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臀】【05-06】【作者:jungelin】【完】

摘要  五、伸向妈妈的臀   夏天的白昼总是来得很急躁,早晨初升的太阳,透过窗户,在我身上洒下它的触手,还算温顺的抚摸,让人很容易平和下心灵,重新燃起对...

  五、伸向妈妈的臀

  夏天的白昼总是来得很急躁,早晨初升的太阳,透过窗户,在我身上洒下它的触手,还算温顺的抚摸,让人很容易平和下心灵,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人是需要太阳的。

  我在床上静躺了一夜,保持一个姿势看着天花板,那里似乎倒映着我的过去,一幕一幕,我想了很多,想到小时候爸爸妈妈带我去沙滩,沐浴阳光,互相丢着碎沙,充满欢声笑语;想到一家三口骑在三人车上,甜蜜的前行,丢弃了任何烦恼;想到彼此间互相依靠,轮流守夜,为了看难得的流星雨,许下真挚的愿望……我一夜想了很多,很多。

  有些事或许永远只能作为回忆放在心灵的一角,伤心时用来取暖。而现实在我们身上不断剥削,褪去我们的记忆,同时留下真实的疼痛。或许,对于那天,我可以选择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妈妈还是爱我的妈妈,家庭还是温暖的家庭,但是我不甘心,人总喜欢自己折磨自己,我折磨着自己,并为自己戴上一副面具。

  我从床上坐起,第一次把床收拾整洁,第一次没让妈妈喊便去卫生间自己梳洗。

  卫生间里,看着眼前的镜子,里面集成了父母优点的我生得还算俊俏。只是我知道这镜子里面的人多了一些东西,也少了一些东西。望着自己眼中的血丝,我拍拍脸,强挤出一个微笑,我告诉自己,要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对,现在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梳洗完,我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打起精神来到客厅,这时妈妈已经将早饭准备得差不多了,看着妈妈厨房中忙碌地背影,那完美的弧度,我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我握了握手掌,定了定神,轻手轻脚地来到妈妈背后,慢慢地在后面抱上了妈妈,入手是女人特有的酥软和体香,向下妈妈翘挺的臀部自动地吸引了我的下体,到这个程度我已经很满足,不敢多加放肆,保持着这个姿势,轻浮地在妈妈耳旁吹了一口气。

  「死鬼,大清早干嘛呢!」妈妈瞋怪地跺了跺脚。

  原来妈妈把我当做了爸爸,露出了小女人的娇态。我也不好点破,装傻问到:「妈妈,你在说啥?」妈妈娇躯顿时一震,脸上唰一下布满红晕。妈妈扭过头,嘴间的热气不断滋润在我的脸上:「啊,天天,你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我看着妈妈的眼睛,轻柔地说到:「天天看妈妈这么辛苦,自己每天睡懒觉也会不好意思嘛,我想帮妈妈做点事。」妈妈终于感觉到我在她脸上的气息,意识到我们姿势的不雅,一下推开我,理了理衣服,不知道妈妈有没有感到我下体的肿胀。妈妈终究是「见过世面」的人,再说跟儿子能想到哪去,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大眼睛看着我,满脸不可思议:「吆,转性啦?怎么忽然想到关心妈妈,是吃错了药,还是别有目的?」说着用嫩手点了点我的脑袋。

  我当然是别有目的,但我怎么可能说出来。我露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妈妈,我真的就是想帮你做点事,我觉得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太辛苦了,我竟然都没有好好关心过你,哪能有什么目的。」妈妈被我的表演唬住了,联想到我昨晚的状态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没做多想,摸摸我的头说:「原来天天真的是想帮妈妈啊,天天能想到妈妈,妈妈很开心,不过我这里也没有什么要你帮忙的,你对妈妈最大的关心就是好好学习,知道吗?」不愧是老师,总是能抓住时机说教。「哦。」我也抓住时机继续装着可怜。

  「好啦,快去房间看会儿书,早饭就要好了。早睡早起是个好习惯,要坚持哦!」既然妈妈下了逐客令,那我也不能死皮赖脸地呆在那儿,当我准备走出厨房,我突然回头露出好奇的目光,问到:「妈妈,刚才你说什么死鬼?」妈妈听完,小脸顿时又是一片血红,咬着嘴唇,把我推出去:「去去去,小孩子,懂什么!别瞎问。」看着妈妈娇羞的样子,我内心也开朗了许多,明媚的女人总是能像太阳,温暖你的心脏,走出厨房,我暗自说到,「妈妈,我懂得可多了。」很快妈妈准备好了早饭,我坐在餐桌上,发现爸爸不在,问到:「爸呢?」「他赶时间,先走了。」「哦。」

  平静地吃完早饭,我和妈妈一起准备出门去学校,因为是在同一所学校,所以基本每天都是妈妈开车带我去,当然,偶尔我也会挤挤公交。

  我和妈妈一起走到门口换鞋。我从一旁看着妈妈弯下腰穿鞋,妈妈把整个屁股都撅了起来,职业裙包裹着臀瓣,尽显了其圆润的风情,仔细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内裤的痕迹,不知道妈妈今天穿的是哪一条?是那件薄如蝉翼的吗?

  突然,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我脑子一热,不受控制地在妈妈翘起的美臀上拍了一巴掌,随口说到:「妈妈真是越来越性感了!」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缩回的手掌尚有丰满的韵味在指尖流动,但我此刻没有心思去回味,我涨红了脸,紧张地看着妈妈的反应。

  妈妈也是一震,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会儿。妈妈起身转向我,脸蛋今天第三次红了起来,上来给了我一个爆栗:「你涨胆子了,连妈妈都敢调戏!」我观察着妈妈的反应,发现妈妈没有想像中的怒火,一下子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比起刚才的手感,我宁愿再挨几百次妈妈的爆栗,我快速露出痛苦的表情,揉着头说:「妈妈,我真不是有意的,谁让你那么,那么……」「那么什么?」妈妈脸色通红地问道,水汪汪的眼睛中有说不清的东西在流转。

  「那么性感。」我鼓起勇气说了出口,不用说又是一顿爆栗,不过我却享受在其中,这是禁忌的调戏,是精神的游戏,其中风味只有尝过的人懂。

  「小小年纪懂什么性、性感?是不是在学校跟别人学坏了?」妈妈双手叉腰,又是一副要教导的样子。

  我赶紧看了看手表,抬头对妈妈说:「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我的同学都说妈妈性感,他们可羡慕我了。妈妈时间不早了,再不走就来不及啦!」说完我先夺门而去。

  门口的妈妈想着我的话,已经羞得恨不得钻到地下。「这些小孩子现在怎么都这样,都这么坏?我一定不能让天天和他们学坏了,不过,他们都说我些什么呢?」妈妈浑身发热地穿好了鞋,忽然回味起刚才屁股被我打的一下,不自觉的摸了摸那个地方,似乎想到了什么,双腿微微夹了夹,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抬头看着我远去的背影,妈妈有些发愣,不由感到一阵心慌,随即又笑着摇了摇头。

  走出家门,我沐浴着夏日的阳光,第一次感觉它是如此明媚,燥风吹在脸上,也如春风般柔顺。回味起刚才的那一下,真是如一万年般漫长,我清楚地感觉到我的手掌陷入一块嫩肉,入手的柔软让我本能的紧了紧指尖,好像要抓住那想要逃跑的肥嫩……我闻了闻指尖,开始感谢起刚才的头脑一热,要不是那样,或许我永远也没有勇气伸出手,虽然我满脑子都是那样的幻想,但现实毕竟是现实。

  而此时,对于现实,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

  ……

  六、犹抱琵琶半遮

  学校的日子是漫长的,似乎这个世界有个专门为学校设计的钟表,叫做学校时间。时光一分一秒地在指尖流走,我被动地接受着一个又一个知识,当然,不仅是我,大部分人或许都如此。学校就是灌输,学生就是接受,如今师生也已成为一场交易,一套工序。

  这样枯燥无味的学校生活,若是遇上一两个美女老师自然别生趣味,就是又会增加几分燥热。

  而我有幸碰到了这样一个美女老师,她叫苏琪,教我们英语,她的容貌自然绝佳,身段也可以和妈妈一较高下,臀部虽比妈妈逊色了一点,但胜在一双美腿,而这迷死人不偿命的老师偏偏还酷爱丝袜,圆润的小腿,光滑的丝袜也自然成为无数学生晚上的必修功课。

  英语课,学生们总是更有精神些,课堂也多了些欢声笑语。我趴再桌上,燥热的天气实在让人烦躁,穿着清凉的苏老师更是让我的内心有一团无名火乱窜。

  看着苏老师每次微启翘唇,轻露贝齿,都让我忍不住想要上去亲吻一番。苏老师穿衣服比妈妈来的大胆些,解开的衣扣让小半个酥胸呼吸到新鲜空气,这是每个男生都幻想过的白嫩,要是第二天上课哪个同学精神不振,我们准会问上一句,晚上又想苏老师了?一开始我是比较排斥这种玩笑的,因为妈妈也是老师,和苏老师一样美丽,难免会成为学生口中的黄料,让占有慾强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随着时间推移,我倒也习惯了这种玩笑,反而还加入了他们,感到别样的刺激,我想总不见得要和每个说操你妈的人都干上一架吧,众乐乐不如我也乐乐。

  正意淫着苏老师的美腿,忽然感到后面有人推我,不用看就知道是我的死党王强,嗯,很俗的名字,很俗的长相,很烂的学习。这家伙喜欢看黄片,而且喜欢在苏老师课上看黄片。喊我准是要分享资源了。

  「看,这是我新下的片子,和苏老师像不像,丰乳肥臀,就是腿差了点,喏,你看看。」在桌下接过手机,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趴在男人下体吞吐,哀怨的眼神很是到位,那脸模子确实和苏老师挺像,这小子还挺有本事,总是能找到好片子,还是高仿他的梦中情人--苏老师。

  把手机还给他,我的视线转回到苏老师身上,看着正遮口娇笑的苏老师,渐渐的她的形象和片中重合。

  苏老师跪在男人下体卖力的吸食,不停地发出咕噜咕噜咽口水的娇喘,粉粉的脸蛋像是在说着我要。

  不知道苏老师是否有这样淫荡的一面?为人师表的光辉下,是否藏着不为人知的放荡?或许这一切高雅都是易碎的泡泡,等着谁去戳碎。

  不知觉中苏老师变成了妈妈,妈妈一身职业套装,拿着教科书,依着讲台,目光缓缓扫过在坐的每个同学,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妈妈身上,慈爱而威严。

  窗外,夏虫欢快地鸣叫着。

  晚上,坐在妈妈车上,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压抑着,看着妈妈脸色正常我也摸不准妈妈在想什么,索性没开口,一路无言。

  回到家,只有我和妈妈一起吃了晚饭,爸爸现在已经是朝五晚十的大忙人。

  吃完饭,正准备收拾碗筷的妈妈微红着脸对我说:「洗完澡到我房间来,我想和你谈谈。」我心里一沉,不会是妈妈要算早上的账吧,这该怎么办,难道好不容易伸出的手难道就要永远缩着了?

  忐忑不安地洗完澡,我心中一横,怀着赴义的无畏走进妈妈房间。

  妈妈房间里开着微暗的灯,妈妈一直说这样的灯光下看书有意境。妈妈坐在床边,边看着书,边等我。看我进来,妈妈让我在她身边坐下,用母亲特有地目光看着我,让我一阵心跳。

  「最近发现你心神不宁的,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妈妈轻启秀唇。

  「没。」我不假思索的否认着。

  「那你早上对妈妈做那样的事,说那样,那样的话,是不是和同学学坏了?」妈妈言语间有些犹豫。

  「什么话?」听着妈妈稍稍松懈的口气,我也渐渐安下心来,不失时机的问道。

  「不要装傻。」妈妈一下拍了下来。

  妈妈果然没有入套,我只能故作委屈的揉揉头:「哦,哦,想起来了,我不是和妈妈说了嘛,同学们都这么说呢。」「同学说是同学说,你这么说像什么样子,以后不许和这样的同学来往,知道没!」妈妈微微板起了脸,却也没有怒容。

  我察言观色后,大胆地说到:「妈妈,亏你还是做老师的,思想怎么这么古板?说一个女人性感是夸她,正是因为妈妈你太美丽了,面若桃花,身如水蛇的,这才让我情不自禁,要是换做一个老太太,就是借我十张嘴也说不出口啊!」我露出满脸真诚地看向妈妈。

  妈妈小脸越听越红,听到后面却也笑了出来:「就你油嘴滑舌,净瞎说,你同学是你同学,我总觉得自己的儿子那么说自己怪怪的。」「哪怪啦?一定是因为我以前对妈妈夸奖的太少,一时让妈妈不习惯罢了,都是我以前不够用心。」「是嘛?」妈妈听着我的辩解,也没了主意,「或许是吧。」「那么妈妈我以后经常这样夸你好不好?」我趁势追击。

  「不好,不好,太肉麻了,不要。」妈妈不时表现出小女人娇态的同时,却还尽力维持着母亲的威严。

  「好啦,慢慢妈妈就会习惯了,这是儿子对妈妈的爱,妈妈你可不能不接受。

  再说要是这些话说不出口,我还不得憋死啊!「我顽皮地眨眨眼。

  妈妈听完,又露出些许贝齿:「真那你没办法,就你会贫,不过我可告诉你少跟拿着坏学生来往,知不知道?」「孩儿领命!」我故作姿态地蹲跪在妈妈面前,又是热来一阵娇笑,我知道,今晚我跟妈妈近了一步。

  其实,我渐渐摸清了妈妈的心思,妈妈也是女人,哪个女人不喜欢男人夸,只不过妈妈与我隔着一层母子的关系,妈妈想竭力维持她的长辈的尊严,所以故作严肃,希望把我击退。可是妈妈又不知如何处理其中的关系,只能小鹿乱撞,最终也撞不出我的手掌,关键她没懂儿子的心思罢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妈妈秀口欲吐。

  「嗯?什么?」我有些疑惑。

  「嗯,本来这些是都应该是你爸爸来做,可是他现在又很忙。」妈妈欲言又止,我耐心地等待下文。

  「对于这件事妈妈也很惭愧,作为老师却也没有给自己的孩子做好青春期教育,嗯,那个,男生青春期,都有些躁动,平常对异性好奇也很正常,所以你早上对妈妈的举动妈妈也不怪你,不过你自己要明辨是非,学会调节,还有,要注意个人卫生……」妈妈总是像有什么话说不出口。

  「这些我懂,妈妈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有些不明白了,急切地问到。

  妈妈的脸开始涨红,好久才开始张开了嘴:「妈妈今天主要是想帮你检查一下,嗯,你的,嗯,生,生殖器,的发育情况。」妈妈说完长吐一口气,酥胸也跟着呼吸起来,看的我不断肉跳,接下来妈妈的话就顺畅起来,「最近,听我们学校的老师说带他儿子去割包皮了,男性包皮有问题,对以后……恩……会影响健康的,所以妈妈今天想帮你检查一下。」我听完,下面狠狠地跳了一下,看看今晚注定是个丰收的夜晚。

  我内心的燥热已经把我的脸浸红,我看着妈妈,面对她丰腴的身体,装傻道:「这个,这要怎么检查?」说完地下了头,嘴角露出笑意。

  妈妈看出了我的「害羞」,自己反倒轻松起来,毕竟我在她眼里还是个孩子。

  妈妈露出笑意:「当然是把你的小不点拿出来给妈妈看看啦,怎么,还害羞?」我心中暗暗笑道,妈妈,那已经不是以前的小不点了。「要脱裤子吗?」我继续装着傻,扭捏地抓着裤子,头低得更深。

  「废话,小时候还不知道被我看了多少,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有什么好害羞的?快来!」妈妈轻轻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