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鬼》(01-04)【作者:jimmyk】

四、酒店里的呻吟

老婆与客户的接洽很顺利。其实这次出差,无非是走一个过场,他们讨论的事情,电话里都不需要十分钟,就能商讨完毕,还能得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但由於是老客户,公司也就让老婆带人跟他们叙叙旧。

看着一桌人敬酒碰杯,喧闹异常。我最烦的就是这种场合。期间对方几次劝我老婆喝酒,我每每想要把他们的酒打翻,可总是不痛不痒地穿过他们的酒杯。

幸好我老婆酒量好,我不太担心酒后失身这种事情。但是心情影响酒量,悲伤的人容易醉,再者,现在喝酒,对老婆来说太伤身。

贾志明倒是越喝越欢,尤其是其中一名客户女代表,好像是叫什么颖,姑且叫她小颖。二人你来我往,一杯又一杯。

老婆从意识清醒,喝到意识模糊,最后完全瘫软在陈牧的怀里,直到酒席散去。贾志明喝得面红耳赤,可也清醒,跟着陈牧两人搀扶着我老婆朝酒店客梯走去。我一路跟随,真想抽贾志明一巴掌。

想必贾志明这时一定在暗爽吧,时不时假借扶正我老婆,手趁机从我老婆胸前拂过。如果老婆此时没有穿内衣,老婆的乳头估计早就被贾志明似有若无的抚摸给摸硬了。

到底怎样我才能跟现实中接触?不然以后老婆遇到麻烦,我也只能干着急,什么也做不了。

来到了酒店12楼走道上,我突然想起一部很老的电影。《人鬼情未了》。

记得男主变成鬼后,找到了另外一个鬼帮忙,从而才有了跟现实中物体接触的能力。

「会不会现在的鬼界,也有这样一个鬼可以帮我?」当回抽回思绪时,却发现走道一个人也没有。

我急忙穿墙进入房间。

我靠,床上一个男人背对着我舔着女人的骚穴,而女人的嘴巴里,含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棒。

我老婆居然3p?!我怒发冲冠,飘到他们面前才发现,不是我老婆,那两个男人也不认识。

原来,慌乱之中,我进错房间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意识地道歉,都忘记了他们根本看不见我。

我朝外面飘去。

3p?只是会出现在电脑里,现实中我都不敢想。虽然偶尔也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但总觉得对不起老婆,也就不再多想。

老婆的房间号是几来着?我尽力回想老婆预订酒店时的房号。1209?

我循着房号挨着找,终於找到了1209。我正想穿门而入时,从里面传出了清晰的呻吟。

一定是贾志明趁我老婆醉酒,在干我老婆!我心中愤慨。可转念一想,会不会又是自己找错房间了?再说,有陈牧在,贾志明怎么敢堂而皇之造次。

虽然这么想,但还是有点不安。我穿过墙壁。一个男人的背影,是贾志明。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该死,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贾志明背对着我,以后入式干着我老婆,随着啪啪啪的声音,老婆有规律地呻吟。

「舒服不服?」贾志明用力顶进去。

「嗯,嗯!」老婆用呻吟很好地回答了他。「快点,再快一点。」老婆说道。

这不是老婆的声音!

我疑惑地飘到他们面前。

又是一场虚惊!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劲地自己吓自己。

男人的确是贾志明,而他正后入的女人,却不是我老婆。也不是陈牧,而是酒桌上跟她喝的最尽性的小颖。

「哦,哦……」小颖迎合着贾志明的抽插,醉眼迷离,看得我都有了些许反应。

贾志明拔了出来,小颖快速地平躺好,将双腿张得很开。

「快,快点,我还要。」小颖迫不及待。

我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贾志明的尺寸。虽然心中不服,但确实比正常男人大,还长个三到五厘米。难怪小颖急不可耐。

「你男朋友干你爽,还是我干的爽?」

「别磨磨唧唧,快点。」

贾志明露出坏笑,提枪插入,小颖满足地低吟一声。

「你真能干。」小颖娇喘着说,「你是不是也很想干你的同事,那个叫小彦的?」

听到这,贾志明加大了力度。

「啊——」小颖浪叫。

「还是女人看得透男人,这也被你发现了。」贾志明抽插着说道。

「眼馋吧,干不到……的……哦……滋味不好受吧。」

「我把你当小彦操,好不好?」贾志明猛地加快速度。

「好……好……啊——哦……」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似乎真把小颖错看成我的老婆。我努力克制自己,心中却又升腾出隐隐的酸楚,还有快感。

不过,如果此时贾志明身下的是我老婆,老婆会不会跟小颖一样,被征服得服服帖帖。

我这才想起来,我是来找老婆的。既然老婆不在1209,那应该就安全地跟陈牧睡在隔壁的1211号房了,我就像吃了个定心丸,顿时松了口气。

「这是个性开放的时代,也是个绿帽接力的时代。不是你绿,就是他绿。」我有些感慨。好在生前,我头上没绿。

我无暇欣赏面前的活春宫,飘向墙壁,正准备穿去隔壁时,突然传来一阵似有若无的呻吟,虽然短促,却无比熟悉。

我看了看小颖,并不是她发出的。

「嗯,哦——」又是熟悉的呻吟,正是从我面前墙壁另一侧传过来的。

「搞什么啊今天?!」我实在不解,如果隔壁真的是老婆的房间,那老婆就应该和陈牧在一起,就不会有女人的呻吟。

「难道陈牧也喝多了?」我转头看向小颖,如果小颖没走,那酒桌上还有一个男客户。难道他趁虚而入?

我风也似的穿透墙壁,看到床上两人的那一刻,我愣住了。

醉酒的老婆在下意识地呻吟,而一个人正舔着我老婆的乳头,那人不是别人,而是我原以为最放心的——陈牧。

WTF?

脑海一团浆糊,心中万马奔腾。

「陈牧……是个女同?」我这鬼做的,整个三观崩塌。不仅天下男人要干我老婆,现在连女人也要干我老婆。

陈牧一边吸吮着老婆的乳头,一只手温柔地抠入老婆的骚穴,没一会儿,老婆身体就本能反应,迎合着陈牧的手。

回想起我跟老婆做爱的时候,手指抠入,老婆的身体也没有这样的反应。果然,还是女人了解女人的身体。

陈牧站了起来,缓缓坐到了我老婆的嘴上,用老婆的嘴和鼻子抵住她的阴唇,来回摩擦,陈牧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揉捏自己的乳房,闭着眼睛沉醉着。

「哦……哦……小彦。」陈牧低吟着。

看着如此淫荡的陈牧,我居然有了抽插陈牧的冲动。我低头看着我下体顶起的帐篷,吞咽着口水。我缓缓走了过去,虽然知道无法揉捏陈牧的乳房,我依旧伸出手假装自己在揉着她的乳房,我幻想着她的手感。

突然,一条短信的铃声响起,惊得心虚的我抽回了手。虽然已经成了鬼,却还是不敢拈花惹草。我朝床头柜的手机看去,是老婆的手机,手机萤幕亮着,显示着资讯。我下意识过去查看。

「我没想杀他,都是意外。」

我心下一惊,萤幕正好黑了,没看到是谁发来的资讯。

我没杀他,都是意外?难道……发资讯的人就是杀我的人?而且,跟我老婆有关!

我疑惑地看着陈牧身下的老婆,今天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反倒使我脑子一片空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