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女人】【续】【作者:饥饿的杰克】【完】以评分

摘要  去省城的班车开车不久,刚被轮肏一夜的我妈就睡着了。我们总算离开了这个使我妈人尽可夫的小县城,也把我心目中一段淫靡刺激的经历留在了那里。   到了...

  去省城的班车开车不久,刚被轮肏一夜的我妈就睡着了。我们总算离开了这个使我妈人尽可夫的小县城,也把我心目中一段淫靡刺激的经历留在了那里。

  到了省城,我和我妈暂时分别,她随即上火车南下,我则要等晚上的一列过路车往西走。那年我刚满十六周岁,我妈虚岁四十六。」

——节选自《我家的女人》

  (续写)

  在舅舅家住了快大半年,除了在高 中里正常上课,我的生活既平淡又刺激,因爲有舅妈这个美娇娘的存在。但日子长了,我心里渐渐有些空落落的,总觉得身边缺少了什么。

  直到端午节前夕,我终于明白,原来我是想念自己母亲了。

  那天晚上,吃过饭后,舅舅突然告诉我,白天他接了一个电话,是我妈妈从南方打来的。电话里,俩人没聊多长时间,几分锺就挂了,但我妈妈一直反复地说,她很想念我,很后悔当初和我分开,不过,妈妈也不希望我去找她,因爲她在南方生活过得一般,她要我继续呆在舅舅家,好好学习。

  听舅舅说完,我「哗」地一声就哭了出来,眼泪涮涮流个不停,脑海里全是过去妈妈的音容笑貌;我抽泣着央求舅舅,能不能给我妈妈回个电话,让我跟她说两句,我已经几个月没听到妈妈的声音了;舅舅摇摇头,很心疼地说,他只知道我妈妈在南方的住址,但不知道电话号码多少,我妈妈白天打给他时,用的是公用电话。

  夜里,我一宿没睡,心情十分失落;翌日,我从舅舅那偷来母亲的住址,乘火车南下。

  在火车站与表弟告别时,我难免有些不舍,毕竟这次偷偷跑出来,表弟资助了我不少钱。再加上,之前我用硫酸化掉了舅妈的泳衣,让舅妈在公共泳池内赤身裸体。想到这,我不禁觉得很对不住表弟,这个天真老实的小孩儿。

  登上月台后,我和表弟拥抱了一下,我向他保证,你表哥以后一定能混出头,到时候,尽管来南方的大城市找我。

  ……

  三天后,端午节那天。我乘火车一路颠簸,来到了华南某二线城市。

  根据从舅舅那偷来的地址,我到处打听,在街上询问行人,勉强听懂了当地的方言后,又转了七、八趟公交车……终于,在花光了身上最后一个子儿后,我找到了母亲的住处。

  与我预期的有些不同,母亲住在城市郊区,一件破旧的小平房里。难以想象,这竟然是我母亲的家:屋子坐落在一片混乱的居民区,很不起眼,连个大门都没有;外面的街道杂乱无章,车水马龙,来来往往有很多小贩,弄得地面又脏又乱;就眼前这副落后景象,完全比不上我们在北方的老家,更是丝毫没有一个南方大城市的感觉。

  不过此时,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立刻见到日思夜想的母亲。怀着激动不已的心情,我走到母亲所住的平房门口,正准备擡手敲门,却发现,破旧的木板大门正半掩着,中间隔了一道纱窗。

  掀开纱窗后,进门左手边便是一个房间,想必此处的隔音效果极差,当下,我清楚地听见房间里传来一阵女人叫床的呻吟声,和肉体撞击産生的「啪啪」声。

  我停下了脚步,蹑手蹑脚地来到房门边,伸头往里面一看:妈呀!竟然是我母亲!

  脏兮兮的床铺上,我妈妈一丝不挂着,正和三个同样浑身赤裸的男人搅在一起。其中两个男人,蹲在我妈妈左右两侧,一人用手握着我妈妈硕大丰满的左乳,捏在手中搓扁揉圆,另一人脸贴在我妈妈的右乳上,嘴里叼着我妈妈肿胀着的大奶头;母亲坐在中间,两只白嫩胳膊有气无力地搭在男人们的肩膀上,她脸色潮红,表情明显很痛苦;与此同时,还有一个男人,正伏在我妈妈的胯间,他脑袋深深地埋进我妈妈阴毛浓密的私处,不时地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看样子,是在吮吸着我妈妈肉穴里的淫汁。

  「不要啊……不要……求求你们了……」

  我妈妈低声乞求着,但肢体上却没有任何反抗动作。

  过了一会儿,男人们将我妈妈身体放平,躺在床上,并令她自己打开双腿,向两侧一字马张开。待我妈妈摆好姿势后,男人们便淫笑着,陆续掏出阳具,对准我妈妈湿漉漉的屄口,一个接一个地轮流抽插起来。

  这几个男人岁数不大,身体相当强壮,在他们大肉棒的疯狂抽送下,很快,我妈妈就被肏得整个人七荤八素,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男人一边用阳具肏着我妈妈的阴道,一边还用手去抓她肥硕的大奶子,捏弄我妈妈的奶头。此时,我突然回想起当年在老家时,我妈妈那一对圆滚滚的大乳房因充满乳汁而被胀得又鼓又圆的样子,于是我特地观察了一下,发现母亲的巨乳似乎已经停止分泌奶水。被六只粗糙大手又挤又揉了半天,我妈妈的乳头一点没有要喷奶的迹象。

  见此情景,我不禁有点小失望。

  ……

  半个小时后,三个男人全部在我妈妈体内射了精。性交过程中,我一直不声不响地站在门外,观望自己母亲被男人们翻过来覆过去,肏遍了全身上下所有肉洞。

  射完精,男人们抽着烟,坐在床边休息。我妈妈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跪在地上,开始用舌头清理他们龟头上残留的精液。这时候,其中一个男人一边享受着我妈妈的口舌侍奉,一边深深地感叹了一句:「哎呀……真他妈的爽!」感叹完,旁边一个已经开始穿衣服的男人,表情有些严肃,开始催促道:

  「爽完就赶紧走吧,老头子等下要回来了!」

  「好好好,那赶紧走吧!」

  其余俩人附和道。

  我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老头子」是谁,但看样子,这三个男人挺畏惧他的。

  见三个男人即将离开,我赶紧躲到了平房后面的院子里。接着,我竖起耳朵倾听,就听见一阵急促的穿着皮鞋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十分锺后,确定平房内没什么动静了,我便悄悄地折回去。这时候,我妈妈仍在房间里,但她已经穿戴好衣物,正弯腰收拾着床铺。

  「妈!」

  我在她背后叫了一声。

  半晌,母亲才缓缓转过身子,她看到是我——自己的亲生儿子,胸口剧烈颤抖了一下,有点难以置信。接着,不到一秒锺的功夫,母亲脸上的表情,一瞬间从惊讶无比变成了欣喜若狂……「儿子,你……你怎么来了?!」

  母亲含着泪问我。我不答,只是和她紧紧抱在一起。

  ……

  快一年没见面,母亲的样貌几乎没什么变化:白皙的皮肤,前凸后翘的身材,一头秀丽的长发。母亲整个人看起来,依旧那么性感美丽,丝毫不像一位47岁的中年妇女。不过相较于在北方老家,母亲如今的穿衣打扮却相当时髦,她上身穿一件蕾丝的白色背心,下身是淡黄色的套裙,腿上裹着肉色丝袜。看来母亲已经融入大城市的生活,至少在「爱美」这一点上。

  晚上,我妈妈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做了一桌北方菜给我吃。一盘猪肉炖粉条端上来后,妈妈突然脸色有些不对劲,她耸搭着脑袋坐在板凳上,伤感地对我说道:妈妈最近状况不大好,刚刚被之前一家公司辞退,因爲她岁数太大了,好在临走前公司还发了她一笔钱;上个月,妈妈爲了节约房租,搬到了如今这个住处,条件显然是有点差,让将就着住;另外,这间屋子的房东也住在这里,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平时他在外面靠捡破烂爲生,三天两头才回家一次。

  末了,妈妈还叹了口气,特地提醒我:老头子脾气很坏,我千万不要去招惹他。

  听母亲说完后,我点点头,没有接她的话,只是面无表情地问她:「妈,下午那三个男人是谁?」我妈妈先是一愣,接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颤抖着说:「你……你什么意思?」随后,我不再说话,只是把手伸到母亲的套裙里,将裙摆往上一掀,露出她包裹在肉色丝袜里的丰满大屁股。接着,出人意料地,母亲轻轻推开我的手,开始自己动手脱起了衣服——十几秒后,母亲将背心、裙子、丝袜、内裤全部脱了下来,胡乱地扔在一边。

  时隔一年,自己亲生母亲的美妙躶体,再一次毫无保留地展现在眼前:四十七岁的我妈,全身皮肤象炼乳一样白,几乎没有太多皱纹;她肉感十足的胸部和屁股,前凸后翘,似乎比一年前更大、更丰满了。

  我盯着妈妈的身子,痴痴地看了好半天。

  「要吹一下吗?」

  突然,母亲开口问我。

  我点点头,心脏一阵乱撞。

  随后,只见母亲「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开始动手帮我脱裤子。母亲掏出我的阳具,温柔地抚摸一下我的卵袋,然后,未等我说话,母亲便张开嘴,一口将我的阳具含了进去。顿时,一股久违的酥爽感,漫遍了我的龟头。

  「唔……唔……唔……」

  母亲卖力地上下套弄着,嘴里不断发出淫荡的喘息声。

  不难看出,即使搬来南方后,母亲也没少被男人们取乐,她的小嘴越来越灵,口交的技术越来越高超,一看平日里母亲就时常「练习」。我那根尺寸不大不小的阳具,在母亲温热潮湿的口腔里,被翻来覆去,吞进吐出,好不快活!给自己亲生儿子口交,母亲更是格外地尽心尽力,她时而将我的阳具连根吸入口中,连续深喉十几秒;时而将阳具整支吐出来,用舌尖舔舐我的龟头,顺便帮我清理一下包皮里的污垢。

  与此同时,母亲还不知从哪儿学来了一记新招:她一边帮我吹喇叭,一边还仰起脑袋,故意将双眼瞪得大大地看着我,让我精神上更加刺激,更有乱伦的快感。

  短短几分锺,我忽然觉得阳具根部有一股热流,自下而上地,快速涌上了我的龟头,接着,我立刻将阳具从我妈妈的口中拔出,瞬间,一股股白色浓稠的精液从马眼射出,喷了我妈妈满脸白花花一片。

  ……

  晚上,我躺在破旧的床铺上,一边和我妈妈聊天,一边把玩着她的大乳房。

  我妈妈虽然已年过四十,但她胸前这对大肥奶子,一直保养的极好,弹性十足,好似那刚结婚的年轻少妇。

  这时候,母亲整个人也很放松,心情明显变好了许多,于是我趁机,再一次问了她此前那个问题:「妈,下午那三个男人到底是谁?」母亲摇摇头,沉默了半天,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我忍不住好奇心,继续逼问她,最后,母亲实在拗不过我,无可奈何地说:那三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其中有两个刚从大牢里放出来……进到此处,母亲顿了顿,然后半警告半恳求我:「他们经常会来家里折腾我,你万一要是撞见了,不要生气,赶紧跑,这些人都不好惹。」听此情形,想必这三个地痞,当初是见我妈妈是外地人,又性格软弱、好欺负,因此他们便仗着自己在这一带的恶名,找机会轮肏了我妈妈。之后事态发展至此,肯定又与在北方老家时,如出一辙,我那胆小怕事的妈妈,只知道听天由命,不懂得反抗、拒绝,她只会乖乖地服从男人们的命令。并且,这三个地痞也根本没拿我母亲当人看待,我妈妈对于他们,只不过是一个免费的精液厕所罢了。

  听母亲说完,我正陷入一段沉思,忽然间,房间外面的木板门被推开了,「咯吱」一声,又长又响。我顿时吓了一跳,母亲见状,赶紧拍拍我的背,说道:

  「乖,别害怕,是风刮得,这屋子几十年了。」……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把我叫起床,让我赶紧吃了早饭,陪她出去找工作。

  之前,我妈妈一直在一家大卖场上班,收入不算高,吃穿用度很拮据 了省去一部分房租,她甚至搬进了如今这小平房。现在,儿子又南下投奔她,两张嘴吃饭,妈妈经济压力更大了,急需尽快找到一份活干。

  后来我又了解到,母亲当初被大卖场辞退,实际上是被人抓住了把柄,胁迫之下,才一时丢了大卖场的工作:作爲大卖场一名普通的销售,母亲的工作内容十分简单,也就是在店里站站柜台,卖东西,帮顾客结账。母亲做事情一直谨小慎微,因爲她很明白自己处境,她一个单身妇女,没关系没背景的,凡事不求出风头,受领导表扬什么的,只求一个安安稳稳,不犯错误。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越有求稳的想法,越容易犯事儿。

  果然,有一次,店里来了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年轻人,他穿着打扮十分讲究,手上、脖子上披金戴银,看模样就知道是个富家子弟。

  那天我母亲接待了他。

  年轻人出手十分阔绰,一进门,二话不说,指着洋酒架子上的XO人头马,就高喊:「来!给我各整一箱。」说完,年轻人掏出几沓崭新的百元大钞,当下就把账给结了,母亲回忆时还说道,点钱时,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末了还嚷嚷着要给我母亲小费……最后,悲剧发生了:当天下午,公司财务打来电话,说那几沓百元大钞全是假钞,但造假技术极其高超,应该是最近市面上才出现的新科技,只有在部分大银行才能鉴出真僞……造成损失后,秉着「谁出事谁负责」的原则,大卖场要求我母亲自行承担损失——两万多块钱,几乎是我母亲半年的收入了!

  其实,一般遇到这种倒霉事,只要在公司上面有人,稍微活动活动,跑跑关系,诸如此类非故意而爲的失误,完全可以不追究责任,仅给予书面批评。

  母亲自己也知道,关于这件事,在省城总公司的刘主任准能帮上忙。

  刘主任在大卖场算是位高权重,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关键职位上当领导,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却一直矗立不倒。刘主任利用职权之便,帮过不少人,也捞了不少钱。

  除此之外,母亲与刘主任的关系还有一层。

  就在一个月前,刘主任陪领导下基层,从华南到华北,挨个分公司的视察。

  一行人来到我们县时,首先就视察了销售部门。那天,爲了迎接这帮领导们,我母亲以及公司里其他几个姿色出衆的女销售,受上头主管指示,不用穿工作制服,要打扮得性感靓丽一些。于是,那天出门时,我母亲上身穿一件V 领针织衫,领口故意开得极低,几乎能看到她里边的大红色胸罩;下半身,母亲自然不能穿长裤,今天她穿了一条白色短裙,配上肉色丝袜,丰满的大屁股隔着短裙和丝袜,若隐若现,撑得轮廓分明。

  结果,刘主任第一眼见到我母亲,就整个人双眼放光,表示出了浓厚的「性趣」。随后他跟身边的狗腿子一打听,原来我母亲早已名声在外,在这一片,可是出了名的大美人。

  是啊,我母亲虽然不算年轻,但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五官精致的脸庞,风韵犹存的气质……是个男人见了都垂涎三尺!

  当天晚上,大卖场的人爲刘主任等领导们接风洗尘。

  那时候,反腐倡廉工作还未开展,中国的领导干部们比如今更加肆无忌惮,权力、油水也比现在要多得多。

  晚上六点整,大卖场主管们在县城最好的饭店设宴,点了一桌子山珍海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