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米歇尔的诊所

上一篇:返回漂亮人妻教师唐雅婷下一篇:

  夜晚,唐雅婷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直以来,恪守妇道的她从来不会轻易接近自己家人以外的任何男人,就算是熟悉的同事,自己也是尽量地敬而远之。可是生活中往往会出现一些意外让自己始料不及,比如两次公交上遭遇非礼,比如那个来路蹊跷的跳蛋,再比如这次……如果真的……可能会是自己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了!她现在脑子里静不下来,她觉得自己没有错,自己一直对丈夫、对家庭一心一意,可是如果明天检查的结果真的……那自己以后将怎么面对自己的丈夫、儿子?万一这件事让学校里知道了……不过可以瞒着心怡的,就算心怡知道了,也会替我保守秘密的吧……千万种念头充斥在自己的脑海中,唐雅婷不敢再去想象,最后只能祈祷:希望明天检查结果是并没有怀孕……可是没怀孕的话这两天例假应该要来了……啊——「不要再想了!」她抓着自己的头发:「一切到明天再看吧……」

  这个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在城市的另一侧,一个英俊的意大利男人今天晚上忽然特别兴奋,兴奋得睡不着觉了。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就在下午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一个曾经被自己俘虏过的女人的电话,不过正真使其兴奋的,是这个女人将给他带来另一个让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女人。缓缓地喝下一口红酒,米歇尔看着手里偷拍到的绝色丽人的相片,脸上露出笃定的笑容,因为他已经从前妻口中得知重要的信息——「三中的女老师,名字刚巧叫做唐雅婷」,米歇尔已经可以确定,照片上的这个绝色佳人就会到来,而且是主动来找自己,米歇尔现在的感觉十分美妙,脑子里迅速形成一套完美的计划。于是,他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电话一通就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喂,陈峰吗,到我别墅来一下。」「啊?现在吗,可是这么晚…」「怎么?马上过来,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米歇尔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他必须要在今天安排好一切。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当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唐雅婷的额头,仿佛上帝用温柔的手抚慰她的内心,脸上渐渐变得有些坚毅的面容,让她看起来似乎恢复了些生气,原来那个温柔而美丽的人妻教师终于又回来了。昨夜的思考,她想通了一件事:就是无论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它已经发生了,而自己内心并没有背叛过,自己问心无愧!给自己鼓了鼓劲之后,心情也好了不少,暗暗决心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暗算自己,那么首要的第一步就是要先确认自己有没有失身、有没有怀孕。转念又想到此次可能要去见李心怡的前夫,觉得不能给闺蜜丢脸,就回房稍稍打扮了一下,还换了套衣服,上身穿了一件典雅气质的七分袖的淡绿色镶边蕾丝衬衫,下面搭配一条米白色裙子,她的腿十分修长,所以原本不短的裙子只能盖到膝盖以上,一双穿着白色的半透明丝袜的漂亮美腿被映衬得性感无比……

  当孙小杰从卧房里伸着懒腰出来的时候,被今天焕然一新的美艳妈妈惊艳了一下,不过还是刻意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周末还要上班吗?怎么一大早就穿得那么正式……」

  「今天妈妈和李老师有事情出去的,早餐在微波炉里……但是中午你要自己吃饭了。」唐雅婷一边说着,一边穿上一双银色镶边的透明高跟鞋向门外走去。

  「哦,不过你要带好钥匙,因为我也和陈伟约好了今天去他家一起做作业的……」话说到一半孙小杰就愣住了,因为他发现妈妈已经走掉了,「怎么回事,妈妈最近一直心不在焉啊,以前可不会这么对我的……」他心里暗自嘀咕道。不过妈妈去了哪里他并不关心,因为妈妈作风向来那么保守,又是和李老师在一起,他根本不担心她的安全。他现在最关心的是陈伟今天约定给他看的到底是漫画呢还是更好看的AV碟片,反正昨天陈伟信誓旦旦地说有好东西要给他看的,看起来不像是吹牛,也许真的会拿出他压箱底的多年珍藏呢,想到这,孙小杰也不想再在家多耽搁了,简单洗漱一下,从微波炉里拿了个三明治就冲门外去了。

  在城市的西郊,李心怡把小车开进一个四周用铁栅栏围住的「大花园」,在一个漂亮的草坪前停了下来。其实这里就是李心怡要带唐雅婷来看病的地方了,之所以说这里是大花园,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好了:温暖的阳光下,草坪中间的小路两旁栽种着各式花卉和名贵树种,走到小路的尽头,一座四层楼高的欧式建筑巍然耸立,显得格外高端和显眼,要不是门口标注了硕大的「Michelle高级私人诊所」字样,唐雅婷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不过更让她感到惊奇的是诊所门口站着的两个人,或者说是奇怪于其中一个人——那个长得英俊高大的西方人,因为这个人她一眼就认出来了——米歇尔!那个餐厅遇到过的男人。在尽是东方面孔的中国人中记住一个外国人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正当她疑惑地时候,米歇尔高大挺拔的身体迎了上来,用十分绅士的手势对着她和李心怡做了个「请」的姿势,而一直站在一旁的,另一个身穿白大褂,两鬓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看到两位风姿卓越的女子向自己走来,一时间惊为天人,差点看呆了,不过看到米歇尔对两人如此恭敬,自己更加不敢怠慢,立马挤出一个笑脸有些献媚地招呼道:「两位就是李老师和唐老师吧,久仰,久仰!快,里面请!」说着,就要把两人带向大厅的接待室去。

  「No!」米歇尔不满地喊了一声,瞪了白大褂男人一眼,似乎嫌他不会做事,说到:「陈峰,这两位女士都是我的熟人,是贵客!直接去我的会客室!」说着米歇尔先朝唐雅婷看了一眼,然后伸出手,直接拉住李心怡的手臂。

  「请你别这样!」李心怡立即甩掉了米歇尔抓住自己的手,嗔怒地说道:「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没有关系了!」本来还想说,可是话到嘴边一时又不知说什么了,毕竟今天是有求于他的,所以她也没多说,一个人先跨出一步直接向一楼大厅的楼梯口走去。

  「她的前夫就是米歇尔?!……」唐雅婷站在原地,一脸错愕。

  「心怡……她还是那个脾气!」米歇尔悻悻地举着手,一时尴尬不以,不过脸皮一向很厚的他很快就恢复了绅士的姿态,然后举着手顺势对着正一脸错愕的唐雅婷,变为友好握手的姿势,微笑着说:「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唐雅婷老师……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说完转头望了一眼李心怡的方向。

  唐雅婷注意力也在李心怡身上,根本没有多想,就像没有看见米歇尔一样,快步向李心怡追去。米歇尔举着僵硬的手臂,脸色又一次变得尴尬异常……当两个女人同时到达一楼中心的楼梯口时,两个穿着雪白护士服装的漂亮女人一起微微向两人躬身,并用很职业化的声音整齐地说道:「欢迎光临Michelle私人诊所!」

  「Michelle……米歇尔……」唐雅婷停在原地若有所思,忽然似乎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是米歇尔的诊所……米歇尔竟然就是心怡妹妹的前夫——那个有名的妇科大夫和理疗专家!」她用玉手掩住张大的小嘴,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心怡,米歇尔刚才的举动让她顿时恍然大悟。

  「雅婷姐,你……你们怎么会认识?」李心怡也一脸疑惑地反问道,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只是偶然在吃饭的时候遇到的,那时还以为他是个餐厅老板……」唐雅婷担心李心怡误会,急忙认真解释起来。

  「不用解释,我只是好奇,况且我对他除了恨没有其他的。」李心怡看着一脸紧张的闺蜜,继续提醒道:「只是,我一定要提醒你,等会儿你只管在这诊断,但是不要在这里治疗,只要有了药方或者治疗方案,你就可以拿着方子到别处治疗。」

  「可是,为什么……既然这样你还非要叫我来……」

  「你不明白,他其实是一个衣冠禽兽!要不是因为他的医术造诣……我之前就一直犹豫该不该带你来的,不然我们还是走吧!」李心怡边说边拉起她的手就要往回走。

  「怎么,才来就要走吗?」米歇尔低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心怡,都这么多年了,就算你我缘分没了,但上去喝杯茶总是可以的吧?」

  唐雅婷并不太清楚李心怡和米歇尔之间的感情纠葛,只知道整个过程中都是米歇尔对不住李心怡,不过把米歇尔说得这么坏,她觉得应该是夸张了,再说现在就走的话自己还是要去别的医院检查,所以没有再犹豫,她抓住李心怡的手在她耳边轻轻鼓励:「不用怕,我有分寸,这里是正规的诊所,难不成他还能吃了咱们?」

  「可是……」正当李心怡犹豫不决的时候,米歇尔高大的身影主动走到了两位美女的前面,说道:「还是随我来吧!」也不管后面的人,自顾自向楼上走去。

  就这样,唐雅婷和李心怡两人来到了3楼米歇尔的贵宾接待室,走到被一圈沙发围着的精致玻璃茶几前,米歇尔优雅地示意两位美女坐下,然后向站在门口的一个穿着护士服的侍从吩咐道:「去沏几杯茶过来。」随之又向外招招手,示意早就站在门口的陈峰进屋。陈峰见状赶紧趁机溜进屋内,在唐雅婷对面位置的沙发坐了下来。

  「不好意思,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助手陈医生,目前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高级理疗师医师,也是我诊所的主治妇科医师……」顿了一下,米歇尔又分别向陈峰简单介绍两位绝色佳人:「这位是李心怡老师,这一位就是本次预约看诊的唐雅婷老师。」说到这,米歇尔发现李心怡脸色很不好看,担心李心怡忽然发飙然后走人,那么自己策划了半天的美好「计划」就泡汤了,眼珠子一转,语气马上变得和风细雨:「抱歉,我有些私事希望与心怡单独谈谈……这样吧,因为今天诊所病人太多,等下怕招呼不周,所以唐老师麻烦你先去内科那边看一下,看看需不需要验个血什么的?陈峰,你亲自带唐老师去吧!」陈峰一听,心道:「所长这招可真是厉害,表面上似乎想支开别人,对李心怡有所企图,实际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果然,唐雅婷现在倒不担心自己,反而感觉不太放心李心怡一个人,她向心怡挤了个眼神。李心怡当时纠结了一下,但毕竟对米歇尔还心存情愫,多年未见,也的确有些事情想单独当面质问他,就对唐雅婷说:「没事,你去吧,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

  唐雅婷看了一眼闺蜜,又看了一眼米歇尔,想到自己的问题就够头疼的,况且她也希望自己怀孕的事尽量能少些人知道,所以觉得自己一个人去检查反而能如她所愿,就毫不犹豫地跟着陈峰走了出去。

  陈峰把唐雅婷带到2楼自己的诊室,然后亲自为她沏了一杯茶,微笑着招呼道:「我这不如所长哪里,环境粗陋了些,只能委屈你了……这样吧,你先把病情详细与我说说,这样有利于我对症下药?」唐雅婷看着眼前十分谦和的陈医生,心里的防备放下不少,只犹豫了一下就说出了早就想好的条件:「陈医生,其实我有一个请求,如果您能答应我,并立下字据我才会答应在这里检查。」

  「什么请求?你请先说说好吗?」

  「就一个请求,我今天的检查项目和结果希望你能替我保密,包括米歇尔和李心怡,我希望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唐雅婷用十分笃定的语气说出了这个条件。

  陈峰心里有些纳闷:「如果她认为自己所谓的敏感体质应该看妇科的话,希望保全个人隐私倒也正常,不过这次不是所长让他来替她检查所谓的妇科病么,况且好像还是李心怡主动找上门的……」陈峰心里疑惑,但是久经沙场早已经变得老奸巨猾的他肯定是不会表露出来的,因为他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早就和所长通过气了,那样的话就完成不了所长安排的「任务」了,况且看着眼前沉鱼落雁般的绝色美人,就算没有所长的命令,自己也不能轻易让到嘴的鸭子飞了啊。所以他认真而诚恳地说道:「这个请唐老师尽管放心,别说是你,只要是来这儿的最普通的病人,她的一切看诊信息和资料,我们丝毫都不会泄露,至于你提出连所长也不让知道的要求本身也不过分,我答应你!」

  「好,那您能在这个责任协议书上签个字做个承诺吗?」唐雅婷从包里取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保证协议,其实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希望对方能够信守承诺。

  陈峰接过那张保证协议,毫不犹豫就签下了字,还特意起身把诊室的门锁上,然后再次坐下对她说道:「好了,这下你能跟我说说你的病情了吗?」

  「其实……其实我怀疑我怀孕了,所以此次来只想做个专业的孕检……」玉齿咬了咬嘴唇,唐雅婷微微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道。

  「什么……孕检?」陈峰对这个回答十分意外,心想,就算你真的要做孕检,随便找个妇产科看看就行了,有必要跑这个诊所来嘛!?想到这陈峰不禁苦笑着说道:「唐老师……你该不是寻我开心呢吧!」

  「不是的,其实我已经自己用试纸测过……是阳性,只是不太肯定,因为……」她心想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老公没在家,但是有可能被人下药强奸了吧,所以改口说道:「再做个B超确认的话就帮我流掉吧!」

  「啊?!……也就是说其实你是来做人流的?」陈峰刚喝下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随即陈峰脑海中飞快得运转起来:「绝顶漂亮的人妻……老公常驻国外,不确定自己是否怀孕,还要人流……等等,这么说眼前的这位其实很有可能暗度陈仓?可是看着这么保守纯良……就连所长都对其无可奈何……没理由啊?」陈峰觉得脑子不够用了,「不过这看起来似乎也不错,恰好可以利用她的弱点……嘿嘿」在心里暗笑了两声后,假装正经的说道:「我基本明白你的意思了,作为一个职业医生,我对你的私生活不感兴趣,所以如果只是孕检的话,你等下直接去一楼B超室看一下好了,哦,对了,不用挂号了,我直接开个条子给你……」说着便龙飞凤舞地写了张字条递给了她。

  于是,唐雅婷便跑去1楼做检查去了,因为有了陈峰的便条,检查室的那个女医师也没敢怠慢,很快就做完了B超,然后在B超检查单上写了些东西就交给她了,也没敢多问,作为这里的老员工,她知道在这个诊所想要自保,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多嘴,毕竟这里无论从薪资待遇还是设施环境都比一般的医院好太多了,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就掉了饭碗。

  唐雅婷一边上楼一边低头盯着B超单子,虽然有些医用符号和文字看不太懂,不过单子上阳性和阴性那里,是在「阳」那里被打了个勾,看到这个她脚步猛的一滞,心情如坠冰窖,虽说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心理上始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在楼梯上呆站了半天后,终于恢复了一些清明,缓慢地迈起脚步向陈峰的诊室走去,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赶紧把肚子里的脏东西拿掉!是的,如果确定已经怀孕,那么自己已经确定遭人暗算,当务之急先把这个孽种流掉,回去再暗中调查那个恶人!

  诊室中,陈峰假装认真的看着B抄单,良久,才抬头严肃得对唐雅婷说道:「不太乐观啊!怀孕是肯定的了,不过检查无法确认你怀孕的确切时间,看起来孕期有可能刚满一个月……而且从检查单上看,你这个极有可能是一种罕见的宫外孕!」陈峰说了一堆貌似很专业的妇科术语,却把唐雅婷吓坏了:「宫外孕?

那会怎么样?」

  「第一,你这个不是普通的宫外孕,不过也不能肯定,毕竟仪器检查也是有疏漏的,况且你孕期太短,B超根本无法看清楚的,所以我说的只是可能。第二,你知道就算是普通的宫外孕不及时处理好的话,严重起来都可能会危及孕妇生命,何况你这个好像是在大动脉处的宫外孕,是相当危险的,必须尽早手术引产,而且手术不当的话很容易造成大动脉破裂……也就是你们常说的『大出血』……」看着浑身有些发抖的美人妻,陈峰心里暗暗得意,于是接着说:「不过这些都是我的假设,因为目前为止,我仍不能确定你是否属于宫外孕,因为你的情况稍微有些特殊……除非——」陈峰故意拉长声调,装作很为难样子,继续说:「其实也不难,想要确定你的身体情况,必须找资深的妇科大夫替你做一次更全面的妇科检查,只不过诊所里目前只有我和米歇尔,唯一一个水平好点的女医师正好回国去了……」陈峰假装欲言又止地样子,这把唐雅婷给急坏了:「要再检查确认?

不是说你医术很高的吗,全面的妇科检查要怎么做?」

  「是的,完整的妇科检查需要触诊和指检,但是诊所为了避嫌,我平时只接女客户的理疗项目和存在生命危险的妇科病人的触诊或指检,比如宫颈癌等死亡率高的,需要手术治疗的时候我才会参与。」陈峰继续假装一本正经的说:「常规的妇科触诊一般考虑到女患者的心理,男医生都是尽量避开的,只是你的这种情况,她们的经验毕竟还是欠缺了些……唉。」

  唐雅婷看着一脸「无奈」的陈医生,心里明白了个大概:「看来自己运气不太好,如果坚持要继续接受检查的话,就必须忍受让男性医生做妇科检查,关键还不能避免触诊,还有什么指检……听着就觉得恐怖!」可是身体的隐患越是不确定就越是让人觉得害怕,就像身体里刚被体检出肿瘤的人,恨不得马上就像去确定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唐雅婷现在就是这样,内心里纠结着,不知如何是好,再悄悄望了一眼陈医生,心里默默念叨:「看得出来这个陈医生为人还是正直的,只怪自己太过保守刻板……人家都是知名的妇科大夫了,还有什么没见过?估计人家心里边都懒得和我这种人解释吧,感觉他应该是有职业操守的人。」看着陈医生一脸正气、目不斜视的样子,唐雅婷觉得自己似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了,要不就……她在心底焦灼着,犹豫斗争了一会儿,终于低声说道:「陈医生刚才说不给女患者做检查的原因主要是考虑到女患者的心理,可是如果女患者心理上接受的话……我的意思是——我同意让你来做的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不知为何,只要想到自己的身体要被一个才认识的男人「检查」,而且还要「指检」,她就开始觉得口干舌燥起来,不知不觉脸红到了脖子根。

  「我只是说一般的情况,因为我们诊所一直秉承患者至上的原则……如果女患者都如唐老师这般开明,我们医生当然没有问题的,我以前在市第一医院的时候就经常给患者做触诊呢,作为医生,我心里只有病患,没有性别,眼里只有器官,没有性征,只是大部分患者…她们受的封建礼教影响太深,我们医生也是无奈啊。」老谋深算的陈峰当然明白女人现在的想法,开始道貌岸然地标榜起所谓医生的职业操守来,然后摆出一脸正气,继续说道:「唐老师不用怀疑我的为人,到时候我会让女医生一起」陪检「,就算我有任何想法也不能怎么样的,所以你大可放心。」

  妈妈本来还有些扭捏,被陈峰这么一说,更加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赶紧强装出一副现代文化青年的样子,端庄而大方地向陈峰微微作揖,感激地说:「那要劳烦陈医生了,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