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之恋】【完】

摘要  “郁颖,对不起,我必须娶她!”   在星月明亮的河堤畔,一个英挺俊逸的男子对着一位温柔清艳的女子说,他的眼里藏着深深的愧疚,他的声音带着不舍与嗄哑...

  “郁颖,对不起,我必须娶她!”

  在星月明亮的河堤畔,一个英挺俊逸的男子对着一位温柔清艳的女子说,他的眼里藏着深深的愧疚,他的声音带着不舍与嗄哑。

  郑郁颖酸楚而震撼的眼直勾勾的望着他,眨巴眨巴地充满楚楚动人的光彩,她把苦和泪往肚里吞,苍白的睑上毫无血色,咬了咬下唇,无话可说。

  “我知道是我辜负了你,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应该跟你结婚,可是……她怀孕了……她肚子里有我的骨肉,除了我她没有依靠的对象,她表面或许强势,其实她的心比任河人都脆弱,但你不同,你外表柔弱,心却异常坚强,她不能够失去我,我也不能够放下她不管。”他的脸绷紧。

  “照你的意思来说……我坚强是错的喽?我应该要寻死寻活是吗?”她淡淡的睨他一眼,眼里充满伤悲与失落。

  一抹尖锐而揪肠的痛深深地插进他的心窝,他急急解释,“郁颖,你是善良的,你知道……我不能因为我们而害她一尸两命!你说对不对?”

  “嗯……”她深深地望着他,“既然你都已经决定,就不用再问我的意思了。”她转过身不想再见到他。

  “郁颖……”

  “你走吧。她现在比我更需要你……”背过身的她难抑眼泪流出,说出的话夹杂微微苦意。

  “对不起!”他发自内心的道歉,“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还想再待一会儿。”她摇头拒绝。

  他这种狠心後的温柔只会让她更加心伤难捱,她不愿意再接受他施舍般的最後体贴,那都已经於事无补。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要小心……”他恋恋不舍。

  她挺直背脊,坚持不看他一眼。

  他依依难舍的离去。

  她这才转过身,看着他的背影,泪流满腮。

  “你知道吗?我也怀孕了……”

  爱子嗣的他若是知情,绝对不会丢下她一个人不管!

  不过,当她知道他的心现在只在另一个女人身上环绕时,她不会强求他留在她身边。

  留住他的人,若留不住他的心,她也不要!

  她要的感情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真心真意,而不是因为愧疚、同情等其他因素杂陈其中的劣质情感。

  她抚着三个多月身孕的肚子,“宝宝,从今而後,妈妈会带着你一起生活

  ”这是你欠我的!“

  一个俊逸不凡、衣冠楚楚的男人以磁性而略带压抑的嗓音控诉着。

  ”不,我没有欠你什麽。“

  娇甜的女音立即反驳。声音的主人是个娇媚可人、清丽高雅,身穿苹果绿洋装的年轻女子。

  ”有!“

  ”没有。“她摇头。

  一楼的宴会厅里衣香鬓影、热闹不凡,二楼的长廊尽头却充满邪恶、寂静深深。

  他眼中充满狂怒,”没有吗?你逃走了。“

  她从他的视线里逃离了一年多,他对自己发誓,再次找到她,他绝对不会再任她从手边逃离。

  今夜,他来参加例行的应酬,居然看到了她!

  他眼里闪过一丝惊愕,但有更多的狂喜充满了他的心房。

  ”我不能离开吗?我已经超过二十岁了,在法律上,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去留。“她冷淡的回嘴。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你应该回家。“他强硬的说。

  ”不要,我不要回那个家,你不要管我。“

  那个家里冷冷清清、冰冰凄凄,只有他当家做主,她在那个家里一点自主权都没有,就像是被关在牢笼里一样。

  ”你是我妹妹,你当然归我管。“他眼冒熊熊烈火。”这一年多来,你究竟跑到哪里去躲起来了?你知道爸很担心你吗?“

  ”爸……他还好吗?“她怯怯的、细细的轻问。

  ”不错,你还会关心爸。“他冷嗤一声,苦涩的嘶喊,”你就不会关心我吗?“他直直的望进她的眼里。

  ”你……你根本就不需要我关心!“她浮起一朵虚弱的笑。

  ”为什麽我不需要?我说过我不需要了吗?“他咄咄逼人。

  ”有很多女人愿意关心你,尤其是裴婕如。“她紧闭双眼,不想让他看见她眼里的痛楚。

  ”我不要她们的关心。“他圈住她的腰。

  她紧张地推着他,惨白着脸。”放开我,不要抱着我!“

  ”我好久没抱你了,好想抱你。“

  ”不要……我不要……“

  ”你以前是温柔可人的,这一年多来,你在外头学会了叛逆与违背我的命令。“他神色阴沉。

  ”我不需要听你的,我知道自己要做什麽。“

  ”你是我妹妹。你忘了我们在户口名簿上的登记称谓?“他邪魅一笑。

  ”不……你根本就不当我是你妹妹,没有哥哥会对妹妹做有违礼法的事情!“她忘不掉,他对她的所做所为让她瞠目结舌,那已经超越了一般兄妹亲密的界线。

  他……不应该再如此对她!

  ”好,你不当我妹妹,就当我的玩具。“他冷峻的眸底只有两簇占有的欲火。

  ”不!我不是你的玩具,我是活生生的人!“她迅速的挥开他伸过来的手。

  ”我就是要活生生的玩具。从我踏进这个家开始,我就决定了要你当我一辈子的玩具!“

  ”不……我不要……“她想要摆脱他。

  他箍住她,让她无法逃离。”你已经逃过一回了,我还会傻得再让你逃离我吗?“

  他怒火中烧。

  她应该是唯他独尊,整个生命只为他燃烧的!

  他不容许其他人觊觎他的玩具,她是他的所有物,从小就是,现在也不变,未来更是如此。

  她已经厌倦他对她的拘束,已经厌烦他对她的命令。

  小时候,她不知道他跟她的关系是错的,长大了,她懂了,她就该阻止他继续横行霸道下去。

  尤其他的心根本就不在她身上,她更不能一错再错,让自己错到无药可救!

  ”我不属於你,我有自主权,你不能绑架我。“

  ”你属於我,从小就是。别忘了,你全身上下都是属於我的。“

  他噙着一抹佞笑,残忍的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她穿着短裙让他方便抓住她双腿内侧最柔嫩的女性部位。

  ”不!“她挣扎,泪盈於睫。

  ”我就是要你!“

  ”不……你不能这样……“

  ”我偏要!“他的眼里已充满了欲火。

  ”不要在这里……“

  ”我们没有试过这里,不是吗?“

  天!他疯了!他太疯狂了!

  他的手在她身上摸索,探进她的上衣里揉摸着她的乳首,又捏又掐,一下子就布满红痕。

  ”你穿这样是要勾引男人的吗?让我这麽方便就可以伸进你的衣服里……“

  ”没有……我没有……“

  他的手指掐揉着她的乳尖,”已经这麽硬了,你感受得到吗?“

  她咬住下唇,怕自己的呻吟会让人听见。

  瞧她害怕惶惧的模样,他更感到一股邪恶的成就感。

  听说女人愈是恐惧,愈有感觉!不知道她……

  他的大手伸进她的裙子里,直接握住她的翘臀。

  ”不……不要……“

  她有所顾忌,非常恐慌。

  在走道做爱做的事,万一被人看到了……

  楼下的人很多,如果有人上来了……

  虽然他们是在角落,但不够隐僻,随时会有人上来……

  她好羞耻,不能接受他如此开放的行径。

  ”我就是要……你再拒绝,我就撕破你的上衣跟你的内裤!“他霸悍的说,愠怒的神情代表他说到做到。

  ”不……“她虚弱的摇头,却撼不动他坚决的举动。 她眼眶里泪水满溢,看起来楚楚可人。

  他邪笑着,俊朗阳刚的脸庞带着恶意的欺凌。

  他动作俐落,褪去她的小内裤,蹲下身直接取走,放进自己的裤袋里。

  ”给我……不要拿走……“

  ”好好配合我,我就还给你。“

  他的双手伸进她的裙内,在她的体内恣意翻搅。

  她小脸涨红,全身颤动。

  他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花蒂,每一片花瓣也任意的按压。

  她娇吟,细喘。

  ”这麽湿了……“

  他拉下拉链,让自己的巨硕阳刚展现在她眼前,然後把她的双手攀在自己肩上,”抱紧一点。“

  他拉开她的腿,狠狠的捣进她湿淋淋的花窝。

  ”唔……“

  太久没有欢爱了,她一时无法适应他的存在,痛得体内不断的收缩,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你变得更紧了……这段期间你没有背着我乱搞……“他满意的笑了,放慢速度。

  她娇喘微微,他不断的抽送着欲望。

  她的背後是墙,冰与火的感觉,让她快感连连。

  他们的衣裳整齐,他们的身体亲密的交合。

  若不仔细注意,只会觉得他们在角落谈情说爱。

  谁能够料想得到,他们正在做最亲昵的肉体交欢呢?

  他一次又一次深深的插进她的身体里,她想要尖叫,想要狂喊,但她总是紧紧咬着唇,就怕一个不小心,让人发现到他们的存在。

  ”叫出来!“他命令她。 他爱听她浑然天成的呻吟声。

  她不叫,死也不叫!

  他把欲望从她的体内抽出来,她全身虚软,喘个不停。

  他将两指插进她潮湿的花穴里,不断的抽动着,她还没有褪去体内火热的感觉,更是在他的挑逗下,得到了一波波的高潮。

  ”嗯啊——呜……“

  她难以抑制自己全身火热、刺激难忍的感觉,她不想吟叫出声,但体内的高温让她情难自禁的低喊出来,她觉得羞耻,忍不住呜咽起来。

  ”太久没有上你,我要不够……我想好好的看你……“

  ”不……“她羞愤难当,猛力摇头,泪珠挂在长长的眼睫上,楚楚可人,惹人怜爱。

  他的唇堵住她的芳瓣,紧抱住她的纤腰,拉开最後一扇门走了进去,并且将门反锁。

  这是位於最死角的客房!

  他把她扔上床,毫不怜香惜玉。

  她被他这麽一摔,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放我走……我们的关系是错的!“

  ”谁告诉你我们的关系是错的?“他的眼神阴沉难测,声音冷如冰杵。

  ”教科书里有写过兄妹不能乱伦,还有……左邻右舍、新闻媒体也都觉得兄妹间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

  ”我们不是亲兄妹。“他声音寒冽。

  ”可是……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在人前,你就像个哥哥……“

  ”那是做给大人们看的!“他嗤笑一声。”你明明知道,我在人後不是个称职的哥哥。“ 他上床後把她整个身子压住,指腹描绘着她湿软的香唇。

  ”当哥哥的,不会在第一次见面就对你这样。“他重重的吻住她的唇瓣。

  她惊喘,想要拒绝,但半启的朱唇正好方便他的舌尖进攻,他湿热的火舌不断的刺探、搅捣着她甜美的樱桃小口,将她吻得几近窒息才放开她。

  她努力的喘息着,一个不慎岔了气,忍不住咬了起来。

  他默默的凝睇她,眼神柔似两泓潭水,不断的涌向她。

  她回避掉他的视线。

  ”看着我!我要你看着我!“他箝住她的下巴,力道适中,让她甩不开他的掌控,却也没有让她觉得一丝痛楚。

  她很生气,双手捶打着他的肩膀。

  ”放开我……为什麽……为什麽每次都要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她酸楚欲泪,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与明显的脆弱。

  ”你是我的,是我的,永远都休想离开我!“

  ”不!要我说几次你才懂?我不是你的,我永远都不是你的!“

  ”为什麽不是?我说你是,你就是!“他粗暴地咬齿她的香唇,咬得她的唇瓣又红又肿。

  他抿紧唇,神色阴沉,抚着她微微颤抖的软唇。

  她心头酸楚,泪水在眼眶蒙蒙地凝聚。

  ”从你夺走原本属於我的一切开始,这辈子你就注定要来偿还,就注定是我的所有物!“

  ”我……我不想夺走你的东西。“

  ”但确实是因为你的关系而让我失去了!“他紧迫逼人,眼眸炽人。

  ”我……我後来有还你了。“

  ”不!不是你还我,是我自己来取回属於我的一切。“

  ”你已经得到属於你的身分与地位,我原本就不属於那个家,我好不容易逃离了,就让我离开吧!“她的眼里映着乞求。 他咬牙,带着残酷危险的气势凝视着她,冷冰冰的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她脸色惨白如纸,全身颤动,心灵更是受到无比摧残。

  ”我要连本带利的追讨回来,而你这辈子,是注定要来还我债的!“

  他狂霸的扯掉她身上的衣物,让她像婴儿般光滑赤裸、毫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