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的朋友是你幻想做爱对象 】【修订版】【作者:a787a568】【完】

摘要上集 (一)   公事化做爱,久了就会变得单调。妻有一位朋友常来我家,她身材好、爱唱歌,他们夫妻时常来找我老婆聊天,久了很熟识,常常一起去唱歌、出...

上集

(一)

  公事化做爱,久了就会变得单调。妻有一位朋友常来我家,她身材好、爱唱歌,他们夫妻时常来找我老婆聊天,久了很熟识,常常一起去唱歌、出去玩。

  老婆看我色迷迷的,又喜欢找她唱情歌,有一天问我:「喜欢小梅吗?」问得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老婆说:「老实说,我会让你梦想完成。」停了好久,我才说:「真的吗?

  你不会生气?」老婆答道:「是真的,我不会生气。」那我就实说了:「我想和她做爱,干她。」老婆一脸错愕:「是真的想吗?你们男人都是贱骨头,抱着自己老婆又去想别的女人,想着人妻熟女,也不想想自己老婆也是人妻熟女。」老婆生气的说:

  「如果你老婆也是别人幻想做爱的对象,你会怎样?」我无言以对:「好,那算了,就当我没说。」我有点生气道:「也是你要我实说的。」老婆看我如此,就说:「那有机会我找小梅谈看看。」居然如此!当然要找老婆好好干一炮啦!我拉着老婆往房间走,抱着她一阵狂吻,一手脱衣、一手摸奶,好充实的感觉。

  老婆直说:「老公,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好好干我!」老二早就举旗了,老婆握着我的老二:「喔……好大……我要……老公……快干我……」我一插见底、整根没入,妮妮爽快地迎合着……我用力猛烈地干,不晓得为什麽今天我怎会这麽勇?怒涨的鸡巴不断地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撞击妮妮屁股时一声一声「啪!啪!啪!」的肉声。

  「啊……呀……老公,干我……哦……哦……干我……哎……哎……哎……爽!操死我……干我……妮妮爱你干呀!」老婆好淫荡喔!抽插了两、三百下她就差点爽昏了。我的动作越来越猛,大力猛抽,干得妮妮淫水流了一大片。

  「老公……操死我……爽!啊……呀……啊……我是你的淫妻……老公……呀……啊……淫妻……妮妮想要你干……用力干我……老公的阴茎又硬又长……插得我很舒服……」「嗯……嗯……妮妮爱你干……好爽……嗯……嗯……哎……哎……哎……哎呀!又……又来了!老公用力干呀!爽死我了……啊……噢……噢……老公我爱你……爱死你的大鸡巴……噢……呀……」老婆一爽就乱叫:「射吧!啊……射死我吧!啊……呀……」我把暖暖的精液一大股一大股的射进老婆体内,实在好舒服(忘了告诉各位大大,我老婆叫妮妮)。我对高潮後的老婆说:「小梅的事你可不要忘记喔!」爽归爽,再次提醒总是要的。

  漫长的等待总是很长,希望老婆会给我好消息。有一天我问老婆:「小梅什麽时候可以给我?」老婆说:「你真的想要我就告诉她。你等着,我去找小梅唱歌,逮到机会我会试探她的。」老婆一去就是一天,我等得不耐烦,打她手机又不接,真令我心焦急如焚。

  到了晚上老婆才回家,看她面有喜色,应该有好消息。

  老婆问:「你真的想干小梅吗?」

  我马上答道:「那还用说,想很久了!怎样,有好消息吗?今天你怎麽去那麽久?」老婆嘟嚷着说:「还不是为了你!说了你不可以生气哦!」「好,我不生气,你说。」眼见有门,我连忙追问着,老婆却欲言又止。

  「那你们去了哪里?唱歌哪有可能唱那麽久?」老婆被我吵着问,只好和盘托出:「当我告诉小梅,你想找她做爱时,她开始很生气,但又想起大家都是这麽久的好朋友,就算了。小梅说:『朋友妻,不可戏。』我说:『朋友妻,偷偷骑,一次两次没关系。』

(二)

  小梅说:『这是你说的,不可以後悔。你先给我老公干,我再给大哥干。』没办法,我这时倒变得骑虎难下,只好回答她:『好,就这样说定了。』小梅说:『那你现在到我家,我老公今天没上班,回去跟他商量一下,看看他的意思。』当我们去到她家,小梅老公正在客厅看电视,小梅一把拉着她老公就往房间走。大概十分钟後小梅出来笑嘻嘻的叫我进去:『我老公在房间等你。』我一时转不过来:『太快了吧?』小梅推着我往房间去:『快!快进去,老公後悔就麻烦了。』我只好无奈地往房间走,她老公早就在房间里等着我了,他一看到我马上抱着我摸奶,另一只手就伸往内裤里挖鸡迈,挖得我好难过,猛叫着:『不要……不要……小梅在外面,会让她看到……』『没关系,大家不是说好了麽?』小梅老公一边说,一边脱着我的裤子,我一路拒绝。但是我越反抗,他性趣就越高:『妮妮,我想干你很久了,有这麽好的机会我又怎会轻易放过呢?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能小梅老公心想着就在自己夫妻的床上干人家老婆一定很刺激,二话不说将我压在床上,亲我的嘴、摸我的奶,一只手不停挖着我的鸡迈。我不停挣扎反抗着:『不要这样……不要……要是给我老公知道就惨了……』可是这时哪由得我?还是男人的力气大,他用身体压着我,一边脱掉我的内裤,跟住就提着大鸡鸡插进我的鸡迈里了。人家那时下面还是乾乾的,他一插进来我就惨叫一声:『鸡巴好大喔……好痛……我不要……你这样偷偷干我……我老公知道准会打死我的……不要……不要啦……』小梅她老公却没有停下来,一直干一直干,丝毫不管我反应,『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这个骚货!操破你的臭鸡迈……』他一面干,还一面用粗语骂我。

  他的鸡巴好大,又插得很深,人家不一会就给他干到有反应了,下面不单涌出水来,还情不自禁地抱着他大叫:『喔……好爽……好舒服……小梅老公……干我……用力插……不要管我老公了……快……』还配合着他阳具的抽送自动挺动起下身。

  我就在小梅他们家的床上给她老公操到高潮了,『喔……喔……好爽……好舒服……干我……用力……喔……爽死了……喔……啊……我要上天了……』她老公仍然挺着直直的阳具,两手按住我张开的大腿,大鸡巴快速地在人家的鸡迈里抽插着。我一边丢精,一边迎凑着他的挺送,『哦……干死我了……喔……爽死了……喔……』的继续叫床。

  迷迷糊糊中只觉得他猛烈地挺动了几下,接着全身舒服的一抖,就在我里面射精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不断射入人家的鸡迈深处,烫得我忘了一切地紧紧搂住他,无比淫荡地撒娇着说:『亲哥哥……你好壮喔!射精了,阳具都没有软下来……还很硬呢!我还要……』这时我发现小梅正在房门外偷看着我和她老公的活春宫,她一定心想着,如果现在有男人干她,不管是谁,一定会给他的。我还隐约听到小梅在低声叫着:

  『老公,你还行吗?人家的鸡迈好痒……来干我嘛!小梅老公说不要,小梅说:『那我要……我要让妮妮她老公干,听说他很勇猛,一天可以干三次呢!』

(三)

  妮妮回来後告诉我:「看来你要干小梅应该没问题了。只是人家为了你先给她老公了,我为你牺牲,你要好好疼我啊!」听完妮妮的叙述,我假装有点生气的说:「你去了一整天,原来是和小梅老公干炮!哼!那为什麽不给个电话我?手机也不接。」见老婆委曲得几乎要掉下眼泪了,我才搂着她说:「嘻嘻!我是跟你开玩笑而已,你却当真。老实说,有爽吗?小梅老公是怎样干你的,是3P,还是一对一?

  小梅有看到她老公干你吗?她後来有加入吗?他的『懒叫』是长还是粗?有比我大吗?」我有点急了,一连串的追问着妮妮。

  「唉!干都干了,现在问这些有什麽用?是你自己愿意,我才去做的,你现在却後悔了!人家还不都是为了你,才作出如此牺牲呐!哼!」老婆也佯怒的娇嗔道。

  「糟了!小梅是看现场的,完了,完了,她准会传出去。妮妮,你怎麽不关门呢?」但想想这也难怪她,於是我话锋一转:「那小梅什麽时候愿意给我?」「你放心,她不会传出去的。为了堵住小梅的嘴,我要她今晚就来陪你。」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她老公愿意吗?」「都说叫你放心啦!我们已经讲好了,所以我才给他,不然你以为这麽容易就可以上到小梅喔?」果然没多久外面的电铃就响起,「我来开门。」我急着往大门走去。门一打开,「真的是你啊!小梅。」我高兴到心都快跳出来了。

  看她表情忸忸怩怩的,有点不好意思,手上还提着包宵夜,看来有得吃了,这算是暗示吗?

  我招呼着说「来,进来坐,妮妮在里面。」我忙对小梅打招呼。她们两个一见面就有说有笑的,我却不知道要说什麽好:「坐……看电视……你们今天去唱歌好玩吗?」其实我当时心里想着的是:『妮妮骗我,这不是真的。小梅确实一向很少在晚上来我家,这麽说来就来……』我还在忐忑之间,就听到妮妮说:「好了,别发呆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今晚你就好好陪小梅干炮吧!我出去一下。」「哇!是真的!我的梦想成真了!」我兴奋得忘形大叫。

  妮妮又说:「看你的猪哥样!讨厌!别有了新人忘旧人,只想干别人老婆,自己老婆怎样都没关系,好歹我也是人妻哎!」。

  看她彷佛有点生气了,二话不说就开门出去,临走前丢下一句:「开炮时记得告诉我,我要看现场。」就留下我和小梅两人,一时尴尬得无言以对。

  终於还是我打破沉默,问小梅:「要先洗澡吗?」「不用啦!我来前有洗。」「那要喝酒吗?这样比较有情调。」「好呀!来一杯。」平时跟小梅他们出去玩时她都有喝,今天气氛有点紧张,当然更需要用酒精来舒缓一下,小梅转眼就喝了一大杯。男人酒醉办不了事,我只喝了一小杯,就藉着酒意抱起小梅往房间走去。

  将她放在床上,当然先脱衣、脱裤,再摸奶,半推半就下,她很快就给我脱光了。『我要好好干你,今晚一定要干得你半死!』望着小梅赤溜溜的肉体,我心想着:『我要报复,嘿嘿……』我一边亲吻小梅,一边安慰着自己慢慢来,但硬得发痛的老二却让我无法再忍耐下去,一把提着大鸡巴就插进小梅的鸡迈里。只听小梅惨叫一声:「喔……鸡鸡好大……好痛啊……我不要……」我腰一挺,阴茎又再进入一截,小梅大叫着:「好胀啊!痛……」我不管她,继续挺进,阴茎进入一半便开始往外抽一些,然後再慢慢插入。

  抽送了一会,小梅有点习惯了,不再抗拒,腿渐渐张开了,淫水也流了出来,於是我推、推……大鸡巴也越来越多的进入小梅体内。

  当整支阴茎都插进了小梅的阴道里後,她的小穴给撑得开开的,阴唇紧紧裹住我的鸡巴。

  随着我的抽送节奏,小梅也叫床声连连:「啊……啊……干我……啊……啊……老公……用力……好爽啊!干死我了……啊……亲爱的……你的鸡鸡好大喔……难怪妮妮爱你……爱你干……呀……我要上天了……呀……呀……好老公……」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猛、越来越快,小梅也显得越来越淫荡,双手扶着我的腰尽情地叫:「喔……喔……爽……被你干得好爽……啊……爽啊……啊……干我……老公……小梅爱你干……喔……喔……喔……」看她在床上浪态百出,已经完全忘了现在是谁在干她,让我干得既畅快又过瘾,真是爽极了!

  干了一半时电话响起,只听妮妮说:「老公有爽吗?加油!」我答道:「好爽!我现在正在干小梅,不要吵。

  嗯,你在哪里?喂!喂……」妮妮没答话了,我正忙着插小梅的鸡迈,管他的,先干完再说。

  手机放到一边,我继续干着小梅,没想到妮妮却忘了关机,从那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喔……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真会玩!」、「亲哥哥……好舒服……很硬……喔……喔……好爽……我还要……」妮妮在撒娇着。

  他妈的!这对狗男女,竟背着老公偷情。声音听得不是很清楚,更听不出那男人是谁,到底是谁在干妮妮呢?「喂!喂!喂……」我拿起手机连叫几声,还是没答话。

  我把手机放到耳边仔细听着,那显然是做爱的声音,难道妮妮一离家就立即找人干炮?那又是谁在干她呢?是小梅老公吗?

(四)

  老二抽插着小梅的鸡迈,报复心理油然而生:『都是你!一定是你带坏我老婆,今天一定要好好干你,干死你!』我心想着,动作却没停,抱着小梅的腰用力插,支支到底:「干死你!小梅,我干死你!」小梅大叫:「喔……好爽……亲哥哥……我爱被你干……比我老公还行……爱你……喔……喔……用力……我要飞上天了……喔……喔……又泄了……亲哥哥……我爱你……我要你天天干我……不要再干妮妮了……」「她有人干,你放心,小梅一时说溜了嘴」。正说着,我又再狠狠一插。

  「干我……喔……喔……好爽……你是我亲哥哥……」小梅忘神乱叫,我听在心里酸溜溜的。小梅不知道泄了几次,我干得满身大汗,她却爽得半死,双重刺激下,一阵快感,我泄了,射出浓浓的一股精液。

  其实我早就想知道,小梅跟妮妮的秘密,但是又想不出办法让小梅说出来。她们两个一定有问题,小梅不可能这样容易上手,妮妮ㄝ不可能心甘情愿让小梅老公干。

  二个人同进同出,说是去唱歌,也不知道究竟到哪里鬼混,想要知道妮妮的事,只有问她最亲密的朋友——小梅。

  我问你「小梅,妮妮外面有男人吗?」小梅脸有难色看着我,不敢说。

  「我刚才跟你做爱时,妮妮手机没关,我有听到妮妮跟男人做爱的声音,但不知道对方是谁。

  她平常都跟谁出入呢?你们平常都去哪里?一定有固定的地方,你知道吗?她的男人是谁,」我一股劲地追问,看我这样冲动,小梅更不敢说了。

  我将心里的不快全部发泄在小梅身上,转身压着小梅,双手握着她的奶子用力捏,再次要干她,捏得她大叫:「不要……不要……我告诉你了,但不要说是我讲的。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真是的!我告诉你,平常我们都去小吴家聊天唱歌。」我问:「只有你们三个吗?还有谁?」「你自己过去看看就知道……可以放过我吗?」小梅痛到都快受不了。

  我说:「不行!今天不会放过你。」说着我就抱住小梅的头向下压,握着懒叫往她嘴巴送,要她吹箫吸老二,小梅有点不情愿地握着懒叫一进一出的吸,没多久懒叫又硬了很硬。

  我提着大懒叫,举起小梅双脚架在肩膀上就往她淫穴插,淫穴还是湿淋淋的,插起来很顺畅。

  插着插着,小梅又大叫起来:「喔……喔……好爽……亲哥哥……我爱给你干……不要停……插……插大力点……」「他妈的!浪女,你们两个在一起准没好事!」我边骂边放下小梅双脚,下床拉着她趴在床上翘起屁股,右手握着懒叫对准小梅的鸡迈就用力插,「哎唷!

  好痛喔!你的懒叫很长……插到人家花心了……轻一点嘛……」小梅被我操得爽痛参半、又爱又恨。

  我像公狗干母狗般一直干着小梅,干到最後小梅也浪叫着:「喔……喔……喔……你干得我好爽……你的鸡巴大又长……比我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