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情】【中】【作者:艺诺】【完】

摘要  妈妈送哥哥到外省上大学还没有回来,在这个寂静的小村庄里,在继父这两间土房里的小土炕上,我,一个十九岁的女孩,继父,一个五十出头的老农民,我们两...

  妈妈送哥哥到外省上大学还没有回来,在这个寂静的小村庄里,在继父这两间土房里的小土炕上,我,一个十九岁的女孩,继父,一个五十出头的老农民,我们两个有了第一次鱼水之欢后,便开始夜夜狂欢。

  虽然彼此年龄差距很大,虽然我是花容月貌,他是满头白发,可他那强悍的身体,他那疯狂的慾望,他那燃烧的畸情,还是让我这个处事不深第一次品尝禁果的女孩子如醉如痴,尽情享受。不能自已。

  早上,继父把饭菜做好,放在锅里,我什么时候起来,什么时候吃。他赶着毛驴车早早的到城里卖菜去了。我吃完了饭,就一个人在屋里看电视。当然我也非常羡慕电视里那些俊男靓女相拥而卧,激情似火的镜头,我也渴望有一个帅哥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亲吻着我,抚摸着我……可是想归想,做归做,我就是没有那个好运气,别说是帅哥,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男孩子我也没有得到。也许是缘分,也许就是这特殊的条件和的环境,让我一个懵懂的女孩子为了满足天真的慾望竟然投入了继父的怀抱。

  现在的农村真冷清,年轻的男孩子都出去打工了。爸爸死后,我跟着妈妈改嫁来到这个村子里,从来就没有看到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孩子,身边经常出现的都是一些老男人。我们女孩子到了这个年龄,性慾又非常强烈,没办法,也只好和继父这个老男人先睡上几回了。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继父到城里卖菜老早就回来了。他冲忙的卸了驴车,跑到屋子里就把我紧紧抱在怀里,又是亲,又是摸。他也不顾一天的疲劳,就把我按到炕上,然后把我的衣服往上扒。露出两个又白又大的乳房,接着又把我的裤子往下脱,露出阴部和屁股,然后他自己也把裤子脱到大腿弯处,就压到了我的身上。

  不一会儿,我的小穴就湿润了,他那根庞大的鸡巴就顶开了我的阴唇,深深的插在我的小穴里了。当然我也下意识的把裆部分开一些,把阴部往上挺,然后紧紧的搂抱着他。一个少女,一个老男人,两条光光的身子,在这个偏僻农村的土炕上紧紧的交媾在一起了。

  继父五十出头了。可不知怎么回事,我却不嫌弃他,他的眼睛很有神,他的肌肉很发达,他的鸡巴非常大,插进来的时候非常有劲儿,让我感觉非常舒服,这对于不爱学习好吃贪玩空虚寂寞的我,多少是一种安慰。我喜欢这种安慰。我喜欢他那强有力的抽插。他干一下,我呻吟一声,如此反复,成了幸福的律动。

  我索性脱下一只裤腿,然后两腿就能分开了。整个阴户全部向他展开,我还将两只脚高高的抬起,两腿形成V字形,尽力的迎合着继父冲击,让他尽情的抽插,让他疯狂的发泄,因为这是一种互补。妈妈不在家,我又没有男朋友,我们都需要这些,也许这就是人的本能需要吧。用农村人的话说,这是:公羊操母羊——洋洋得意。

  继父在我身上疯狂的干了一阵子就射精了。他的精子真多,像是要把我的小穴给灌满,当他的鸡巴从我的小穴里拔出来的时候,我的阴道里已经是精满自溢了。

  看着白白的精液顺着我的洞穴里往出淌,很像是奶油。他顺手拿了一条毛巾就塞在了我的两腿之间,我自己就用那条毛巾反复的擦拭着我的下身。我那黑黑的阴毛上竟然沾上了几根手巾的白毛。

  继父开始做饭,很快饭菜就好了,我们两就坐在炕桌上吃了起来,继父还喜欢喝点小酒,他让我也喝了几口,那酒有些甜,还有点辣,不过感觉还是很舒服的,我索性又喝了几口。感觉脸上有点发热了,可这热呼呼的的感觉还真不错呢。

  天还没有完全黑,继父就插门捂被,把我拉进了被窝里,紧紧搂住了我光溜溜的身子。用胸脯来贴我的奶子,他说非常喜欢我这两个奶子,光溜溜凉哇哇的,说着就用嘴来亲,就像好孩子吃奶一样。含住了我的乳头。我感觉也很爽,可这毕竟是继父在吸吮继女的奶子啊。

  我们从不担心会有人来打扰。因为自从继父和妈妈结婚后。他就和所有的亲属都断交了,谁也不登门了。左邻右舍也都不拿好眼光看他。因为那些亲亲朋友都反对他和我妈结婚,他们都管他叫:闫大虎。大虎逼。

  问题是他婚后不但要负责我和妈妈的生活,还要供我哥哥上大学。这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能做得到的。可他这样做了。我很感激他。总认为是他代替了父亲继续养活着我们一家,很不容易,现在妈妈不在家,我能代替妈妈,让他干几下,解除他的性饥渴,陪他度过这难熬的夜晚,也是应该的。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良心的女孩子,这也算是我唯一能给他的报答。

  继父闫大虎不但有一个好身体,还有一根好鸡巴,不论什么时候,他的那根鸡巴总是硬的,只要女人需要,随时都能插进来,射不射是另一回事。他和妈妈一起睡觉时,经常是性交后射完了精,再把鸡巴插到妈妈的阴道里,然后两个人拥抱着睡着了。妈妈似乎很喜欢夹着他的大鸡巴睡觉,那对妈妈来说是一种幸福。

  他们一旦翻身或分开时,那根鸡巴就从妈妈的阴道里拔出来,还发出“吧噔”

  一下响声。

  记得那是一个月色融融的夜晚,我半夜醒来想下地撒尿,月光下我发现继父和妈妈两个人赤条条的紧紧搂在一起,我立刻热血冲头一阵惊慌,结果我下地弄出声音把他们两个弄醒了,他们急忙分开,又急忙去抓被子,但我还是清楚的看到继父的鸡巴从妈妈的阴道里拉了出来,妈妈还轻轻的“哎哟”一声……现在继父搂着我,我们两个躺在被窝里,他就像搂着妈妈一样,我们两个把大腿根部相互卡在一起,他把那个庞大的鸡巴全部插进我的小穴里,让我紧紧的夹着,他劳累了一天,回来又和我干了一次,这会儿应该是疲倦了。所以他很快就睡了。我紧紧的搂着他那强悍的身子,阴户里夹着他那个硕大的鸡巴,那感觉也是别有一番味道。似乎也是一种甜美,一种安逸。一种享乐。

  半夜醒来,他下地喝了点水。当他把鸡巴从我的小穴里拔出来的时候,也发出了“吧噔”一下响声。我“哎哟”一声就醒了。他撒完尿回到炕上,就爬到了我的身上,开始伸手摸我的乳房,摸我的阴部,然后就紧紧的搂着我,亲我的嘴,把那个硬硬的大鸡巴往我的大腿中间顶,我知道他是要干什么,就分开两腿,然后自己用手扒开自己的阴唇。

  他用手捏着那根又粗又大的鸡巴对准我的小穴就插了进来,我紧紧的搂住了他的屁股,让他插的更深。他开始上下抽插,不断用力,插的我嗷嗷直叫,插的我浑身发痒,插的我四肢瘫软,插的我慾死慾仙。我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是非常难看的。那可是女人最幸福的表情啊。

  我浑身麻酥酥的,很快就出现了高潮,我全身哆嗦,两腿绷直,两只脚面子也绷的很直,他感觉我全身绷直,直挺挺的,浪声大作,看到我的表现,他干的更来劲了,近乎疯狂。说不出的痛快感觉忽忽悠悠的上来了。上来了,我要死了。

  我拼命的用手去掐他的胳膊,还咬他的肩膀。这是了一种什么滋味啊,我说不出来,反正是爽死了。

  他的肌肉真发达,怎么也掐不动,也咬不动。我的疯狂刺激了他,他在也控制不住了,大吼一声,一阵猛插,一阵怒射,爬在我身上不动了。他身子太沉,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急忙把他推了下去。

  我侧身躺在一边,背对着他,回味着方才的感觉,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他在我的身后静静的躺了一会,就开始摆弄我的屁股,又用手分开我的阴唇,然后就又把鸡巴从我的屁股后边插了进来,我以为他又想干我,就把屁股用力往后坐,也好让他的鸡巴插的深一些,可他没有抽插几下,就抱着我的屁股睡着了。

  早上起来我们又疯狂了一次。早上他的鸡巴特别的硬,真像是一头公牛,每插一下都把我干的直“吭哧”,把小土炕也弄的吭吭直响。他担心会把我干坏了,一次次的问我,痛不痛,能不能挺得住,我告诉他说没有问题,女孩子生来就是让男人干的,我愿意,我很爽。

  我也真感觉奇怪,女孩子身下的这个肉洞为什么这么抗干。

  快乐总是短暂的,妈妈要回来了,继父今天没有到城里去卖菜,他老早把屋子收拾干净,把饭菜做好,和我一起在屋里等着。他不时的出门看看,向村头张望,农村的街道白天总是空无一人,他什么也没有看到,更没有妈妈的影子。

  他急忙进屋抱住我,疯狂的亲着,摸着,耳朵还不时的听着外边,就像个小偷一样,一会又出去看看。见道上没有人,进屋又把我抱在怀里,把手伸到我的胸前摸着我的乳房,激情之下还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用手抓我的阴毛,还把手指头伸进我的阴道里抠了几次。

  当然我也没有反对,我知道妈妈马上就要回来了。往后我和继父的机会就不是很多了。我情不自禁的伸手往他的两腿间摸了一把,那根大鸡巴早已经挺起了。

  我索性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用手环住他的鸡巴,他的屁股就一动一动的运作,让那个大鸡巴在我的手里滑动,我知道他此时还是想再干我一次,可我们都明白,那是不行了,一旦妈妈进屋,那就麻烦了。穿裤子肯定来不及的。

  妈妈终于回来了。她一进屋就被继父抱住了,我知道此时继父还处于情慾兴奋当中,因为他刚刚还在拥抱我,他的手指头刚刚还插在我的阴道里,此时面对多日不见的妈妈,他是在延续和我的温情吧。继父疯狂的亲吻着妈妈,还把手伸进了妈妈的胸部,妈妈挣扎着推开他的手说“别别这样,孩子还在屋里呢。”

  我听了这话,急忙从门口溜走了,屋里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

  我无精打采的走在村子中间的土路上,脑子很乱,虽然这一切来得很突然,可我早有准备,我知道那是迟早的事情,他们两个必然是名正言顺的两口子,我是什么呢,我是多余的,是替补。虽然继父非常喜欢我,虽然他那根大鸡巴给了我许多快乐,可我知道那毕竟不属于我,我也不可能做他的老婆,这完全是一种扭曲了的感情,这是畸情。

  回想方才他那样疯狂的亲吻着妈妈情景,我琢磨还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想在妈妈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性饥渴,让妈妈相信她走后,继父和我什么也没有做过,今天见到她已经是等不及了。

  另外一种可能就像继父所说的那样,少女和熟女各有不同的魅力,少女浑身到处都是紧蹬蹬的,让男人干上去很舒服,可熟女到处都是松弛的,男人压上去忽忽悠悠的,也会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吧。那松弛的肌肉,松弛的阴部,到处都是软绵绵的,男人干上去也会如醉如仙吧。

  他还说妈妈有很多动作和表情是我们少女无法做到的。他还说过,如果能把他的大鸡巴从我的紧蹬蹬的小逼里拔出来再猛然插到妈妈那松软的大逼里,那也是男人的一种快乐,那是相互对比的舒爽。

  也许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继父真的想妈妈了。他也知道和我两个进行着偷鸡摸狗式的性游戏不会长久的,也是不道德的,这毕竟是一种畸情。当然在生活中,不道德的事情太多了。孤男寡女,在特定的条件下,谁也说不准会做什么。

  我听说有儿子跟母亲的,爸爸跟女儿的,还有孙女和爷爷的,我现在也都能理解了。人,必然也是动物。

  我的心情此时到是很平静的,我没有生气,没有嫉妒,也没有无奈,有的只是一种茫然,我不知的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我沿着村子中间的土路继续往前走,我浑身都很松弛,我感觉自己是一摇一晃的,与其说是走路还不如说是跳摇摆舞,我感觉自己的乳房在上下的颤抖,我感觉自己的胯骨在往两边甩,我想此时如果有人从后边看,我的两个屁股蛋一定是一上一下颤巍巍的。

  随着一阵汽车的喇嘛声,一辆奥迪轿车在我身后出现了。我本能的躲到了路边,可是随着刺耳的刹车声,那辆车竟然停在了我的身边。

  车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探出头来微笑着问我:你要上那去呀小姑娘?

  我转头一看,原来是村长,因为妈妈和继父结婚那天,他是唯一的客人。这附近的几个自然村都归他管。听说他前不久和老婆离婚了,现在和儿子在一起生活,他儿子才二十多岁也已经离婚了。

  村长见我盯着她发愣,就又说了一句:你想去哪啊,用不用我送你?

  我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就是随便溜达。

  他说:那就上车吧,你想到哪溜达我就带你去。

  我什么也没有想,就坐了上去。感觉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汽车发动了。一转眼就离开了村子,村长斜视了我一眼说:你是不是和继父吵架了?

  我急忙说:没有,他对我很好。

  村长说:看你的表情好像不太高兴。

  我说: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就是一天天在家里呆着憋的。

  他说:那我带你到城里玩玩吧,你想去哪玩,尽管说话,你想买什么,我可以给你付款。

  我知道他是个爱说笑话的人,那天在继父家里,他就总是说笑话逗我乐。我想现在他一定又是在和我开玩笑了。我就顺口说到:“那你就给我买一身漂亮衣服,再买一个手机。”说完我自己憋不住笑了。还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自己的嘴。

  没想到,来到城里,他真的就给我买了一部手机和一身漂亮的衣服,我惊呆了。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总以为自己是在梦里。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开始从心里感激他了,他用一种诙谐幽默的眼神望着我,微笑的嘴里露出一口小白牙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