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夫妻小店】【作者:a84706977】【完】

摘要上   清晨,佳佳和阿胜把重重的卷闸门拉起,今天是他们的小吃店第一天开业。   因为对小吃店的经营没有技术和经验,小店还请了位有做过小吃店的师傅阿贵...

  清晨,佳佳和阿胜把重重的卷闸门拉起,今天是他们的小吃店第一天开业。

  因为对小吃店的经营没有技术和经验,小店还请了位有做过小吃店的师傅阿贵。

  说是小吃店,其实店面也就只有六十平米,除去吧台和厨房,剩下的地方也只能摆七张卡座了(有一小块地方被当作了收银台)。

  阿胜原名陆伟胜,他父亲人称老陆大(在家排行老大)。他们是住在和越南交界的一个小镇上,原来靠捕鱼为生,是地地道道的渔夫。在阿胜还是十三、四岁的时候,边疆地区刚开始发展起来,而柴油的价格是一直往上涨,而越南的柴油价格却便宜得厉害。

  虽说老陆大只是个没读过书的渔夫,但是颇有商业头脑,他用自己的小渔船到越南拿到低价的柴油再贩卖到内地,以此赚差价,很快就积累了一定的财富。

  其实这样做是国家不允许的,属於逃税,但老陆大胆大心细,这几年生意做得顺风顺水,还用全部积蓄买了条能容纳五十吨柴油的大船。

  作为生活在小镇的陆伟胜,自然被大家当成太子爷。作为太子爷,阿胜早早的就辍学了,还染上了赌习,进进出处都有一帮小混混拥戴着。後来网游盛行,又沉迷网络。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年,老陆大决定该让阿胜收收心了,就找了媒人介绍姑娘给阿胜,让阿胜快点成家立室。

  有了老陆大的指示,媒人哪里敢怠慢,找来了全镇最漂亮的韦佳佳来和阿胜相亲。佳佳五官非常清秀,身高161公分,大腿显得修长而匀称,最重要的是这36D的傲人乳房,哪个男人看了都会想过去摸一把。阿胜也是个正常男人,当然开心得不行。

  佳佳比阿胜小两岁,而且还很漂亮,老陆大当然是开心得不得了。而因为阿胜的家底,佳佳这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就这样,阿胜和佳佳结婚了,一年过去後生了个孩子,是个男孩,一家子人三代同堂,其乐融融。但天有不测之风云,老陆大的油船因为工人的小失误,一下子沉了。船沉了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里面还有满满的柴油。

  这次的亏损非常大,老陆大急於把钱赚回来,把房子抵押了买回另一条船,想把亏损补回来。可是天意弄人,海关的一次突击行动中,把老陆家彻底打回了原形。这下佳佳傻眼了,才嫁过来三年,现在要自力更生了,剩下的钱只能在人流量不大的地方开个小吃店,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

  开业当天生意还不错,陆陆续续的有客人来。阿胜负责弄饮料,阿贵负责弄小吃,佳佳则充当服务员。因为没经验,佳佳做事都是一路小跑,胸前的大奶更是一直在晃,彷佛想跳出来一般。虽说阿贵一直忙着弄小吃,但是他一直盯着老板娘的大奶看,就像把衣服看穿了一样。

  特别是客人走了以後,佳佳弯腰在收拾桌子,看着佳佳的乳房若隐若现,白花花的被包在粉红色的蕾丝内衣里,阿贵眼珠子都要掉了,此时阿贵心里暗想,一定要把这漂亮可爱的小少妇弄到手。

  小吃店开了一个月,虽然有盈利,但是挣钱不多,这样的小钱根本提不起阿胜的兴致,阿胜的网游瘾又犯了。阿胜觉得店里没人的时候呆着等於浪费时间,於是他直接在收银台这里装了台电脑,只有在客人多到忙不过来的时候他才会离开电脑,帮帮做些饮料。

  这天又有货到了,要把货摆进小货仓的冰柜里,不用说,肯定是阿贵和佳佳进小仓库摆货。小仓库确实很小,进去之後不把门关上连冰柜的门都打不开,阿贵趁佳佳低头把东西摆进冰柜的时候,对佳佳的春光一览无遗。而佳佳以前买的衣服都是贴身性感的,就连现在开店做事也找不出一件可以工作的衣服,穿着牛仔短裙、高跟凉鞋和一件低领T恤。

  阿贵故意放慢摆货的速度,看着漂亮的老板娘那美妙是身材想入非非。就在佳佳低头整理货物的时候,阿贵从衣领盯着佳佳的大奶看着有点出神,就伸手过去抓了一把,这把佳佳吓了一跳,佳佳措手不及,只能红着脸看着阿贵。

  看到佳佳楚楚可怜的样子,阿贵直接扑了上去,把佳佳强吻了。佳佳不敢发出声音,怕老公听到声音进来的话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只能轻轻的反抗,想把脸转开不让阿贵吻。

  在阿贵的猛烈攻击下,佳佳也进入了状态,慢慢开始迎合阿贵。阿贵知道时机成熟了,将手慢慢地从腰一路摸到了日思夜想的大奶里面,用力地把两个白白的大奶揉到变形,一边舔着佳佳的脖子。

  佳佳开始重重的呼吸了,阿贵把手申进佳佳的内裤里面,一片汪洋啊!阿贵在佳佳的耳边轻声说:「老板娘,想要了吧?」佳佳并没有回应,只是继续喘着粗气。阿贵把佳佳的上半身脱光,看着美妙曲线的胴体,兽性大发,把佳佳粗暴的按趴在了冰箱面上,用力地扯去了内裤,提枪怒冲。

  在插入小穴的一刹,一直不吭声的佳佳忍不住「哇」的一声。阿贵进入小穴之後就一直快速抽插,而佳佳则是一直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音。老公正在外面玩游戏,而自己却在仓库内被另一个男人的鸡巴享用着,如果声音太大被老公发现就麻烦了。

  一直在抽插的阿贵频率越来越快,搞得冰柜伴随着「啪啪」的响声「砰砰」作响。佳佳此时已经神迷意乱了,只知道自己不能发出喊声,其余的思考能力已经没有了。

  突然阿贵低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抽插了二、三 十下,悉数把精子射进了佳佳的子宫里。把鸡巴拔出来後,放开了佳佳,佳佳身子马上软倒在地上,还碰到了货架发出响声,但是佳佳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偶尔间有几下抽搐。

  阿贵也毫不客气,拉着佳佳的头发把她的头提起来:「老板娘,把嘴张开,清理乾净。」佳佳顺从的张开了嘴,让阿贵把鸡巴放到嘴里,慢慢地吸吮乾净剩下的精子。

  阿贵那麽容易就得手了,连自己都无法相信,後来才得知,阿胜整天回到家里就只玩电脑,好久没有碰过她了。而佳佳现在非常喜欢这种偷情的气氛,只要阿贵想,一个眼神佳佳就懂得进小仓库为阿贵服务。

  阿贵得到满足之後就觉得这样不过瘾,在干完佳佳後就没收了佳佳的内衣内裤,让佳佳真空出去端饮料,每到收桌子的时候还让佳佳故意弯着腰,慢慢欣赏一对大奶在晃来晃去,可惜佳佳的网虫丈夫阿胜是看不到这些场面了。

  今天周末,生意好得不行,连平时不做事的阿胜都要帮忙做事。阿贵已经一整天没得碰过那可爱的老板娘了,看着阿胜喜滋滋的在收钱,心想:『等等打烊了看我不干死你老婆。』终於要打烊了,阿胜正在盘点今天的营业额,阿贵在搞厨房的卫生,佳佳在擦拭制冰机。制冰机放在厨房和吧台中间,厨房和吧台是由制冰机和保温柜隔开的,看着佳佳穿着短裙翘着屁股在搞卫生,阿贵忍不住去揉佳佳的屁股,反正在前面看只能看到佳佳的上半身,不怕老板怀疑。

  阿胜:「佳佳,今天怎麽少了一百元啊?」

  佳佳:「不会啊,你是不是算错了?」

  阿胜:「那我再算一次。」

  佳佳:「今天人那麽多,不会是你找错钱了吧?啊……」佳佳突然觉得下体一冰,忍不住喊了出来。

  阿胜:「怎麽了?制冰机漏电了?」

  佳佳:「没……没有,不小心……划了一下手。」阿胜:「喔,我想起来了,今天我拿了一百元付煤气费了。行了,我先拿钱上楼了,等等你搞完卫生记得锁门。」说完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佳佳红着脸责问阿贵:「你搞什麽啊,我正在和老公说话,你突然之间把冰块塞进我里面,被发现怎麽办?这样太过份了!」阿贵:「我把冰块塞进你哪里啊?」说着就过去搂住佳佳。

  佳佳推开了阿贵:「你再这样我就不让你碰了,被老公发现的话我还怎麽生活?」阿贵并没有放开佳佳,而是直接抓住佳佳的内裤往上拉,让内裤和小穴进行摩擦。一边舔着佳佳的脖子,一边低声的问:「刚才我把冰块放到你哪里了?」此时佳佳已经面红耳赤,心里想道:『不能让他那麽容易就得逞,要不然以後会越来越过份的。』「啊……」阿贵突然把手指伸进佳佳小穴里面,另一只手伸进衣服里面用力地揉搓着佳佳的大奶,又问了一遍:「老板娘,回答我,刚才我把冰块放到哪里了?」佳佳脑子已经一片空白,身体反应高速的她现在只需要性慾和快感,其它什麽都不管了:「放进小……小穴,啊……」阿贵:「放进谁的小穴啊?」佳佳:「放进佳佳的……的小穴。」此时佳佳已经呼吸急促,眼神迷离。

  阿贵继续抠着小穴:「那把冰块放进小穴里的感觉怎麽样?」佳佳:「嗯……冰……冰凉凉的,好……刺激。」阿贵把手指抽了出来,带出很多不知道是淫水还是冰块融化的水出来,佳佳立马软坐在了地上。

  阿贵掏出肉棒,粗暴的拉着佳佳的头发:「吸!」佳佳吸着这一整天没洗的肉棒,闻着臭哄哄的味道,更是情慾高涨,特别是阿贵把她的头死死按住,把肉棒插到她喉咙深处的时候,佳佳打了个冷颤,差点就高潮了。

  佳佳挣扎开阿贵的肉棒,吼道:「干我!」阿贵让佳佳趴在制冰机上,并不急於让佳佳满足,而是用龟头摩擦佳佳的阴唇,摩擦到洞口之後又慢慢移到阴蒂如此来回。佳佳早就慾火焚身了,扭动着屁股想要配合阿贵往小穴里插。

  阿贵边摩擦边问:「现在是不是在求我干你呀?」佳佳:「是,求求你干我。」阿贵又问:「干你哪里啊?」佳佳:「快!干我的小穴。」阿贵加大摩擦力度:「哈哈,刚才谁说我过份,以後不让我碰了?」佳佳:「啊……以後你想怎麽玩都行,都不过份。」阿贵:「以後不准说你的是小穴,要说骚穴、烂穴!」佳佳:「是!求求你快干我的骚穴、烂穴!」阿贵提枪一入到底,佳佳立马达到高潮了,淫水如同决堤般的喷涌而出。但是佳佳不敢太大声的喊出来,因为店里的卷闸门只关下来一半,街上虽然人少,但被人碰到就麻烦了。

  阿贵持续地干了十来分钟,佳佳已经顾不了那麽多了,叫声也越来越大:

  「干……干我的……的骚穴,干我的烂穴!」

  阿贵怒吼:「把你的肚子操大,给我生个孩子!」说着,把精液悉数射到了佳佳的小穴里。但这次阿贵并不急於让佳佳清理龟头,而是掏出手机,把虚脱的佳佳放到地上张开大腿,看着还没回复的小穴流着白白的精液,阿贵按下快门,把佳佳最淫乱的一面都记录了下来。

  拍完照片,佳佳的意识也慢慢恢复了。阿贵把手机切换到录影模式,对着佳佳说道:「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佳佳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喘着粗气问道:「什麽话?」阿贵:「还给我装,刚才你说过的话不记得了?」说着,用手指粗暴地按了一下佳佳的阴蒂。

  佳佳:「啊……记得!以後随便你干,怎麽玩都不过份。」阿贵:「怎麽玩都行吗?玩哪里?」佳佳:「随便怎麽玩都行,玩我的骚穴、烂穴,玩我的大奶!」阿贵知道,佳佳已经完全被自己掌握了,说道:「说,你只是一条母狗,饥渴淫荡的母狗,谁来都可以干你!」佳佳:「是,我是一只母狗,饥渴淫荡的母狗,谁都可以来干我。」阿贵非常满意,把肉棒伸到佳佳面前:「现在母狗帮我把肉棒清理乾净。」直到拍完佳佳清理肉棒的所有过程,阿贵才收起手机,两人整理好衣服,准备回家。阿贵突然想起什麽,回头叫住佳佳:「老板娘,明天上班的时候我不想看到你穿有内衣内裤哦,我会检查的。」佳佳的脸一下子红了,不知道是因为感觉到羞耻还是刺激,但此时的佳佳对阿贵已是言听计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之後转身上楼了。

  回到家里洗完澡,佳佳一直在想着今天的事,觉得这样很对不起老公,但是自己就像吸毒一样,心里一直想着阿贵,很享受给他干的过程,喜欢被他羞辱的感觉。看到正在玩游戏的老公,心想:『还不是你只顾着游戏,太久没碰我,因此被人家趁虚而入了吗!怪不了我。』

  小店正常开门,一切都和往常一样,阿胜坐在收银台前打网游,阿贵在准备小吃迎来新的一天,佳佳正在准备做饮料的材料。不同的是,佳佳脸上多了以往没有等红晕和嘴角浅浅等微笑。外人看来可能会认为阿胜昨天晚上喂过她了,喂是喂了,不过不是他等老公喂,而是其貌不扬等阿贵代劳了。

  佳佳今天穿了自认为最合身的牛仔连衣短裙,一双15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把她的身材衬托得高挑性感,哪个过路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只恨眼睛没有透视功能,不能欣赏到连衣裙内的春光。只是,此身打扮也不是为同床共枕的丈夫阿胜打扮的。

  「今天老板娘打扮得好漂亮哟,要有什麽喜事吗?」阿贵故意提高分贝,让正在玩游戏的阿胜听到。

  佳佳有点难为情的看了阿贵一眼:「才没有,平时我不都是这样穿,家里的衣服都差不多。」「对了,昨天的鸡翅放在那里了,怎麽找不到了?」阿贵打了个眼色说道。

  此时佳佳已经会意了,红着脸小声的回答:「那我进去帮你找找看。」从头到尾,阿胜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显示屏,根本上没发现自己老婆在和阿贵对话时脸上表情的变化。

  「把裙子拉上来,让我检查检查。」阿贵低声道。

  佳佳顺从的把裙子拉至腰部,露出整洁的黑毛。

  「再拉高点,我要看到你的大奶子,我要看看你是否穿有内衣。」「可是……」佳佳欲言又止。因为制冰机和保温柜只能挡住下半身,所以如果完全把裙子拉到乳房的话,阿贵只要一回头就会发现他们的奸 情了。

  「没有什麽好可是的,母狗就要听话!现在把裙子拉到你奶子上!」佳佳没有再犹豫,直接把牛仔连衣裙拉到胸部,露出她那白花花的大奶。

  阿贵狠狠的捏了一下佳佳的大奶:「很听话的母狗,等等我会奖励你的。」说着阿贵一把抓住佳佳的连衣裙往上一拉,整条裙子夺下来,这下佳佳变成全裸了。

  佳佳也没想到阿贵会这样,虽说这个时候街上还没什麽人,但是自己的老公只要一回头就什麽都发现了。

  「佳佳,等等你去隔壁便利店换点零钱,昨天剩下的零钱不多了。咦?佳佳呢?」阿胜边回头边边说。

  「哦……老公,我……我正在看看鸡翅有没有在冰箱呢!等等零钱我会去换的。」还好阿贵反应快,一把将佳佳按蹲下去,而制冰机刚好挡住了蹲在下面的佳佳。佳佳只好假装蹲下找鸡翅,只能这样回答。

  阿胜没有一探究竟,转脸继续对着电脑,还嘟哝了一句:「怎麽找个鸡翅都找不到。」阿贵把连衣裙递给佳佳,佳佳立马把连衣裙套上,呼了一口气。虽说危险解除了,可佳佳的脸却红到极点,自己可是第一次这样欺骗老公。其实她不知道,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等着她呢!

  佳佳站起身,准备出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