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淫乱史】 【完】

摘要  家仁和家义是一对亲兄弟,二人正在各自的家中干着女人,可是干的却不是自己的老婆。   家仁是大哥,三十三岁,此时正抱着家义的老婆张小美的细腰,肉棒...

  家仁和家义是一对亲兄弟,二人正在各自的家中干着女人,可是干的却不是自己的老婆。

  家仁是大哥,三十三岁,此时正抱着家义的老婆张小美的细腰,肉棒正不停地在她的嫩逼里抽送着。小美今年才二十二岁,长得细腰丰臀,此时正两手扶着床,叉开双腿,翘着雪白的大屁股,家仁站在小美的屁股後面,肉棒从小美的的屁股下面捅进去,在嫩B里进进出出。

  小美兴奋地呻吟道∶「大哥,你的鸡巴好粗啊!操得我好舒服。」一面说,一面不停地向後耸动屁股。

  家仁双手从小美的两侧胯骨绕过去,一只手抓捏着小美的乳房,另一只手揪着小美的阴毛,说∶「怎麽样,我的鸡巴粗吧?是不是比家义的粗?操起来是不是很舒服?」小美仰着头,闭着眼,嘴里不断哼哼着说∶「真粗,把人家的小猫咪塞得满满的,这可比家义的鸡巴好多了!」家仁一面向前挺动,一面说∶「小美,你的小嫩逼好紧啊!夹得我的鸡巴麻趐趐的。」小美回答道∶「那是大哥的鸡巴太粗了,真有点儿受不了!」一会工夫,两个都气喘嘘嘘了。家仁此时疯狂地抽送着,说∶「小美,我快射出来了。」小美也高声叫道∶「我也不行了。」只见二人飞快地抽动,操逼时那特有的「咕叽、咕叽」的声音越来越响,家仁又抽插了几下,猛地全身一抖,阴茎内涌了一股股的白浆,全部打在了小美的花心处,小美也哆嗦了几下,双腿一阵抖动,子宫深处流出了一些阴精。此时小美再也站立不稳,向前面的床上趴去,家仁也跟着趴在小美的背上,大鸡巴仍然插在小美的肉洞里,二人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只见家仁的鸡巴已变小变软,从小美的小肉洞里脱落出来,小美的两片小阴唇因充血变得肥大,充血虽然褪了一些,但仍呈紫红色。小肉洞在小美的年龄来说,应该是闭合的,可是小美的肉洞却是略略张开的,可能是家仁的鸡巴太粗的缘故,此时正从张开有小手指粗细的小肉洞内向外流着白色的精液,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去。

  家仁把手伸过去,揉着小美的丰乳,说∶「小美,你说你老公和你大嫂现在能不能干完呢?」小美回答道∶「我看肯定没完事,我大嫂身体那麽丰满,性情又那麽骚,我要是男人,我也想干干她的嫩逼。对啦!大哥,你是喜欢操我呢,还是喜欢操我大嫂?」家仁忙说∶「当然喜欢你啦!你年轻,漂亮,身材又好,小B又嫩又紧,我恨不得天天操你才好呢!」小美说∶「那人家的小嫩逼可等着你来操啦!」逼家义此时正抱着家仁的老婆,也就是自己的大嫂王琳。家义平躺在床上,王琳骑在家义的身上,二人正采用69式互相舔着对方的阴部。

  家义今年二十五岁,小伙子长得挺帅。王琳今年三十二岁,长得也挺美,就是微微胖一些,是三思公司财务部的经理。

  王琳此时双腿跪在家义的脸上,包子似的阴部正对着家义的嘴,家义左手揉着王琳左侧的肥嫩雪白的屁股,右手玩弄着王琳浓密的阴毛,说∶「大嫂,你的阴毛好像比以前更多了。」王琳一边吸着家义长长的肉棒,一边说∶「还不是让你们这些臭男人给操的!」其实家义和家仁的肉棒各有千秋,大哥家仁的肉棒比较粗,但不是很长,而家义的肉棒却细而长。此时家义用手扒开大嫂王琳那二片紫黑色的阴唇,把手指头伸进去乱捅,一会儿,王琳的大肉洞里就变得湿漉漉,一滴粘液拖着长长的细丝从肉洞口滴落下来,家义忙张开嘴接住。

  王琳呻吟道∶「二弟,你不是最喜欢吃大嫂的逼吗?怎麽还不吃?」说着把大嫩逼死命地压向家义的嘴。

  家义张开嘴,把两片阴唇全部包在嘴里吸吮着,说∶「阿琳,你的逼里的味道比小美的浓多了,太好吃了!」王琳说道∶「你大哥每次吃人家逼的时候,总是说人家的逼就一股骚味,二弟,你说人家的的逼真的很骚吗?我可是每天都洗的。」家义笑道∶「其实,每个女人的逼里都有骚味,只是你的比别人的味道浓一些,而且不光是骚味,还有一点儿咸和酸,还有别人逼里没有的一种特殊味道。大嫂,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吃女人的逼,而且最喜欢味道浓一点的。有一次小美出差,好几天都没洗澡,回来後我就吃她的逼,味道可真爽。」此时王琳已欲火高涨,说∶「好二弟,别再吃了,快点操人家吧,我挺不住了!」说着爬起来仰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向两侧大大张开,家义用手扶着长长的肉棒,对准肉洞,「噗哧」一声就插了进去,开始快速抽动起来。

  王琳一边扶着家义的腰帮一把力,一边享受着快感,媚声说道∶「二弟,我就喜欢你的鸡巴,长长的,插进人家的逼里舒服极了,尤其是龟头每次都能顶到人家的花心上。不像你大哥,每次干人家的时候都要在人家的屁股底下垫一个枕头才能碰到人家的穴眼。」家义笑道∶「那你就多来几次,让我多操几次呗!」王琳双手抓着家义的腰大声道∶「二弟,使劲操,再使劲,把大鸡巴都插到小妹的穴眼里┅┅再快点┅┅哎哟!舒服死了┅┅」一时间,屋里只有「噗哧、噗哧」的操逼声音,王琳不时地把大屁股抬起来去迎合家义的抽插,叫道∶「啊!死鬼,你的鸡巴太长了,都插进人家的子宫里去了┅┅哎哟!我不行了,我要泄精了┅┅快活死我了┅┅」这时家义也使劲地抽插了几下,用大鸡巴头顶住子宫口,一阵抖动,射出了精液。

  星期六,小美的妈妈淑芬正在厨房里炒菜。淑芬今年45岁,是某大学的副教授,知识女性懂得保养自己,每天都坚持做锻炼和美容,因此身段和容貌都很好,看上去也就在三十七、八岁差不多,只是屁股看上去略微有些肥大,但更增加了她的性感。

  因为淑芬夫妇就小美这麽一个女儿,因此每个休息日,小美夫妻都要回来看望父母。

  家义来到厨房,用力吸了吸鼻子,大声说∶「好香,妈,你在做什麽?」嘴上说着,手却悄悄地伸到淑芬那肥嫩的屁股上拧了一把。淑芬娇嗔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大声说∶「你和小美一样是一个小馋猫,锅里食鱼。」说着悄悄扭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正看着报纸的老公,低声说道∶「明天你爸爸出差,你们回来住吧!」家义把已经隆起的肉棒顶在淑芬的肥臀上蹭了几下,又用手在淑芬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才回到客厅。淑芬被家义摸得小逼里痒痒的,肉洞内已经湿润。其实在家义和小美还没结婚时,淑芬就已经被长得很帅的家义给上过了,淑芬一来觉得家义年轻身体好、做爱的时间长,二来也对家义长长的鸡巴特别喜爱。家义也觉得丈母娘表面上很端庄,可骨子里却骚浪得很,尤其是那多肉肥美的逼,无论是吃起来还是插进去都舒服。

  家义和自己妈妈之间的秘密小美也知道,可她并不介意,反而一想起来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妈妈乱伦就不自觉地兴奋,反正也都不是外人,自己妈妈的便宜让自己老公给占了,这也叫肥水不入外人田嘛!

  第二天,小美的爸爸出差了,淑芬特意打扮了一下自己,等待夜晚的到来。

  晚饭後,家义和小美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淑芬整理好家务,也坐在沙发上,家义一把搂过淑芬,手伸进了衣襟里,抚弄着淑芬肥硕的乳房,说∶「妈,这麽多天想没想我?」淑芬扭动着身体,娇嗔道∶「不来了,你总是当着小美的面儿欺侮人家。」家义把岳母抱放在自己的双腿上,一只手仍揉捏着淑芬的双乳,另一只手伸进了岳母的短裙里,隔着内裤轻揉着两片大阴唇,一会儿,小内裤就湿透了。

  家义对小美说∶「小美,你看妈多骚,出了这麽多水。」小美笑嘻嘻地也在淑芬的肥胖的大逼上摸了一把说∶「妈,是不是我爸好多天没操你了?你才骚浪成这个样子。今天让家义好好操一操你吧!」淑芬呻吟道∶「你们两个小鬼头就会折磨妈,我们快到床上吧!」三人互相搂抱着来到淑芬的大床上,各自快速脱着衣服。家义望着两具白白的身体说∶「快,我要吃肉汁。」小美和淑芬异口同声地说∶「又要吃我俩的肉汁啊?」家义分别在两个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我给你俩先来个热身,谁要是表现不好,我一会儿就少操她几下。」小美和淑芬不情愿地并排跪在床上,各自翘起雪白的粉臀。只见小美的屁股小而圆,两片阴唇薄薄的,屁眼小小的,阴唇和小屁眼都呈粉红色;而淑芬的阴唇较厚,屁眼也较大,阴唇和屁眼都呈黑褐色,一看就知道被人操过多次。

  家义分别在小美的小嫩逼和淑芬的大肥逼上吸吮了一阵,说∶「好久没吃妈的大骚逼了,味道好极了。」说着又把嘴贴在淑芬的肥逼上。

  淑芬也呻吟道∶「啊┅┅好儿子,把妈的逼舔得美死了,妈的大逼已经很长时间没被人这麽舔了,又流出来了┅┅」说着,一股粘糊糊的浪水涌了出来。

  小美催促道∶「好家义,快点操人家一下吧,人家逼里痒得好难受啊!」家义说∶「可是我还没吃完妈的淫穴呢!」小美央求道∶「好老公,你先给人家止止痒,再慢慢地舔嘛!」家义极不情愿地放开淑芬的身体,仰躺在床上,说∶「你自己来吧!」小美爬上床,骑在家义的身上,用手扶着家义已经勃起的肉棒,塞进了自己的小肉洞中开始套动起来,「噗哧、噗哧」之声不绝於耳。

  淑芬也爬上床,骑在家义的头上,使自己的阴部正对着家义的嘴,慢慢坐了下去。小美套动了一阵子,淫声浪语也就出来了∶「好老公,你的鸡巴真是又粗又长,捅得人家逼里得劲极了。」家义这时只觉得肉棒上传来阵阵快感,不自觉地双手抱紧了淑芬的大屁股,伸舌在丈母娘的黑红色的屁眼上舔了几下,又使劲地吸吮了几口,吸得淑芬浑身直抖才放开淑芬。

  家义爬起来把小美按在床上,双腿向两侧大大分开,用红红的大鸡巴头对准小美的逼口处,一挺腰,「噗哧」一声就齐根插进去了,问道∶「小骚货,舒服吗?」小美一边扭动小屁股迎合抽插,一边说∶「好家义,你可真会操,操得人家逼里涨涨的,像有小虫在爬。」好一会儿,小美已经泄了三次阴精,家义这时也觉得快感连连,双手用力抓住小美的小细腰,肉棒在充血的小肉洞中飞快地进出,家义边操边道∶「哎哟,来了,射精了┅┅」说着又猛地操了小美几下,就趴在小美身上一动不动了。

  小美只觉得家义的鸡巴在肉洞里一挺一挺,一股一股的精液都打在自己的子宫口上,身子一抖,晕了过去,瘫在那也一动不动了。

  淑芬推着家义从小美的身上翻下来,家义仰躺在床上,鸡巴已经缩小。淑芬一手揉着自己的阴唇,一手分开小美的双腿,打量着女儿那略有红肿的阴部,说道∶「死家义,这麽使劲,把我女儿的阴唇都给操肿了,干人家的时候怎麽不见这麽卖力!」说着趴在小美的两腿间,张嘴含住了女儿的阴唇,吸吮了起来。

  由於刚才家义在小美的穴里射了很多的精液,所以小美的阴道口尽是流出来的家义的精液,淑芬将嘴凑上去,伸出舌头,探到小美的阴道口,在自己女儿的穴口舔了起来,将女儿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汤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家义躺在那儿望着淑芬笑道∶「好吃吗?」淑芬咂咂嘴,说道∶「好吃!」家义说∶「那你也舔舔我的吧?」淑芬又爬到了家义的身边,用嘴含住家义的鸡巴吸吮了起来。一会儿,家义的鸡巴又站立起来,家义让淑芬跪在床上,大屁股高高翘起,家义跪在淑芬屁股後面,用手扶着长长的鸡巴对准淑芬的嫩逼口插了进去抽动起来。

  淑芬身子被家义操得一耸一耸的,嘴里哼哼叽叽的喊道∶「哎呦!太舒服了┅┅好哥哥┅┅使劲操┅┅把妹妹的穴操得舒舒服服的┅┅再使点劲,把鸡巴往妹妹的阴道深处捅。」家义用手在淑芬右侧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说∶「好芬妹,你也夹得我好紧。」这时小美也醒了过来,学着家义的声音说∶「好芬妹,好肉麻哟!」淑芬一听小美这麽一说,粉脸一红。

  家义对小美说∶「不叫芬妹叫什麽?没准你爸爸操你妈妈时也这麽叫呢!」小美扭头对妈妈说∶「妈,爸爸操你的时候也这麽叫麽?」淑芬脸更红了,忸怩说道∶「羞人答答的,这种事怎麽好说。」家义一听淑芬不愿说,就抱住淑芬的屁股使劲向前顶了几下,说∶「你说不说?」说着又使劲顶了几下,顶得淑芬张着嘴直喘粗气,呻吟道∶「好人┅┅轻一点儿┅┅人家说还不行吗?你爸爸每次同人家做爱时,都叫人家小芬。」家义不再说话,只是使劲操着淑芬,二人之间发出操穴时那特有的「噗哧、噗哧」的声音,淑芬也使劲地向後耸动屁股,使肉棒进入得更深。

  家义边操着淑芬,一边对小美说∶「小美,你看你妈现在骚不骚?」小美笑着爬过去,一手揉搓着母亲的两个大乳房,一手揉搓着母亲的阴户道∶「老公,你轻点操妈,你看你的大鸡巴那麽长,那麽粗,别把妈的逼给操坏了,操坏了你就没什麽操了。」家义说∶「还有你的小嫩逼可以操嘛!」小美说∶「那我爸可就没什麽操了吗?」家义笑道∶「你妈的大肥逼都让人操了二十多年了,还能操坏?」淑芬哼哼道∶「你们两个就会笑话妈,我哪有你们说的那麽骚。」小美举起手掌说∶「家义,你看我妈都流了这麽多的淫液,弄得我一手都是水。」说着摊开手掌,果然手掌中湿乎乎的,家义笑道∶「小美,那是你妈太骚了。」说着使劲操了淑芬两下,问道∶「妈,你说是不是?」淑芬被家义操得往前耸了两下,神智已有些不清,哼叽道∶「哎呦,是┅┅是┅┅我太骚了。哎呦!舒服死了我了┅┅好哥哥┅┅再使点劲操┅┅」边说边将屁股向後猛顶。

  家义也觉得快感来临,将自己的大鸡巴死命地往淑芬的穴里操着。两人狂操了半天,只见家义抱着淑芬的腰将屁股猛耸了两下,便趴在淑芬的背上不动了。淑芬只觉家义的阴茎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阴道深处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自己同时也不禁浑身颤抖,快感传遍全身,只觉穴口一开,阴精狂泄而出。两人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双双瘫倒在床上,气喘嘘嘘地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二人歇了半天,才渐渐喘匀了气。三人躺在床上,小美对淑芬说∶「妈,你今天的模样好骚啊!」淑芬俏脸一红说∶「还不是让你老公给操的,妈的便宜都让你老公给占去了。」家义笑着说∶「我看你们娘俩都够骚的了。」淑芬白了家义一眼说∶「我们娘俩要是不骚,你能操上吗?还说风凉话。」家义忙说∶「芬妹你别生气,以後小美做我的大老婆,你就做我的小老婆。」说着把手伸到淑芬的两腿中间,用手在淑芬的大嫩逼中捅了几下,手指上已经沾满了淫水,再把手指向下摸到了淑芬的屁眼上,淑芬骚浪地打了家义胸口一下说∶「美得你。」小美说∶「那我爸怎麽办?」家义说∶「那你爸做妈的大老公,我做妈的小老公,两个老公一起操你妈的嫩逼。」淑芬急忙说道∶「要死了,我们之间的事不能让你爸知道。」家义边用手揉着淑芬的屁眼边笑了笑说∶「我知道了。对了,妈,你屁眼是不是好多天没让人操啦?明天让我操一下吧!」说着手指头已经插进了淑芬的屁眼里∶「你喜不喜欢粗一点的鸡巴?哪天我介绍我哥给你认识好不好?我哥的鸡巴比我还粗,我们哥俩一个操你的大嫩逼,一个操你的小屁眼,好不好?」小美也说∶「妈,是真的,他哥的鸡巴可粗了,上次插得人家舒服死了。」淑芬红着脸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