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乱伦劫】【完】

摘要  (一)「乱伦?天啊,竟然有人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情出来,那还有人性吗?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对那种人,就该拉去枪毙了才对,怎么才判了十几年...

  (一)「乱伦?天啊,竟然有人做出这么恶心的事情出来,那还有人性吗?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对那种人,就该拉去枪毙了才对,怎么才判了十几年,太便宜他了。」下午上班前的时候,A市万荣有限责任公司的办公区里,一个穿着白色短袖上衣、红色包臀套裙和白色高跟凉鞋的高佻女子手中拿着一份报纸,面带鄙视痛恨地说道。那高佻女子看起来二十多岁左右,一张羞嗔得宜的漂亮脸蛋上透着一种天生的娇羞妩媚的气质,但是她眉宇间,却给人一种正派端庄的感觉。

  这高佻女子名叫孟秋华,是万荣公司宣传部的部门经理。她是三年前加入万荣公司的,靠着卓越的能力和辛勤的努力,年纪轻轻地就做到了现在这个职位。

  其实,她家家境是非常好的,老妈是个成功的生意人,在城郊外有一栋小别墅,车子也有两辆,并不缺钱。她之所以到公司来那么辛苦的打拼,也只是想做出点事业来证明一下自己,同时也是想让自己能独立一点。

  孟秋华发表了一番愤慨后,就把报纸放回了报纸架那里,踩着高跟凉鞋,迈动裙下那双穿着肉色丝袜的修长浑圆美腿,步态自然款款地走回到了自己办公桌那里,准备着手开始下午的工作。

  而对于刚才看到的那条惊世骇俗的新闻,她在过后不久就完全遗忘了。对她来说,那只是一个天方夜谭似的遥远故事,虽然看了觉得恶心愤慨,但那最终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她怎么样也想不到,过了三个月后,她自己也会像那条新闻中的受害女孩一样,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毫无人性地强行奸污,而且遭遇比那个女孩的更要悲惨羞耻得多。

  (二)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三个月就过去了。

  三个月后的这天,正好是星期六,她不用去上班。

  这天早上,一家人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她母亲说,要回P市那里几天看望生病的老父亲,所以打算等下就动身。母亲说完后,她的弟弟就接过话头说,他正好休假有空,想和母亲一起去,顺便也在那边玩几天。事情定了下来后,母子两人就外出去买礼品了。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一切准备就绪后,母子两人就一起开车出门去了。

  母亲和弟弟走后,家里就只剩下她和父亲两人。她哪里也不想去,所以就干脆在房里上网消磨时间。中午的时候,她和父亲一起吃过饭后,喝了一瓶牛奶,看了会电视,觉得特别犯困,就回房间午睡去了。

  她穿着睡裙躺到床上,没一会就沉沉睡着了。睡着后,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和男朋友去玩。梦中,男朋友带自己去到了公园一处僻静地方,然后就突然说要和自己做爱。自己不是一个对性随便的人,一直以来都没做好迈出那一步的心理准备,怎么可能会答应呢,何况还是在着随时有人来往的公园里。

  谁知道,平时很君子的男朋友居然强行就把自己压倒在了草地上,疯狂地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衣裙,不顾自己的叫喊挣扎,分开自己的双腿就压到了自己的下体处。

  她不知道男朋友是怎么和自己做爱的,也没尝试过做爱的感觉,但那一刻,她能强烈地感觉到自己阴道内突然有种撕裂涨痛的感觉,能感觉到有根粗长坚硬的东西直捅进了自己的处女禁地。

  她很惊骇恐惧,整个意识随之有点模糊了起来,只感觉到下体内传来阵阵痛中带着酥麻舒爽的感觉,那种感觉,是那么的强烈而持续,就像潮水一样不停地冲刷这她的心灵。最后,她无力中只感觉到阴道内被那根粗硬的东西插到了尽头似的,仿佛,有一股烫热的液体在自己阴道深处喷射了出来。那一刻的感觉,让她的整个灵魂都忍不住颤动了起来。之后,她的意识就渐渐地模糊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混沌中清醒了过来,当她刚意识到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而有点心安的时候,便马上又被更惊骇的一幕给惊吓住了。

  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浑身都是赤裸的。更震惊的是,她看到床边居然还坐着一个赤裸着身体的肥胖男人,那男人正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吸着烟。

  「你怎么这样子?为什么在这里?快出去啊!」她瞬间惊骇地尖叫了起来,同时下意识地伸手去想扯过被子来盖住自己的身体,可惜却摸了个空,床上哪里还有什么被子。

  那肥胖男子突然听到孟秋华的尖叫,身体一下惊颤,然后就条件反射似地站了起来,转过身看向孟秋华。他的脸上,满是惊慌不知所措的表情。

  (三)这肥胖男子,正是孟秋华的亲生父亲孟创辉。

  孟创辉是一个单位的部门领导,别看他在外面威风八面,但在家里,他是个妻管严,被老婆管得死死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他的职位是一直在升,但是他的私生活却一片干净,别说什么包二奶包小三了,连抽烟喝酒都是免谈,工作之余都是在围着老婆转,被周围的人称是新时代的「三好男人」。

  「三好男人」孟创辉其实根本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可惜,他的职位升迁、小车别墅都是靠着老婆才得来的,他吃人的嘴短,加上老婆又是个比较强势的女人,容不得他摆布,所以,他再无奈也只好这样过了,好在久了也渐渐习惯了。

  原本,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的下半生就这么过了,可谁知一年多前的一天,他在办公室闲暇无事的时候,上网随便点击浏览网页,其中一个自动弹出的网页里的内容让他被深深震撼。那个网页上,罗列了一些乱伦小说,其中,一篇描写父女乱伦的小说让他看后心情激动不已。看着那篇描写得很详细很有真实感的乱文,他不知不觉中把自己代入了文中的男主角,并把他自己那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的女儿也代入了文中的女主角。没看完,他就射了。

  有了这次经历后,他开始如饥似渴地搜索着网上的父女乱伦小说来看,一次次地把自己和女儿代入文中,一次次地体验着那种另类的激情。他深深地沉迷于其中,他觉得,自己的心,终于可以不再麻木,终于又可以享受到激情快乐的感觉,下半生,似乎有了意义。

  随后,乱文看多了,他脑子里就开始闪过一个让他更激动刺激的念头:如果我和女儿真实的发生乱伦,那岂不是比看小说更刺激更爽?这个念头一旦跳了出来,就紧紧地缠绕在了他的心头,挥之不去。不过他毕竟还是有理智的人,所以,虽然那念头越来越强烈,但他始终都死死地克制住了自己的变态欲望而没有真正敢做出什么。

  就这样,他脑子里时常闪着那个念头,苦苦地忍了一年。这一年中,每次看到女儿的身影,看到她漂亮的脸蛋、曲线动人的身材、诱人的美腿,他的心都忍不住一阵躁动颤抖,那个念头,也越来越强烈。好在他的表面工夫做得好,一直没让人看出他的心理异常来。

  然而,再强的忍耐力也终究会有个极限。终于,一年后,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觉得再不把那个念头付诸行动,自己肯定就要疯了。于是,他就开始做起了准备。他通过网络购买了一种可以让人在一段时间内陷入昏迷彻底失去知觉的药水,经过拿自家的大狼狗实验过证明那药水完全有效后,他便焦急地等待着合适时机的到来。此时,估计就是神仙来了也无法让他回头了。他已经铁了心的一定要做一次,哪怕做后马上要下十八层地狱他也不管了,否则,他觉得自己真的生不如死,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在他的焦急等待中,那个机会终于在夏天初到的时候来临了,也就是今天。

  妻子和儿子要离家几天,只有自己和女儿呆在家里,这样的机会,真是合适到了极点。

  于是乎,等妻子和儿子出门,并通过打电话确认他们已经出了市外,不可能会突然再折转回来后,他便偷偷地在女儿常喝的牛奶里下了事先准备好的药物,等女儿药性发作回房间睡后,他估算了下时间,就拿出事先配好的钥匙,打开了女儿的房门,进入到房中把已经沉睡昏迷过去的女儿给奸淫了。

  发泄完兽欲后,等激情稍冷下来,他那被欲望压抑蒙蔽了一年的理智又回来了。想到事后的种种后果,他不禁开始有点后悔惊慌了起来,同时也在苦苦考虑着等女儿醒过来后自己该怎么面对她。一时间,他干脆就坐在床边紧张地猛抽起烟来,心慌意乱地想起对策来。没想到,就在他还没整理出头绪的时候,女儿就醒过来了。

  (四)言归正传。此时,孟创辉不知所措地看着一脸惊慌恐惧表情的女儿,身体僵硬地定站在床边,脸色阵红阵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孟秋华看到父亲站了起来看向自己,她顿时又尖叫了一声,在扯不到被子遮盖的情况下,就慌忙用手分别捂住了自己的下体和胸口部位,并把头和身体翻转到了另一侧,因为,她看到了父亲孟创辉赤裸的下体处那根软吊着的丑陋阴茎。

  「你快点出去!」孟秋华转过身背对着父亲后,又惊恐地叫了起来。直到此时,她惊恐慌乱中都还没完全明白方才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父亲赤裸着身体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自己身上的睡裙估计也是被他给脱去的。她不知道父亲除了脱去自己的睡裙外,有没有还另外对自己做了什么。但是,凭她的聪明,看他那样子,她也能想到,即使他之前还没做什么,但接下来可能会做什么了。这让她如何不怕?

  孟秋华转过身去后,就感觉到捂向下体的手摸到了一片湿滑,同时也感觉到下体阴道那里有种疼痛感,阴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她心中顿时涌起了一个让她惊骇欲绝的不祥预感,慌忙用手在阴部那里摸了一把,然后抽手出来一看,只见沾得满手的是乳白中带着丝丝血红的粘稠液体。

  「精液?处女膜破裂?」顿时,她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个念头。虽然她以前都没有过性爱的经历,但是一些基本的性知识她还是非常清楚的。综合自己的下体感觉和摸到的痕迹,刹那间,她便得出了一个让她恐惧到极点的结论:自己被人给奸污了。至于那个奸污自己的人是谁?瞧父亲孟创辉方才那赤裸身体坐在床边的样子,除了他,还能会是谁?

  想明白了这点,刹那间,孟秋华只觉得全身像坠入冰窟,身体和心都是一片冰凉,一股不敢置信和悲愤羞辱的感觉充满了她那快要窒息的心房。

  「不!!!」她凄惨地悲叫了一声,眼泪,就不受控制地狂涌而出,撕心裂肺般的哭声,跟着在房间内响起。

  床边慌乱紧张的孟创辉看到女儿惊慌地转过身去后,惨叫了一声便大哭了起来,知道女儿已经明白自己奸污了她的事实。一时间,他的头大得像要爆炸了一样,心中涌起无限的惶恐。

  他犹豫了一下后,就干脆爬上床去,躺在孟秋华的背后,从后面抱着她。他想着好好对她解释劝慰一番。可惜,他的举动更加加重了孟秋华的恐惧。当她感觉到父亲躺在了自己身后并用手抱向自己身体的时候,她以为他又要再次对自己进行奸污了,顿时,她边哭喊着边死命挣扎着,想脱离他的搂抱,躲避到床另一头去,可惜那里挣扎得开。

  孟创辉紧抱住女儿的身体,惊慌焦急地压低声音哀求道:「秋华,求你别喊了,会被人听到的。这次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这样,我是色心蒙了头,你就原谅我一回吧?好吗?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你不是我爸,你是禽兽,禽兽,呜…」孟秋华哭喊道,更努力地挣扎着,根本不理会他的哀求。

  「秋华,我真的是色心昏了头,都是看乱伦的黄色小说看多了,受到影响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我以后真的一定会改的,以后再也不上黄色网站了,一定好好做人,你就原谅我吧,求你别喊了好不好?」孟创辉继续哀求道。

  「滚,你快滚啊,我不想见到你这个禽兽,我一定要告诉妈,让她知道她嫁的是个禽兽,快放开我啊,呜…」孟秋华继续挣扎着,嘶声哭喊道。

  「你…」孟创辉听到女儿的哭诉,顿时话头为之一阻,同时心里也为之一寒。

  「你不能告诉你妈,否则我们两个都完了。」他随后惶恐中带着强制威胁味道地说道。

  孟秋华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哭着挣扎,不理会他的话。

  「听到我的话了吗?绝对不能告诉你妈。」孟创辉急了,用力把女儿的身体给扳了过来,压上去,面对面地朝她大声吼道。此时他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听见而刻意压低声音了,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阻止她那么做,否则,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不,我一定要说,我要让你得到报应,你这个禽兽!」孟秋华流泪大喊道,看向父亲的眼中满是羞愤仇恨和恶心的神色。

  孟创辉见女儿似乎铁了心要毁了自己,顿时,惊慌焦急的心中,丝丝绝望生了起来,他完全能想象得出这件丑事万一被平时强势的妻子知道后会是怎样的情形,按照妻子的脾性,估计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绝望中,他心中恨意渐生,恨女儿竟然要如此绝情。此时,由于他压在孟秋华的身上,下体原本已经软下来的阴茎在她的挣扎中,被她滑嫩的大腿不停摩擦到,受到刺激之下不觉地已经又有了点变硬的趋势。

  孟创辉感受到自己身体内的欲火又被勾了起来,顿时,绝望惊恨中,他便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既然如此,反正干一次是死,干两次也是死,那还不如先爽个够,天塌下来也到时候再说。」如此想着,他就完全放开了对自己欲望的控制。

  「这是你逼我的,那好,既然你不顾父女情面,非想让我玩完,那我在玩完前也要先玩个够本再说,正好刚才还没玩够呢,哈哈…」孟创辉突然狂声大叫道,那模样,像着魔了一样。

  随后,原本只是用有抱住不让她挣脱的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