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淫兽之亲姊的美乳】【作者:不详】【完】

摘要  我出生不久后,父亲在一宗交通意外不幸过世。遗下母亲和我们姊弟三人。   母亲虽在银行工作的薪俸也不差,但独自挑起这头家也甚感吃力。直至姐姐们出外...

  我出生不久后,父亲在一宗交通意外不幸过世。遗下母亲和我们姊弟三人。

  母亲虽在银行工作的薪俸也不差,但独自挑起这头家也甚感吃力。直至姐姐们出外工作后,家境才比较好转。

  故事起始於大约一年前。大姊那年二十多岁,比我足是大了九年之多。巳外嫁了两年多。

  二姊则比大姊小两岁。在一所学校任职音乐老师。身材不高,但非常均匀。

  属於娇小玲珑一类。挺直的鼻梁加上一张清丽的脸孔,可也是一个小美人。她十分酷爱音乐,从小时候已梦想能成为一位出色的钢琴寅奏家,其它的东西对她只是次要,包括男孩子。虽已二十来岁,从未有结交过亲蜜男友。

  母亲因工作关系,所以对我这老么管教不算太严厉,但我本也不是一个太坏的孩子。直至在电游中心结交了肥龙。这家伙刚到十九岁,是个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年。他最爱在它人面前炫燿自己的性爱史。虽则我也并非纯品至完全相信他所吹虚的,但只要他所述的够剌激够新鲜,已令我听得过引。一个喜听,一个爱说,久而久之,他已成为我之最佳损友。他最多提及的就是他的妞儿的胸部。妞儿A乳房如何巨大,妞儿B的乳房如何富弹性,妞儿C的又如何如何,日久薰陶下,我逐渐对女性的乳房产生非常浓厚的性幻想,街上或校中之女仕们的大胸小胸都成为我的视奸对像。从前的纯小子巳逐渐蜕变成一条小色狼。

  那年的夏天比平常早来。五月巳很炎热。街上的女仕们都穿得很薄很小。伶珑浮凸的身材皆表露无为。尤是那些穿上紧身上衣的女体尤其诱惑,胸前双峰在薄薄的衣布内都像是要破衣而出。看得我真想扑前狠狠的摸上一把。

  因母亲喜欢呼吸清新空气及家境好转,不久前一家迁往寂静的郊区居住。郊区屋子一般都较城市的大。我家也不例外,屋前后均有庭院围着,与最近的邻房相隔也有一段距离。虽住处较僻,但二姊就教之学校距家也不是太远,所以总能比我早些回家。这天也不例外,站在家门前己闻得一遍遍之钢琴声从屋内飘出。

  进屋后只见她一人坐在琴前。

  我说了一声︰「二姊,我回来啦。」就急从冰箱取出一瓶冻饮,想将被回家路上所见的美乳而逼起的慾火降温。

  还未灌进口中,耳中却传来二姊的声音︰「小弟,过来看一看这琴谱。这是我花了数月之沤心新作呀。」我虽也略懂钢琴,但并不十分热爱。在不甚愿意下慢慢行近她的身后。取起那琴谱瞥了数眼。其实心中对其也不甚了了,随口说道︰「很了不起呀。」二姊闻言后面露得戚︰「真的吗?小弟真懂说话。站着不要动。待姊现在就给你弹奏一曲吧。」其实如能选择的话,我是情愿回房中打一回手枪。但不想逆她之意,口中道︰「好得很,请大钢琴家赠小弟一曲吧。」於是那也不知是好还是不甚好之乐声已开始飘进耳中。

  琴声虽不断传来,可是我脑内还全是刚才在途中所见的巨乳和美乳。在胡思乱想中,我的目光无意识地随着二姊弹奏之手在琴键上游动。突然,一道美丽的乳沟影进眼廉内,这可立时把我从胡想中扯回。

  定神下,再看清楚。没错,一条极之诱人的深沟确是已从二姊的衣领下露出。虽然立刻醒觉应把视线移开,但女性乳沟的吸引力对我实是无可抗拒。我的眼睛就像遇上强力磁石,再也不能移动。

  二姊今天穿的衬衣之V形领口不算太低,但由於我的视线是从后上方瞰临胸前,乳沟顶部还是偷偷地跑了出来。我望着这双我以前没多加注意的乳房,发觉二姊拥有的虽不是一对超级豪乳,但这刻看来却高挺非常。由於衬衫的布质薄而软,胸围的局部轮廓也若隐若现的从衫布内透现出来。

  这偶然的诱惑,竟触发了我日后对亲姊一发不可收拾的慾念。

  像探射灯般,我的目光在二姊的上身来回扫射。果然被我发现到当她的手臂随着按琴姿势摆动时,隅巳可从袖口腋窝间窥见那浅蓝色胸罩。虽然只是罩侧一小部份,但在这慾火高涨的时刻,已甚具挑逗性。

  不知不觉中,我的右手巳插入了裤袋内捏弄着那巳勃起的阳具。越是看下去,慾火燃得越炽。脑中骤然幻见自已的双手从后按落二姊的胸前,大力握弄那两双坚挺肉乳。就在此刻,一极度低沈的琴声将我从淫思幻梦中惊醒。

  原来二姊巳将她的新曲奏完。回头问道︰「怎样,好听吗?」当她看见我满脸通红,续奇怪地问︰「噢!小弟你很热吗?」为避免她看见我裤档前的丑态,我立刻转身向浴室冲去。边答道︰「没事,只是肚子有些痛。」最后还补上一句︰「姊的新曲真是一流。」心中说的却是︰「姊的奶子真是一流。」关上浴室门后,我抹了一个冷水脸,尝试将慾火降温一下,还是没用。二姊那双高隆的美乳在我的脑海内就是挥之不去,愈想下去,胯下就愈胀得难受。非要把这把慾火释放出来不可。从裤内掏出胀硬的阳具,一股只坐在马桶上自渎起来。

  套弄了十来次后,望见置於近侧的洗衣栏,忍不着站起走近揭开栏盖。翻寻片刻,已然见到要寻找之物,一件黑色蕾丝胸围。母亲看来是不选会用这种款式,推想这胸罩定是属於二姊所有。将柸罩放近鼻子前一嗅之下,竟有淡淡的残香飘进鼻来。想到现在所嗅的,就是二姊的乳香时,我的阳具被剌激至像快要胀裂。急不及待将其中一个杯罩覆盖在胀大的龟头上慢慢的磨弄,同时幻想着阳具在二姊的两团肉球内壁中进出着。阵阵的快感从龟头上传进脑中。只一阵子,兴奋情度巳到了沸点,手掌一下只加力隔着杯罩压按着龟头,精关一开,我的阳精第一次为自己亲生二姐姐的美乳喷射而出。

  此后,二姊的胸围及内裤便成为我的自渎工具。性慾高涨的晚上,甚至会射上二,三次多才能入睡。日间见到二姊时,单是想及那刻紧贴在她那双奶子及阴阜上的内衣物都曾染满我的阳精,这念头也够使我的阳具胀硬上半天。

  随着日子的过去,我对二姊肉体的渴求并无下降半分,反倒是不断地加剧中。这夜我一面嗅着由胸罩传来的乳香,一面用一条湖水绿色的花边内裤套弄着肉棒。但这单调的自渎方式实已满足不了我的澎湃慾念。脑中这刻像是有一声音道︰「呆小子,单是坐在这里幻想有甚么用,快来一点实则行动吧。」我像着魔一样,真的由床上爬下,穿越漆黑的走廊,鬼鬼祟祟地来到二姊的房门外。因屋内住的都是自家人,原不用提防,二姊睡房的门并没钥上。

  我伸手轻轻扭动门柄,一停一推的将房门续小推开。虽房内的灯已熄,但依助着从后庭影进来的微弱光线,还是可以隐隐看见室内情况。待门开了一小半后,已能望见睡床的前部。

  二姊就躺在床上,似巳入睡了。等了片刻,见她还是没动,我鼓起勇气,闪身踏进房内。回身轻力掩上房门后,我爬在地上,续步向睡床移去。这短短的一段距离,我竟用了接近半分多钟才能到达床边。

  在微弱光线下,发现二姊上身穿的是一件紧身小背心形内衣。虽在仰卧姿势,但得胸罩的扶托,丰满的乳房还是向上高高怒挺着。双峰在窄小背衣的奔紧下,看来比平时更呈巨大。胀圆的峰底配上尖尖的峰顶。看得令人血脉沸腾。

  我在黑暗中一面欣赏着美乳,一面用带来的胸围套在阳具上自渎起来,老二快速地膨胀起来。

  套弄了一会儿,脑中那声音再次响起︰「美乳在前,光看怎能满足呢。如不伸手去摸一把,实在太可惜了。」我已色慾上冲,随即伸出闲着的手按向靠近床边的左乳上。手掌刚要触及美乳前,我停了下来,心想︰「万一弄醒了二姊的话,怎么办?」正想缩回那巳伸出的魔爪,但心中又实不舍得,正在进退维谷间,却听见脑中的声音怂恿道︰「轻力些就不会弄醒她,若真是弄醒了,就大胆干到底,在她张口呼叫前,将她击晕加以制伏,就在你二姊的床上qiangjian她算了。她性格害羞怕事,过后也未必够胆量张扬被亲弟弟强暴之羞事。」我再不犹疑,颤抖的食指再次按向那座山峰上。当指尖降落在峰上时,那份剌激感差点儿将我的心房推出嘴外,此刻按着的就是那朝思暮想的美乳,虽则接触点非常轻微,但从指尖传来的阵阵快感也巳足够今我万分兴奋,指尖在降落点停留片刻后,开始缓缓在峰上移动,从峰底游至峰顶,再游落另一面峰底,跟着便围绕着山峰游动,感受着这乳房的美丽线条。

  这样的弄了一会,看见二姊的胸部在呼吸中不停上下挺动,突想出另一玩法,将掌心平放在微高於峰顶之处,我的手部不需作任何动作,但每当二姊的胸部因吸气向上升时,峰顶就自动向我掌心处撞来,我的心房随着每下撞击不断加速跳动。正感高潮快要来临,二姊的身躯竟然挪动起来,这一惊非同小可,我飞快缩回停在乳房上的手,扑向床下伏着不动。

  继后二三分钟内,听不见二姊再有任何动静。我慢慢探出头来,望见她此时巳转身朝内侧卧着。正想逃出房外时,却耳闻微微的的鼻鼾声,虽然非常微弱,但也足够使我打消离开的念头。

  为了确定二姊是否真的在熟睡中,我还是静待多一会才作行动。她这刻是背对着我,我再不能爬坐在地下发动攻击,有必要将自己的姿势调高些。我跪起身来,向前微躬着上身,才伸手从后袭向美乳,在鼻鼾声壮胆下,我这次比先前所作更为放恣,整只魔掌曲合成杯状,一下只罩落那左乳上,我的手掌不算小,差不多覆盖了整个乳房,我的手掌就这样子和二姊的美乳贴在一起。

  我另外的手快速套弄那早巳回硬的阳具,只弄了一阵子已再感高潮到来。

  在高潮来临的推动下,握着奶子的魔爪再也不受控制,作内外收放着,轻力挤捏起二姊的左乳,从乳房传来的胀弹感立时将我推向顶点,浓浓的精液喷向带来的罩杯上,有些还射落在地上。

  安全地回到自巳的睡房后,我真是兴幸上苍赐给我这个拥有一双上佳美乳的亲姊姊。

  在随来的数星期中,每晚夜深时份我都潜至二姊的房中干那局龊淫行,竟也非常幸运,从没失手被擒。

  这夜一家子围着吃饭时,母亲向我们说道︰「下星期有数天长假,我带你们去大姊处住上几天吧,也很久没探望她了。」大姊是住在距家很远的小镇,乘公共车也要十数小时才能到达。

  我还没出声,二姊巳抢先回答︰「我巳安排了利用这几天假期好好整理一下我的新乐章,我不去了。 」听见她的回答后,我心中一动,也决定留下,说道︰「妈,学校在假后篇排了小考,我也要留下温习呢。」二姊见我竟然不去玩乐而愿留在家中温习,开玩笑的道︰「小弟何时变得这么好学呀,莫非是另有企图。」她真的猜中了,我真的是另有企图,但她怎么也没能想到我所图谋的竟是她那美丽的肉体。

  母亲见我和二姊都不去,想将这次探望押后,道︰「原想难得连续几天假期,一家聚在一起,好吧,下次有机会才一起去。」二姊看见母亲面露失望之色,忙道︰「妈,姊夫被调派去日本工作后,留下大姊一人,也怪寂寞的,你就去陪她一阵只吧,下次我和小弟必定随同你一齐去的。」我当然也加口游说,幸运地,母亲最后决定了单身前往探望大姊。

  我对二姊美乳的迷恋已达到了疯狂程度,决定了不理后果,也要强占她的美丽肉体淫慾一番。饭后回房,我坐在书桌前对着书本,脑中却是静静地策划着狩猎亲姊的淫行,首先是从这夜起暂时停止摸进她的房间,避免打草惊蛇。

  第二天下午逃学出来,走到医务所耍了几个谎话,好不容易才能从医生处骗了数片安眠药,再乘车到市中心的性用品店购买了所需之物才回家。

  期待的假期在我苦苦的等待下终於来临,早上醒来时母亲已出门乘车走了,屋内就只有我和二姊。每想及今晚就可将二姊抱在怀里慢慢享受她胸前的肉球,裤档便立时高崇起来。

  午饭间,二姊对我说︰「小弟,姊今晚约了同事到歌剧院,晚饭早些吃,行吗?」我的淫姊大计是订在深夜才展开,所以对二姊的要求没有异议。

  晚饭后,二姊进了房中打扮,当她从房中出来,一看到那妆扮,我心跳立时加速。她的上身穿上米白色的衬衫,滑溜的布质,大概是丝绸一类,衬衫下摆崩紧地束在裙内,使双乳看来更形挺凸,就像二枚等待发射的鱼雷挺顶在胸前。下身则是窄身及膝裙子,微有闪烁的黑色裙子紧贴在浑圆的臀部上,还有美腿穿上我喜爱的黑色丝袜。二姊平日稀有穿着得这么性感,这诱惑的妆扮对我如同一张无可抗拒的邀奸请简。

  二姊在屋中踱着步子,看来距离约会还余一些时间,她最后坐下琴前弹奏起来。我坐在长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稍稍用眼尾览赏着她这前挺后凸的娇躯,一曲未尽,她又站了起来,原来是上厕去。

  我见那琴盖还没放回,推想她还是不会立刻出门。可能是敝了数天没曾泄过,我那跨下的阳具在裤当内不断地抖动着,实不能再苦忍至晚上了。我要在她穿着得这么性感时将她拥入怀内,然后将这身性感衣裳逐一撕破。

  主意慨订,立时一个箭步冲去打开冰箱,随手取出一瓶饮品。开了盖后将饮料的一半注入一空杯中,再从怀内取出那巳磨成粉未的安眠药全部倒进那杯饮料内,用手指胡乱地拌匀一下再将饮料放在琴旁的小几子上,刚刚才坐回原位,巳听见厕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