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办公室调教

上一篇:返回少年的欲望下一篇:

  我睡得一向比较浅,早上时分,房门被轻轻打开,我立即醒了过来,不动声色,继续装睡。轻柔的脚步声,是妈妈,妈妈站在我的床边,随之而来的是淡淡的香味,应该是来叫我起床的。可我等了一会也不见动静,正要装作睡醒,妈妈推了推我,轻声道,「小安,起床了。」我揉揉眼睛,「妈妈,早。」妈妈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一切正常,「早,赶快起床,妈妈做好早餐了。」说完转身离去,看着妈妈窈窕的背影,我可耻的硬了,这只是晨勃而已,真的。

  洗漱完,坐到餐桌边和妈妈一起吃完早餐,两人一同出门,妈妈去单位,我去学校。周一,英语教研组副组长的位置虽然没有正式公布,但风声早已传开,内部讨论已经定下是滕老师了,据说是唐校长亲自拍板的。英语课前,在其他老师的旁边,滕老师和我在办公室交谈,亲切和蔼,不见半点异常,但我能看出其他老师对滕老师那份微微的嫉妒,似乎还有看我的炽热目光。我无论课前还是课上一脸平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下课后,仗着离办公室近,先一步陪滕老师来到办公室,笑眯眯的低声说了一句,「我可是履行承诺了啊,滕老师。」同时将一把钥匙扔在桌上。

  滕老师接过钥匙,「我办公室的钥匙怎么在你那?」

  「呵呵,我去配了一把。那晚老师的滋味真是让人迷恋啊。」我实话实说。

  滕老师脸色一白,继而又开始变红,仿佛白里透红,「你想要怎么样?」

  「就按你答应的,乖乖听话就行。」我慢慢扫视过滕老师全身,滕老师被我看的微微发抖,低头不语。

  「听话,你不仅无事,还大有好处。不听话,哼哼。」我转身离去,只留下滕老师跌坐在椅子上,怔怔发愣。

  我走出办公室,迎面碰见另一位英语老师,我恭恭敬敬的打了招呼,那位老师也很是亲切的回应。

  课间和张昌,龚纯凑在一起闲聊,张昌三天里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之间辗转,被各种惨无人道的围观,更令他伤感的是,王纯放假前的那个下午就提前带孩子回家了,昨天还没回来。可怜的张昌连扑两个空,整个人差点没憋出内伤来。龚纯假期也不怎么样,他那老爹对他虽好,但就是钱,人是不容易见到的,整个假期就见了一面。她妈妈倒是一直带着龚纯,可龚纯宁愿不要。她妈妈是大学老师,担任某大学在外地的一个研究院院长,这次突发奇想,说是要让龚纯提前感受下大学科研的氛围,把龚纯领着去实验室学习,其实就是跟在那看看,可也是天天早出晚归,起早贪黑啊。还好唯一的安慰是昨晚上回来后,又把林月叫来了,虽然没过夜,好歹爽了一把,林月每逢节假日必然登门,所以也没任何人起疑心。

  「嘿嘿,敢情你当了好几天和尚啊?」我故作不屑的看着张昌。

  「哼,我打电话问过了,王纯儿子回来上课了,她肯定也会回来了,老子中午就去,看她往哪跑?」张昌压低声音恨恨道。

  「龚纯,你呢?」

  「我,今天要好好玩玩游戏,一个假期都没时间玩,莲姨下午回来,今天让她陪她儿子去。」龚纯很淡定的表示游戏绝不能少。

  「哎,对了,你有空再给小天弄点新游戏呗。」提到游戏,我就想起了小天,给他点福利。莲姨这种天天在家里,不怎么与外界接触的女人其实是很好的调教对象,不过那要龚纯说了算。他不开口,我们都不会去找莲姨,更别提调教了。

算了,这个以后再说。

  「没问题啊,我中午就去找他。」龚纯点点头。

  中午下课,滕老师已经提前走掉了,我转了一圈,没看到人,暗自冷笑,「你跑得掉吗?」滕老师最近风光无限,那些各自失落的人可都把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对准了她,再加上李莹虽然失势了,但还跟个没事人一样在她面前晃悠,她很快就会知道她还得靠我。张昌继续他的行动,龚纯找小天玩游戏去了。我独自一人随便找个地吃了点东西。

  姨妈现在中午就躲在学校,和其他几个不回家的女老师在一起,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其他人我可以以工作、孩子、家庭威胁,以升职、权钱利诱,可姨妈哪会吃这套,至于照片视频、曝光关系,那都是说说而已,引而不发,才有那么点威慑力,更多的是给姨妈找个借口,她是被强迫的,不是自愿的。真要一不小心捅出去,我那就是自己找死了。所以我平时给姨妈发短信,打电话都是小心翼翼,确认安全才会去做。

  滕老师那我倒是想给她发张照片,可一样担心啊,万一点开短信的是她老公,那就没得玩了。想了想,我拨通了滕老师的电话,电话接通,传来滕老师平淡的声音,「王安,找老师有什么事情吗?」旁边隐约传来她老公的声音,「是柳局长的儿子啊。」

  「滕老师,我妈妈有几句话让我转告你,有些事情需要提前准备一下,你可否提前来一趟学校?」我不疾不徐的说道,这也是说给她老公听的。

  「额……」滕老师有些犹豫,她不想和我独处。可她老公完全没听出来,「赶紧去啊,千万别出什么岔子,没到最后一刻都说不准啊。」

  「好,老师一会就到。」滕老师挂断了电话,里面还有她老公的声音,「你啊,就是不会和人打交道,把柳局长的儿子哄好了,才有机会接近柳局长啊。」

  我慢慢悠悠的晃回学校,此时教室里居然还有那么几个中午不回家的,不过都趴在桌子上午睡呢。我倚在走廊最里面的墙上,过了一会,楼梯口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滕老师不情不愿的出现了,她也知道来了没什么好事,可是在丈夫面前她什么也不能说,反而要装作没事人一样。滕老师走过来,就和没看见我一样,打开办公室门,我随即跟了进去,把门关上,滕老师加速几步来到自己的位置,站在办公桌后看着我,我先去拉上了窗帘,转身看着滕老师变得苍白的面孔。

  滕老师这下知道我要干什么了,「你疯了,这随时都可能有人来的。」

  我看了下时间,一点差几分钟,打炮的时间是不够了,但可以干点别的嘛,我不怀好意的扫过滕老师的红唇。走进几步来到滕老师面前,老师则已经退到了墙边,看着今天西装长裤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女老师,我伸手抚上老师的脸颊,滕老师赶忙用两只手挡住我,「你别乱来,教室里还有人啊。」

  「有人怕什么?那天晚上隔壁也有人啊,我还不是玩的很爽。」我低声笑道。

  「你……你无耻,」被人骤然提起自己屈辱的开端,滕老师怒火与惊慌交织。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滕老师你也很爽的,每次都流那么多水,还失禁了,啧啧,你自己就是个骚货啊。」我故意羞辱老师。

  「不,我才没有,我不是……」接下来的话,滕老师说不出口了,但自己的表现,尤其是那次意外的失禁让她在我面前总是抬不起头来,反驳的语气自然就弱了几分。

  「行,你不是,你嘴上不是可身体很诚实啊。」我一只手反抓住滕老师的双手,另一只手趁机在她的另一边脸颊摸了一把,滕老师想尖叫,却又被自己生生压住,倒把自己憋得难受不已。

  「不得不说滕老师你在床上和我的配合真好,不知道和你老公的配合如何?

哪天我和你老公切磋切磋?」

  「不要,」滕老师被我气得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要不我现在打个电话,」我作势欲拿出手机,滕老师惊呼一声向前按住我的手,整个人贴了上来,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唇,我紧紧搂住女老师,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双手绕过去紧按在老师的臀部,胳膊把老师的双手和身体夹在一起,不让她乱动,一口吻住女老师,手不老实的在老师的臀部活动起来。

  受到惊吓的滕老师呆立了几秒,反应过来,拼命挣扎,一口咬在我的嘴唇上,「哎呦」一声,我向后一仰,滕老师趁机推开我,又缩回到墙边去了。我郁闷的摸了摸嘴唇,还好,没咬破。我失笑的摇了摇头,看你能挣扎到几时?

  「看来老师挺喜欢玩这种带点反抗的刺激游戏啊,没问题,晚上陪你好好玩。」我继续刺激老师。

  滕老师惊魂未定的喘着气,高耸的胸口一起一伏,「你混蛋,你才喜欢玩这种游戏呢。」一时没反应过来,滕老师下意识的反驳我。

  「对啊,老师你真了解我,我就喜欢像你这样表面端庄淑女,床上放浪淫荡的女人了。」

  滕老师被我羞辱的再也说不出话来,羞恼加上委屈,眼看着就要落泪了,我递上一张纸巾,「别哭,否则被别人看到,你可就有口难言了。」

  滕老师抬起头,极力压抑自己,不让自己哭出来,呼吸粗重,脸色难看,过了几分钟才慢慢平静下来,「你就这么喜欢作贱羞辱我吗」

  「不不不,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眼看滕老师有崩溃的迹象,我也不敢太过火,更何况时间不早了,我决定进入主题。

  「好啊,中午我就不在办公室干滕老师你了。」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滕老师被我粗俗的话语羞得满面通红,但下一句话又让她羞愤难当。

  「你给我口一个吧,」我指指老师的嘴,又指指自己的裆部。滕老师恼怒的低声喝斥道,「做梦。」

  「那我就在这不走了,你说如果过一会其他老师来了看见我俩孤男寡女的躲在办公室里,你说他们会怎么想?学校里又会怎么传?」

  滕老师因为羞恼而通红的脸色刷的变成苍白,整个人呆愣在那里。我继续加了把火,「再想想你这段时间的风光,啧啧,人妻熟女老师勾引学生求上位,很吸引人啊。」

  「求求你,别说了,」滕老师满脸痛苦和彷徨,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那就看你怎么做了。」我坐在滕老师的椅子上,示意老师跪在我面前。

  滕老师慢慢一步步挪过来,犹豫不决。「一点半就可能有老师会来了,拖延时间的结果你自己看吧。」

  滕老师屈辱的跪在我面前,伸手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早已挺立的小弟弟一下子蹦了出来,滕老师吓得往后一缩,我按住老师的头,向前靠过来,「快点,别耽误时间。」

  滕老师无奈的伸手握住,却如被烫了一样想松手,被我握住她的手,上下套弄几下,我舒爽的叹了口气,「速度点啊,不然就等着被人看戏吧。」女老师彻底放弃了挣扎,一只手握住,把头凑近,慢慢含了进去,开始吞吐起来,技术生疏,磕磕绊绊,我不时拍打她的脸颊示意她注意点,看来以后要多加训练啊。这么被老师的樱桃小嘴服侍了一阵,我伸手解开老师衣服上面的扣子,滕老师猛的吃了一惊,牙齿咬下,随即觉得不对又慌忙张开,我一声闷哼,伸手捏住老师的下巴,急忙抽了出来,还好,只是一个浅浅的牙印,不算重。我一只手按住老师的头,另一只手紧捏着老师的下巴,把她的脸微微抬起,「你是想死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打开门让大家都来看看端庄秀丽的滕老师给学生口交的姿态。」

  滕老师看着怒气冲冲的我,被捏的疼痛不已的她说不出话,头被按住动弹不得,只能微微摇头,泫然欲泣,眼中都是痛苦和求饶。我松开手,「快点给我好好舔,两只手都给我用起来。」

  滕老师怯怯的伸手捉住,再次舔弄起来,小心翼翼,从马眼一直舔到阴囊,又含进去吞吐,舌头轻轻打转。两只手在我的教导下在阴囊及大腿根部轻轻抚摸揉捏着。而她压抑着自己的身体,不发出声音,对正在被我肆意玩弄的一对美乳装作不知。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不再压抑自己,拿出几张纸巾垫在滕老师的头部下方,滕老师知道要发生什么了,急忙想要吐出来,被我一把按住头,「不准动,不然搞死你。」滕老师只能惊恐万分的看着我的肉棒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一下一下,滕老师的喉咙不由自主的滑动了几下,嘴角有乳白色的液体慢慢滴落。我满意的拔出来,掏出纸巾擦拭起来,又顺手给了滕老师一些。滕老师「哇」的一下吐了出来,趴在地上干呕不止。本来想让滕老师给我舔干净的,看她这样是真的不行了,我不管她,先自己整理好。

  「哦,对了,关于你的任命后天上午就会出来,虽然唐校长拍板了是你,但是心里不平的人可不少,到时候学校会找你谈话的,有些东西我透露给你,你提前准备一下。我会给你手机发一份文件的。」我一边整理一边淡淡的说道,爽完了总要给点好处啊。滕老师闻言,楞了一下,默默的听着,干呕声小了许多。

  待我整理好,滕老师似乎反应小了许多,趴在那喘息着,我把老师扶起来,「赶快收拾吧,人就要来了。」滕老师神色慌张,强忍着恶心,赶紧收拾起来,搽拭干净,把废纸全揉成一团,我伸手接过去,「我来扔吧。你自己过几分钟去洗手间吧。」等滕老师把衣服扣好,整理好,看不出什么异样,我悄悄的开门出去,走廊上没人,教室里已经有人醒了,正在低头看书,没人注意我。

  我来到楼下的洗手间,把废纸冲走,洗手洗脸,然后回到楼上。我上楼的时候,看见滕老师正下楼,我面色平静地打了个招呼,「滕老师好。」

  「嗯,王安你好。」滕老师同样镇静的回应,旁边是来来往往的学生。

  回到教室,我坐在座位上看向窗口,十分钟后,滕老师有说有笑的和办公室另一位女老师一起走了过来,应该是路上碰到的,路过窗口,滕老师向内扫了一眼,神态镇定自若。女人都会演戏啊,我内心暗自感叹。拿出手机将一份文档发了出去,加了一句「晚上我来找你。」没有回应。

  此时教室里大部分同学都来了,龚纯正坐在位子拿着本书翻来翻去,张昌倒是还没出现,不会是玩过头了吧?直到上课前一分钟,张昌才急匆匆的跑进来,坐在座位上,大口喘着粗气,明显是一路狂奔而来。课间,我和张昌靠在一个拐角,「你小子中午玩high了吧?」

  张昌恨恨的吐了口唾沫,「呸,气死我了。」说着低声解释了几句,我恍然大悟,差点没笑破肚皮。

  这小子吃完了中饭才给王纯打电话,结果王纯不接电话,早有准备的张昌给王纯发了一组图片,是她儿子从早上出门,在学校,直到放学回家的整个经历。

被吓坏了王纯只好主动打电话给张昌,结果张昌反而主动摆起了架子,装作不知道王纯为什么要打电话,直到王纯醒悟过来,哀求他在旅馆三楼见一面,张昌才停止戏弄,而去赴约了。只是这个傻X 没考虑好时间,等到王纯出现在旅馆三楼,张昌又威逼利诱了一番才把王纯扒光,这时候都快上课了,张昌只好急匆匆的来一发,然后把王纯扔在那不管,自个跑到学校来了。

  我好半天才止住笑意,「你小子就不会逃一节课?」

  张昌面色古怪,似乎很想一拍胸口表示自己逃课没问题,但最终还是垂头丧气的低声哀叹道,「不敢啊,我特么怕关老师啊。」说来也有意思,天不怕地不怕的张昌唯独对我们班主任关老师敬畏有加,可能是因为被训斥多了吧。但私底下,我总怀疑是因为关老师173 的身高对这个160 的碾压,当然,我绝对不承认我有这个想法。

  我嘿嘿直笑,直笑的张昌差点没把脑袋钻进裤裆里去,这才伸手拍拍他的肩,「没事,晚上再把场子找回去,王纯就在那,跑不了。」

  张昌抬起头,重重的点点头,咬牙切齿,「看我晚上不干死她。」

  最后一节体育课,我故意把书包放在教室而没有带下去。上完课,我仍然帮助体育老师收拾器材,我跟在她后面,两人有说有笑的闲聊着,进了空无一人的器材室,我面上不动声色,内心一片狂乱。对于这种我没有任何估计和敬畏的女人,我简直想现在就扑上去,但理性仍然压制着我,就这么扑上去,对方肯定会拼命反抗,要是让对方逃出器材室,那就完了。怎么才能让她不反抗呢?这女人眼下既无把柄,也无所求啊。我一边干活,一边转着眼珠子,等收拾完,起身向女老师告辞,我们下周再见。

  我慢吞吞的独自一人走向教室,张昌报仇雪恨去了,龚纯游戏去了。路上偶尔碰到一两个熟人,我告诉他们今天忘了拿书包了,上完体育课回去拿书包,一路顺利。到了教室,整层楼已经没人了。旁边的办公室同样没人,我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了。晚自习每次会有一个带班老师,是几个主要任课老师轮流带,今晚恰好轮到滕老师,她回家吃完晚饭就会过来。我掏出点饼干垫垫肚子,想玩个女人,不容易啊。

  此时离晚自习还有一个小时,可我也不敢出去啊,万一碰上人可就解释不清了。百无聊奈,想打电话给张昌,又怕他正在办事,把他吓阳痿了怎么办?他还不杀了我。龚纯肯定在和小天玩游戏,姨妈现在变聪明了,空闲时间就找同样住在附近的女老师一起散步、逛街、喝茶,打发时间,我心知肚明是什么原因,可也无可奈何,只能偶尔瞅到机会,「教育」姨妈一次。

  就这么胡思乱想,脑海里不同的女人走马观花般的闪现而过。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学生的声音,要上晚自习了。一般来说,带班老师刚上晚自习会在班上转一圈,下晚自习前会去转一圈,勤快点的中途会去几次看看,懒一点的就一直待在办公室了。眼下晚自习即将开始,滕老师马上就要来了。上课铃声响起,隔壁安静下来,几分钟后,有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停在门口,接着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而我则把书包往滕老师桌子下一扔,整个人跟着钻进去,虽然是大桌子,但我缩在里面仍是显得难受,办公桌前面是一整块隔板,除非走到桌子后面,不然看不见有人。虽然猜测是滕老师,总要预防万一啊。滕老师坐后排,其他老师进来不到她座位近前,是发现不了我的。

  门开了,又迅速关上,这时传来一声「咦?」声音很轻,但带着几分疑惑,是滕老师。她看见我的信息,肯定以为我在办公室等她,毕竟上课后我可没办法悄悄的过来。滕老师打开灯,走到桌边,拉开椅子准备坐下,余光扫过,桌子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正与我贼兮兮的眼睛对上。滕老师吓得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就要惊叫出口,残存的理智让她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小嘴,高亢的惊呼变成了低低的闷叫,一只脚下意识的朝我飞踢过来。我慌忙紧紧抓住老师的脚,这要挨上一下,今晚什么都不用干了。一只手控制住老师的一只脚,身体前倾,在老师另一只脚飞起前,牢牢按住。老师两只脚被抓住,慌张的挣扎扭动,高跟鞋都掉了。「是我,」我低呼了一声,「隔壁有人呢。」

  滕老师这时也看清是我,整个人平静下来,松开手,刚刚似乎把自己憋的气不顺,辛苦的低声咳嗽着,好一会才停下,脸色扭曲,「你怎么躲在下面?」

  「给老师你一个惊喜啊,」我见老师安静下来,开始抚摸起老师的丝袜小脚,滕老师今天穿了长裤,所以脚上是一双白丝短袜,我对女人的脚兴趣不大,但偶尔玩玩也是可以的,老师刚刚被惊吓折腾了一番,浑身无力,挣脱不了,随我去了,只是不时缩一下脚,脸上闪过几丝羞意,「别动,痒。」

  我把玩了一会老师的小脚,双手撑在老师的大腿上,整个人爬了出来,脸正好对着老师的私处,可惜老师今天穿的是长裤,但老师仍然不安的扭动着,似乎能感觉到我隔着裤子呼出的热气,「还不赶快起来。」老师伸出双手用力的推着我的肩膀。我双手一用力,整个人窜上来,直接骑坐在老师身上,老师双手按在我的胸膛上,整个人动弹不得。

  「赶快下来,」滕老师整个人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对我在她脖颈处亲吻的嘴和美乳上作怪的手毫无反应。我折腾了一会,就起身了,看着老师娇艳的脸蛋和粗重的呼吸,也不是没反应嘛。

  滕老师深呼吸几下,然后对我说,「别乱来,学生都在隔壁,万一谁来敲门……」

  「哎呀,除非出了什么事,一般没事谁会来敲门啊,」说着我伸手拉起滕老师,「谁叫你今天穿条长裤,穿起来多麻烦。你要是穿裙子,裙子一盖,什么事都没有了。」见滕老师扭扭捏捏,我在老师的屁股上就是两巴掌。

  滕老师一脸幽怨,「原来还怪我啊?」知道难逃此劫的滕老师无奈的趴在办公桌上,任由我把她的西裤和内裤扒到腿弯处,却不肯再往下了,而且坚决不让我碰上半身,「弄乱了怎么办?这样如果有人来,才来得及。」我暗自撇嘴,不就是只要提个裤子么。但同样心有顾忌的我答应了下来。

  我索性专攻下半身,一只手在老师的私处摸索着,另一只手揉捏着老师的肥臀,不时轻拍一巴掌,可怜的女老师双手撑着桌子,只能任我肆意亵玩,不多时,通红的屁股和泥泞的私处让女老师回过头幽怨的看着我,低着头的我并未发现,继续玩的不亦乐乎。滕老师只好勉强以一只手撑住,另一只手向后打了我一下,我这才抬头,看到老师迷醉压抑的脸庞,粗重的呼吸,微微的呻吟和充斥着幽怨与情欲的双眼,我顿时明白了,双手扶住老师的臀部,早已挺立的小弟弟轻车熟路的进入老师的身体。老师发出一声长长的满足的叹息,低下头去,披肩长发散落开来,随我的冲刺而有规律的微微晃动着。我抽插了一会,一只手转而扶住老师的肩,身子前倾,头凑到老师耳边,「来,老师给我个香吻。」

  女老师可能因为我刚刚没有强求她偷掉衣服,这次相当顺利,转过头,吻上了我的嘴唇,对于我伸进去的舌头也没有反抗,而是同样伸出舌头配合起来。两人一边身体纠缠,一边舌吻,似乎都沉醉在其中。忽然,「叮铃铃」的下课铃声响了,两人同时一惊,嘴唇分开,而紧缩痉挛的阴道则把我的小弟弟紧紧箍住,一波波暖流冲刷过龟头,我坚持了片刻,果断缴械了,女老师被我冲击的发出阵阵呻吟,我急忙用嘴堵住,现在下课了啊。老师也反应过来,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高潮过去,老师瘫软在桌子上,我向后坐在椅子上,看着老师不时滴下精液的下体,很是满足。滕老师休息了一会,待恢复几分体力,就拿起纸巾,擦拭一下下体,提起裤子,整理起来。我躺在椅子上,一只手伸向老师的屁股,被老师一把打开,「别闹了,我要去隔壁看看。」滕老师平时一晚上中途至少要去三次,今天看来最多一次了,再少她肯定接受不了。我点点头,「早去早回啊。」

  滕老师瞪了我一眼,看看自己没什么异样,走到门口,把门开了个小缝,见没人,闪身出去,把门关上。我想象着滕老师在隔壁教室的学生之中来回巡视,那些学生又哪里会知道自己心目中的端庄秀丽的美熟女老师下体还在不断的滴淌着自己学生的精液。

  我在办公室等了很久,滕老师才回来。我奇怪地问道,「你被学生缠住了?」「没有啊,我去了趟洗手间。」原来同样心里有鬼的女老师在教室转了一圈,很快就溜了,跑到洗手间,一直待着不出来,直到快下课了才回到办公室,而可怜的我也不敢出去,只好一个人在这发闷。

  问出真相的我,看着女老师躲躲闪闪的目光,那叫一个恼怒啊,可现在也没什么时间了啊,听着外面传来的放学铃声,我咬牙切齿的把女老师趴按在椅子上,把裤子扒下来,啪啪啪的打了起来,「叫你戏弄我……叫你一去不返……」

  滕老师刚开始还极力挣扎,被我打了几下就在那压低声音拼命叫疼了,最后把脸埋在椅子里,整个人瘫在那里,随着我的拍打而抽搐着,而我刚开始打了几下,渐渐地拍打与抚摸交替,最后完全变成了抚摸,这么折腾了一阵,我把女老师上半身扶起,老师鬓发散乱,脸上挂着泪痕,眼神迷离而痛楚,小脸一下一下的抽噎着,「还敢不敢戏弄我了?」老师颤抖着摇摇头。

  「以后听不听话了?」我伸出手在老师的脸颊上轻轻拍着,老师木然的任我为所欲为,乖乖的点点头。此时外面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人应该都走了,我知道自己也要回去了,把女老师重新扔回椅子上。看着趴在那儿一动不动,裤子被褪到膝盖处,屁股一片通红的女老师,我忍不住拍了几张,转身离去,临走时我依稀看见老师的身下有几滴水迹。

  溜出门,外面一片漆黑,我悄悄的出了学校,回到家,不久,妈妈就回来了。

可怜我只好洗漱完之后躲在房间里弄点零食垫肚子,勉强充饥后,再出来和妈妈闲聊几句,并继续主动干活,洗衣服啊,收拾啊,折腾完了才一脸悲催的睡觉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