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之妈妈王可儿》(01-02)【作者:比】

  这已经是张晓勤这个月第十二次梦见那个女人了,刚一开始梦里的景象十分模糊,一片雾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

  随着做梦次数的增多,那层阻挡视线的浓雾好像被风吹走了似的,终于展示出后面的庐山面目。

  那是一条长长的街道,路上的行人川流不息,而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却是长袍大褂,剔着半个光头,留着长辫子,分明是影视剧里的清朝人打扮。

  张晓勤在梦里是清醒的,这很难解释清楚,相信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当你做梦的时候是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具体的内容却记不起来了。

  现在的张晓勤就是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游荡在他自己的梦里,说游荡也不准确,因为在梦里他并没有肉体存在,只是能看到四周。

  而他的行动也仿佛是不受控制的,像是被人牵扯的木偶控制着前进后退。

  「又是这里。」

  张晓勤被带到了小巷里一所民宅前,那家人的大门好几处都漏了缝,显得有些破旧。

  这连续的半个多月,张晓勤就像看TVB电视剧一样,看着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姑娘从两小无猜到结为夫妻,每一次进入梦境,梦里的时间跨度都非常大,而眼前的这所宅子正是他们小两口的新房。

  丈夫姓沈,身强体壮的,村里人都叫他大牛,以至于叫习惯了,他原来的真名都没人记得了,他自己也叫自己做沈大牛,是个老实的木匠工,跟现在的装修工人差不多,哪家要装修新房了就会找他。

  沈大牛的妻子叫做王青青,小时候就长的标致可人,长大后更是女大十八变,每回上街买菜都能引来那些登徒浪子的注意,到后来她干脆带上头纱出门,但尽管如此她那自带的体香还是让人轻易认出她来。

  「小娘子慢些走呀,我帮帮你吧。」

  此时张晓勤听到耳后传来一阵轻佻的声音,回头一看正是一个打扮的十分富贵的公子哥在追着一名少妇。

  那名少妇脸上蒙着面纱,手里拿着蔬果筐子疾步快走。

  张晓勤一眼就认出了那名少妇正是沈大牛的媳妇王青青,这样的场景他这两天来在梦里已经不知道见到多少次了。

  说着话的功夫,王青青已经来到了张晓勤的面前,她毫不犹豫地『穿』过了张晓勤的身体,迅速地打开家门,赶在那名公子哥追上来之前躲了进去。

  那名富家公子仍不罢休,连哄带骗在门口说了几句俏皮话,见屋子一点回应没有,又气恼地离开了。

  「这小子可真够笨的,有钱人玩女人还不容易,用点脑子随便就搞上了。」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竟真的跟张晓勤随口说的玩笑一样,那富公子姓朱,是镇上有名的大商人的独子,他借口家里要修葺房子,找了一个装修团队,特地嘱咐工头找了沈大牛来负责桌椅的施工整修。

  沈大牛还以为是上天眷顾,来了一笔大生意,谁知道到了施工的第三天,那朱少爷就叫嚷自己房间里的琥珀佛像玉佩丢失了,怀疑是他们这里的装修工人手脚不干净,仍凭工头如何解释他还是不信,坚持要对每个人搜身。

  无奈之下,所有工人站成一排等待搜身,当搜到沈大牛的时候,下人们竟从他的腰间搜出了那枚丢失的琥珀玉佩,当场人赃并获,任沈大牛如何解释,朱少爷都不听他,直接叫了官差把他抓进了牢房。

  丈夫入狱的消息由工头带给了妻子王青青,她一个妇道人家吓得六神无主,工头便指了个办法给她:「你可以去求求朱少爷,让他高抬贵手,饶了大牛这一次,我想大牛这次也是太糊涂才做错事。」

  工头走后,王青青思虑再三,为了丈夫的性命还是出发去了朱府,经过下人禀报被带了进去,来到朱少爷的房间,她坐立不安。

  等了好一会,朱少爷才姗姗来迟,等他一进门,王青青就跪下了,求着朱少爷放过沈大牛等等,说的声泪俱下。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个平日里对王青青抱有非分之想的朱少爷竟然正襟危坐起来,一脸的正气,对王青青没有丝毫的不规矩,听王青青说完犹豫一阵才答应了她的请求,让王青青回家去等大牛回来。

  王青青千恩万谢出了朱府,心里顿时对这个朱少爷改观,万分感激。

  只是王青青在家里等到了天黑还是没见沈大牛回来,官府不是她一个寻常妇女可以进去的,她想再去朱府询问,但时辰已晚就打算隔天一早再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王青青来到朱府再想见朱少爷,却被下人告知昨天朱少爷就出城收租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

  王青青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每日都来朱府询问朱少爷归来没有,下人的回答从来都是一句「没有」。

  王青青担心牢里的丈夫安危,茶饭不思下人都瘦了一圈。

  算起来已经是沈大牛入狱的第六天了,这天一大早王青青又是起来准备去朱府问问情况,谁知她刚打开大门出去,差点与人撞个正着,一时没站稳就要往后摔去,一只手伸了出来及时地抱住了她。

  这个人正是王青青连着找了好多天不着的朱少爷,朱少爷救起了王青青后抱着她腰上的手却没有松开,王青青见到来人是自己等候了多日的朱少爷,早就把其他事情抛到了脑后。

  「朱少爷我可等到你了。我找你好多天了。」

  「让沈家娘子等了这么多天真是我的错,我一回来就听下人说娘子来找了我好多天,我这赶紧就过来了。」

  见他一个富家少爷如此关心在意自己,王青青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感激,说:「我家大牛从那日被抓后,至今都没被放回来。朱少爷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错。」

  「我料想你肯定是为这件事来找我的,我一回来的时候就已经问清楚了,原来是县太爷扣着不放人。」

  王青青惊讶地问:「这是为什么!」

  「还不是他们官场上的规矩,这年头当官的靠着那点俸禄早就饿死了,只能是从老百姓身上捞点油水。」

  「这可怎么办呢,我就是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恐怕也不够那些官差索要的。」

  「娘子放心,我既然答应了让大牛回来和你团聚,怎么能让你出钱呢,这件事情我已经吩咐下人去办了,待会大牛应该就能回来了。我们在屋里等会他吧。」

  王青青心里的感觉溢于言表,都快哭出来了,这时她才发觉两人的距离是如此的相近,而朱少爷的手还抱在自己的腰上。

  朱少爷适时地将手移开了她的腰上,本来让一个男子留在家里实在多有不便,但王青青又担心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到时候再找朱少爷不着就麻烦了,便不好在顾虑别人,大概等了有一刻钟的功夫,门外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敲门声,王青青快步走去开门,果然是丈夫沈大牛回来了。

  只是他现在遍体鳞伤,看起来在牢里受了不少苦,整个人十分虚弱的样子。

  「大牛,你终于回来了,你怎么会被打成这个样子,是不是那些官差打的。」

  「我……」

  沈大牛刚要开口说话,突然间见到了自家屋里还站着另一个男人,正是那个朱少爷。

  沈大牛顿时怒气上涌,质问着王青青说:「他怎么会在这里!」

  那样子跟要吃人似的,把王青青吓了一跳,王青青刚要解释,沈大牛却双腿一软晕倒过去。

  而一直作为第三者在旁观看的张晓勤也是眼前一黑,伴随着一阵吵闹的闹钟铃声从睡梦中醒来。

  张晓勤脑袋昏昏地坐在饭桌前面,对于早餐一点胃口没有,这几天做梦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梦醒之后自己竟然还记得特别清楚,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早上醒来头就会痛,他只当作是睡眠不足引起的症状罢了。

  「想什么呢,快点吃呀,吃完了赶紧去上学,这几天李老师可是跟我说你上课注意力有点不集中了。」

  王可儿是张晓勤的妈妈,三十六岁的年纪,却保养的非常好,丝毫看不出来已经是生过孩子的人了,每次家长会大家都会以为她是张晓勤的姐姐,每一次她来参加学校的家长会,都会引来班里其他家长的瞩目,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而且她参加过几次之后,家长会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那就是参加的家长由三七开的男女比例,一下变成了全部由女性家长参加,不管多忙,参加的人一定是妈妈。

  张晓勤听见了妈妈略带怪责的提醒,赶紧低头扒拉白粥。

  张晓勤的家庭结构不像一般的家里,男主外女主内,恰恰有些相反,妈妈张可儿的性格比较强势些,是公司里的部门主管,身居高位,薪水很高,所以她显得非常有主见。

  爸爸张安虽然不大不小是公司里的一个头头,但相比起自己的妻子还是差了一些,加上妻子各方面比较优秀,所以他也甘当后勤,总得来说他们的家庭关系还是比较和谐的。

  「慢点吃,让你快点也别吃这么快呀,再噎着了怎么办。」

  张可儿拿纸巾擦了擦儿子脏兮兮的嘴角,那一刻张晓勤愣住了,他发现这一刻的妈妈竟然和自己梦里的那个王青青有着几分神似,细看之下嘴角、轮廓都有几分相似,张晓勤怀疑自己头昏看花了眼,又忍不住看了看妈妈。

  「你怎么发呆呀,是不是生病了,我看看。」

  见到儿子的怪样子,王可儿担心儿子身体,伸出手去就放在了张晓勤的额头上测试体温。

  那只带着温热的手背刚一放上张晓勤的额头上,他只觉得一股暖流从额头流遍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这也没烧呀,奇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勤勤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当王可儿的手掌从自己的额头上的抽离开来,张晓勤一下清醒过来,心里一下感觉少了点什么,他喜欢上了这种跟妈妈肢体接触的感觉,希望能更多些更久些。

  「没有,就是昨晚写作业写的晚了,有点困。」

  张晓勤找了个借口又低下头吃饭,他可不想让妈妈看到自己因为肢体触碰而通红的脸颊。

  「嗯,是这样呀。是不是给你报的补习班太多了,……,勤勤你再加加油熬一熬,你今年初三了,再过不久就生高中,再辛苦也就是这段时间了,好吗。」

  跟所有的父母一样,王可儿是不可能会轻易给儿子减负的,只能是让他自己默默消化。

  吃完了饭张晓勤收拾好书包坐上妈妈的车准备出发去学校,王可儿和张安的公司其实离儿子的学校都不是顺路,只是为了儿子不需要等公交车那么辛苦,夫妻俩会轮流接送儿子上下学。

  刚一坐上副驾驶座张晓勤就把安全带系好,扭头过去看的时候刚好看到妈妈也在系安全带,王可儿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OL套裙,配着黑色丝袜,干练中又带着几分性感,随着她扭身去找安全绳的时候,OL套装的下摆随着她转身的幅度被稍微拉起了一些,露出了大腿的一部分,雪白的大腿陪着黑丝,显得那么的耀眼与诱惑,而这一切都被儿子张晓勤看在眼里。

  但这美好的时光不过是短短的数秒,当王可儿转正了身体,张晓勤赶忙看向窗外,心脏却还在扑通扑通地跳,希望没被妈妈发现。

  果然,在开去学校的一路上母子俩都像往常一样随意地对话,只是在偶尔等红绿灯的时候,张晓勤会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扭头看看妈妈那边的风景,实际上他的眼角正在偷瞄妈妈的大腿,不过妈妈现在的坐姿只能是看到黑丝包裹着的小腿,一片朦胧,什么也看不清。

  张晓勤多么希望去学校的路的能够长一些,车子能够开得慢一些,只是这一切都不是随他所欲的,终于王可儿还是按时送儿子到了学校,在照例嘱咐几句后,看着豪车扬长而去。

  张晓勤是自分床独自一人睡之后,第一次感觉到离开妈妈是这么的难受,希望妈妈陪在自己身边的感觉,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今天突然会有这种想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