是以那种双膝向上弓起的姿势睡着的,这个姿势颇有些不雅,不知道会不会引起李老师怀疑。不过显然他是多虑了,只见李老师稍稍楞了一下,然后就听她自言自语说道:「睡相那么难看……」说着就看见李老师帮妈妈把双腿放了下去。「嗯——」更糟糕的事发生了,当李老师去扶妈妈的腿时,妈妈竟然又发出了之前那种呻吟声,这声音此时听在小杰耳朵里显得尤为淫荡。「咦?真的这么敏感吗……连睡觉也……」李心怡站在床边观察着唐雅婷,好像一个认真地学生在研究课题。她接着做了一个孙小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举动。只见她俯下身子,一只手托起唐雅婷一条丝袜美腿的膝湾,另一只手从大腿开始慢慢摩挲抚摸起来,一只摸到小腿!「嗯!——」这个动作导致唐雅婷又下意识地呻吟了一声。而看到这一幕的小杰则惊得目瞪口呆。

  「看来是真的!」李心怡忽然又放下了那性感的丝袜腿,起身走了出来,一边还低着头似乎在寻思什么:「看来真有必要带她去看看了……」

  走出隔间的李心怡看到一脸惊愕的孙小杰时,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应该都被小杰看到了,俏脸忽然涨得通红,连脖子后面都是一片绯红。「小、小杰,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帮你妈妈治病……」李老师紧张地说了一句无厘头的话,让孙小杰更加云里雾里了,不过李老师现在娇羞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完全颠覆了他心目中那个严厉刻板的女老师形象。

  安静,整个办公室安静得只能听见妈妈均匀的鼻息声,李心怡看着发呆的小杰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孙小杰则是被眼前美女的娇羞看呆了,想不到一向严厉的李老师也会有这一面。敏感的李心怡此时也察觉出眼前这个英气十足的少年眼神里的复杂情愫,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我……我走了,以后再来找她吧!」甩下一句话,李心怡迅速开门离开了,留下孙小杰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若有所思。不过有了李老师这么一折腾,他也不敢再对妈妈做什么过分的举动了,因为他怕随时会有人来,又怕妈妈的药性过了会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