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秋月阿姨》(完)【作者:游人旧梦】

  我是富二代,高中休学,父母都已经去世了,留下许多房地产,不愁吃穿,我每天负责收收租金就好,轻松愉快的度过每一天。

  秋月阿姨足足大我十多岁,是我的长辈,离婚很久了,最近为了照顾我,才搬来我家跟我住,每天帮我煮三餐,及打扫家务,而我的女友则是在百货公司附设的餐厅上班,比我大一岁左右,家里是我与女友及秋月阿姨住在一起。

  我的女友算是娇娇女,不会洗衣、煮饭、作家事那种女生,因此秋月阿姨来了之后,我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天早上,看到我的女友只穿着内衣在家里走来走去,我裤档的鸡巴不禁跳了跳。

  她十八岁了,是上班族缘故身材还算不错,长长的睫毛,鼻梁挺直高耸,一双玉腿迷人之极,修长光滑,脚上套系着粉红色凉鞋,一六零的身高加上有着约三十二B小巧的乳房,属於小只马类型。

  由於我才刚起床,加上看到女友如此诱人的身材,所以很自然地我的小弟弟就已经高耸入天,将我的短裤撑成一个小帐棚。

  女友身上香喷喷的,似乎刚洗完澡,她看见我站在那里看着她,而且她似乎也注意到我的生理变化,但是她装成视若无睹地走过来问我吃过早餐了没有?然后就走过我的身边,轻轻地拍了下我的屁股,嘲笑我说:「你还好吧!早上起来升国旗吗?」

  秋月阿姨就站在餐桌旁边准备早餐,所以我猜秋月阿姨也有听到刚才女友说的话。

  「年轻人这么血气方刚阿?!……」秋月阿姨转头微笑着说。

  她果然听到了,我在用餐的时候,秋月阿姨也在旁边陪我们聊聊天,所以气氛很尴尬。

  由於V领黑色紧身上衣,秋月阿姨双手撑在桌上,所以她的手臂将那原本就已经相当丰满的胸部挤压得更加的夸张的大!

  跟女友比较起来,秋月阿姨身材不是很美,但也不算难看,很喜欢穿黑色紧身的衣服与裤子,有点类似瑜珈穿的弹性衣服裤子,臀部圆呼呼的,紧身弹性裤都陷入屁股沟里面去了,让人看的喷火,身材中等,胸部目测E罩杯,是我最爱的丰满大奶类型。

  我一边吃着早餐……一小块慕斯跟一杯柠檬红茶,一边偷偷欣赏着眼前性感的美景。

  秋月阿姨与我闲话家常,等到我吃完了之后,她将桌子收拾收拾,就到客厅来打扫一番。

  那时候我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由於工作时间快到了,女友就先匆匆出门去上班了。

  反正今天也没事,我随意开了一瓶红酒,秋月阿姨则是陪着我一起看电视,一边喝酒,酒越喝身体越热,话题也越火热。

  恰巧电视里正谈着现在年轻人的性关系泛滥,产生了很多年轻妈妈,秋月阿姨就问我说﹕「做爱有没有使用保险套?」

  而且这时候的她领口正面对着我,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胸前深深地乳沟,加上她这般突如其来尖锐的问题,我几乎招架不住。

  当我红着脸说谎回答说还没发生过关系的时候,她很不相信地说﹕「怎么可能没有?……」

  我费了一番口舌想要瞒混过去,她半信半疑地看着我,然后她说﹕「你真的没有性经验?……」我当然用力地点点头。

  可能红酒喝多了吧,话题也越来越开放,聊到一周自慰几次、有无看A片这种话题。

  再加上刚才又看了秋月阿姨深深的乳沟,口水直流,我的理智正被撼摇到崩塌的边缘,身体里的欲火熊熊燃烧着,像一只火鸟一样。

  不,不行了,我受不了了。

  「管他的!……」

  「我……」鼓足勇气说道:「秋月阿姨……我……很喜欢你,你……愿意教我如何做爱吗?」

  惨了!很后悔脱口而出这一句话,真的很想撞墙。

  秋月阿姨不发一语,但从眼神可看出她若有所思。

  沉默了大概有一世纪这么久吧,秋月阿姨才缓缓开口。

  「你真的想要我教你!?……」她讶异的眨了一下眼。

  「对阿!……阿姨……你有经验又那么漂亮……由你来教是最好的。……」我害羞地说。

  秋月阿姨惊讶半晌之后,她终於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轻声骂了句:「小鬼!

……」,抚摸着我臂上的肌肉。

  「来……我看看……」我愣愣地看着她,秋月阿姨靠过来坐好,伸出玉手,去摸我硬梆梆的胯间。

  「你长大了……」她在我耳边呼着细声说。

  「呜……」禁不起她的挑逗,我闷哼了一声。

  这时候秋月阿姨主动地她拉开我短裤的拉炼,玉手穿进去握着那又热又胀的东西,然后像是剥香蕉般地将我的大鸡巴从短裤里面拉了出来,拿到外面一跳一跳的耀武扬威。

  「好大啊!……」秋月阿姨笑眯眯地说,声音充满煽情与诱惑。

  我也不懂要回答什么,平时机灵的脑袋变得大傻瓜一个。

  当她看到我胯下那条粗长的鸡巴时,我看到她的眼中闪露出兴奋的眼光,然后秋月阿姨俯下头,她慢慢地把脸凑上来,用舌尖轻轻地舔弄着我的龟头,张开厚厚的嘴唇将他那圆菇般的龟头一口含进嘴里,还一边用手握着我的肉棒上下套弄…

  我嘴巴张得开开的,难以置信地张大眼睛,只在A片中看过这种乱伦剧情,没想到今天会活生生发生在自己身上。

  「啊……啊……呜……呜……好舒服……啊……啊……」我舒服呻吟着,呼吸加快许多。

  我的性经验不多,被秋月阿姨服侍得好舒服、好欢喜,忍不住地就开始呻吟起来,看着秋月阿姨这般主动地玩弄着我。

  「唔……唔……你好会弄……」我热气直冒,头脑空白,太刺激了。

  秋月阿姨的唇舌既温暖且潮湿,把我胀鼓鼓的龟头舐得又酸又爽。

  「天啊……」我倒抽一口气,眼神空洞,那里好麻好酸,我觉得鸡巴快要融化在秋月阿姨的嘴里了……

  我的生理和心理都反应出前所未有的极度激昂,秋月阿姨熟练地戏弄着我年轻热情的鸡巴,更用手上下套动它的根端,我所有的血液都集中到灼热的棍棒上,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出来前列腺液珠渗过尿管,被秋月阿姨吸食掉的情形,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

  虽然说我是被玩弄的对象,但是我却一点也不觉得难过,反而觉得相当地开心!

  原因可能是,我跟女友虽然也常常做爱,但是她却从来都不肯帮我口交的关系。

  虽然秋月阿姨的年纪比较大,但是她却是相当性感妩媚,而且她口交也算得上很有经验,所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得到的!

  秋月阿姨的舌头温柔缠绕,同时用黏腻的嘴唇拖舐着我的鸡巴根部。

  「啊!……」我没料到这么舒服,几乎抵挡不住地叫了出来。

  她每当她将大半截的鸡巴吞进小嘴儿里,龟头就被包裹在温暖中,紧迫有劲,酸甜无比,鸡巴上的所有细胞都万分舒服。

  她很有经验的控制吞吐鸡巴的节奏,忽轻忽重,时快时慢,让我几乎受不了这种攻势。

  「喔!……哼……哼……」我重重的吐出气息,闷哼喘气,脸上表情也扭曲成一团。

  在她熟练的舔弄以及手淫下,鸡巴开始有一种酸酸麻麻、温温暖暖的快感传出,我的腹部也开始快速起伏。

  秋月阿姨忽轻忽重地吃着鸡巴,我喘息也越来越快,腹部不断紧缩。

  「呼呼……呼呼呼……呼……」我的气息凌乱,每一次的吸气、吐气越来越沉重。

  「唔……唔……我快……啊……快了……啊……啊……啊……」我心里开始慌了,大腿开始颤抖,不妙!鸡巴不受控制的悸动,身上开始冒汗,千军万马快要抵挡不住了。

  我被秋月阿姨温柔疼爱得面临溃决的极限,鸡巴猛涨,青筋暴现,只要再多那么一点点刺激,必然就要上天堂。经验老到秋月阿姨查觉到,知道我快不行了,她可不愿浪费了好东西,就停止对我的吸吮,撑起身来。

  终於秋月阿姨抬起头来看着我,握着我的双手,淫媚地笑着说:「来……帮我揉揉这里!……」

  我的女友胸部很小,对我来说没吸引力,我从来没揉过女友的胸部,但是秋月阿姨的很大,很吸引我。

  秋月阿姨掀起衣服,脱掉内衣,她的胸部非常雄伟,跟女友的完全不一样,但是我完全不会揉女人的胸部啊,然后我就开始大力搓揉了起来。

  「痛!……」她连忙将我的手抓住,要我轻一点,并且责怪我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我只好告诉她我看A片里面那些女人好像都是愈用力她愈爽,所以我才会这样用力地捏下去!

  「要这样轻轻的……」秋月阿姨一边握着我的手示范着如何抚摸她的乳房,然后一边告诉我说其实女人的身体是非常敏感的,轻轻的抚弄所引起的快感会远比粗暴用力的方式要来得强烈!

  「喔!……我知道了……」我就像个乖学生一样,努力学习掌握技巧,秋月阿姨在我的爱抚之下,闭上双眼全心享受着……

  软绵绵、幼咪咪的乳房在面前,我张开十只手指,努力想要掌握,才发现没有办法全部握满,秋月阿姨的乳房可还真不小啊。

  我忽轻忽重地揉挤着她,长指偶尔调皮的轻弹乳尖,秋月阿姨害羞地「嗯……」了一声娇啼。

  「嗯……嗯……对……你学的很快嘛……就是这样……啊……好……好好……」秋月阿姨小嘴细细的吟着动人的声音。

  没想到她居然非常舒服,以至於很快地就开始发出了呻吟声。而她整个人躺在我的怀里,俩腿因为舒服而不断地伸展或者蜷曲,我一边挑逗她的乳房,然后另外一只手就沿着向她胯下的三角地带前进,以便探索那甜蜜温暖的地方。

  我先将她黑色紧身裤缓缓脱下,她张开双眼,向我抛了个媚眼,然后嘴巴噘了噘,又闭上双眼继续享受我的爱抚。我知道她已经默许我这样的行为,所以双手就继续在她身上巡梭游移。

  手掌感觉到她的肌肤是又嫩又滑,想来秋月阿姨平常相当注意保养工作。我的手移到她的胯下部位,手上的感触越累积越美好,裤子里的棒棒也越硬越直,我用掌心轻轻揉动那充满弹性的半边屁股,虎口张开,拇指试探性的移向沟中,慢慢地碰到了挤缩成束的三角裤,这内裤有点潮湿啊,再向下前进,就摸到一小块突出腴肥的丰富肥肉,我头脑一阵晕眩。

  「这……这个……好温暖……」

  我贪心的拈压着,轻轻蹭着,手指压进去又放开,不断重复,直到水水浸湿了一片痕迹。

  隔着白色三角裤去想像里面的风景,那里好像是桃花源,温和甜蜜,满富着无穷的诱惑力,一直在引导引导我继续作坏事。

  手指将她的内裤略为拨开,手指头就伸了进去。感觉到好像进到了一个又湿又热的洞穴里面,然后紧紧地将我的手指头包住,我慢慢地将两根手指伸进去,水份沿着手指丝丝地渗透出来了。

  然后秋月阿姨要我赶快抠弄,不要这样弄得她心痒难耐。

  我听到她这样说,连忙手指就慢慢擩动起来,弄得她直呼好爽,然后我想起片子里面女人都喜欢男人帮她们舔小穴,所以我就弯腰身子探过去,以69式就帮她舔弄了起来!秋月阿姨或许没有想到我会这样,所以起先她的身子一颤,但是我相信那种感觉一定很棒,所以她马上就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反而是将她的下体高高地撑起,并且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好让我可以继续地舔弄她的小穴!

  「啊……停……停一下……你在那里学来的……喔……喔………受不了了……不要……嗯……嗯……」她微喘着气,身子轻颤。

  秋月阿姨一边上下摆弄她的腰,一边大声的呻吟,显露出她是真的很愉悦!

  我像个小男孩一样,顽皮捣蛋伸出舌头拼命地乱舔,不断进击,而且从她的小穴里面不停地流出汁液,我一边舔弄一边探索。

  「哇……」我忍不住说:「水好多……」

  「你……你好坏!……」秋月阿姨嘟起嘴轻呼。

  「疑?……这里怎么有一个凸起来的肉点?……」我像是发现了甚么一样,用手指沾了些她穴里流出来的汁液,然后开始戳弄她毫无防备的G点!

  「等等……你……不要……那里不行……别这样……啊……啊……快疯了……啊……啊……啊……喔……嗯……嗯……嗯……」秋月阿姨身体弓起,心脏猛地一跳,双手抓着棉被淫叫着。

  虽然秋月阿姨口口声声要我别玩,可是她完全没有阻止我的意思,所以我当然是大玩特玩,这时候我只是想知道那些过去只能在A片看到的花招,如果真的用在熟女身上,她们会有怎样的反应,所以我的兴致勃勃啊!

  「啊……啊……啊……我快要来了……我要来了……喔……喔……啊……啊……」秋月阿姨几乎尖叫起来,惊声激昂、浑身颤动。

  就在一阵猛烈的抽搐之后,秋月阿姨整个人瘫在沙发上面,我看到她的小穴不断地流出汁液,我就把嘴凑上去舔食,虽然没什么好吃的,而且酸酸的,但是我还是伸出舌头把它舔个乾乾净净。

  当我舔完之后,我转头看着她,看到秋月阿姨两颊泛红,躺在沙发上嘴角含春,气喘呼呼地看着我。

  这个时候应该是我第一次让女生高潮吧!女友虽然很享受性爱也很满足却很从来没高潮过。

  我继续坐在旁边玩弄着她的大奶子,她完全任凭我予取予求就对了。

  「我不行了……你怎会这样厉害……光用嘴就让我高潮……」

  秋月阿姨的这番言语才让我想起我都还没有真的干她,这时候我的雄性物体早已立正站好,青筋暴涨。

  秋月阿姨看见我这样,就主动翘起屁股,趴在沙发上面,示意我可以进入了!

  我迫不及待地马上将我的鸡巴塞入她的肉穴里面,真正地嚐嚐美味肉味!她的肉穴紧紧地包住我的肉棒,夹得我好不舒服!而他则是哼啊哼的好像生了病那般的呻吟着,我两手扶好她的白嫩屁股,然后缓缓地抽送起来……

  「嗯……嗯……嗯……」

  「快动嘛……快动嘛……」秋月阿姨自己摇动屁股,缩紧腔肉,去增加磨擦的美感。

  或许我太温和了,所以当我抽送了百来下的时候,秋月阿姨也不过就是这样的哼啊哼的,完全不像我刚刚玩她的时候那般的狂野,我看得一点成就感也没有,劲腰开始疯狂加快速度,并且一边抽送还一边拍打着她的屁股,很快地,我就让她又开始娇吟起来。

  「哦……哦……舒服……哦……舒服……」秋月阿姨终於不顾羞耻喊出来。

  「要不要我当你男朋友?……」我边抽送边问。

  「要……呜……呜……呜……呜……」秋月阿姨语声微微,全身哆嗦。

  「要不要我当你老公?……」我加重力道,耸动着腰臀,一再的挺送、轻撤,再挺入、浅退……

  「啊……啊……死鬼……老公……啊……老公……美死老婆了……」秋月阿姨一脸明显的渴望,勾人心魂的娇啼声连连难止。

  秋月阿姨软了腰,上身低低趴下,只留下翘高的屁股让我双手抓扶着前后摇摆,她的头发随着猛烈摇摆而四散。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在我的猛烈抽送下,秋月阿姨很快地又达到了另外一次的高潮,而且这次她的反应更加激烈,整个人好像离开水的鱼,在沙发上不断抖动,而且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呈现剧烈的收缩蠕动,夹得我的火烫鸡巴好不爽快,所以我也就在她的穴里猛烈地发射出去!

  白色的精液混合着淫靡爱液流泄了秋月阿姨整个臀下……

  「阿姨舒服吗?……」

  「嗯……好舒服。……」秋月阿姨挑起秀眉,小嘴微开。

  这时候我们两个人都已经满身大汗了,我俩的爱液把那沙发都给浸湿了。

  休息一会之后,我就抱起秋月阿姨,准备到浴室里面去洗澡,而这时候秋月阿姨要我抱她到她卧室里面的浴室,那是我很少进去过的地方,当我进去之后,里面有一个足可容纳两人的大浴缸,而且还附有按摩设备。

  我们一开始先一起淋浴,为对方洗澎澎,我慢慢搓揉着秋月阿姨丰满的胸部,她蹲下身子帮我清洗蛋蛋之后,我的男性雄风又开始膨胀起来。

  「你好坏……这么快又想要了……」秋月阿姨揶揄的调侃。

  秋月阿姨躺在浴缸中,双腿张开,她搂着我的腰,玉手扶着我的鸡巴慢慢撑开温润的花唇,一寸、一寸地插进去。

  秋月阿姨还没调整好鸡巴的位置,没啥经验的我,开始没头没脑的前后抽插着。

  「唉……唉呀……等……等一下嘛……」

  我虽然经验不多,可是秋月阿姨已经很湿了,没多久就插得全根尽没,抵死在她的花心上。

  秋月阿姨美得翻起了白眼,「嗯……嗯……」的娇啼着,我的经验不足,只晓得追求快乐,土头土脑的就猛抽猛送起来,秋月阿姨没来由的遭到一顿猛插,插得她穴儿花朵朵开,唉声叹气,受用无穷,浪叫声一阵一阵。

  秋月阿姨紧窒的花壁又湿又暖,我干的痛快又舒服,鸡巴整个浸沉在湿热紧窄的柔嫩深处。

  「老公……呜……呜……插得好深哪……轻点……哦……弄得我……好麻……啊……老公……啊呀……啊呀……」秋月阿姨的体内不断收缩。淫水噗噗猛喷。

  「呜…… .」秋月阿姨张着一双无辜的大眼望着我,激动握住我的手,又圆又白屁股摇来摇去,似乎恳求着甚么。

  我微微退出,鸡巴陡地向前重重挺进,一退一挺、一退一挺,力道狂猛,每次后退时,花肉外翻,惹来秋月阿姨嘤嘤啼叫,内壁的花肉像是不甘心似的竟将我束绞得更紧。

  我也挺不下去了,鸡巴传来销魂的快感,猛的抖跳下,精关守不住啦,大量的浓精喷射出马眼,全射进在秋月阿姨暖呼呼花儿内,紧紧地抵住她的子宫,让散发后的舒畅弥漫全身细胞。

  「喔……好棒啊……老公……哦……射得很多……呼……好烫啊……」秋月阿姨浪眯了眼,娇音不自觉的多了几许柔媚,断断续续地说着。

  我喘气呼呼,俩人保持姿势不变,享受最后的甜蜜。

  秋月阿姨毕竟是过来人,扭了扭娇臀,喘着气笑骂着我说﹕「小鬼……你一定不是第一次做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