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把持的娇躯》(01-03)【作者:素人渔夫】

第三章

  女人完全吓呆了,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在老公身边与老公的父亲苟合,她完全可以想象出老公发现此刻的自己后会是什么结局。

  时光仿佛停顿,女人忘记了呻吟,但湿滑的腔道此刻却变得更加紧致。

……

  身上的男人丝毫没有停顿的迹象,依然凶狠的抽送着。

  你这样的表情真是让我很为难……

  放,放过我吧,你,你,他……

  怎么还说这样的话,看看,你的肉体分明在告诉我,你此刻很享背德的刺激呢……没事,他这个家伙晚上有时会这样的,别管他,我们继续……

  这,这只是药物的关系……停,停下来吧……女人的眼睛慌张的望着起身的老公。她老公一句话没说,又躺了下去,从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眼睛。

  啧,啧,还在嘴硬……你看,我说吧?只要喝了安眠药,他晚上就会这样的。

说话时,居高临下的男人忽然注意到女人的一些细微动作。

  咦?莫非你在忍耐高潮……看来你还不知道,你越是忍耐,越会遭到高潮的反噬……而当你忍无可忍,被快感强行推到那极致的顶端时,嘿嘿,我可不会担保你会不会吵醒你身边的家伙。

  不一会,

  不,不,不要,啊……

  在刚刚的意外情况刺激下,坚守的最后防线轰然坍塌,潮水决堤而出……

  噢……好紧,好烫,爽,爽死了。

  滚烫的精水喷涌而出,冲刷着男人坚硬的顶端,如此充血敏感的部位突然被这么一烫,男人浑身不禁一抖。

  多么美妙的感觉啊,男人心中充满无尽的快乐与成就感,他早已经过了单纯追求肉体的年纪,享受征服不同的女人所带来的成就感才是他欢乐的源泉。

  虽然只是普通的体位,也未使用任何器具,但胯下的女人还是被他利用环境的刺激送上的高潮,药物?那只是普通的糖水而已,对于这样的女人,那只是一块可怜的遮羞布而已。

  女人动人的肉体还在抽搐,胯下也不断传来女人腔道内的阵阵紧握。

  这么快就泄了哦,嘿嘿,我们换个地方吧,高潮过的女人的身体会变得更加敏感哦。说完,男人抱起赤裸的女人,一步一步走向客体的沙发,那邪恶的坚硬依然停留在女人的腔道内,因为体位的原因,子宫时有时无的会被顶触到,几个来回下来,子宫口因为生理的原因慢慢打开,仿佛已经准备好完成神圣的后代传承。

  走往沙发的道路,让女人体会到欲仙欲死的感觉,特殊的体位让她的精神几乎也撕裂了,不仅要忍耐着不发出过分的声音,还要忍受着快感对理智的冲击。

  既然已经逃避了,那就继续逃避下去吧……女人无奈的想道。

  四散飞舞的发梢诉说着薄发的情欲,紧绷的足尖在空中划着优美的曲线,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尽根而没,那里是任何男人都未曾触达的地方,第一次,献给伦理不容的邪恶。子宫内喷出的汁水越来越多,女人似乎知道,自己离彻底堕落已经越来越近了。

  二人走过的地方,留下了滴滴水渍。

  终于抵达了沙发上,依然是这样的体位,但女人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开始扭动腰肢。

  随着时间的推移,临界点越来越近。

  女人的呻吟此刻已经难以忍耐,鲜艳的红唇似乎快要被咬破了。男人看得一阵心疼,随手拿起一块布料,塞住了女人的口,牙齿有了可以咬住的东西,身体也不那么吃力,只是那从鼻腔里传出的呻吟,却变得更加诱人。

  踏,踏。

  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随后就是钥匙的晃动声。

  糟糕,不好,该不会是……男人心中一紧,就算想躲,此刻也来不及了。

  完,完了,被发现了,我无法再做人了,我的辛苦经营的一切,都没了……当家门被打开的一刹那,女人眼前一黑,昏死过去,就在她失去意识前的一刻,脑海里残留着如此信息。

  ……

  夜色朦胧。

  就在不远处的一家酒吧里,杨曼正一个人无聊的在吧台喝着酒,

  这个死婆娘,后天就是party 的时间了,现在跑哪里去了,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杨曼嘀咕着。

  说完,她放下酒杯,拿出电话,又拨了一个号码,

  老姐,你在干嘛啊?

  你个臭丫头今天想起我了?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麻烦事啊?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啧,啧,小妹好心给您老人家请个安,你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哼,哼……

  你还君子呢,君你个大鬼头……哎唷……

  怎么了姐?杨曼听到姐姐一阵轻呼,慌忙问道。

  没事,小鬼头调皮,又踢了我一脚。

  啊哈,姐姐肯定能给我生个大胖侄子,哎,上次给你拿的药管用吗?要不要再从医院给你拿点?

  不用不用,已经完全好了。再过几天我又要去复诊,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啊。

  那老姐你好好休息吧,我没什么事,就是无聊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问问,你现在身体不方便,让姐夫多陪陪你吧,有空我也去看看你,就这样啊,拜拜。

  姐妹之间倒没什么客气话,收线后,却仍能感到对方的情谊仍然回荡在心间。

  看了看时间,杨曼估计今天李雪媚是不会来酒吧了,一口喝完酒杯中剩余的酒,准备离去。

  兄弟,帮我给这位小姐再来一杯同样的酒,算我的。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士坐在了杨曼的身边,银白色的袖扣在吧台的灯光折射下,亮晶晶的。来这里的人倒是很少穿成这样的。

  不用了!杨曼冲酒保招招手,又冲西装点点头,右手拍了拍西装的左肩。我正准备走了,谢谢你了。

  小姐很酷哦,能否交个朋友?随即,西装的右手食指与中指递上了一张粉色的名片。男人用粉色的名片,却是很少见。

  能有你这样的帅哥来搭讪,姐姐我真高兴,但可惜……杨曼坏坏一笑,弟弟这小脸太白了点啊。

  嗯?西装心里一愣,她这是说我小白脸吗?……但他脸上依然是迷人的微笑:

  小姐,我是不是小白脸,也得仔细交往交往才能知道啊,有机会打给我。西装将名片插入杨曼挎包的外侧口袋里。

  夜风阵阵吹在杨曼脸上,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了,在几个好友里,她论脸蛋不如沈诗宜好看,论身材又比李雪媚略逊一筹,而今天却还能吸引到年轻小伙子的欣赏,说心里不开心那是假话。

  青春短暂,美好年华转眼即逝。眼看身边的好友一个一个都不如婚姻的殿堂了,而自己却还在和那谈了十年的男友继续着爱情长跑,虽然已经同居几年了,可他依然没有求婚的打算,唉……

  昏暗的路灯照射下来,曼妙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角。

  ……

  贝黎鸿抽着烟,望着眼前的三人,反复思量着坐在中间的俞太晟说的一番话,仔细的思考着各种对策。手机里传来妻子催促回家的短信,也没心思回,仍然默默坐着。

  一根烟徐徐燃完。

  你们两个的意思呢?贝黎鸿望着一直没说话的二人。

  左边那个首先发话,

  晟哥和我们仨儿都是一起进入公司的,已经快十年的兄弟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晟哥的老爹就是我爹,只要能治好他老人家的病,别说是用公司点钱,就是抢银行我也都愿意……我就恨自己帮不上忙,我脑子不好使,但鸿哥你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就是挖我的肉我也决不眨眼!杜明你怎么说?

  贝黎鸿拍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倒也算是不置可否,转头望向了杜明。

  右边的杜明缓缓直起了身子,微微前倾,看着贝黎鸿:鸿哥,汤孟说得对,现在晟哥有难,咱们坐兄弟的,绝不会袖手旁观……虽然这个窟窿有点大,但办法也不是完全没有。现在正好有个机会,我觉得咱们可以帮到晟哥,但是这代价就不小了……

  他环视一圈,等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后,才慢慢继续说道,

  先下手为强,只要咱们能让鸿哥坐上这个位置,到时候,咱们再瞒天过海,凭借职权想在年度核算时混过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不太容易吧?鸿哥比卓丽亭和秋孜薇都要矮半级,按说也是提她们两个中一个啊。汤孟不解的看着杜明,他知道杜明的好瓜子好使,一定会有下文。

  的确,惯例确实是如此,现在她们两人争的也很凶,上次听人说,上面比较看好卓丽亭,而下面人比较服气秋孜薇,上面对这事暂时还有些犹豫不决。但我认为这恰好是咱们的机会,趁她们两个争的你死我活,咱们到沈总面前好好活动下,只要沈总在这件事上点头了,咱们鸿哥就有戏了。

  嗯,沈总的话倒是管用,只是沈总这里……不太好说话啊。贝黎鸿望着杜明。

  这,别人不知道,鸿哥您还能不知道吗,沈总这嗜好您可是一清二楚啊。

  一句话,让贝黎鸿与俞太晟都一怔。俞太晟一把握住贝黎鸿的手,

  鸿哥,您,您别为难,嫂子她都好几个月了,小弟这条命贱。我就算坐牢啊,就算我爹就没人尽孝……鸿哥,我也不能委屈了嫂子……

  贝黎鸿拍了拍俞太晟的手,又点了一根烟,

  我知道,我知道……我想想,让我想想……

  四人又是一阵沉默。

  好一会,贝黎鸿抬起头,望着三人,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既然你们叫我一声大哥,这忙鸿哥今儿就帮了!

  贝黎鸿望着俞太晟那夺眶而出的眼泪,

  好了,既然是兄弟,就别提这个谢字,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们就等我消息吧。

  当贝黎鸿走出咖啡厅的包厢后,努力松开了眉头,堆起僵硬的笑容,赶紧拨通了电话,

  喂?老婆,我的事已经办完了,这就回来。小家伙今天还乖吧?怎么?又踢你了,这么调皮啊,你注意身体啊,我马上赶回来。

  贝黎鸿拦上一辆的士,不一会的士就溶入了稀稀拉拉的车流中。

  包厢内,此刻的三人竟然互相对望了几眼,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

  沈诗宜紧紧依偎在男人的怀里,两人看着肥皂剧,却一脸幸福。

  华,这么晚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还早呢,曾华看了一眼墙上的已经不早的时间,要不,今天我就不回去了,就在这陪你?

  曾华低下头,摩挲着沈诗宜的脸,索要着什么。

  嗯……

  当曾华的唇离开时,沈诗宜几乎快窒息了,这深深的长吻诉说着男人那浓烈的渴望。一年来,自从双方确立恋人关系,曾华没有有半点逾越,一直以来都非常尊重沈诗宜。虽然不止一次的有过彻底占有沈诗宜的冲动,但每次看到沈诗宜动人的大眼睛透出的哀求眼神,他又心软了。他深深的爱着沈诗宜,所以他不想让沈诗宜不开心,他舍不得看到沈诗宜那美丽的脸庞上出现难过的表情。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半年前沈诗宜将初吻献给他时,那青涩的吻技与一脸的娇羞。也许是等待的越久,美酒就会越香醇。沈诗宜虽然不是他第一个女人,但他相信她绝对是他最后一个女人。

  半年来,虽然只有接吻,但他真的很满足,特别是看着沈诗宜那不再青涩的吻技和仍然的一脸娇羞。

  诗宜,你真的好爱脸红,这么大人了还这么怕羞,难怪你长得这么漂亮却从未谈过恋爱。

  华……你老欺负我……

  这就叫欺负你啊,那大后天我们洞房的时候,你怎么办啊,到时候,看你还怎么逃,呵呵……

  华,女人第,第一次,会不会……很痛啊……

  别怕,我会疼爱你的……男人的唇又凑了上来了,当碰触到两瓣丰盈湿嫩的红唇时,曾华仍然难以抑制的心动。

  不行,华,你还是回去吧……我怕,我会忍不住。沈诗宜楚楚动人的眼神让曾华心醉。你知道,我想等到我们结婚那天,才,才将自己完整的给你……

  曾华在沈诗宜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宝贝儿,我听你的。虽然舍不得你,但也就最后三天了,三天后,你就完全是我的女人了。

  嗯……

  当曾华走后,沈诗宜叹了口气,缓缓走进卧室。

  不一会,一阵靡靡之音绕梁而起……

  沈诗宜的手上也不知道从何时多了一支粗长的紫色橡胶物件,没入胯间,嗡嗡而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