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恋情(搞上了19岁的表妹和26岁的表姐)】【作者:蛙石】【完】

摘要  一躺旅行过后,我居然跟她们发展了超过表亲的关系…先说一下我的家族,我妈是她三姐妹中最大的,表姐是第二的女儿,表妹第三,所以她俩不是姐妹。   表...

  一躺旅行过后,我居然跟她们发展了超过表亲的关系…先说一下我的家族,我妈是她三姐妹中最大的,表姐是第二的女儿,表妹第三,所以她俩不是姐妹。

  表姐希旼是娇小玲珑的美女,大约才150CM上下,胸部却不小,我想至少有D。年幼时每年亲戚聚会我都会跑去黏着她玩,就因为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连小学生的我都被迷倒了,一直暗恋着她。不过现实是残忍的,直到她长大结婚了我都没表白过。或者说没勇气?但至少社会层面上不告白是对的。总之,初恋就是她,而且我心底里一直都没放下过。

  至于表妹小宜…要令部份冲着19而来的人失望了,她平庸太多了。身材样貌不算差但也不叫好,长处除了会自动自觉读书这种只有她老妈才会在意的优点之外,就要说服装了,明明是书呆子模样却老爱穿暴露的小背心加热裤。本来我一直没在意她,她却在最近几年突然亲近我,亲戚聚会一定要坐在我身边,害我眼睛都不知道放哪去了(最近问起才知道,原来她只有在有机会见到我的时候才穿那些衣服的,这个早熟的小妮子…)。另外,表姐看着小宜出生,也经常照顾过她,所以两人的感情很好。

  我?阿宅,22岁处男,超好色,没了。

  总结就是,表妹喜欢我,我喜欢表姐(至于表姐,实在有点复杂…)废话前题说完了,现在要说重点。(为了避免文字上的阅读困难,我会将表姐称表姐,表妹称小宜)话说我家家族老爱搞些甚么旅行团,每隔一段时间就总是要全部有血缘关系的人一起飞,所以有机会跟她们两人一起到内地玩四日三夜(地点就算了,不重要)。而今次表姐夫更突然因工作而无法前去,间接令我得到了接近表姐的机会。

  这不是旅游小说,一切省略,重点事情在旅馆内发展。

  我自己一个住在套房内(我爸每次旅行都要带妈哥姐在外面混到淩晨两三点,而我十二点不睡就想死),大约是十点半吧,手机WHATSAPP收到了讯息。

  表妹小宜:「我在你房门前,有话要跟你说。」用小头想都知道她想告白了,无论如何,我觉得至少要明确说出自己对她没甚么感觉,于是就打开门了。

  「怎么还不睡?」对不起,是很老套,但我也想不到这种时候能说甚么。 她没回答,直接走入了房间并关上了门,然后坐到床上说:「你其实没发觉我的想法吧?」你以为我是真这么笨吗?

  「甚么?」

  「其实我喜欢你。」

  这是22年来第一次有人向我告白,我不禁心跳加速。虽然说我不算喜欢她,但被告白的感觉还是很爽啦。

  「…你是我表妹,还记得吗?」

  「所以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没有。」

  「但是我有,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只当你表妹,而你实际上也是我表妹。」

  「不论你爱不爱我,我都想跟你一起。」那你问我有没感觉干嘛?

  「…再说一次,我们是表兄妹。」

  突然,小宜站起来走向我,在我反应过来前吻着我。我是有想过推开她,但男人嘛…她吻了近一分锺才肯放开我:「你为甚么不反抗?」我无话可说,在心态和理性上我是想拒绝她,但暴露的衣服和女人香却一直诱惑我的兽性。

  「我知道你还是有点喜欢我的,表哥。」

  「…别闹了,我们是没将来的。」

  「我不在意。」

  她居然撩起了自己的小背心,一下子没穿胸围的小胸部就出现了。

  脸色发红的小宜用另一只手摸我的脸:「我今次会来找你,已经下定了决心。」好啦,野性将我的理性撕得七七八八,裤裆里的东西也起立了,相信我的脸也一定超红。作为最后的挣紮,我只能无力地说:「你…没必要这样啊…」「有的。」相信是看出我放弃抵抗吧,小宜俐落地脱了上衣,拉起我的手揉她胸部。虽然有点小但挺有弹性的,脑冲血的我已经没资格说她了,现在我想的跟小宜一样:

  很想做。

  理性断掉后,我立即低下头吸吮起她的胸部,手也不停摸她的背和屁股。她开始一边脱下裤子,一边逐步退后,退到床边倒下去后,下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来吧,表哥…」

  明显的,这是最后的分水岭,只要我真脱了就不能回头了。但事态发展至此,我这装满A片的好色大脑哪管哪么多?完全没思考地,我脱了。稀疏的毛发跟一条缝,男人的梦想。

  我也脱下衣服和裤子内裤,将隐藏了22年的东西拿了出来。此时小宜突然叫停我:「等等!」「后悔了?」「不…」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是第一次…」「…我也是。」小宜一面惊讶地望着我:「表哥也是!?」「我从未交过女朋友…」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现在第一次就是跟表妹…我真不知道该说甚么。「呵呵,我们果然是注定的…」我完全不觉得这跟注定有甚么关系,不过小宜似乎很高兴,将我揽得紧紧的。

  我也忍无可忍了,一把吻着小宜,一挺腰!

  「唔~~~!」

  幸好我有先见之明,将她的嘴堵着,不然我想这下尖叫一定要惊动其他人了。

  「唔…唔唔~」

  为了舒缓她的痛楚,也因为我A片看太多超想这样做,我跟她舌吻起来,希望用快感冲散痛觉。

  「唔…嗄…嗄…」

  看来奏效了,小宜也主动按着我的头跟她吻,我俩吻了很久,直到她终于放开我的头为止。

  「可以了,表哥…其实没想像中的痛…来吧…」看到小宜红红的脸颊上有一滴泪水,我忍不住亲了一下。刚才进去时立即就吻,完全无视了东西的感觉,现在一动作,我就感受到不断的挤压,而我则正努力排除万难地向上冲。 到达顶点后,我用最慢的速度开始锯木。

  「嗯…啊…表哥…」

  实在是难以形容的感觉啊,要说爽度的话说不定打手枪更爽,但看着眼前的女孩随着自己的动作而摇晃,听着她在呻吟,嗅着她的体香,感受着两人逐渐升高的温度…这些都是坐在冷气房间看A片打手枪没办法体会的。

  我开始不遗余力地享受她的肉体,嘴巴不是舌吻就是舐着乳头,手也闲不下来一直乱摸,由胸部到小腹,还揉了一会她的小缝。

  「啊、啊啊啊~~好棒~!表…表哥~!」

  看着她也被我摸得高潮迭起,我也有点惊讶A片学回来的知识居然这么管用…几乎将她的全身都玩弄过一遍后,我的腰也开始累了,东西也开始忍不住,想爆发了。

  「小宜…我来了。」

  「表哥…我今日是安全期…放心来吧…」

  对喔!色慾薰心的我居然没想到避孕的问题!不过还真幸好,居然碰上她的安全期。

  「真的?」

  「嗯…所以我才挑这天来找你…」

  原来如此…想来这小妮子应该没疯到想怀上我的孩子的,应该可信。

  有了免生金牌,我开尽马力,不断的猛冲!

  「啊啊~啊!啊啊啊~!」

  呜,来了!我瞬间低下头吻着小宜!

  「嗯~~~!」

  啊…出来了。

  我紧抱着眼前的小人儿,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享受最后的余韵。直到完全消失,我才松开我和她的口。

  「嗄…嗄…」

  「表哥…我爱你…」

  「小宜…」

  激情过后,我们的体力都见底了,小宜说完后很快就昏睡过去,而我则依依不舍地抽回我的东西。

  完全脱离女人魔性的地带后,我才缓慢地清醒过来,认清自己上了自己表妹的事实。

  「我…真的干了。」

  后悔、恐惧、慌张、内疚,各种应有的情绪都迅速地闪过,最后留下的却是责任。

  虽然说是她主动引诱,也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但无论如何做都做了,自己也应该面对现实,好歹要思考一下将来的路要怎么走。

  看着裸睡的小宜,我叹了口气,男人真的不可乙太急色啊…隔天早上,我用「她来到我房间找我谈话,发现没带锁匙卡,因为懒得走去叫人开门,就乾脆睡我那里了。」为由,成功骗过所有亲人。幸好小宜虽然主动引诱我,也明白这种事不可以公开,不然天知道我会不会被她妈阉了…第二日行程再省略,去到第二间旅馆睡了,我还是一个人住,不过小宜肯定又过来吧,明天还可能掰甚么理由呢…结果事情出乎意料,小宜打电话给我叫我帮忙:表姐希旼喝醉了,现在倒在她的房门前,叫不醒也拉不动。

  我立即赶过去,帮忙将一身酒气的她搬到床上。之前说过表姐是个美女,抱着一个大美人当然少不免会多瞄几眼啦,尤其是那双D…「表姐到底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刚才经过时她还跟我打招呼,怎料一转头她就倒下了!要不是她倒下前一刻刚好开了门,我也不知道怎样处理呢。」「刚好开了门?但用锁匙卡的锁可是要把卡对准那条超幼的缝啊?连我也偶然会对不准,喝到会倒下的程度还能办到吗?」「咦?」在我发觉不对劲的时候,表姐突然坐起来了!我俩都同时吓一大跳。

  「对,我装醉的。」

  我的心立即凉了一大截,怎样想都跟昨晚的事有关啊!

  「表姐你找我们有事?」不说话就是心虚默认,我决定装傻到底。

  「小宜,你妈已经知道了。」

  小宜倒抽一口凉气。

  「骗你的。果然你们做了吧?」

  原来是坑人的!可恶,小宜年轻没见过世面,一下子就被翻底牌了。

  「男人都是一个样…」

  在我搞不懂表姐在说甚么时,她勾勾手指,示意我过去。

  走到她身边后,表姐木无表情地瞪着我:「你不是一直暗恋我吗?移情别恋了?」我吓到有点脚软,同时脸也很快热起来,原来她早就知道了…小宜则惊讶地轮流望着我和表姐,不过很快平复下来,大概是想到表姐的美貌,觉得这不足为奇吧。

  「我和小宜都是你的表亲,为甚么你敢跟她做,却不敢跟我告白?」「不关表哥的事!是我主动的!」小宜开口澄清。

  「我知道,他怎会有那个胆量?你每次见到他都会跑去接近他,而他这么被动,谁主动我会想不到?」「…」见小宜没再说话,表姐转向我:「到你了,色鬼,年轻女孩的滋味如何?」「我…我不…我只是…」在我支支吾吾的期间,表姐一把扯着我的衣领,将我摔上床上,连带小宜惊叫了一声。

  「如果你否认,我会更加看不起你。」

  唉…这句话真令我心痛。从表姐知道这件事开始,我就要看着自己暗恋的人逐步质问我、逐步鄙视我,我真的很想哭。

  「…对,我做了。是我的责任。」

  「啧…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只要有丁点诱惑就连爱着谁都忘了!你们一点都不会珍惜吗!难道就没想过一心一意的对待我吗!为甚么要找另一个!」「表姐你在说甚──」在我几乎脱口问出时,我很快就整理出来了。「表姐夫他…」「…」表姐沉默了很久,才松开我的领口再问我:「老实回答我,你现在是不是还喜欢我?」「咦?」「答。」

  「对,一直都是。就算你嫁人了我还是喜欢你。」我不知道小宜听到会怎样想,但我不想瞒她。

  「听到了吧,小宜?你是怎样看管男人的?居然让他喜欢上自己以外的人?」「我…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放弃!表哥是我的!」「是吗?喂,色鬼,现在我要你陪的话,你选陪我还是陪她?」这问题是甚么意思?还没意会过来小宜就跑过来拉的手:「不行!表哥,就算你选她我都要黏着你!我要留在你身边!」正当我有点讶异于小宜居然疯到这个地步,表姐却说了句意想不到的话:

  「既然你这样说,你就留在这吧。」

  接下来,表姐居然开始脱起了衣服!

  「现在我就在你面前跟他做,我倒要看看你会怎样。」裸着上身的表姐一手将我压到胸部,另一只手则伸进我的裤头,把玩我的东西。老实说,梦寐以求的美女主动挑逗我,真的爽到不行。问题是虽然我对小宜说不上有爱情的成份,但总算有过一夜情,我不想让她看着我跟另一个女人做。

  「表姐…这样不──」

  「你不会想跟我说甚么伦理问题吧?明明都跟她做了。」被胸部遮掩着视线,我看不到小宜,相信表情一定极之难看吧…突然被一般拉力拖离胸部,原来是小宜,紧接着她吻过来,甚至主动跟我舌吻,就是不让我说一句话。

  好一阵子,她终于放开我,但没有看着我而是看着表姐:「你说得对,我不能让他喜欢上自己以外的人!」表姐只哼了一声,也贴上来跟我舌吻…老天,我真的爽到快中风了。

  虽然表姐的口里有强烈的酒味,令我有点不适,但经验果然不同,表姐吻完之后还故意伸舌慢慢离开,牵出了十分色情的丝,极具煽情作用。看到这种挑逗场面,小宜也脸红起来,过了一会,下定决心一般脱掉我的裤子,并把面贴上去…不!等等!

  「不行!」

  紧张之下我大声的喝止她,连带两人都吓到了。

  「小宜,你…你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啊…」

  在这一刻,我必须承认自己很虚伪,因为我阻止她的原因其实是我很喜欢舌吻,而我不想一个跟我口交过的女人跟我舌吻…男人都懂吧?

  原本想说一句好听话来遮掩自己的丑恶,没想到小宜居然流眼泪了。

  「表哥…我知道我不及表姐美,一定争不过她,但…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所以只要你高兴,无论是甚么事我都会做…」「我──」男人最怕女人哭,我也一样。在脑袋一片混乱之际,我竟然脱口而出:「好啦!我答应绝不会离开你啦!」「…真的?」「真的啦!」

  小宜终于破涕为笑,在我放下心之后才想清楚自己说了甚么…而且我居然白痴到忘了表姐的存在。

  「你不离开她,那我呢?」表姐贴上来抱着我手臂:「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表姐…」唉…我该怎么办呢?被两个女人争的情景出现在自己身上,我有点脱离现实的感觉。

  「表姐,我绝不要离开表哥,就算他眼中只有你也一样。」「…你想说?」「一起来吧。」一起来?不是吧?

  「…太便宜他了吧?」

  「我宁愿这样。你呢?你肯不肯跟别的女人分你的男人?」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以退为进!表姐夫外遇就是说表姐要跟别的女人分他的男人,现在再来一次她一定拒绝的!

  ──但,我再次明白自己猜不透女人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