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买淫的日子】 【完】

摘要  自从我妈开始在家坐台卖淫以后,王伯伯就辞掉了包工头的工作,一心一意做起了拉皮条的生意,而他旗下的卖淫女当然只有我妈一个。我妈的收入几乎一大半都...

  自从我妈开始在家坐台卖淫以后,王伯伯就辞掉了包工头的工作,一心一意做起了拉皮条的生意,而他旗下的卖淫女当然只有我妈一个。我妈的收入几乎一大半都进了王伯伯的钱包,小部分用来维持我和我妈的日常开支。

  每次我妈晚上收工,王伯伯就从衣柜里揪出一件衣服,把全身臭汗和男人精液的妈妈擦干净,然后抱起她走进浴室。他们俩在里面洗一个鸳鸯浴,王伯伯都会一边洗一边让我妈给他口交。他非常喜欢我妈嘴里肥嘟嘟的塞着他的大肉棒,然后抱住我妈的后脑勺,龟头顶着我妈的口腔壁,射出浓浓的精液。

   有一次洗完澡,王伯伯还想再干一次我妈。但他嫌我妈的卧室里面到处都是精液和脏衣服,所以就抱着一丝不挂的我妈,走进了我的卧室。我在写字台上写作业,王伯伯就把我妈扔到床上。

  「老王……算了……那……」

  「不行」

  老王也是光着身子,一根大肉帮软乎乎的耷拉着,黑哄哄的阴毛杂乱的黏着一些口水。他坐在床上,背靠着墙,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阴茎。我妈小心的看了一眼我,无奈的爬到王伯伯身旁,把头埋在王伯伯双腿之间,开始给王伯伯口交使他的阴茎再次勃起。

  我妈因为已经卖淫一段时间了,在众多市井小民的调教下,口交的技巧已经小成,她熟练的用舌尖触碰龟头下面的冠状沟,还努力分泌出更多的口水,使得王伯伯的鸡巴在我妈口里戳的时候有「啾啾」的声音,我妈撅着大屁股给王伯伯口交时候,还不时含着他的阴茎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这一切一切,都是因为我妈不想在我的房间当着我和王伯伯性交,想让他射在自己的嘴里。可是王伯伯也是玩女人的高手,怎会不知道我妈心里在想什么。

  「啊……啊……嗯哼……」

  王伯伯突然低声喊了起来,并提肛假装使阴茎颤动,装出要射精的假象。我妈感到嘴里阴茎的异动,连忙加快舌头的速度收紧小嘴。

  这时候老王突然哈哈大笑一声,抬起臭脚,把我妈踹到一旁,然后扑到她身上,没有任何前戏的握住自己的肉棒插入我妈的阴道。

  我妈虽然已经卖淫多时,但每次都有心理准备和客人们干我妈的前戏,这使得每次客人们的肉棒进入我妈的阴道时,肉洞里都是湿乎乎的,非常润滑。可这次我妈的身体完全没有料到王伯伯是假装射精,一下子被插了进去,连带着肉洞两旁的阴唇都被阴茎带着塞了进去,疼的我妈呲牙咧嘴,眉头紧皱,双手死死的按在王伯伯的漆黑的胸膛上。

  「老婊子,你全身上下哪块肉我没舔过,哪个洞我没进去过,你那点儿心思我一清二楚,你儿子早就知道你是个婊子了,装什么清高,老老实实给老子干吧,哈哈啊哈。」

  王伯伯压在我妈柔弱的肉体上,得意的笑着,下身的肉棒不断加快抽插的速度,「啪啪啪」的声音和我妈「哦啊……啊……求……啊」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在我的卧室里想起。每一次王伯伯的胯部撞在我妈的屁股上,每一次王伯伯的阴囊在我妈的阴道口受到挤压,每一次肉棒抽出来带出的一些白色粘膜,都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心中的绿母情节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老婊……子,听说你以前是个……个老师,还是个……个主任,还上过大学。哈哈哈,怎么就被我这个老……老农民压在身下了,你们不……不是清高着呢吗。平时不是最看不……不起的就是我们吗,还不是被我……我骑在胯下,给?

  我干。上过大学还就是了不起,下面真骚,你的骚屄……屄真是名器啊。你儿子到……到底是不是你生的啊,生完了还这么紧……」王伯伯搜肠刮肚的侮辱我妈,想从中得到更大的快感。我妈则是双眼紧闭,脸色潮红,脸颊不断流下泪滴。王伯伯见我妈脸上犹如雨后桃花,顿生「爱怜」之意,伏下身子在我妈的脸上舔来舔去,从敏感的耳垂舔到鼻子尖,还不时掘开我妈的小嘴,舌头伸进去在里面翻江倒海。

  我妈感到呼吸困难,小手奋力一推,终于将王伯伯的身子向上推出去一点儿,舌头离开了我妈的口腔,正张大嘴呼吸,王伯伯却将一口浓痰吐到了我妈的嘴里。

  我妈胃里一阵恶心,连忙扭过身子,爬到床边干呕。

  「哈哈,老婊子,我的浓痰好不好喝,我可是从不刷牙。对了,我都一个星期不洗澡了,这肉棒刚被你舔干净了,可是屁眼还很脏啊,你给我舔舔吧。

  老王将我妈身体扭过来,抽出肉棒,大黑屁股一下坐在我妈的脸上,然后用力掰开自己的屁股,将肛门压在我妈的嘴和鼻子中间。我坐在书桌前都闻到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我妈鼻中闻到的可想而知,她痛苦的扭着身子,一双被无数人捏过的大奶子上下左右晃动,小手推着王伯伯的粗腰,可是除了在他厚厚的肉皮上推出几道肉浪,实在是毫无用处。

  「好了好了,不为难你了,我也不喜欢别人舔我那里。」王伯伯玩我妈尽兴,就想干点儿「正事」了,他转过身子,坐在我妈的肚子上,将我妈的两个乳房挤在一起,下面露出一个小孔,然后把自己的肉棒插到里面,看样子王伯伯是想乳交啊。

  王伯伯大手紧紧压着我妈的奶子,空闲的大拇指在黑色的奶头上不停的挑动,屁股却随着腰部的力量快速前后抽动,他胯下的肉棒自然就在我妈的「乳洞」里来回穿梭,紫黑色的龟头一下一下的顶到我妈的下巴上。

  我妈下巴被一个坚硬火热的东西顶撞,虽然乳头上传来阵阵快感,可是下身的肉洞却是十分空虚,刚才被王伯伯插到一半拔了出来,现在里面瘙痒难耐,不断流出淫液。

  「老王……别这样了……就和平常……平常一样……弄下面吧。」「你个老婊子少跟我讨价还价,老子下面正爽呢,你要是下面缺人干,让你儿子上啊。」

  虽然我妈已经要了我的童贞,但那次是被逼迫的,她还是很忌讳乱伦的,王伯伯这句话吓得我妈立刻闭上了嘴。

  又抽插了一百下左右,王伯伯终于忍受不了,射出了滚烫的精液,白色粘稠的液体弄得我妈一脸都是。老王射完了又跨坐在我妈身上喘了几口气,就下床穿拖鞋走了。

  我妈一屁股爬了起来,似乎想了一会儿,静静的光着身子走到我身后。

  「小同,你不会讨厌妈妈吧。」

  「不会的,我不会嫌弃妈妈的,您永远是我的妈妈。」「嗯,乖孩子。我这就是命不好,你爸也走了,等你长大了,我就自生自灭!

  吧。」

  我妈说完了,一脸悲戚的出去了。

  再后来,王伯伯经常到我的床上干我妈。一开始我还有些不习惯,可是渐渐的我也就适应了,甚至有时候如果身后没有王叔叔和我妈「呼哧呼哧」的呼吸声和我妈白花花身子上「啪啪啪」的声音,我都无法认真写作业。

  3月份开始的时候,王伯伯突然迷上了日本AV录影带,我妈在卧室里接客卖淫的时候,王伯伯就在客厅里看成人片子,从里面学了各种各样的性交姿势和调教女人的手段。

  王伯伯也是活学活用,一般在我卧室里和我妈做爱再也不用那些普通的姿势,而是用日本AV里那些新鲜的姿势,可是这些姿势都是看着好,做爱的时候却很不舒服,王伯伯用过几次也就不再用了。转而去成人玩具店买了好多的电动阴茎、跳蛋、按摩器、胶棒等等,在我妈身上实验。

  一天,我在做功课,后面传来「嗡嗡」的声音,我好奇的转身。床上我妈一脸潮红,眼中柔情似水,倒在王伯伯的肚子上,王伯伯手上拿着一个大号的按摩棒在我妈的乳头上蹭着。我妈下身的阴道口被胶布贴着,几根电线从我妈的肉缝里出来,另一端连着电池盒,「嗡嗡」的声音就从我妈的肚子里传出来。

  「王伯伯,我妈肚子里怎么还有声音啊?」

  「我放在你妈肉洞里好多跳蛋,你看她肉屄里流出好多水来啊。」王伯伯猥琐的冲我笑。

  果然,我妈的肉缝不断流出白色的分泌物,胶布都有些贴不住了。我妈不断的扭动大屁股,体内那些微微振动的小东西不断刺激她的阴道壁,就在这一段时间内,她又一次到达了高潮,阴道里又流出了大量淫液。

  「老王,快拿出来,我受不了这个。」我妈看着老王,眼睛里竟有些依赖的神情,看来我妈和王伯伯之间有了斯德哥尔摩效应。

  「玲婊子,你看你下面水那么多,还说受不了,少跟老子说瞎话。」老王黑黢黢右手握住我妈的手腕。左手下移到了我妈两块屁股瓣的中间。这时候我妈两腿之间那块小山丘似的隆起已经完全湿透了,阴毛乱作一团,一些液体顺着我妈的会阴流淌。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妈屁眼里竟然塞着一个紫色的玻璃棒,只有末端还留在外面,不仔细看都没法发现。老王的手指夹住玻璃棒的一端,猛的往外一抽,玻璃棒全都抽离了我妈的身体,疼的我妈嗷嗷直叫,在王伯伯的怀里痛苦的扭动着屁股。

  原来那个玻璃棒不是圆柱形的,而是在圆柱上还有一些半径更大的球形,那些球上面都有一些白色的粘液,可能是王伯伯提前涂上去的润滑液。玻璃棒抽出来的一瞬间扩大了我妈的肛门,使得我妈疼痛万分,还产生了些许排便感。

  「疼吧,我给你揉揉」

  「不用了,老王,我不疼,你不用……啊嗯。」王伯伯把按摩棒扔到一边,手指伸进我妈的肛门里,肛门周围的那小块肉都已经红肿,肛门口有乒乓球大小,老王的手指在里面搅动抽插。我妈脸贴在老王的肚皮上,小手紧紧抓住王伯伯的肩膀,屁股不安的小幅度扭动。

  接下来王伯伯又把我妈阴户上的胶带撕下来,几根阴毛也随着胶带被撕了下来,疼得我妈轻声叫了几下。然后他又揪着电线,一根一根的把我妈阴道里的跳蛋揪出来,那些细小的电线从我妈的肉缝里出来,表面都是透明的液体,然后我妈的肉分开一个小口,一个个紫色塑料椭圆球体就被揪了出来。

  跳蛋全部被揪出来以后,老王下床穿上拖鞋,命令我妈去做饭,就光着身子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胯下的阴茎也跟着左摇右摆,威风十足。

   床单上都被我妈的淫液弄湿了一大片,几根不知是王伯伯还是我妈的阴毛。

  黏在上面。我妈把头靠在枕头上,蜷缩着身子,湿嗒嗒的阴部在两个大屁股瓣中间若隐若现。

  「小同,妈妈是……」

  「妈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都懂」

  我妈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从床上起来,也是光着屁股走了出去。

  再后来,王伯伯对母乳突然起了兴趣,从黑市上买回来好多催乳剂,每天都喂给我妈吃。那些催乳剂也不知是什么成分,倒是很有效,我妈竟然在哺育了我之后,又一次开始出奶。

  于是每次我在写作业的时候,身后老王都趴在我妈的乳房上,手指捏着我妈的奶头,一股白色的乳汁就喷了出来,老王大喜,嘴巴叼着我妈的奶头玩命的吸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喝水声。一会儿喝多了喘口气,咂咂嘴,对我说一声「你妈的奶真好喝,怪不得你长得这么好,我也得多喝点儿。」。

  而我妈奶水的第二次出现,也使得她的客人更多起来,以前我妈都是只能一次接待四个客人,现在可以接待六个。一般情况都是我妈跪在床上,阴道和屁眼里来来回回进出着两根肉棒,一只手撑着床,另一只手给一个客人的阴茎手淫,嘴里还给另外一个客人口交,胸前下垂的两个奶子各被一个客人吸吮着。这下可把王伯伯乐开了花,每天坐在我家沙发上一边看AV一边数钱。

  每天来嫖我妈的人络绎不绝,甚至有一些大老板也慕名而来,直接包场半天,我妈就在卧室里一丝不挂的给他们服务。

  这天我妈被包场半天,我偷看里面脱下来的西装,上面的商标是一只鹰图案,我知道这个A牌很贵,看来这次来干我妈的人是个大老板。床上的人也印证了我的想法,上面除了我妈,还有两个男人。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看起来60岁左右,带着一个金边眼镜,前额的头发都有些秃了。另一个则是40岁左右,肚子有些发福。

  我妈就跨坐在那个戴眼镜的老头身上,肉洞里塞着他的肉棒,用骑乘位为这个老头服务卖屄。老头一脸惬意的靠在床头上,看着眼前的女人在卖力的和自己交配。 另一个老头则是盘坐在一旁,饶有兴致的边抽烟边看我妈的上下晃动的奶子。

  「李老,这女人不错吧,听说以前她还是咱们中学的教室呢,他儿子就住在隔壁。」

  「不错,真不错,比外面场子那些女人强,屄又紧又湿,奶子还有水。嗯……不行,我得再坚持一会儿。曹总,你先替我干会儿,我缓缓。“说罢,那个曹总一用力就把我妈从李老的身上「拔」了出来,一直沉浸在快感中的我妈惊慌失措的看着两个人,阴户上滴下一串串粘液。曹笑嘻嘻的看着我妈,把我妈悬空在自己身上,然后勃起的肉棒对准我妈膣口,一松手,他的肉棒就顺利的插入了我妈的肉洞里。我妈则继续上下套弄,伺候着自己的客人。

  我妈自己掌握着性交的主动权,感受到那个火热的硬邦邦的东西在肚子里插进插出。进去的时候有些涨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