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怎么堕落的】【上】【作者:hjhxfx】【完】

摘要  序章:装睡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我叫梁学涛,出生在贵州的一个小县城里。   妈妈叫夏兰,身材高挑,温柔贤...

  序章:装睡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我叫梁学涛,出生在贵州的一个小县城里。

  妈妈叫夏兰,身材高挑,温柔贤淑,瓜子脸,柳叶眉,在我们县城也是出了名的美女,而且很多人说她长得像金巧巧,可是却嫁给了我爸——梁健,一个普通矿工。据说当初是因为妈妈在河边游玩的时候落水了,是爸爸救了她,结果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互相喜欢上了对方,虽然受到双方父母的阻挠,可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但和爷爷他们的关系就闹僵了。

  但是爸爸在我六岁的时候,因为矿难而永远的离开了我和妈妈。爸爸过世后,矿上虽然赔了30万私了,但是在拿到钱后,爷爷和二叔他们却都赶了过来,拿出一张爸爸生前写的借条,说爸爸在去年因为买房,向他们总共借了22万,现在人不在了,但是债还是要还的,结果被他们强行要走了27万多(说是月息2分),再加上爸爸的丧葬费等,基本上就不剩什么。

  如今,却只剩下19岁的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妈为了养活我,在爸爸过世后,在菜市场附近摆摊卖水果。家里虽然不太富裕,但是妈妈却很会持家,我从来不担心没有好玩的好吃的和没有新衣服穿,所以我发育得也很好,19岁的我都有快1米8的个头,肌肉也很壮实。妈妈自己也打扮得很时尚,虽然买不起名牌,但是在批发市场之类的经常能淘到好看的衣服,而且打扮入时的妈妈经常能招来很多顾客。

  卖水果的日子是很幸苦的,每天得起早,把一箱一箱的水果用板车拉到摊子上摆放好开始出摊。劳累了一天后,晚上基本上要等到11点多没什么生意了才开始收摊。有时候半夜三点多,有从外地托运来的货要卸货,妈妈又得起来忙活着一箱一箱的搬进仓库。

  虽然很幸苦,但是岁月却并未在妈妈脸上留下痕迹,只是妈妈的皮肤给晒的有点微褐色了,但是妈妈依然是那么的美丽,因为经常做体力活,所以妈妈的身材很健美,散发出一种30多岁的女人才有的韵味。

  我经常半夜被装运水果的大货车吵醒,因为是晚上,路灯又不太亮,所以妈妈连胸罩也不戴,只穿一件T恤衫就去卸货了。妈妈晚上一个人卸货回来后,我迷着眼装睡,能看到那被汗水湿透的T恤衫紧紧的贴着那对丰满的乳房,在乳房的顶端是暗红色的乳晕和两点小突起。妈妈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我的床前,俯身亲亲我的脸蛋,T恤衫那V字领口下,一对浑圆雪白的嫩乳随着妈妈的身体弯腰而前后微荡……我装作睡得好香,咂吧咂吧嘴换成了侧躺,面朝着浴室方向睡了。妈妈看我未醒,径直走到了浴室门口,背对着我开始脱起了衣服。我现在已经满19岁了,内心隐隐约约对女性的身体有一种好奇,我半眯着眼睛,透过眼睛的缝隙,看到妈妈脱去了她那被汗水浸透的T恤衫,妈妈那迷人背部呈现在了我眼前,细长的脖子下面是背部微褐色而紧实的肌肤,肩胛骨下面是纤细的腰身,在橘红色的壁灯照射下,妈妈的皮肤上的细汗散发出一种古铜的光泽。

  妈妈虽然背对着我,我却能透过妈妈的腋下,看到妈妈胸前的那一小部分球体。随着T恤衫的剥落,那对半球被T恤衫向上微微一带又落了下来,发出一阵阵的颤动……妈妈轻轻的蹲下,把T恤衫放在浴室门边右侧墙角的衣篮内,在妈妈转到右侧蹲下的那一瞬间,那一对结实、浑圆的美乳的侧面完全呈现在我的面前,那对完美的乳房因为下蹲后被大腿挤压的缘故,形成了一个扁圆的形状。妈妈放完T恤衫起身后,那对美乳彷如挣脱了束缚一般,瞬间挺立了起来,前端的暗红色的乳头也微微的突起。

  我看到这里,感觉自己的下身涨涨的好难受,鸡鸡已经坚硬得犹如一根铁棒一样,把自己的四角内裤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而且还慢慢的顺着内裤的裤角弹了出来,紫红色的龟头和半截鸡巴都暴露在了空气中,一跳一跳的。还好妈妈专注着放衣服,没注意到我这边的情况,否则看到自己19岁的儿子在装睡,涨红着小脸,下身挺着一个狰狞猥琐的性器,肯定会被吓傻了。

  我赶紧的夹紧双腿,把自己粗硬的鸡巴夹到自己双腿中间,使鸡巴的方向尽量向后,用自己的大腿挡住,但是这样的话,感觉涨得更加难受了。

  接着,妈妈慢慢的脱她的牛仔裤。因为是低腰紧身的牛仔裤,不是太好脱,妈妈就把牛仔裤半褪到腿弯的位置,这时我看到妈妈穿的是一件粉红色的纯棉三角内裤,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妈妈的弹性十足的丰臀,屁股蛋子颤巍巍的,让人看到了就想上去咬两口。妈妈右手撑着墙,先把左腿从左裤管中褪了出来,接着脱下了右边的裤脚,然后妈妈开始慢慢的脱自己的内裤。

  我看着那粉红色的内裤从腰的位置慢慢的往下褪,露出了那一半浑圆紧翘的臀部,在臀部中间,是一条深深的股沟,股沟的最下方,隐约能看到一块鼓鼓的突起,但是因为灯光和我眯着眼的问题,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心里清楚,那就是妈妈最美丽最神秘而且也是最吸引我的部位了。这时我忍不住用自己的双腿夹着我发涨的鸡巴前后摩擦,我感觉这样好舒服,鸡巴也随着我的心跳在快速的一下一下搏动。

  在妈妈把内裤脱到腿弯处并抬起左脚准备把内裤完全脱掉时,因为被地上的牛仔裤绊了一下,突然往前一个趔趄,妈妈手撑地板,撅起屁股的姿势跪倒在了地板上。在妈妈摔倒的一瞬间,我看到了那处我一直好奇又一直梦想看到的地方。

  只见妈妈左大腿根挂着她的内裤,她那诱人的屁股却全部朝着我的方向撅着,那粉红色紧缩的菊花下面,是一块鼓起的地方,像一个馒头一样。馒头中间是一条小缝,小缝两边是肥厚的大阴唇,阴唇周围很光滑,没有一根毛,两片小阴唇大概被包裹在大阴唇中间而没有看到。

  在阴部的最下端接近腹部的地方,有一片倒三角形的黑色区域,大概那就是妈妈浓密的阴毛吧。看到这里,我感觉心跳越来越快,龟头上一阵麻酥的感觉,我用大腿摩擦鸡巴的速度也加快了。

  妈妈蹲在地上抚着自己因为突然跪在坚硬地板上而发红的膝盖,咬着下唇,皱着眉头。突然我感到一阵快感直冲脑门,鸡巴犹如大炮一样,一波一波的射出了粘稠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腿上。而妈妈这时也站起身走进了浴室门里,我赶忙偷偷起身,从床边的桌子上抽出一大叠卫生纸擦拭自己的大腿。

  第一章:潜入

  早晨七点我起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出摊去了,桌上放着给我煮好的稀饭和油条、馒头。我盛了一碗稀饭坐在了桌边,拿起盘子里的一个长形的馒头,这时候我脑海里浮现出昨天晚上妈妈趴在地板上下体的模样,我突然有了一种邪恶的念头,我用筷子在馒头中间表面使劲的挤压下去,松开筷子后,馒头中间多了一条狭长的缝隙,看起来就好像妈妈的阴部一样。

  我拿起馒头,用舌头在馒头的缝隙中间舔舐,感觉就好像在舔妈妈的阴部一样,最后,一口放入口中慢慢的咀嚼享用……吃饱后我就背起书包去上学了。

  上午在学校的时候,因为我参加了学校鼓号队,所以年级主任通知我下午要穿好队服,带好自己的乐器来学校,听说省里来领导视察了,我们要去欢迎领导,之后就可以放学直接回家了。

  中午回到家,刚开门就看到妈妈的鞋放在门口,我心里纳闷,平时妈妈中午没这么早回来给我做饭的啊,都是拜托旁边摊子的李阿姨照看一下,然后才回来做饭的。

  我在门口喊了两声妈,却没人应。

  我走到客厅却隐隐的听到妈妈房里有啜泣的声音,我赶忙推开妈妈的房门,看到妈正坐在床边哭。

  我问妈,「妈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妈用纸巾擦了擦眼泪道:「小涛,妈妈的摊子让那群城管队给缴了,他们说下午省里有大官来视察,我是占道经营,给什么创建文明城市抹黑了。摊子和几十箱水果全部车拉走了不说,还要罚我3000元的款。」我一听顿时火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妈,我找他们理论去!」妈哭着拉着我,「小涛,别去,你去了又能怎么样?人家可是城管啊,到时候万一你伤着哪了,你想叫妈心疼死啊?有个城管队员走前给我留了个电话,让我找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卢队长,说那队长能帮我们解决问题。」「那妈你快给那个队长打电话吧。」「嗯嗯……」妈妈把自己的长发用手指拨到了耳后,拨通了那个大队长的电话。

  妈妈稍微侧了侧身说,「喂,你好,请问你是卢队长么?」「……」「对对,我是那个水果摊的夏兰。」「卢队长,我真的不知道我在那摆摊是占道经营,给你们添那么大的麻烦实在是我不对,希望你帮帮忙,把我摊子和货还给我吧。」「……」「真的,求求你了,我是个寡妇,我自己一个人带着个儿子不容易啊,卢队长,真的,求你了!!!」「……」「答应你什么要求?只要你们能免掉我的罚款和把摊子都还我,我能做到的都答应你!」「……」这时,我看到妈妈好像非常生气,那件白色无袖衬衣下涨涨的胸脯随着呼吸一鼓一鼓的,「你无耻……」,说着,妈妈就挂掉了电话。

  我赶忙问,「妈怎么了?你干嘛那么生气?」

  妈有些尴尬,别过头去,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平静下来后想了想。

  「小涛,没什么。」

  说完,妈妈拨通电话,「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是只此一次,你要说话算话!」「……」「凯悦1906,嗯,我记住了,下午5点。」这时妈妈转过头来对我说「妈先给你做饭,你中午乖乖去上学」说着从兜里拿出五十元,「这里是五十,你晚上自己买些吃的,妈不回来吃饭了,妈有点事要办。」我接过钱,「噢」了一声答应了,可心里却装着疑惑。

  草草吃完饭我就背上书包去学校了。

  中午到学校后,老师带队我们到县政府迎接省领导。这时县领导提醒在场的所有人员暂时都把手机关机,接待领导的时候电话响了不好。在大家都准备好后,过了半小时,就见一辆接着一辆的豪华中巴车到了。

  县里那些头头们兴高采烈的上前握手,「欢迎省领导视察工作」、「领导们幸苦了」,其中,有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的中年微胖男子进入了我的视线,他大约40多岁,在给省领导一一介绍各职能部门主管时候,县长好像指着他说,「这是治安大队的卢长青同志」。

  果然是他,我很疑惑他跟妈妈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我眼睛盯着他,但是还是卖力的吹着手中的小号。很快,领导们都进县政府里面了,那个卢长青也跟在后面进了县政府。我们的任务结束了,年级主任也兑现承诺让我们马上放学回家了。

  在和同学回家的路上,我想了想,不行!我得去一探究竟!

  一看时间,才四点,还有时间呢。想到此时我马上把手中的小号交给同学叫他代为保管,然后坐公交车到凯悦大酒店,下车后,我在凯悦门口站住了,我怎么进1906房间呢?

  有了!!我马上来到总台,找到总台的服务员,「姐姐你好,我叔叔叫卢长青,他今天是不是在你们酒店订了房间?」「小 弟弟你好,请稍等,姐姐查一下哦。」过了一会,「卢先生是订了个房间,请问有什么能帮你吗?」「我叔叔现在在县政府里接待省领导,现在领导有一份文件要看,他说放在1906房间了,现在我叔叔叫我来上来拿一下」「那我得联系卢先生确认一下。」说着,那服务台小姐就拿起电话拨起了号。

  「他现在在接待领导,可能不方便接电话的。」我赶忙说,可是却晚了一步,已经在开始拨号了,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不少。

  「嘟……嘟……嘟……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你看,我说了吧,姐姐麻烦你能快点么?我叔叔他急着要呢!」「嗯……那好,你上去吧,我叫19楼的清洁阿姨给你开门。」「谢谢姐姐!谢谢姐姐!」坐电梯来到19楼后,推着满是床单的清洁车的阿姨正在电梯旁边的房间搞卫生,她带着我带1906房门口给我打开门后对我说「小朋友,进去吧,记着别弄脏了哦,我刚搞过卫生,走时记得关门」,说完,她就继续回去前面的房间做卫生了。

  进了1906房间,我没忙着找地方躲,我先等了一会儿,然后我冲了门外走廊喊了一句,「阿姨我走了」,接着在门里重重的关了房门。然后我才仔细的观察这个房间,一进房间左边是个磨砂玻璃隔断的浴室,往里走,右手边背靠着浴室玻璃那放着一张大大的双人床。床正对着的是沙发、茶几和窗户, 床的右边是个一体式的大衣橱,和墙连在一起,衣橱边是张书桌,上面放着电视机。

  我看了半天,发觉只有那个大衣橱可以藏人了,一般在酒店也很少有人都会把衣服挂衣橱里,只是希望别是一格一格的,要不我也钻不进去。打开衣橱,还好,是挂衣服的设计,我刚好可以站在里面。

  我站进衣橱里,还好,里面还算宽敞,至少我能在里面转身,就是闷了点,而且有点热。我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和裤子,放在脚边,透过衣橱的门缝,可以完全看到床上的情形。我拿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