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李心怡的决定

上一篇:返回漂亮人妻教师唐雅婷下一篇:

  「妈妈,你不吃饭吗?」看着拿着筷子对着一盘糖醋排骨发怔的妈妈,孙小杰疑惑地问道。

  「哦……」唐雅婷似乎清醒了过来,冲小杰微微笑了一下,伸出筷子给他夹了一块排骨,然后自己低头少少的吃了一口饭。

  这几天妈妈经常这样发呆,原因他大概也猜得到。不过,尽管早就预料到妈妈会有反应,但他还是有些心惊胆颤的。

  那天下午,妈妈起床之后神情就怪怪的,红润的脸颊还带着三分疑惑。下床之后稍稍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问他:「小杰,中午……嗯,」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犹豫了几秒钟,才接着问道:「你一直在办公室吗?」

  孙小杰当时一个激灵,有些后悔因为一直在心里意淫,甚至还渴望再看一次刚刚的事情,所以没有出门。但为了以防万一,免得被怀疑,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我出去的,刚回来。」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妈妈的神情,问道:「有什么事吗?」

  唐雅婷俏脸一红,随即又变得有些苍白,眼睛微微避开小杰的视线,低声说道:「没事,没事。」

  他本以为妈妈不会意识到自己失身的事情,或者最多就是心中有些疑惑,以妈妈的个性也不会大张旗鼓弄得满城风雨。可不知为什么,这几天妈妈还是时不时的发怔,让他感到她确实是心事重重。

  「该不会,赵进当时没有把痕迹清理干净,后来让妈妈发现了?」他有些担心的想着,「不,不会的,要是妈妈当时就发现自己被迷奸了,之后不可能还那么冷静。」

  小杰还是十分了解自己妈妈的,她一直是一个守身如玉的良家女子,况且毕竟这不是简单的被轻薄非礼那么简单了,如果妈妈知道有人趁自己昏迷时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面对那种退无可退的局面,她的反应肯定会非常的激烈。

  但像现在这样心事重重却又没什么其他反应,他就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独自坐在的办公室内,唐雅婷怔怔地看着对面雪白的墙壁,心里不断的纠结着。上周末儿子来单位呆了半天,本来挺开心的,可中午由于喝多了,竟然睡到下午三点多才醒。要知道她本来对自己酒量还算有些自信的,只喝了几杯红酒无论如何不至于醉成那样。

  「难道工作了几年,身体已经不如以前了?」

  不过这不是让她烦心的事。那天下午刚醒一会儿,她就觉得身体不对劲。不过头还是晕晕的,一时也说不出哪里不对,直到整个人坐起来后才感到下身似乎有些状况。

  从蜜穴深处传来的那种酥软,那种酸麻,那种微微充血的感觉,分明就是……

  可是,自己只不过睡了一个午觉啊,怎么会这样呢?

  闭着眼睛轻轻揉了揉额头,唐雅婷有些搞不清状况:明明一个人午睡的,怎么身体会有做爱后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喝多了,在梦中自渎?」想到自己睡着了竟然做出平时万万不会去做的羞人的事情,俏脸不禁涨的通红。

  「难道,没有老公在身边的时间太长了,身体……想要……竟然下意识的……怎么会这样,怎么自渎都能带来这么……这么强烈的感觉……真是的……可是,自渎不应该这么……」

  正想着,她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怎么床上这么干净?连内裤都没有一丝潮湿?

  要知道,自己的体质十分敏感,以前每次做爱都被丈夫那并不强大的阳具弄得洪水泛滥。如果是自渎的话,怎么会没有弄湿床单和内裤呢?

  但如果说只是熟睡中无意识的轻微触碰下体所以没有「春水横流」的话,那现在下体就不该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实际上,阴唇已经有些肿胀了。

  被这些情形弄得脑袋发涨的唐雅婷猛然想到一个可怕的答案:自己被侵犯了,事后那人把痕迹都擦去了。她被这个念头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弯下腰,褪下内裤仔细查看。可是内裤上确实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腿上的长筒丝袜也是干干净净的。

  再检查周身衣物,同样,都是穿戴整齐。

  确认没有什么异样,她松了一口气,暗骂自己淫荡,竟然会想到那么丢人的可能。

  可是,身体的感觉也假不了,已身为人母的她当然知道下身现在那种肿胀和酸麻确实像是做爱之后的情形。

  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残酷的生活依旧还要继续。唐雅婷就在这样疑虑重重的状态下度过了一个月。而这个月小杰眼睁睁看着妈妈从疑虑重重再到忧心忡忡,本以为时间会让心存疑虑的妈妈慢慢遗忘掉那件事,毕竟他清楚地记得那天应该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才对,可是没想到妈妈一直还在介意着、怀疑着,并且最近几天变得茶饭不思,情绪异常,稍有不顺就会在家大发脾气,「难道……难道妈妈知道真相了?」他从来没见过温软如玉的妈妈会变成这个样子,一时竟不知所措。

  清早,浴室里,美丽的人妻赤裸着身体,头发散乱地披在肩上,任由莲蓬头中的水柱打在自己背上,两眼无神地望着手中的「早早孕」试纸——两道杠!唐雅婷无法相信这个事实,竟然怀孕了!这么看来自己真的已经……她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两行清泪「刷」地滚落脸颊,这个澡,她足足洗了一个多小时,仿佛是要把身上所有的污秽冲洗干净……她都不知都最后自己是如何穿的衣服,怎么上的班,整个上午,她都是在痛苦的混沌中度过。

  办公室中,唐雅婷蜷缩在椅子里,两眼呆滞地望着窗外,口中喃喃地说:「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就算……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怀上啊……」

  「雅婷姐,你果然躲在这里呀!」一阵香风从身后刮过,李心怡直接从外面闪了进来。

  「你来啦……」她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算是和好闺蜜打了个招呼。

  「你也不问问我找你干嘛来了?」李心怡神秘地低下头端详着眼前的美人:「咦?你怎么了……怎么那么憔悴呀」

  「没……我没事,就是身体不太舒服。」唐雅婷苦涩地应付道,毕竟自己的事情太过复杂,就算是要好的闺蜜也无法分担这种痛苦的。

  李心怡疑惑地看着好闺蜜好一会儿,忽然像是想明白了:「雅婷姐,你不说妹妹也知道,女人么,一个人寂寞太久总是不好的,况且你还是那种体质……」

  「不要瞎说,我没什么事。」唐雅婷白了李心怡一眼。

  「我决定了,为了你,我去求他帮忙!」李老心怡神叨叨地说道:「你知道我的前夫是干什么的吗?他是国外有名的妇科大夫和有名的理疗科专家,虽然他这人不怎么样,但是他的医术还是值得肯定的,我相信他一定能看好你的妇科病!」

  「什么妇科病……我才没有呢!」唐雅婷心里一惊,难道李心怡知道自己的事情?

  「别激动……你听我说嘛,雅婷姐!」李心怡怕她碍于面子不答应治疗的事,赶紧解释道:「其实是你自己告诉我你的敏感身体的啊,难道你不想治好它吗?

虽然这不一定属于妇科的范畴,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去试试,要知道去见那个人的话,我比你还要不愿意呢!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啊。」

  「哦……」唐雅婷听懂了李心怡的意思后不禁心里一松,下意识的应了一句。

  这时候李心怡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接了电话:「陈伟?好,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正好周末,我来找你哟!」李心怡甩下一句话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

  「喂,我还没……」唐雅婷刚想说什么,但是发现李心怡已经跑远了:「这个丫头!还带我去妇科……妇科……哎?我正好怀疑那个试纸是不是测得不准……」这么想着,唐雅婷脑海里思忖了一个计划,反正闺蜜的盛情难却,到时候自己完全可以见机行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