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完】

摘要  筱柔用右手无名指优雅地捋了捋乌亮绸密的发丝,那原本如一帘丝绢般顺滑的秀发,此刻如果靠得足够近的话,你会惊奇地发现上面居然粘着一小块一小块已经凝...

  筱柔用右手无名指优雅地捋了捋乌亮绸密的发丝,那原本如一帘丝绢般顺滑的秀发,此刻如果靠得足够近的话,你会惊奇地发现上面居然粘着一小块一小块已经凝固了的乳白色精斑,一股浓郁的鱼腥味儿分外醒鼻。

  不过,这些小小的瑕疵并未影响到柔儿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的美意,娇姿看起来就像一只高贵而又可人的猫咪。

  别误会,可不是她不爱干净,没及时清洗掉凝渍,而是因为实在太累太累了,毕竟昨天疯了整整一天一夜。

  歪过小脑袋,娇美的身子往老公的怀里拱了拱,美目深情仰视着身边熟睡着的老公,筱柔嘴角情不自禁抿了上去,眼睛里满是浓浓的爱意,肉肉的小鼻头一酸,一时万千思绪翻涌而出。

  尽管已经结婚十几年,孩子们都上中学了,可对于陈森来说,私下里他一直将筱柔当成一个长不大的娇气包,迷人柔弱的小公主来宠溺爱护,不管遇到什么事,犯下什么错,筱柔只要将小脑袋往陈森的怀里一凑一埋一拱,腻腻地撒上几句娇,任再大的恕气它也化解,再硬的坚心它也消融。

  筱柔喜欢管陈森叫木头老公,哈哈,傻木头,因为他给的爱是那么无知无畏无所不包。

  上大学那会儿,陈木头正是凭借着一股憨憨的傻劲,击败无数追求者,于万花丛中摘得身为外国学院系花的筱柔。

  好傻好笨的臭老公啊,听说阿刚会来,居然特地向领导请了假连工作都不惜耽搁下来,要知道老公单位的那个秃头主管可是出了名的难缠的,平时没人愿意去招惹他,回头指不定拿什么破烂事折腾人,老公却是不以为意。

  阿刚出差回来,打电话说中午和几个朋友要来家里乐一乐,老公这边已经兴奋得不行了,脸胀得通红,那劲头好像比我还期待呢。

  立马屁颠屁颠开车去国美家电买了台新上市的高清索尼摄像机,回来后对着说明书摆弄好半天,颇有专业摄影师的架势,看上去竟然比部门里的那些大坏蛋们还来劲呢。

  筱柔心里其实也明白,阿刚半个月没来了,说不想是骗人的,但又不好表现得太过激动,怕老公吃味。但是看到老公那兴致勃勃的样子,拘谨的心绪也慢慢消释了。

  哼,臭老公,比阿刚他们还变态……

  筱柔紧了紧环住陈森胳膊的双手,那些小念想其实也就一闪而过,随着饱睡醒来,意识逐渐恢复,下体传来的阵阵不适渐渐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此刻已经傍晚了吧,筱柔望了望敞开着的窗户。

  五月的晚风轻拂,浅蓝色的窗帘随风摆曳。

  昏黄淡薄的夕照漫了进来,为房间镀上一层温馨,床头上挂着婚纱照里站在右侧一脸幸福依偎着陈森的筱柔,她的脸此时刚好被一抹阴影遮挡着。

  只是,这房间里现在实在是混乱不堪,只剩下老公和自己两个人了,床单上地板上梳妆台上到处是水渍,十几支粗大狰狞的按摩棒随处散落,麻绳,肛塞,扩阴器,灌肠用具……应有尽有。

  空气里充斥着浓重的淫靡气息,明亮的光影与阴淫的味道相互交织,纯洁崇圣的婚纱照映衬着淫乱性交后不堪入目的场景,这些无不令筱柔一阵迷离晕眩。

  纤细白晰的手指直接向菊穴探了过去,一小节黑色的丝状物露在外面,被疯狂蹂躏过屁眼紧紧包裹着。

  「哼,小鬼头最近越来越学坏了,阿刚怎么老是教些不正经的,才多大啊就这么会玩女人,以后……」筱柔粉嘴一嘟,忍不住嘀咕道。

  那是一双黑色的情趣连体裤袜,才买不到两天就给糟蹋了,真是可惜。

  但是任谁也想不到,那个将裤袜塞进筱柔屁眼里的人是居然是她十三岁的亲生儿子陈小杰,而且一塞就是三双。

  温筱柔,三十四岁的生日刚刚过去,别看在老公面前一副娇滴滴小女孩儿的模样,其实筱柔更多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成熟知性的新时代职业女性形象,现在的她是一家知名国际航空公司的头牌空姐。

  筱柔从小就特别向往长大后能当一名可以整天穿着漂亮丝袜在天空自由飞来飞去的微笑天使。

  尽管大学念的是商用英语,而且一毕业就奉子成婚,但顺利生下孩子后,筱柔并不甘心从此贤妻良母柴米油盐的生活,而是通过自己哥哥的搭线帮忙,还有丈夫的理解和无私支持,筱柔最终如愿成为一个美丽的空姐。

  而如今,凭着俏丽典雅知性的相貌和温婉柔顺的迷人气质,以及多年来的付出和努力,她已经是公司里的着名形象代言人啦。

  在公司的官方网站主页和电视广告上都能看见她的身影。

  当然,更深层的原因是,她实在是太「受欢迎了」。

  可是,已经不能再飞了,至少目前还不行。

  想到这里,插进筱柔菊穴的手指已经由两根变为三根,并且第四根手指正跃跃欲试呢。

  不能再穿着性感丝袜和漂亮制服了,更不能当性感漂亮的空姐了。

  纤长的睫毛低垂,美目扫到自己隆起的腹部,是啊,看起来已经很明显啦,毕竟快五个月了。

  没错,筱柔现在又怀上孩子了,D罩杯的乳房因为蓄奶大了不止一圈啊,乳晕大小有如两枚硬币那般了,曾经的嫩粉色奶头因为怀孕的缘故,现在已是暗深玫瑰色了,看上去丑丑的。

  但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身边的傻老公的种。

  他……他现在虽然已经失去享用自己阴道和屁眼的资格了,但毕竟是正牌老公,怀上别人的野种好难为情啊。

  比起难为情,筱柔心里更多的是失落,不过可不是因为孩子不是老公而失落,而是因为,自己居然没能说服让阿刚来搞大自己肚子。

  「咦,好变态啊,肚子那么大了还搞得那么过份……」筱柔捂着嘴,眼睛却盯着电视片刻不愿离开。

  屏幕上放着刚刚下载好的色情片,四个健壮的黑人正兴致勃勃近乎暴力地群奸着一个娇弱的日本美孕妇,三支粗大油黑的大肉棒肉肉插进女人身上的三个肉洞,打桩机似的一下下奸干着,另有一个黑人把玩着女人的黑丝袜脚,两只脚丫子一合肉棒在其间抽插。

  说是孕妇其实长着可爱的娃娃脸呢,一脸春意淫荡啊,脸都被肏得变形了。

  「母狗就应该这样玩,要不咱也试试」阿刚用粗糙的脚掌踩了踩瘫软在地上的筱柔,邪邪的笑着。

  「讨厌啦,那么变态……」筱柔急忙双手捧住阿刚的臭大脚,香唇立马含住脚趾头贪婪吮吸着,灵活柔软的舌头仔细扫过脚趾缝,好像怕错过什么美味。

  津津有味吃了一会儿阿刚的臭脚,柔儿才起身坐到茶几上,歪着脑袋,咬了咬嘴唇,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认真说道「不过,我要怀你的野种,我要你给我受精,我要你搞大我的肚子……」

  筱柔摸了摸鼓鼓的腹部,深深叹了一口气,半年前的对话犹在耳畔回荡。

  为了满足他们想奸淫孕妇的变态想法,自己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并停用避孕药转而大量服用催产卵巢卵泡发育药物,还真是变态呢,不过一想到自己是他们肉便器,是任他们随意亵玩的性玩具性奴隶,也就释然了,这些是应该做的。

  就连老公当时听到这个消息都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意外或是愤怒,相反,当时看他那个样子好像……

  唉,如果放到现在就是让老公扶着阿刚的大鸡巴插进自己的子宫里受精,老公也是不会拒绝的吧,可当时他并未到达现在这种程度,他是爱我的,并不是说现在不爱了,只是那时候的爱更多的是自私占有。

  「是因为小雪的缘故,他才不反对我被别人孕奸的吧」筱柔幽幽想道。

  轻轻甩了甩头,把那些猜疑甩出脑海里。

  既然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阿刚的,更不可能是老公的,那到底是谁的!

  每次阿刚的朋友们奸淫完自己,坐在沙发上悠悠点上烟作弄似的故意不经意问上一句是谁的孩子啊时,筱柔都羞得狠不得钻进哪个地缝里,而儿子小杰就会一旁笑嘻嘻地乐呵着。

  是的,没错,谁也没想到,变态的阿刚竟然教吮小杰来完成这个孕奸任务。

  太难为情啦!居然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播下野种搞大肚子,好变态哦,太刺激,仅仅想想到这个,筱柔的阴肉深处便会止不住地抽搐跳动。

  阿刚真的好会玩女人啊。

  先前望着老公时满眼的爱意转眼间就变成对阿刚无尽的崇拜。

  这会儿,筱柔已经将一整个白嫩的右手掌深深探进自己的屁眼里了,用来堵住精液尿液的三双裤袜被完完全全顶入直肠深处。

  「好充实啊」

  小杰遗传了老公人高马大的基因,别看年龄还小,身体却抽条得有模有样了。

  以往筱柔公司里的同事们都喜欢趁老公出差不在,来家里开乱交派对,刚开始还避讳小杰,怕影响自己在孩子心目中的慈母形象,怕给孩子留下不好的阴影,但一想到自己被男人们虐奸时,宝贝儿子就在外面偷看,心里便激动的不行,身体被刺激地更加敏感,快感剧烈地侵袭大脑,混混沌沌无法思考,所以后来索性放开不去想了。

  小杰已经长大了,该了解一些关于性交的知识。这么一安慰自己,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那些男人发现身下的母狗在被自己亲生儿子视奸的情况下还能高潮频频,阴肉更是一阵阵强有力的紧缩,好不快活。因此,他们越来越享受在小杰面前痛肏筱柔。

  小杰经常可以看见妈妈,她将自己精心打扮得性感妖艳,妆化得浓得跟妓女一样,本来就姣好精致的容颜一画上媚妆更是诱惑得不得了,丝袜高跟亦是必不可少的,她还往自己身上细细涂抹药膏甚至是注射药液。

  那是淫药,上次陪妈妈去买菜,他亲眼看见妈妈支开自己走进一家情趣店,买了几盒药,春药。

  最后妈妈给自己洗了肠子,然后坐在客厅里等同事们来。

  这时候小杰一般都会偷偷躲起来。

  那个平时端庄亲切漂亮的妈妈被一群男人轮番奸淫百般虐弄,像母猪一样大声呻吟着索取着,从客厅到厨房,从阳台到卧室,从书房到厕所,四五个男人,轮流拉着狗绳,另一端系在妈妈白皙玉颈上,遛母狗似的,一边凌辱一边奸玩。

  日子久了,小杰对男女之情由最初的震惊到熟悉再到期待,并无师自通自学了打飞机。

  慢慢的,筱柔默许儿子用自己的丝袜打飞机,如果儿子成绩表现好的话,也会亲自用手帮他射精。

  再后来,因为怕阿刚玩腻自己的身体,为了博取他的欢心,筱柔居然主动勾引自己的儿子,虽然并非真正的近亲相奸,只是让儿子奸淫自己的多汁多肉的粉嘴和喉咙,并且将儿子奸淫自己的过程偷偷录了下来,作为阿刚的生日礼物送出去。

  筱柔没想到,正是自己的举动给了阿刚近亲孕奸的灵感。

  一般来说,每次来家里的男人不会超过六个,但最多的一次,是小杰生日的时候,那天恰好爸爸出差不在家,妈妈带了十五个男人回来,还有好多礼物,说是给小杰过生日的。

  阿刚也在其中。妈妈非常开心,忙前忙后张罗准备着,烧了好多道菜。

  小杰心中隐隐觉得,这个生日聚会会非常精彩……

【完】

8334字节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