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风骚熟女淫乱的性爱历程】【完】

摘要  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来自东北的女人,家里只有我和儿子两人。我离乡背井陪儿子到这城里来求学,所以从早到晚只有我同儿子相依为命,日间我在医疗中心做事...

  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来自东北的女人,家里只有我和儿子两人。我离乡背井陪儿子到这城里来求学,所以从早到晚只有我同儿子相依为命,日间我在医疗中心做事务。

  我高大丰盈,有着东北妇女的豪放和直爽的神态。

  想当年曾有多少男人被我迷住,今虽43岁了,我自信仍有着丰腴性感的成熟女人身体,细皮白嫩的,一对高耸的乳房,胸围最少有36寸。虽然我的腰是粗了点,但有那36寸的屁股,又圆又多肉,还很具有诱惑力。我平时没上班时特喜欢穿紧身低胸的衣裤,因它能更突兀出我那对性感颤动的乳房,贴身的紧身裤则清晰地勾勒出我臀部的轮廓,圆卜卜的……俗语说:「三十还好过,四十最难熬,五十更要命。」这是形容妇女在这个年龄的期间,一旦失去了性爱时,是最难受、最难熬的时刻。这个形容,可能有很多人认为是夸大其词,不予采信。但是,凡是??过性生活十多二十年的已婚妇女,一旦突然断却,那种难熬之情,决非局外人所能了解的,所能感受到的。

  我,就无法做得到,无法忍受得了。因为我的血液中,天生就有那热情、豪放,以及潜伏着淫荡、性欲强的因子。若长时间没有男性的抚慰,一定会饥渴,乾枯而死去。如其这样被折磨煎熬,毫无价值,真想放开胸怀,好好的去享受一番。“

  记得那天,我在工作岗位和朋友聊天,他也过来和我们一起聊了一阵,后来我的朋友回去她的部门了,只剩下我和他。我和他谈些工作的事,比如派驻去哪里了?什么时候过来的?我的工钱啦之类的一些客套话,最后他又说:”一个人在这,会感觉寂寞吗?……我说:“是呀,有什么办法呢?”他也不知怎么回答,只说:“那我能怎样帮你?”我说:“我有时真的感觉得好寂寞的”,接着又说 “你有空可以来陪我聊聊天,解解闷呀。”从普通的寒暄聊到有没有异性朋友,我们很快从陌生人聊成了熟人,话题也从泛泛走向深入。于是我们几乎是一拍即合,如果不是当时时间不允许,我们几乎就要立刻见面了。

  于是我们商定在我家见面,主要是只有那时我能拿个下午休息空假。经过漫长的等待(实际上只有5天,但在期待中的我心中是如此的漫长),那天终于来临,而他也开车来到我家的楼下。‘

  我站在楼上,看着四周穿梭来往的人们,心里不停的想着他的模样,甚至还盘算着见面后应该怎样引诱他,刺激他……大约1分钟后,他摇了个电话上来:“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准备?`

  我的心嘭嘭的跳起来,是准备吃他,还是准备给他吃?

  我很期待今天,五官、头发都精心修饰过,身上撒了淡淡的香水。我还特别穿了一袭无袖露胸短衣裙,裙子下摆长及膝盖上叁寸左右,短短的有点迷你裙之风味,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还隐隐露出那极小的红色三角裤。露胸短衣内虽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颈项及酥胸连丰满的乳房,大部份清晰的暴露在外……他一进门,才关好房门,窗帘都没来得及拉,我便背对着依偎到他怀里。他顺势搂住我的腰,吻我的后颈。他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双手绕过来摸我的脸,我一边吻着一边说:“你喜欢我呀,想我吗?。”他说:“辉,我想你,你这么性感……”还嘴里低声的问我:“你是不是也很想啊?”“当然想了。”我一边吻她,一边挑唆地伸手往下面去摩擦他长裤的前部。

  他很热情的低下脸吻我的颈项、耳、及酥胸,我嘴里已经开始咿咿呀呀的呻吟,搔弄得我立刻想伸手去解开他的裤子。没想到还没挨到衣服,他忽然一下挣脱我,笑着说:”我去厕所。“转身立刻就进了浴室。

  我不管他,自顾靠在床上,打开电视等他出来。片刻,他出来了。外衣已经脱掉,还穿着长裤。我马上凑过去,把他抱住,伸手拉住他的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面去,按在我那硕大肥满的乳房上,直接摸我那高傲的前挺的乳房。

  他一边紧紧抱着我柔软的身子,手在摸我的大奶,还把火热的嘴唇轻轻的触碰我的一只耳朵,一边轻轻的叫着我:辉……辉……我也温柔的抱住他,开始亲他的额头,接下来是脸颊,嘴唇,耳垂,脖子,他一看我已有点进入状态了,便揭开我的裙,把托着乳房的罩杯往上一脱,露出两个我那白白嫩嫩的丰满肥大巨乳,暗红色的奶头,随着的呼吸荡来荡去的颤动着。

  ”哇!你的奶子真的好大呀!怪不得你的胸前看起来总是那么丰满。“ 他惊叹道,接着,嘴唇停留在我那丰满的乳房上,一张嘴含住一边的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另一手也不停的揉搓着另一个巨乳及乳头哩!

  这一阵摸捏吸吮弄的我媚眼微闭,浑身火热酥软,不停的从口鼻中发出了呻吟,娇喘,嘴里频频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嗯……嗯……你刺激我呀……“。小穴不禁一阵骚热,淫水直流。

  他一边吸吮,一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子里面,摸我那毛丛丛的骚逼,里头那阴毛丛中的阴唇已很热,早已溢满淫水,而且骚水潺潺流下了,小内裤也是湿漉漉的。

  他摸着,疼着,我的阴部变得更热,流得更多淫水了,而我也不停的呻吟,两颊绯红,呼吸也变得急了。

  于是他再也不客气,用一个中指慢慢拔开我的大阴唇,往阴道里摸。穴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淫水,被他挑得吱吱响。他又惊叹道:”辉,你淫水好多哦!“”你不喜欢吗?“ ”我就喜欢你这淫水多,淫水泛滥的骚逼!“我被刺激得不行了,他接着又说,”你把内裤脱掉,我来疼个你更爽的“我于是把衣裙内裤子脱了下来,躺在床边,摆出诱人的姿态诱惑着他,双腿向两边大力张开,双手移到因为性欲高涨而肿胀的骚穴。

  喔……辉…好肥大美丽的阴唇……你的逼真美妙诱人啊……穴口还这么紧小,原来你是破腹产的”他发出由衷的赞叹的。

  他兴一起,迫不及待的趴在我的双腿间,抱住肥臀,把头埋在我的阴户,伸出舌头挑开阴唇,在肉缝里仔细的舔,还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取密汁,舌尖对着流出的骚水舔食起来,那嘴唇周围突出的胡须刚毛不停的刺激着我的阴唇和穴口。

  “嗯……啊……你好会……舔……我的逼……嗯……舔得……我好舒服……喔…喔…哦好痒……好刺激哦……哦……这样……太……爽了……哦……要…爽死了……”我又淫声浪语的呻吟起来。

  他更伸出手指插入了肉洞之中,并不时的用姆指与食指揉捏着阴核,我给他这突来刺激的一击,乐得低声淫叫了出来,不住哼哼,腰也扭摆得更加淫荡而有力了,湿润黏稠的淫水也不停的流出,黏的他满手都是。

  他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一进一出地抽送着,没几下,他的手指上已全是亮晶晶的黏液,乳白色泡沫状的黏液随着手指的抽送不断地从阴道口泛出,把我两片硕大膨涨的小阴唇弄得湿漉漉的。

  我骚得忍不住夹紧两腿,把他的头紧紧夹在两腿之间。他却更加狂乱,按捺不住,大口吮吸着我那两片肥大的小阴唇。我感到又骚又痒,连声惊叫

  「哦……哦,好……这样……亲爱的……你把我……弄爽了……你弄得我好爽……嗯……嗯……嗯……」「啊……啊……」我感到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丰满的乳房不停的颤抖,心胸在急剧起伏跳动着,突然像触了电似的,身体拱着,腰身痉挛着,一阵阵抽搐起来,久仰的高潮散布了全身。

  我张开了那双勾魂的媚眼望看我,口中喃喃呻吟道?「呼……太刺激了……你……你弄得……我爽死了……我每个星期都要……你让我爽……好吗?」我受不了了,起身蹲下身子,主动地把他的长裤内裤全一把拉了下来

  「让我也给你爽吧,」顿时,他变得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个子一般的他跨下竟挺着一条勃起得又粗又长得吓人,龟头凸胀的肉棒!我看呆了,伸手抓住它叹说:“哇!你这儿好粗长呀!!”他说:“你喜欢吗?”我说:“好喜欢你这大鸡巴!”便张开嘴将大龟头含了进去!

  我的嘴又舔又吮,舔得他舒爽极了,大阴茎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青筋暴露,霍霍抖动涨的到了极限,赤红的龟头如同一只小拳头。

  他弯下腰去抓住我的两只丰乳,一边揉捏着,一边享受着我的舔又吮。我时而温柔时而狂野的吮着舔着,甚至将整根阴茎全含进去,用舌儿裹缠着不住的吞吐,弄得他快感连连呻吟不已。

  「好!你现别再舐我了……来吧……我要你跨上来……插进来……快嘛…」我催他赶快上马,捏弄阳具的手,不停的一拉一拉的把阴茎往我阴道里送,我想我那时的骚浪样子一定是像等不及似的。

  此时我翻转身过来躺下,他站立在床边,分开我那双腿之后,用手架起我的小腿搁在肩上,提起大鸡巴,用大龟头对着我那溢满淫水的阴唇逗弄着。又在阴核上不停的来回磨擦着,有时无意间的将大龟头轻轻地插入小穴中,然后又再将大龟头抽出,再上下来回磨擦着阴核小穴口和小阴唇,右手也在我的乳房上揉摸着,有时也用手指轻轻的在乳头上,不停地揉捏着。

  这时我已被他逗弄得骚痒难忍,被他磨得淫水四溢,不断地流出了洞口,我的臀部不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阴唇像鲤鱼嘴般张合着,像迫不及地要觅取大鸡巴,口中再也忍不住的淫荡的哼叫着

  「别再磨了,人家要嘛……人家里面好痒……快插进来嗯……嗯」他却把大龟头不停地顶在我的阴蒂和肉穴上磨弄,令我更加淫痒,两腿不禁伸缩抖动,口中喃喃呻吟

  「哎……要死哟……别耍嘛……哦……呀……快……快插进嘛……哎……唷……喂……呀……我……难受死了……别再逗我啦……哎……呀……快呀……快插我吧……我痒得……忍不住了……求求你……哦……哦……别再刺激我啦」他看到我的淫态,我那迷人骚痒的淫态,却偏不全插入我的小穴,提着自己的鸡巴,只让大龟头进入小穴口,停一停,又抽出,又再塞进……「我……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我发浪地喘息着,发出喃喃呻吟的声音:「来吧……全放进来吧…好嘛…」他故意问:「来什麽?美人。」我用那淫荡的眼睛看着他,蹶着嘴说说「要你放进来嘛!」他又问:「放进什麽?」我见他故意逗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左手拨开阴唇,将屁股大力地顶向他:

  「……我要……要你……把你的大鸡巴放进来,狠狠地插进来……」边说边摇动我的屁股。

  「插进哪里?」他突然用力将鸡巴挺进去一点。

  「啊……对……对了……」我终於受不了呻吟起来:「嗯嗯我…嗯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刺激我了……快全插进逼来……狠狠地干我……」我用带点生气的语气喘着说。

  是时候了!我低头看着他那根粗黑的阴茎慢慢插进了我的浪穴中中。这是我三年第一次碰上除了老公之外的鸡巴。一根比我以前那几个一米八的东北男友和老公更粗更长的鸡巴!

  当他将他的大龟头再插入我的穴内时,我的小穴内冒出了许多淫水,我禁不住全身摇动,嘿哟嘿哟的叫着:

  「喔……喂……哥呀……大鸡巴……塞得好满……哎呀……我的逼……够紧吧……喔……喔……」“我好喜欢这么紧窄的骚逼了”他慢慢地将肉棒插进我的阴户内后,又将肉棒缓缓抽出,快要抽出到穴口时再慢慢地挺入,我也悠悠地享受着那久仰的阴道涨满的滋味……他突然屁股一沉,整支肉棒一下子操入,齐根而没入我的体内,把子宫颈捅得一个翻滚。我控制不住地猛地脸向后反,浑身一阵乱颤,十个脚趾抽筋似地勾着,乳房一个劲地拌颤, 半天上不来气……天呀……顶得好深……好过瘾……爽死我了……紧接着,个子很一般的他竟把六十多公斤的我整个人抱起,就站着携举抱住着我的臀部,暴长如铁的肉棒插进我窄紧水浸的肉道中,在房里转了几圈,一边挺动,上下直进出的插干着。

  我也自动的用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双脚套在他腰间,嘴也吻上了这哥儿的双唇,嘴里娇哼。对他的这个新姿势,很是感到新奇喜爱……“快喊!我就更用力顶你” 他使劲全力操顶着,狂喊着。“

  天呀,平时看起来文静潇洒的他,做起爱来是那么勇猛粗暴,还举住着我的臀部往墙顶撞,使鸡巴捅得更深,宫颈也被龟头撞得更狠,哗!好刺激!!”

  我像失去频率的狂挺着我的腰,狂浪的喊着:

  “哎哟,哎哟,顶到了,要你,要你……我要你,喔,捅到子宫了,喔 受不了了,顶我,顶我……-哎哟……哎哟…… 干我,干我,干我!喔,干我!!”我忘情的附和着……子宫被顶撞得麻酸痒俱有,大肉棒干得我很快阵阵高潮就涌上心头,那舒服透顶的快感把我推向另一波的高潮,“喔呀……,喔呀……,好爽,喔呀,喔呀……”我在高潮上喔喔咿咿的淫叫着。“

  ”只一个仙人带鼓,你就到了啦,你脸好红哟,高潮的表情好迷人,你还要吗?“”喔 可以……我还要……再干我多些……“ 我颤抖着吐着气,脸儿布满了红潮。

  他把我放回床上,淘气的把淫水湿透的手指摆在我嘴里,要我舔它:”看,你好湿喔,来,尝尝自己的味道“ 接着再次吸允我那冲血尖挺的乳房。

  我忍不住了,只觉得穴里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烈,不禁一阵头晕目眩,两手一把将他的头搂住,推向我的下体:“亲它,我还想要”他将舌头抵进我已再次淫水沸腾的美穴

  啊!,哥呀……你别再舐了……我……难受死了……心里面好痒……,捏弄他的阳具的手,不停的一拉一拉的催他赶快上马。

  “喔……喔,别再刺激我了……干我,再干我,别逗我了,我还要,再插进来呀!!”他把我的臀部移到床沿,把我的双腿都架到肩上,腰胯一挺,整根鸡巴一下子狠操进入我那湿淋淋的逼里。我顿时感到它的大鸡巴像一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插进小穴内,火热坚硬,龟头棱角,塞得阴户涨满,宫颈被大龟头狠狠地一捅,差没把我爽得灵魂飘出了壳,不禁“噢……”的一声,控制不住地猛地脸向后,浑身一阵乱颤。

  我发出一声声极为舒缓的呻吟,眼睛迷离的看着他说

  “哦,它好粗喔……好长喔……插得好深……喔……喔”他没有回答,开始缓慢而有力的抽插。尽管动作不大,可是每次插进我拿全是淫水泛滥的阴道里还是会发出一声声响亮的唧水声,听起来极为淫荡刺激。

  他一边插一边问我爽不爽?我哼哼着回答道

  ”嘿哟……嘿哟……爽!……爽……爽死了……“他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一边以极快的进出速度动作,一边再次问我爽不爽。

  在狂插一阵后,他又恢复了先前的缓慢。我缓过气来,睁开湿润的眼睛,手爱怜的抚摸着他的脖子,嘴里呢喃说:

  ”啊……真好……好久没爽过了……你呢?“这时,他故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