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的精液是我最好的润滑剂】【作者:鹅毛笔夫妇】【完】

摘要  当妻子还是我女朋友的时候,就像很多情侣一样,我们在她的一间单身宿舍里开始了同居生活。   以婚前的同居与婚后的生活相比,多了许多激情和浪漫,少了...

  当妻子还是我女朋友的时候,就像很多情侣一样,我们在她的一间单身宿舍里开始了同居生活。

  以婚前的同居与婚后的生活相比,多了许多激情和浪漫,少了不少琐碎和平淡。在这个安静、安全的小窝里,我们逐步熟悉了彼此的身体,不断发掘出慾望的本能,日益积累着肏屄的经验,我们把各自蕴涵已久的强烈性慾一步步地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深深品嚐到了肏屄的无上快乐,於是,我们就疯狂地制造快乐,尽情地享受快乐。

  但生活并不是每天都充满快乐。有一次,我们因为一件小事大吵了一顿,并彼此一气之下声明分手,我住回了自己家。但气消后,我仍极想她,第二天一大早,我跑回我俩同居处,钥匙却打不开门,是里面反锁了,敲门却也不见应,我以为她仍在赌气,心想,她总要开门去上班,於是故意弄出声地下了楼,又悄悄地潜回,等她开门时过去,再一同进屋温存一番。

  半小时过去,门打开了,我涌上去,却撞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我见过一面,是妻子公司的老总),她仅披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在为他开门,他们的神情形态已说明了一切。我喝骂走面含愧色的男人,将她揪进屋中,质问、摔打,她一声不吭地承受着。

  我摔砸完屋中的一切仍不平息,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她倒下时睡裙翻起,露出未穿内裤的阴户,黑密油亮的毛显得如此淫邪。本来就准备肏她一顿的,看到肥美娇嫩的阴部时,愤狠已全转为性的亢奋,我不顾一切地压了上去,她的反抗只加剧着燥乱和慾念,我强奸般地顶了进去,粗暴用力地狂砸猛戳,淋漓的快感阵阵袭来。

  我突然发觉今天的进入是如此容易、顺畅,而我们平时做爱前要有前奏才不至乾燥弄痛。但那年青的、温暖的、包合感、磨擦感、润滑感今天调配得恰到好处的小屄,使我顾不上考虑任何别的问题,把全部的神经集中在我龟头同她阴道壁嫩肉的挤压磨擦中。

  妻子的汁液超乎寻常的多,下体的聚合不时发出「叭叽、叭叽」的水声。低头时,我和她的性器周围已是全湿,彼此的阴毛都黏成一缕缕的了,而她阴道口部更已泛起些黏滑的小泡沫。

  我们在淋漓的快感中涤去了仇视和尴尬,相互道歉,互诉相思,我们又深吻起来。她解释说,因和我分手,她昨日一天流泪、不思饮食,被上司发现和她谈心并陪她吃了晚饭,根本不胜酒力的她自己灌醉了自己,上司送她回来并陪她聊了一夜,她对他充满了感激、信赖。但在天快亮时,他却突然剥光了迷迷糊糊的她,并赤裸着压了上来。她给我看被撕扯变型的内裤,我原谅了她。

  又一轮搅动、进出时,我问她今天为何骚水这么多,使她显得如此浪,使我感觉如此舒服?她怯怯地告诉我,是上司喷射在了里面,还未擦净。

  不知何故,当得知我是在用别人射在妻子屄里的残留精液作为我们肏屄的润滑剂时,我却陡然更为兴奋,鸡巴涨大到从未有过的程度。我呻吟着狂射不已,将我的精液和别人的完全混为一滩,再看着它们从爱人的阴道口不分彼此地缓缓流出。

  过了不久,鸡巴又硬了,是被这混合精液的念头刺激的吗?我刚才就没让她擦,我、她、他的混合淫汁蹭得满床都是。我又一次顶入湿漉漉、水叽叽的阴户里,仍如此轻松、舒适、顺畅。我们贴在一起蠕动,我探手摸着她已完全打湿的屁股缝、肥臀,抚摸着她被撑开却紧紧箍在我阴茎上的一圈满是汁水的阴唇。

  我命令妻子详细地给我讲述刚才被上司肏屄的全过程,「他舔得很认真,嘴很有劲……」详细逼真的描述中,我们微微颤栗着迎来一个又一个高潮──我知道,我已迷醉上了这种滋味。

  我第一次带别的男人回家还是在我们结婚前,那时,我和女友已同居了一年多并领了结婚证,也有了我们自己的住房,最狂热的新鲜刺激感已稍过去,生活又显得平淡无奇和琐碎起来。

  由我带回家,第一个当我面与我老婆肏屄的,是我大学最好的朋友W。我们大学前就已认识,整个大学阶段几乎天天混在一起,每夜长聊,性的话题自不可少。后来各有了女朋友,接触了性,也交流过经验。

  各自工作后,有时他来我家玩,也会一起看A片。那时,我已开始拍了些老婆的裸照和我们做爱的录像,兴奋时,我偷偷放给他看,他总是看得目不转睛。

  问他感觉如何,他说很够劲儿,比看A片真实、刺激多了,毕竟是认识的熟人,平日只见她一副端庄的样子,现在竟看到她如此放浪的滋味,真出乎意料。

  因我夫妻已谈及过想在性生活中加入其他人的打算,我试探着问:「你夸她皮肤好、奶大、会玩,想不想试试?」他连连拒绝,说我开玩笑,「朋友妻,不可欺」云云,但他答应下回帮我们拍几张做爱的合影。

  一周多后,W应约来我家。为缓和气氛,我们先聊了会儿其他话题,又开始放起了A片,然后就准备自拍录像。妻害羞想走,被我拉住,按坐在沙发我俩之间,关了灯,妻则缩偎在我身上。

  看了一会儿,我已燥动,手伸进老婆衣服中摸索,解了乳罩,大把地揉捏起来,妻将头拱埋得更深,但已微微呻吟。不久,她的上身已被我扒光,一颠一晃的雪白大奶在暗暗的厅中泛着幽光。

  W的视线已由电视转了过来,我将他的一只手抓着放在妻的乳房上,他似想又怕,犹犹豫豫的样子,我按住他的手让他握紧,当妻的乳房在他手中下陷并弹动时,乳头正好夹在了他指缝间,我感到他有意夹了一下,妻一颤,他下意识地为她温柔地抚摸起来。妻也感觉到抚揉她的手已不止一双了,兴奋使她喘息声更重,美丽的胸部在我们手中一起一伏。

  当W揉玩奶子的手由温柔渐变粗鲁时,我已在沙发上放平了妻子,她用刚被褪下的上衣蒙住了自己的脸。我蹲在沙发下的地毯上,开始向爱妻的最隐私处挑逗和进攻,隔着丝质内裤按揉着她整个饱满的阴户,再探进手指,玩着已润湿的阴唇、阴道口和那粒涨起的红豆。

  我突然扒下了妻子下身的一切遮挡,用力分开她要闭合的双腿,并让W开了沙发边的大灯,此时,妻子那本专属於我的阴道,正对着我的朋友完全、彻底、清晰、美好地敞开着,我看到W的裤裆难受地鼓起了一大包。

  我先趴上去舔了一会妻的小屄,然后将她双腿抬起、压倒,直截了当地插入了。在别的男人面前和老婆肏屄的刺激感,的确异常强烈。我一边抽动,一边真诚地劝说给我们拍照的W也试着戳进来体会一次我妻骚屄内的舒适,他只是一个劲地说:「你老婆不会答应的。」我命令妻子回答他,妻将脸蒙在衣服内,轻声重复了我授意的话:「W,来肏我吧,我里面很痒,特想让你们轮奸。」我和W一起将全裸的爱妻抬到了床上,妻是趴着的,丰满浑圆的臀形诱惑着W,他没有再羞怯,捏着鸡巴从后面顶了进去。我俯在妻的耳边说:「现在,在你里面肏的已是W的鸡巴,知道吗?舒服吗?」妻喘着没说话,但激动地咬着蒙脸的衣服。

  我当然知道妻的亢奋,就继续挑逗她:「他的鸡巴大吗?一会儿你替他口交好吗?他肏得你爽吗?让他直接射在小屄里好吗?」妻总是用颤抖和扭摆来回覆我的问题。我想要摘去妻的蒙面布,她死活不肯。

  我们用各种体位换着干这个害羞的荡妇,直到W用标准体位狂干了我老婆几百下,把她快肏到高潮时,我突然抽走了遮脸布,两个彼此熟悉却又对此情境下的对方完全陌生的男女一下子成了面对面,性交的对象至此才好像完全明确,他们都能清楚地看到彼此性器磨擦快感带到对方脸上的愉悦、迷乱的表情。

  这样的面对面,加强了快感的系数,加速了高潮的到来,他们贴蹭着面庞,下体用力地互相碰撞着……「啊……射了!射了……」W把他的阴茎深深挺到我爱妻阴道尽头,在她体内发射出狂热的精液。老婆也同时高潮了,她紧紧搂抱住W,骚浪地哼叫着,承受着W一股接一股热流的洗礼。

  从此,我们一发不可收拾,群交淫乱的性生活开始了。

  W成了我家的常客,那时我们夫妻(其实还没有举行婚礼)可以共同淫乱的性友也只有他一人,每次想玩刺激些的游戏都只能叫他,别无选择。他那段时间没有固定的女朋友,性慾主要靠定点地干干我女朋友来发泄,他那时很感激我,发誓以后成了家,大家的老婆可公用,随便换着干,没想到最后他找的老婆太正统,这话连提都不敢和老婆提,直到现在都是光来肏我老婆,仅给我看过两张他老婆的「艺术裸照」。

  还有一次他和他老婆来我家打麻将,太晚了住在我家,半夜他带我蹑手蹑脚地进去撩起毛巾被,用手电筒照着让我看了看他老婆已褪掉内裤的屁股。看她睡得正香,我就想索性干一次,可W怕后果难料,只让我趴近看了一会儿他老婆的屄,然后由他用电筒照着,我看着小屄打了个飞机,竟也挺刺激。

  W可算把我老婆玩美了,连我和老婆举行结婚仪式的前夜,他的鸡巴仍然没有闲着。因他既是「伴郎」还要帮我收拾新房,晚上帮忙到太晚就没走,洗澡后又是习惯性地大被同眠,二比一联手肏了我的「新娘」一夜。

  第二天婚礼上,老婆一身白纱礼裙看上去十分纯洁可爱,但我知道,她白色内裤里的小屄深处,一定还残留着昨晚疯狂群交中别的男人射给她的精液。

  逐渐地,我们的性夥伴多了起来,我和妻子的性生活是丰富多彩又完全透明的,很多性游戏的情节都是共同设想和安排的。

  一次,我出差到外地一个多星期。一天下午,妻子打来电话,吞吞吐吐地讲了半天才告诉我,她遇到以前的男朋友了,他想约她吃顿晚饭。并说:一年多没见,旧友成熟了很多,挺有绅士味的。她想去赴约,先徵求我的意见,因为我们夫妻有约定,彼次允许夫妻以外的「性」,但必须以先徵得伴侣同意为原则,并保证不含可能影响婚姻的「感情」因素。

  我有些犹豫,毕竟他们曾谈过恋爱并同居过。妻向我信誓旦旦说,已嫁给了我,就不会再纠缠不清云云。我同意了她的请求,但要求妻带他回我们家做,并偷拍成录像,供我回来检查。

  妻很感激,答应照做,并说会以替我勾引我看中的她一位女友为谢。我详细讲了摄像机的隐蔽位置、使用及遥控方法等,让她先回去安装调试好。

  那晚,妻与男友晚餐后讲了我不在家,带他回我家来坐坐,后来便发生了孤男寡女间最自然的事情。

  事后,妻子讲:那天他们玩得很有激情,男友仍如在同居时那样慢慢地撩逗她,脱光了她后为她卖力地吃穴,换着各种姿式干她,两个人肏到舒服时都变了声。后来妻子又开始主动侍候他,为他吮棍、坐上去套弄他,并随着每一下套入轻轻揉捏着他的阴囊,而他却轻松地躺着享受,双手握住我妻的大奶子狠揉。

  妻为了能拍摄清楚她偷情的过程(知道我肯定爱看),她又改为正对着镜头的方向,分开大腿让男友从屁眼一直舔到阴道口。妻将骚屄不停地上下摆动着,淫乱肆虐的阴毛带着两人的淫汁在昔日情人的脸上刷蹭,搞到他满脸都是。

  她前男友夸她比以前更会玩,再将大鸡巴捅进去时,肏得更狠、更烈,换来我妻一阵阵歇斯底里的浪叫。最后,妻子让他坐在沙发沿上,撇开大腿,雪白的大屁股慢慢压坐下去,把他的鸡巴尽根吞没,然后回臂搂住他两人热吻。

  男友一拱一拱地顶动肏着妻的屄,一手揉胸,一手蘸上骚汁去揉妻早已又红又涨的阴蒂。妻兴起,一通快速的坐位狂套,在男友嚎叫声中,老婆的阴道、子宫又一次享受到了她最爱的被多而滚烫的精液飙射、冲击。

  我回来后,非常满意这段偷拍,常与老婆边干共赏。老婆为使我更刺激、有投入感,她还保存了一件当时的特殊礼物──他们偷情后揩拭精液的纸巾。当她边与我肏着,边详细讲述着那天偷情的一切细节感受时,她会找出夹在书中的这几张斑驳的纸巾让我闻,空气中立即弥散着一种淫乱、迷幻、燥动的气息。

  尽管我夫妻性生活非常开放,但其实仍只局限於身边小圈子内。两年下来,我们的性友都明白了游戏规则,达成了一些默契:

  1、我夫妻俩真的是对此事看得很开,性就是性,仅此而已,玩时大家投入些、开心些,但仅限於此,不要影响到生活其他方面。

  2、选择性友时严格些,人需成熟理智、健康乾净、无闲话、无不良嗜好等等。一但入围,就别太多心、计较。对床笫之欢时的热情、过份的话都别当真而介意。

  3、玩就放得开,别患得患失,老考虑什么沾光、吃亏的,本来就只是偏好不同於常规的性形式,多人性交已很刺激。他肯带妻子来同欢──欢迎!他一人独来,和我一起肏我太太──也同样欢迎!说实话,敢玩这种游戏一定要具备非常开阔的胸襟,否则,早晚会因计较猜疑搞到大家不欢而散,甚至家庭破裂。

  4、合理控制,莫至於失控难堪。大家渐知游戏规则后,每次玩都无负担、很尽兴。一般集体的性聚会每月两三次,其余时间,他们常会单独来玩我太太。

  好友H是我相交十年以上的老友了,常来我处玩,近水楼台,他肏我老婆的次数也最多。他射精后,老婆都会心照不宣地不擦,敞开大腿用汩汩冒精的骚屄迎接我。我出差在外时,H更是常住在我家,每日代我履行丈夫的职责,以保证婚前我对强慾妻子的承诺──每天都要喂喂她的「贪吃小嘴」。

  2000年9月的一个星期六晚上,H事先没有预约就来了我家,还提了几瓶啤酒和一些凉菜。我们喝着酒海阔天空地神聊了一阵,又开始看新到的四级A片。妻说她有些累,先进卧室去睡了。

  我们大约又看了一个多小时,H便轻车熟路地去冲凉洗澡。听他出浴室后拧开卧室门溜了进去,我知道好戏又要开演了,便取出摄录机,装上影带,也进了卧室。

  我们的睡床上,H君早已拱在妻盖着的薄被下一下一下认真地为妻舔屄呢!

  妻似是被舔醒的,迷迷糊糊地呻吟起来,屁股一耸一耸的。他看妻已全醒,乾脆架起妻的双腿一分,完全露出我老婆红嫩肥美的骚屄来,然后端起对着嘴,将舌头扎进屄中舔起来,并用一只手指蘸上唾液,一会儿掏穴一会儿抠抠小屁眼儿,把妻逗得兴奋地直叫。

  他放下妻的大腿,爬过去搂住妻吻了一会儿,就用斜侧位顶了进去,手则抓住我妻的一对大奶子卖力地揉玩起来,干得越深,揉搓得越得劲儿,像要把我老婆的一对大肥奶子揉爆般。我觉着老婆都要会痛了,而她却似很享受,脸涨得通红、娇喘着迎合别人鸡巴的抽送,不时探手抚摸H的卵蛋子。

  H为了能肏得更深,抬起妻的腿调整了一下角度,重新捅入,使龟头能顶在妻的子宫口打磨,妻叫得更浪了。十几分钟后,他们又换了七、八种肏屄姿式,先用标准式,压上去猛肏,后来又变成背入势,H端着妻的大白臀一口气狠砸,肏得满屋子「啪啪啪」地响。

  老婆被肏得奶子乱摆,「嗷嗷」地叫起来,说太深,开始求饶,而他丝毫不理,知道我妻很耐肏的,更是压着她已瘫倒的身子,仍一通疾插,妻连喊来了两三次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