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鬼》(01-04)【作者:jimmyk】

 (二) 老婆的思念

  老婆背对着男人躺着休息,男人从背后抱着老婆,一只手包着老婆的右乳房,身体紧贴着老婆睡觉。

  我坐在床头老婆的化妆桌前,看着老婆的潮红未散的脸。

  我有些生气,我才死了不到两个月,老婆就让别的男人进入了她的禁地。可我又能怎样?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还得生活。这样一想,我倒有些觉得对不住老婆,让她独自面对着种痛苦。

  「老公。」

  「我在。」

  老婆迷迷糊糊中叫了我一声,我还以为她看到了我,激动得应道。

  只见老婆睁开眼,看着捂住自己乳房的手,她开心地翻转身体。

  「老公。」老婆激动地冲男人叫。

  可老婆的笑脸转瞬即逝。男人被老婆惊醒,看着我老婆。老婆失落地坐了起来,还用毯子裹住自己如雪的胴体。

  「你该回去了。」

  「你需要人安慰。」男人坐了起来,伸手想抱我老婆,被老婆推开了。

  「刚才你已经安慰了。」

  「我们还可以来一次。」

  我真想抽这男人一巴掌。让你滚还不滚。

  「你别误会,我去酒吧只是想灌醉自己,不是想找男人。」

  男人突然有些温柔。

  「对不起,我不是那意思。就算你死去的老公泉下有知,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么伤心。」老婆的眼睛有点湿润。

  「我想他。」老婆近乎自言自语。

  阵阵酸楚在我胃里翻滚。原来老婆因为我的时,去酒吧借酒消愁,才让这男人有机可乘,好在这男人有点良心,并非拔掉无情,还能为我老婆着想。

  看着老婆,我好想告诉她,我就在她身边。我起身想去抱我老婆。这时老婆却被男人揽入怀中。我哭笑不得,做鬼做到这份上,我应该是前无古鬼,后无来者吧。

  女人脆弱的时候,最需要男人的胸膛。我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老婆依偎在他胸膛哭泣,男人却默默地抱着我老婆,甚至温柔。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拒绝这样的温柔,更何况还是处於脆弱时期的女人。

  也不知道老婆在他怀里什么时候睡着了,也许是哭泪了。男人见老婆没动静,就放下了老婆,让老婆躺下了。

  男人直勾勾地看着熟睡的老婆,老婆脸上还有泪痕,让老婆看上格外需要惹人怜爱,这种怜爱,还散发着一种性欲望。

  果不其然,男人的肉棒高高翘起。我咬了咬牙,有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吞。

  男人俯下身子,吻了吻我老婆的嘴唇。

  男人撤掉了裹在老婆身上的毛毯,一个熟睡的肉体完全呈现在他面前。他的肉棒充血得愈加厉害。他一只手揉捏着老婆的一只乳房,嘴巴吸吮着另一只乳房。

  老婆身体微微抽动了一下,鼻子里发出短暂的轻吟。「嗯。」

  我难以接受地转身,对着镜子,我本想看看镜子里自己头顶是不是绿了,无奈镜子里连个鬼影都没有。

  又传来老婆稍纵即逝的呻吟,这次是从嘴巴里发出的。「哦。」

  虽然我已经是个鬼,但对老婆的呻吟依旧无法抵挡,我竟然发现我硬了。

  「靠。」我抱怨道,鬼也会硬?鬼硬了该找谁?女鬼?

  老婆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嗯-—」

  我转身看去,只见男人的头被我老婆的双腿死死地夹着,男人的舌头不断刺激着我老婆的阴蒂。

  老婆不由自主地拱起下体,迎合着男人的攻势。

  「老公,老公,今天你舔得好棒。」

  也不知道老婆是在叫我,还是为了性趣,把男人叫做老公。我看了看老婆的脸,她闭着眼睛,似乎还在睡觉。看来,她是伤心过度,迷迷糊糊中以为我还活着,把男人当成是我了。

  老婆的手不禁地撕扯床单。

  「老公,我要你,进来,进来!」

  老婆欲罢不能,急需肉棒去缓解她舒爽的痛苦。男人也急不可耐地将肉棒捅了进去,真的是用捅的,一捅到底。突如其来的猛烈快感,让老婆大叫了一声。

「啊!」

  男人蹲坐着抽插我的老婆,右手的手指不停抚摸着我老婆的阴蒂。老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哦,老公今天好棒。老公今天好大。」

  男人露出了只能在床上才出现的坏笑。「真骚。很久没干过水这么多的女人了。」

  我看着男人的肉棒不停地在只有我干过的穴里面进进出出,老婆居然流出了白浆。

  老婆肯让我干她时,我才发现她是处女。在如今的社会,是多么难人可贵。

现在,老婆终於尝到了第二根肉棒。虽然,她以为这根肉棒是我。

  而我,在老婆的浪叫声中,硬得愈发难受。我握住了我的肉棒,手慢慢撸动。

  男人趴到了我老婆身上,用舌头撬开了我老婆的嘴唇,他们放浪地舌吻。老婆突然睁开了眼睛,她愣了一下。男人发现老婆瞪大双眼看着他,便停止了舌吻,肉棒也不再抽动。

  男人说:「如果你不想,就算了。」

  说罢,男人就想拔出肉棒,老婆却突然摇头。

  什么?!我难以置信。难道老婆因为我的死,开始变得放纵自己吗?尽管刚才他们已经干了一炮,但那时我老婆喝醉了。而现在是为什么?

  话说回来,死亡已经把我跟老婆分开了,她现在有权利选择任何生活方式。

  老婆主动把嘴凑了过去,跟男人舌头交织。老婆一边吻着,一边坐了起来。

看到老婆如此主动,我充血的肉棒上的青筋似乎都要拉伸得断裂,我活着的时候,从未感受到如此的兴奋度。

  老婆将男人推倒,她坐在肉棒上,扭动着自己的臀和腰,抓住男人的两只手往自己两只乳房上摁。男人意会,面对老婆释放的野性,他也没有了任何温柔,似乎要抓爆老婆的乳房。老婆的快感从乳房流向大脑,大脑受到指令,使得老婆加快了下半身的扭动。

  「啊啊,哦!啊啊!哦-—」

  老婆肆意呻吟。看着全情投入的老婆,我握住肉棒的手也加快了速度。

  老婆都舍不得让肉棒离开她骚穴片刻,她坐在上面转了180°,背对着男人。老婆蹲着,屁股一上一下,似乎要把男人的肉棒压断才甘休。男人已经完全受不了。

  「你好厉害,你老公生前一定被你榨干。」男人气喘吁吁地说。

  老婆没有回答,沉浸在对肉棒的攻势中。

  「啊啊……哦……啊……」

  男人突然坐了起来,将我老婆推趴在床,翘着高高的屁股。他双手抓着我老婆的要,以后面只深不浅大力抽插。

  老婆一只手狠狠地抓着自己的乳房,都被她自己抓得青肿。

  「啊啊,好深,用力。太狠了。」老婆叫着。

  「你老公生前厉害吗?」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

  「厉……厉害。」

  我有些欣慰。

  「但是你更厉害。」老婆接着说道,我哭笑不得。可我也沉浸在现在的快感中,也没太在意。

  男人发起了最后的冲刺,居然直接射到了里面,直到把所有精液全部灌入我老婆的骚穴,才瘫软地拔了出来,直接倒头就睡。

  我老婆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还处於快感的余波中,她趴到男人身上,主动索吻。而我,也看着自己射了一地的精液,爽得无以言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