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人们之男友L】【作者:mengyao82】【完】

摘要  本来想按惯例用他名字中的力来称呼的,但写的时候发现,他这名字放在内容里读起来很难受,就用L代替吧。   可能有人察觉到了,少了第二任,不是我忘记...

  本来想按惯例用他名字中的力来称呼的,但写的时候发现,他这名字放在内容里读起来很难受,就用L代替吧。

  可能有人察觉到了,少了第二任,不是我忘记了,而是与第二任的关系有些复杂,留到后面再写,不过提到了也就顺便说说。第二任男友也是初中同学,不在一个班,他的朋友都叫他大刘,我就也跟着这么叫。可能是因为他什么都长得很大吧,大脑袋大脸盘,大手大脚,从小就很壮实,但他的JJ并没有像其它部位那样,甚至因为比例的原因看上去显得还小了一号,这事儿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与别的男友分手之后就不再联系了,即使见到也只是当一般人看待,但与大刘却到现在仍然没事打个电话,我们的交往过程也是断断续续的,不过这个还是以后再说吧,先写第三任的事情。

  学校里喜欢八卦的人多,有什么消息更是传得飞快,像我这样成为混混女朋友的人,尤其是还打过胎,流言蜚语自然不少,就连老师都多少知道我的事情,只不过没抓住现形,又没闹出大事,学校也就懒得管,也管不过来。小混混们看在军的面子上对我还挺照顾,他们到哪玩总是需要女人点缀的,否则一堆男人聚在一起,可能也挺没意思吧,所以经常也叫我一起出去。像这种人,总把「义气」挂在嘴上,在心里或许有别的想法,但都表现得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样子。可能也是嫌我打过胎吧,又要顾及到言论,他们对我最多就是言语上眼神上调戏一下,更实际的行动却从来没有。想想也是,我的条件虽说还不错,但也不是校花级别的,有那么多选择,何必来招惹我这个麻烦。至于混混圈子以外的人,更是对我违恐避之不及,结果在学校里我竟成了花瓶,看的不少,却没人碰。

  L是跟我同一届的,也属于小混混那类人,只是没有像军那么招遥,到哪都是跟在一群人后面不声不响的。他个子很高,篮球打得很好,瘦瘦的却并不单薄,这人不显山不露水的,却是比谁都坏,胆子也很大。

  我俩的开始,想起来真是很荒唐,那是四年级上学期末,按照学校的安排,再开学就要去实习,在学校的日子也就屈指可数,于是各种毕业聚餐也就很多,同学告别、同乡聚会、学校里各种社团的送别宴,可谓是名目繁多。小混混们自然也要给即将毕业的「大哥」们送行,而我因为跟他们都熟,也被叫了去。那天包了一家小餐馆,具体摆了几桌记不清了,只记得女人们都被安排在一桌,都是被人带来的「家属」,我跟她们不熟,也就没什么话好说,坐了一会就有点后悔,早知道这么无聊就不来了。

  自己坐在那就有点闷,看着这些人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军,心情就变得很差,场面热闹起来以后,就陆续有人过来向我们这桌女的敬酒,我就一律陪着喝,慢慢就喝了不少。后来可能是他们觉出我不对劲了,也许是有人提醒,反正渐渐的就没人再过来。但这时候我己经不行了,本来就喝不了多少,再加上心情不好,更容易醉,头晕脑涨的特别不舒服,不一会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等我被一阵摇晃弄得迷迷糊糊有了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不知什么地方,摸着旁边软软的似乎是在床上,随即感觉阴道里一个硬物进进出出的,应该就是被它弄醒的。我不禁一阵害怕,知道这一定是被哪个混蛋趁我酒醉强 奸了,真不该喝那么多。其实那会倒是没来得及对被强 奸有什么懊恼,主要是担心他一会完了事杀我灭口,因为那一阵报纸上报道了几起强 奸杀人的案件,这么一联想,顿时就快哭出来了。头还很疼,眼皮也像灌了铅一样,费了好大力气才睁开一条缝,但是周围的东西都是模糊的,屋子里灯光也很昏暗,只发现有个人影在动,也看不清长什么样。我不敢出声,一边克制着下面传来的阵阵快感,一边想着该怎么办。那个人察觉到我己经醒了,用力一挺腰,JJ就深深的插进来,我哪想到他这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下总算能睁开眼,才看清周围的情形,房间的布置应该是哪家小旅店,而我下身己经被脱了精光,上衣和胸罩也被掀起来,一对乳房露出来,仔细看了看那人,却发现认识,正是L,虽然没怎么说过话,但经常见到,也算熟人。

  看我睁开眼,L却停下来,伸过一只手在我乳房上轻轻抓着:「我早知道你醒了」

  「你干嘛这样?想上床就直接追我」,也不知道是跟混混们接触多了变成太妹,还是怎么回事,反正我张口就说了这么一句,显然对我这样的态度他也没料到,愣了一下。可能他事先也估计了几种情形吧,比如我一醒来就高声尖叫或者失声痛哭什么的。后来我也问过他,如果我大喊救命怎么办,他就说会用嘴把我的嘴堵上,只是我对这话却不太相信的。

  「你是军哥女人,那么多兄弟盯着呢,我追你还怎么混」「你强 奸我就不怕了?」

  L盯着我看了一会:「明天我就走了,而且我觉得你不会说出今天这事」。

  被他这么盯着我却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个强壮的男人,而我的小命还捏在他手里,虽然认识,但这种情况下真说不好他会怎么对付我。

  「赶紧弄完送我回去,我累着呢」,我决定认命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他却没有继续,而是趴到我身上,凑到我耳边:「军这两年都没回来过,你还惦记他?」

  见我不说话,他便继续抽动起来。我虽在心里还很抵触,但身体上的反应却控制不住,快感立即就从阴道里扩散出来,不想让他听到我叫床,又实在有些难以忍受,就捂住嘴,但免不了随着他的抽插小声呻吟。男人对女人在床上的表现似乎也兴趣不一,军就很喜欢我大声叫出来,L却说过我宛转低吟的时候特别诱人,我哪知道正投了他的所好,不一会就让他射出来了。完了事他却过来把我上身的衣服也脱干净,然后他便探身到旁边取被子。结果JJ就在我面前晃呀晃的,看得还挺清楚,倒是有点特别,是稍微弯曲的,以前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便多看了两眼,却发现他居然戴着套套。这时他己经躺到我旁边,又把被子盖好,看这意思还不想放我走,我也没办法,只是想着都己经这样了,还能如何,不就是陪睡嘛,又不会少块肉,总之就是在那给自己解心宽。

  「做我女朋友吧」,他突然说了一句,我却没回过神来,见我那愣神的样子,他又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

  「我喜欢你」

  见我不说话,他坐起来靠在床头,点上烟也不说话,只是手却不老实,捏着我的乳头揉搓,正被他弄得不住扭动身体的时候,又听到他说:「做我女朋友吧」「凭什么呀」

  「就凭这个」,说着扔掉烟,手直接伸到我两腿之间,胡乱摸了两下,就把手指塞进阴道里,接着便在里面又扣又挖的,我最怕这个了,而且他又弄得这么突然,强烈的刺激之下,我实在是忍不住,正好看见他仍放在我胸前的那条胳膊,也不管那么多,捧起来就一口咬了上去,L肯定被痛得够呛,却更加卖力的折腾我,渐渐地我就感觉像飘起来一样,快感一波一波地冲刷着全身,从脚趾到发稍都透出来轻飘飘的感觉,这是马上要高潮了。关键的时刻他却停下来,翻身骑在我身上,看着那又变得坚挺的JJ,我只盼望着让他快点插进来,可他却慢悠悠的从旁边拿起个套套,慢悠悠的撕开包装,取出来,又仔细地往JJ上套。

  我己经迫不急待了,身体不住扭动,乳房涨得难受,就用手死命按着,可是一点也不能缓解那种感觉,他的JJ来了,却只是在阴户摩挲着。插进来呀,混蛋,你不是想上我吗,怎么不进来,我要难受死了「做我女朋友吧」,又听到这句,我简直要疯了。

  「好」,己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声音中更是带上了媚态:「进来」只觉得阴道瞬间就被塞满,他一下子插到最深,再慢慢抽出去,又一下插到最深,我的心也随着他的进出时而上天时而入地。轻飘飘的感觉又来了,他伏下身子压着我,又把我的双手都按在床上,JJ在我体内抽动,越来越快。我要喘不过气了,只觉得自己在旋转,又觉着是床在旋转,最后整个世界都在旋转,我飞起来了,就像羽毛一样在飘,我想抓住什么,手却不能动弹,我想喊,嘴却被堵住,一条柔软的东西绕着我的舌尖。我一定是要死了,就像从百米悬崖跳了下去,却迟迟不能落地。一阵颤抖从阴道传出来,马上就传遍了全身,一股热流从阴道中闪过,沿着大腿直奔脚尖,又转了回来,在身上窜着。大腿不停的抽搐,身上却觉得说不出得舒爽。

  我高潮了,一丝力气都没有,瘫软在床上,回过神来却发现L还在抽插着,但我下面好像麻木了一样,己经没了那种强烈的快感。身子随着他的进出摇晃着,床单上湿湿的一片很不舒服,突然觉得自己很脏,被强 奸都能高潮,还真是从骨子里就那么淫荡。又想起了军,毕业就不要我了,还有大刘,一个暑假没把我弄上床,也跑了。剩下我自己没人管,就这样被人欺负,想着想着,眼泪就很没出息地流出来。

  他也射出来了,爬起来却发现我在哭,像是有些意外的样子,犹豫一下,就把我抱在怀里,嘴里念叨着对不起,一边拍着背,一边抚摸我的头发,倒像是在哄小孩睡觉。想不到这个坏蛋还有这样温柔的一面,只是我从小就有个毛病,一哭起来越哄反而越历害,到现在都这样改不掉。我那眼泪是越来越多,可能他都傻掉了。也许男人真的对女人的眼泪毫无办法吧,尤其是不出声默默掉泪的那种,男人似乎是最怕的,比大吵大闹和寻死上吊管用多了,还安全无污染,顺便也能浇灌一下花花草草什么的。

  哭累了,就在他怀里睡着了,第二天把我送回宿舍,又对我说他会再来找我,对这话我也没当真。回到宿舍就拿了东西钻进卫生间洗澡,几个室友还在睡觉,倒也省去了解释红肿眼圈的麻烦。

  休息了几天,同学朋友什么的也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也就回了家。没想到的是L真的来北京找我了,他说自从入学的时候就一眼喜欢上了我,但患得患失一直没敢说,却被军抢了先,眼看要毕业了,再见面都难,一时鬼迷心窍什么的,求我原谅。还说他要负责,给他机会之类的,总之就是百折不挠,一定要我做他女朋友。

  其实他那么远特意跑北京来找我,真的有点感动,又被缠得不行,而且他在床上的表现也挺厉害,终于在被他死缠滥打半个月之后松了口同意了。我们交往了差不多一年,却因为跟他性格上差异太大,几乎事事都有不同意见,总是吵架。

  关于L的记忆,更多的是吵来吵去,而性方面,他的经验也不少,常常能让我高潮,但生活并不是只有性,最后还是分手了。

  中专这四年里,上过床的男人有三个,那个处男因为就一次,不说了。另两个现在想起来,一个是拿我当玩物,玩过了就丢在一旁;另一个可能开始确实喜欢我,到手之后新鲜劲过去,也就原形毕露。只是我也没后悔,我从他们那获得了许多同龄人得不到的快乐,也不亏。

  【完】

????????字节:8326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