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把持的娇躯》(01-03)【作者:素人渔夫】

第二章

  两天前。

  李雪媚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陪丈夫来参加这种活动了。

  后天就是好友的单身party ,地点就是她经营的酒吧,手头上还有一大堆准备工作要做,可丈夫今天却是像打了鸡血,要求她今天非来不可,说什么瘾上来了就压不下去。

  李雪媚这老公,一表人才,斯斯文文,在单位也是兢兢业业的老好人,对李雪媚也是百依百顺,好得没话说。可老话说得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美满的夫妻生活的表象之下,李雪媚也有她的难言之隐。

  这难言之隐就是她的老公有个无法戒掉的怪癖,每隔一段时间,就非要来参加一次这样的活动,如果不来,整个人就像吸毒瘾发作似的,失魂失魄,疯疯癫癫的。

  原本李雪媚也是无法忍受这一嗜好,说什么也不肯答应来参加这种……下贱的活动,可实在经不住老公的哀求,加上她老公平日里对她也没话说,才勉为其难的答应陪他参加一次。

  可就那一次,半晚上的的疯狂,让李雪媚的老公食之甘饴,爽透骨髓,每隔几周,若是不来参加一次,症状就更加恐怖。

  当然,那一晚,李雪媚也不是完全没有得到快乐。

  就这样,半推半就,李雪媚也渐渐不再抗拒这种活动,反正大家谁也不认识谁,各自相安无事。

  虽然今天不是很情愿来,但良好礼仪与素质还是让李雪媚精心打扮了一番,乌黑的长发在脑后盘起,毛领短大衣和一条普通的过膝长裙,配上质地优良的丝袜与高跟皮鞋,让她看起来十分得体,再配上淡淡的妆容,立刻显现出成熟、动人的味道。

  当李雪媚和老公走入酒店的大堂餐厅时,富丽堂皇的气氛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二人家境还不错,但第一次来到这么奢侈的场所,还是略微有些拘谨。

  报出预先通知的台号,一位美丽的迎宾小姐立刻微笑的为二人引路,大红色的高开叉旗袍难免为让男人的目光聚焦在那分叉处若隐若现的肉色丝袜的蕾丝花边。

  真是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路上有些堵。迎宾小姐将二人领至座位上后,李雪媚的老公赶紧迎上前,对眼前起身迎接的男人说道。

  没关系,我也刚来一会,您二位请坐吧。这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微笑着,待二人入座后,自己方才坐下。

  点完菜,打发走服务员后,李雪媚的老公四处一望,压低声音向男人问道,

  您,您夫人没来?

  男人的眼神自从二人靠近后,就没有从李雪媚的身上移开,反复在她身上的四处游走,几个关键部位还重点照顾。男人的眼神火辣辣的,像是可以看穿遮掩似的,让李雪媚有些不自在,可又不敢回应,躲开了男人的眼神。

  哦,真是不好意思,您太太实在太美了,一时让我走神了,对不起。您说我太太啊,哎呀,这也是我想给您抱歉的地方,我太太今天临时身体不舒服,没法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了,只能下次再带她来了。

  这样啊,李雪媚的老公没注意李雪媚仿佛松了一口气,自己的内心却因为男人的一番话有些失望,那真是不凑巧了啊,我们第一次聚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看来我是没那么好运能一睹您太太的芳容了。

  不要紧嘛,虽然今天她不能来,但既然二位已经来了,我也不能让二位白来一趟,今天这顿饭我做东,请二位赏脸吃完这顿饭再说。

  李雪媚与丈夫对视一眼,既然来都来了,饭总得吃吧。

  这顿饭,吃的真是不可谓不辛苦。

  男人的目光始终没有从李雪媚的身上移走,弯曲的嘴角显示他不仅仅是欣赏的心态,更像,像是一种目光的强奸,无论李雪媚愿不愿意,男人仅仅是用眼神就将她的身上各处敏感都部分光顾一遍,尤其是她丰满的上围,更是被无数次在意淫中揉捏,淫辱。

  李雪媚虽然在男人的视奸下感到不舒服,但这也是对她自身魅力的一种认可,以她现在的年纪,虽然比不上四周服务员的青春活力,可那种成熟的味道也是这些小姑娘没无法比拟的。就算是和她们比一比上围的尺寸、挺翘,她相信也不会有人能超过她。复杂的心情让李雪媚无法安心进餐,草草吃了几口,就停了下去,准备等老公吃完就赶紧离开这里,即便是可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可如此火辣强硬的目光,还是让她无所适从。

  李雪媚的老公心中十分郁闷,原本打算今晚可以好好解解渴,可却阴差阳错的发生这种事情,这让他再去哪里解决心中的那团苦闷呢。因而,他也是吃了没几口就无心进餐了。

  今晚谢谢您的招待了,我先去下洗手间,雪媚你先坐坐,等我回来我们就走吧。李雪媚的老公起身,对男人点点头,又对李雪媚交代了一句。

  老公,你……让李雪媚单独和这个陌生的男人相处,她还真有些心慌。

  而男人只是微笑的玩弄着杯中的红酒,一脸玩味。

  ……

  十分钟后,

  当李雪媚的老公回到座位上时,原本应该在的二个人却都不见了。

  刚刚在小解时,因为心中有事,一时不慎,滴在裤子上了几滴,由于是浅色的裤子,看上去格外的打眼,他怕被人发现笑话,因而一直在厕所擦拭,等痕迹干的差不多才敢出来。没想到,等他回来时,却碰到这种局面。

  桌子上,一张纸条上写着:来2202房间找我们。

  ……

  夜已经深了,此刻,在城市的另一端。

  两鬓间有着几丝白发的男人放下书本,取下眼镜,看了看时间,起身准备换睡衣。褪下的高档西装的领子内侧端端正正的绣着三个字:曾丰饶。

  他不慌不忙的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得精光,露出一身精壮的躯体,结实的身体即便是年轻的小伙子看见也会汗颜,虽然他的动作缓慢,但充满肌肉感的肉体却给人充满力量的感觉。

  睡衣整齐的放在床边的一角,却没有穿上的迹象,他又坐回沙发上,拿起书本,没一会却又放下看了看表。

  最终,他仿佛像是下了什么决定,轻轻叹了一口气,起身在抽屉里取出一支装有粉红色液体的小瓶握在手里,慢慢的打开了房门。

  诺大的家中,此刻静悄悄的,只有偶尔出现的男人鼾声。

  只见他赤裸的走向走廊的另一头的一个房间,缓缓的扭动了门把,走了进去,随即又关上了门。

  家里又暂时恢复了宁静,象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没一会,刚刚关上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却打破了宁静,那是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和一个压抑的女人声音。

  别,你别这样,他还没睡沉……

  哼,桌子上不是你喂他吃剩下的安眠药吗,这么久了怎么会没睡沉,我看,你是反悔了吧?

  你别在这,这样万一他醒了,我就完了……

  怕什么,吃了这种剂量安眠药的人可没那么容易醒,可是你自己提出晚上到我房间来服侍我为条件,白天我才没射进去,只是射在你脸上的,怎么,你现在想反悔了?

  求你了,我,我们现在就去你房间,别,别在这里……

  哼哼,现在后悔了?晚了。看看这是什么,这就是今晚给你的惩罚,嘿嘿……

  啊?别,别……不要,不要啊……咕……噜……

  虽然不会迷失心智,但对于你这种有着敏感肉体的女人却是有着致命杀伤力的武器,今天那个骚货勾起我一肚子火,就暂且便宜了你吧,等她过了门,哼……

  爸……求求你,别在这,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个时候,你应该喊我什么?在你嫁进曾家的婚礼那天,你在厕所被我弄泄身时,我和你说了什么?虽然对外人来说,你只是我曾丰饶的儿媳,但是,你要记清楚,你是我的女人!

  万一我老公醒了,我就真没脸再活下去了,我不想对不起他……

  别再想他这个窝囊废了,今晚,我就要在这张床上,让你好好体会下被男人征服的感觉,现在,我就是你老公……

  噗……

  啊……

  噢……真他妈紧……今晚,我一定要干死你……

  女人压抑的呻吟穿透门缝,回荡在空旷的客厅……

  ……

  未群的脸上一阵白,脑子里乱成一团,麻烦事真是一件接着一件。

  好不容易才向服务生问道电梯的位置,大酒店不愧是大酒店,简单的一个大堂餐厅就布置的像迷宫一样,如果不是问了服务生,还真不知道要几时才能找到电梯的入口。

  妻子在酒店的房间里干什么呢?她们孤男寡女,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不会的,不会的,每次让妻子去参加那种活动都不愿意,又怎么会背着自己一个人和其他人……

  未群越想越乱,烦躁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好一会,他才反映过来,他进了电梯还没按要到达的楼层,赶紧按下22楼。

哎,今天是怎么了。

  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电梯到达了22楼。

  2202房间在走廊的尽头。

  咚,咚。

  站在房间门口,未群听到了房间里女人放肆的叫声,他心中一扯,眼前的景象开始发黑,又紧敲了几下。

  咚,咚,咚,咚。

  没反应,他又使劲拍起了门……

  过了好一会,房间内的声音终于停止了,随着一阵不耐烦的步伐声,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出现的居然是个陌生老人的面孔,两人互相打量了一翻。

  干什么?坏老子好事?

  对,对不起,请问李雪媚在吗?

  滚他妈蛋,这没这人!

  啪,房门又被关上了,留下一脸郁闷的未群。

  房间里传出来一阵对话,

  沈总,谁啊?

  不认识,找什么鬼李雪媚的,我还以为是你老公找来了呢。

  嘻嘻,你个死人,干了人家老婆还怕人家老公来找你啊,放心吧,我跟他说我今天要和上司……加班到很晚……

  妈的,真看不出来,你在床上这么浪,这个位置铁定归你了……

  女人的叫喊声再次此起彼伏起来。

  未群真的又郁闷又纳闷,望着手中的纸条,没错,是2202房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拨通了妻子的手机。

  好一会,居然是一个男人的接听了电话,

  喂?

  喂?是您啊,请问,你是和雪媚在一起吗?

  是啊,我是和她在一起,她现在不,不太方便,你要过来吗?

  啊是的,我看到纸条了,我到了2202啊,可是没看到你们啊。

  哦,你是不是走错了,我们在B 栋2202,你是不是走到A 栋2202去了?

  啊?还有A 和B 之分?B 栋2202怎么走呢?

  你,你问问服务生吧,我先挂了,一会见……贱人,屁股再翘高一点……嘟……嘟……嘟……

  未群愣住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那,那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电话里还有隐隐约约铃铛的声音?该不会是听错了吧?

  未群心中更加慌乱,手忙脚乱的坐电梯下到大堂,又慌慌张张绕了一大圈找到了所谓的B 栋2202,这已经离他去上厕所过去了半个多钟头了。

  脑子里尽是一根粗长的硬物在雪媚雪白高翘的屁股间进出的景象。

  喘着粗气,再次敲开房门。

  男人身着睡衣,拿着酒杯,微笑的看着他。

  看着男人的衣着,未群不祥的感觉更加深了,

  雪,雪媚呢?

  哦,她在卧室呢……

  未群跌跌撞撞的冲进卧室,为了给自己一个缓冲的空间,内心已经假象好了将会看到的场面————雪白的肉体横陈的床上,高耸的玉峰上留满牙印,股间流出阵阵黏稠的汁液。

  打开门,他却愣住了。

  虽然有些凌乱,但衣着还算完整的雪媚坐在床边,望着电视发呆,看到未群来了,李雪媚忽然一阵没由来的慌乱,潦草的掩盖下去后,她迎了上来,

  老公,我想回家,我们现在回家吧。

  哦,哦,那走吧……今天就感谢您招待了,我们先回去了,下次我们再会。

未群临走前还与男人客气了一句。

  仓促之间,二人就这样与男人分手了。

  直到回到家中,雪媚都一声不吭,径直走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澡了,哪怕是再迟钝,未群也发现了妻子的长裙下的丝袜不见了,和那对有些红肿的双眼。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男人走进卧室,捡起了一条用过的丢在床角的安全套,扔进垃圾桶内,随后,一把掀开乱铺在床上的被子,找到了一对精致的乳铃,乳铃上还残留着不少液体,这对乳铃花了男人不少金钱,它能像橡皮筋一样箍住女人胸前敏感的红豆,并能随着身体的摆动,让涂有药物的橡胶小毛刷摩擦着充血的顶端,能带给女人类似射精时被抑制的感觉,当焦虑感积累到一定程度,会激发出女人平日里看不出的一面。

  男人将乳铃放入皮包,身后忽然多了一个赤裸的女人,女人刚刚洗完澡,正擦拭着头发,也没穿任何浴巾,就将丰满的肉体贴上了男人的后背,并递给男人一捆黑色的麻绳。

  你好坏,把奴捆成那样,还带其他女人来……奴快被你弄死了……

  嘿,刺激吗?刚刚你表现不错,让我很满意,要不了多久,哼,哼……

  女人顺从的跪下去,含住那坚挺的硬物……

  好了,今天你伺候的很好了,你回家吧。

  男人退出那湿润的空间,穿好衣服,将麻绳放入皮包,离开了房间。

  女人等男人走后,才慢慢吹干头发,穿戴整齐,戴上了眼镜……

  走廊上,服务员看清走出房间的人后,赶紧闪到一侧,微微弯腰,

  曾小姐好!

  ……

  柔软的床垫,此刻正在剧烈起伏的晃动着。

  昏黄的床头灯下,紫色的大床上,

  一侧,恬静的脸庞正在沉睡着,即便是剧烈的晃动也没有打扰到他的清梦。

  另一侧,紧皱的双眉几乎拧到了一起,盈眶的泪水不断从两侧滴下来,浸湿了枕头,用右手紧紧捂住自己嘴巴的女人用哀求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上方,也不时会紧张的观察旁边睡着的老公。

  急促的呼吸还能勉强抑制,但那从下体贯穿而上引发的气流却无法控制的撞击着女人的声带,被迫发出压抑的呻吟,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是异常的淫靡,这是男人最好的春药,会让任何男人无法抗拒的坚硬起来。

  女人的左手不断推搡着反复靠近的结实躯体,但似乎没有什么作用。

  压在女人身上的男人,此刻正在兴奋的劲头上。

  是啊,作为一个男人还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事情吗?

  年轻美丽的儿媳在她的老公,自己的儿子身旁,向自己毫无保留的奉献着自己美妙性感的肉体,在自己的大力征伐之下,婉转娇蹄,欲拒还迎。

  当视线往上看,女人美丽动人的脸上还留着淡淡的妆容,披散的乌黑长发四处晃动,哀屈的眼泪带来雄性的征服感。当视线下移,女人胸前的高耸随着抽插引发阵阵乳浪,尖端的两粒红豆残留着男人的口水,在灯光的折射下,晶莹剔透。

当视线再往下移,两条美腿被弯在身前,承受着大力的冲击之下,前后晃动,秀气的双足,时而紧绷,时而上弯,直接暴露出女人肉体的真实需求。更不用提低下头就能看到的,被没有戴着任何安全套的坚硬反复抽送而带出的嫩肉,真是越看越硬,越硬越看。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在药物的作用下,理智的内心与欲望的肉体落差越来越大,女人感到屈辱,也感到愉悦。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纠缠在一起,让她产生逃避的心理,随之而来的就是……放纵。

  忽然,床上睡熟的男人此刻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