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记录女友口述的和她情人开房经历】【完】

摘要  首先声明,这篇文章原创,真实,我经过我女友同意,她还声称要验证我说得真实性……然后只是具体细节经过一些加工,但是基本上80%都是和事实吻合的。另外之...

  首先声明,这篇文章原创,真实,我经过我女友同意,她还声称要验证我说得真实性……然后只是具体细节经过一些加工,但是基本上80%都是和事实吻合的。另外之前发过一篇帖子是讲这个事情,没有说“重点”精彩的地方,我这次补上!

  我女友很漂亮,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很好,胸部b+,屁股很圆,紧俏,脸蛋屁股相得益彰,当年就是被这个美丽得小屁股吸引住了,往后的“日子”给我带来了好多的快乐。然后在一起快两年了,几乎准备是往结婚的方向发展。但是我还没结婚就开始淫妻了……她之前很反感,然后慢慢的接受一些,也只是一点点,而且很强势,到后来我都几乎不再想这种事情了。

  事情开始戏剧性的变化是这样的,女朋友有个暧昧对象,姓彭,就叫他啊彭吧,女友也是这么叫他。她上学的时候喜欢过啊彭,那男的没答应(估计是脑子进水了,我媳妇这么漂亮都不干),所以一直没有正式在一起,但是呢又一直保持者联系,最后就成了这种暧昧关系。为什么说暧昧呢,他们约会基本上都是半夜三更的,而且是只要阿彭一约,我女友一定出去,从女友前男友延续到现在的我,都是如此,你说正常男女哪有这样交往的?之前我很介意,很生气,后来她和我在一起时间长了,这种半夜约会慢慢少了,我也没有过问了,直到他们不联系一年后,去年春节,啊彭估计是寂寞了,突然联系她了,而且又是半夜,正好他的父母回老家,她的父母在外面打牌,然后啊彭以给她送吃的东西为由,硬是跑到她家去了,半夜12点去,两点过离开,孤男寡女的,临走的时候阿彭请求她回他家住,我女友拒绝了。

  估计是前一天晚上害怕女友的妈妈突然回来,所以没敢轻举妄动,第二天阿彭一定要请女友吃饭,而且拐弯抹角的要把她拐到自己家里,要做饭给女友吃,女友开始有点犹豫,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后来我问她,你那天晚上是不是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她坚决反对,说没想这么多,但是可以看出阿彭还是很想的。我又问,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第二天再去不是羊入虎口?她不说话了,然后坚持说没有想那么多。再后来我反复追问,她才说,第二天再去只是很好奇,想知道我(女友)是不是真的对他有吸引力,他会怎样对待我,是简单的吃饭聊天放我走,还是忍不住一下子把我操了。我说那如果他真的想操你,在那个氛围下,你还把持的住么。她又不说话了,然后说他不会是那种人……是我女友太单纯还是这个世界太复杂……但是正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了这一切,我给她打电话,她还撒谎骗我说在自己家里。然后我说接视频,无奈她关机回家了。我敢说要是我没打那个电话,那么那天吃完饭,他们肯定是得发生点什么的。就算我女友不干,阿彭怎么可能放过她,太明显了嘛,最后还不是半推半就就睡到一起,各位看官,赞成我的观点不?

  后来我就不爽了,你想一次一次被隐瞒,而且还瞒着我搞这些名堂。但是分手又舍不得,这时我又开始想到淫妻,反正他们这个状态总有一天要出事,那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搞。然后我就吧这个想法给她讲,她死活不干,我就奇怪了,你明明之前那些行为就是往那个方向发展,现在又不干了。后来就开始在做爱的时候让她幻想和阿彭做爱,开始她进入不了状态,后来慢慢开始觉得可以,然后很刺激。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每次真正意淫的时候,她下面马上变得更湿,逼着眼睛叫声也会变更骚,只是她每次都不好意思承认,据说女人在性快感的时候意识会轻度模糊,看来是真的。就这样我们做爱的时候意淫持续了一段时间,渐入佳境,然后感情也变得很好,但是真正要她和阿彭去做爱,她又不干了,应该是放不下这个身段,因为是女友先喜欢他的,现在感觉又是主动送上门,女人是虚荣的动物,这点估计心里上过不去。我给她说,其实没什么,就是完成一次享受而已,你们在一起拉拉扯扯这么多年,说互相没有好感是不可能的,对对方没有yy也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不介意这个,表示支持,你就不想去尝试一下这份好奇?免得终身遗憾。感觉上她动心了,但是嘴上还是很硬。其实又这样的老婆,如此忠诚,也一件幸事。后来我差不多也放弃了,只是时常还是害怕他们会背着我做点什么。

  又过了一个月的样子,阿彭又出现了,这时我鼓励她去和她干一次,这么多年了,你们那份好奇不满足你们始终欠着的,他是不会放过你的,但是一定一定记得带套,这个是原则,有安全保证其他才谈得上享受。那晚她还是有些犹豫,后来又突然同意了。

  那时候差不多都是晚上11点了,女友给阿彭发短信,晚上有空么,出来吃东西(以前他们经常半夜出去吃东西),然后阿彭一直没回复,女友还得意了,说你看人家就不是那样的人。我在想不可能,这么明显的暗示都不为所动,不合常规。果然大概一点过,阿彭回复了,说过来接她。但是真正到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去洗澡打扮去了,经验人事啊,捕捉信号很敏锐,早有准备。正巧,那几天我女友得电话坏了,大概快凌晨3点的时候发信息说和阿彭一路回家拿东西,就再也联系不上。我那个心情啊,担心阿彭会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们到底操没有,去哪里了,然后觉得替她高兴,老婆终于还是要去体验性的快乐。因为我觉得那种新鲜刺激,那种暧昧过后的性关系是我给不了的,然后想知道到底被操爽没有,是不是要操一晚上,今后还会和他继续做爱嘛?……一夜无眠,根本睡不着。

  我一直等啊等啊,刺激和兴奋渐渐被担心和焦虑取代,大概到了第二天早上7点过的时候,终于电话打进来了,我第一句话就问:

  “怎么样,你们做没有”

  她不回答只是“嘿嘿”,然后“恩!”

  我一听那种担心还有压抑一下子释放为兴奋,真的很兴奋,下面一下子就射了,毫不夸张……我继续问“你们带套没有呢”

  她很肯定的回答“带了的!!”

  “哦,你们做了几次?”

  “一次啊,还想几次?他还想来,但是我没干了,我说我要考试”

  “怎么样,老婆,舒服吗?”

  “恩……不舒服……”

  我听了心里凉凉的,然后继续问

  “一点不舒服吗?你们操了多久”

  “有点久,大概半个多小时吧,他一直在变换姿势,而且很用力,鸡巴一会又掉出来一会又掉出来,只是最后有点感觉了,但是他就要射了,哎……”这里可以看出,战斗还是很激烈的,半小时已经不短了,而且鸡巴一会掉出来掉出来说明很用力,抽出来很长,再插进去,才经常会掉出来。“好了,我不给你讲了,我要去考试了,他还在等我呢”。那天刚好女友要考试。

  到这里估计没有人会尽兴,我也是,但是女友偏偏往后就不给我讲他们那天的事情了,我一再追问,她也是只言片语,然后我就不问了,只是在做爱的时候我要求她给我讲那天的事情,其实淫妻的人都又这个爱好,边做边听,会很兴奋,结果她直接不同意,而且还会因此生气,我很郁闷。心想这事情完全没有朝我预期的方向发展,怎么只同意出去和别人操,却不愿意说。我也搞不清她的想法,总之就是我趁她心情好的时候就问问,她就给我讲一点,然后我实在没办法了,就用她的qq和阿彭聊天,然后引出了许多那天晚上的细节,把他们两个的综合一下,估计八九不离十了。经过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阿彭在夜班,上班的时候不能回电话,所以就造成了他不愿意的假象,然后下班后就给女友打电话,说过来接她,但是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来,他估计意识到今晚很重要,有可能会和自己暧昧多年的女人做爱,就特意梳洗打扮了一下。他们见面后,女友提出去江边吃东西,但是走一段的时候觉得太晚了 说找个地方休息吧,阿彭很懂事的说在外面住,明天我们直接去上班,但是我要回去拿个东西。我在想应该是拿避孕套一类的,但是后来他们做爱却没有戴套,而且是阿彭故意不带的,这一点他亲口说的。然后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驱车来到我女友单位旁边的一个宾馆。感觉一切都那么行云流水,我还以为他们要害羞,会有点扭捏作态,结果都是心照不宣,自然而然的就开了个房间,进去……下面吧我女友称为老婆吧,毕竟基本上我们就是两口子了。

  他们进房间后,阿彭去上了个厕所,女友不知道干点什么,就准备开电视,刚把电视打开,还没来得及开机顶盒,阿彭就已经从厕所出来,一把把老婆揽入怀中。并没有太多的深情对望等浪漫情节(老婆不喜欢这样直接),阿彭直接就已经把嘴巴凑过来,迅速舌吻起来,这时他们两个呼吸都开始加快,毕竟这么多年了,终于还是相拥而吻。老婆有点紧张,但是也很主动,把舌头伸到阿彭嘴里,配合他的拥吻。可是老婆突然想把他推开,说“你嘴里好大的烟味”,“那我去刷牙把”,“算了不用了”,老婆说当时有点扫兴,但是还是继续了。

  阿彭紧紧的抱住老婆,激动的吻她,手开始不安分在老婆身上游走,胸部,小腹,屁股,抓,摸,捏,然后开始抚摸敏感部位,虽然是隔着衣服,但是经过一个男人这样一阵激烈得挑逗,身上开始热起来。阿彭也已经有感觉了,下面已经把裤子顶得老高,顶着老婆得阴部,仿佛是在告诉她,好想马上要你。老婆这个时候还有点害羞,毕竟是“第一次”,也不主动,就任其三下五除二得把自己拔得精光。听到这里我其实有点郁闷,老婆这么个尤物,怎么能囫囵吞枣一般,必须要慢慢得挑逗,慢慢得让这个小宝贝儿进入状态,被自己征服。

  他把老婆推到床上,自己马上就赤条条得上来了,老婆说他的身材还可以,比我要微胖一点,腿很细,我说你不就喜欢这样身材的男人嘛,她只是笑。然后阿彭躺在老婆侧边,一手搂住老婆的芳肩,一手开始去抓她的乳房,老婆乳房不算很大,也就一只手刚好握住,但是很软,很柔的感觉,摸起来很舒服,阿彭可能太兴奋了,一个劲的抓揉着,舌头本来还在和老婆激烈的吻着,慢慢从老婆嘴里往下走,然后和手一起攻击一个乳房,又抓又咬,圆圆的乳房被另外一个男人把玩,感觉很害羞,而且他不怜香惜玉,就很亢奋的抓,但是这也是一种全新的方式,比较兴奋,刚想叫他轻点的时候,冷不防的被一口吸到乳头上,老婆“嗯……”的轻声哼出来,这下把阿彭彻底点燃了,一下子翻身爬到老婆身上,一手一个乳房,左边一下右边一下的舔,咬,直到两个乳房开始因为兴奋涨大,乳头变得坚挺。下面肿胀的鸡巴也不安分的在老婆阴部蹭来蹭去,老婆心跳变得很快,像第一次和男人做爱一样,虽然在极力控制,但是嘴里也忍不住“哼哼”低吟。

  阿彭继续往下面进攻,手不知道什么已经贴到老婆阴部上面,轻轻的开始搓揉,下面的快感加上乳房时痛时爽的感觉组成了新的刺激,(我从来都不会使劲搓老婆的乳房的),然后开始觉得下面涨涨的,越来越有感觉,但是还是觉得这个男人很陌生,不是很能放开。

  这时阿彭想把手指伸进阴道里,被老婆阻止了,她不喜欢这样做。阿彭无奈,就把鸡巴递到老婆嘴边,“来帮我吸一下”。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第一次做就为这个男人口交,还是让人嫉妒啊,不过想着很刺激。阿彭看着乖巧的老婆卖力的吸着自己的鸡巴,嘴巴“恩恩”的叫着,忍不又把手放在在老婆身上上下抚摸,身材真好,圆滚滚的乳房,小腰,两条白白的大腿夹着阴户,只露出浓密的阴毛,看到这些自己也开始享受的喘起气来。老婆说他的鸡巴很长,但是没有我的粗,洗得很干净,没有异味,后来估计是他太兴奋太舒服了就使劲往里面插,深喉,让老婆很难受,就把鸡巴吐了出来。

  阿彭就势退回来跪在老婆两腿之间,轻轻得扳开老婆得双腿,整个阴户就暴露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老婆是92年的,之前有过一个男友,整个逼逼还是属于未完全开发的状态,现在因为兴奋充血了,粉嫩的阴唇微微张开着,阿彭受不了着诱惑,然后俯下身体来准备品尝老婆的小逼,这时老婆用手抵住他的头,双腿闭合,但是阿彭一把推开她的手,吸了上去!

  “啊……”

  老婆经过前面的挑逗已经有点发情了,这种反抗是显得很无力,阿彭不管她的反应,继续让舌头在老婆的阴唇,阴蒂上游走,时轻时重,老婆还在还是没怎么放开,有点紧张,不自觉地扭动着腰,嘴巴紧闭,呼吸急促,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呻吟。这时候下面开始分泌爱夜,开始动情了,想要他鸡巴的伺候,情不自禁的把大腿打开,让他舔得更舒服一点。

  时机差不多了,阿彭起身,把早就充血肿胀得鸡巴挪到老婆小逼前面,这时老婆想起我告诫的话,说“不行,先戴套子”

  阿彭一边摸着老婆的大腿,一边温柔的说

  “啊?我忘了,你有有没有嘛?”

  老婆一听吓得坐起来“我怎么可能有,没有就算了,不给做了”

  “都这样了还不给做啊,这么晚了也买不到了,你担心我有病嘛?你放心,你了解我的”

  “不行,我是危险期”

  “我射在外面就行了啊,没事,放心吧”

  说着他把老婆得乳头含住,慢慢得把她放下,老婆一想大家都认识应该没事,而且也是安全期,问题不大,加上乳头被吸吮,阵阵快感袭来,下面需要得感觉越来越强烈,等她反应过来,龟头都已经在阴道口摩挲了。

  老婆还是像继续反抗,逼着双腿,用手把阿彭推开,但是这个时候徒劳的抵抗只会让阿彭更加兴奋,更加满足征服这个女人的快感,于是啊彭用手把老婆还有些抵抗得双腿掰开,然后跪坐在她两腿之间,这时老婆扭动着腰肢,却再也合不拢了,微微湿润得阴唇还在轻轻的收缩,大概是有点紧张吧。阿彭扶着老婆的腰,把鸡巴慢慢靠近老婆的逼逼,屁股扭动着让龟头对准老婆的阴道口,突然屁股往下一沉,“叭”的一声,长长得鸡巴一插到底,两个人得阴部紧密得贴合在一起,在经过这么多年得纠葛,彷徨,心灵相犀之后,终于完成了肉体上的合二为一,所有的顾虑矜持在这一刻彻底变成了肉欲的宣泄。

  老婆叹气一样的“啊……”

  老婆做爱第一次插入的时候都会发出不一样的呻吟,特别长特别带感情,仿佛是久违的满足。我想那一声呻吟虽然我没听到,但是应该是让阿彭血脉喷张。

  老婆的逼逼很舒服,很软很紧,阿彭估计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身下的这个女人果然是尤物,在感受这个全新的骚逼片刻后,他开始慢慢往外拉出他的鸡巴,那种柔软和湿润应该是其他女人很难给予的,所以立马又迅速插进去,“叭”,老婆再一次温柔的“呃……”,这时候阿彭的鸡巴上面还没有完全沾满老婆的爱夜,还比较干,有点痛痛涩涩的感觉,老婆说那时候做着有点痛,这样反复慢慢插几次后,两个人彻底接受对方的下体,越来越来默契,越来越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