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温丹慧怀二胎记】【完】

摘要王小文是个上二年级的小朋友,妈妈叫温丹慧是小学音乐老师,爸爸叫王进是一所中学的教研主任,小文现在是在妈妈任教的东平小学上学,说起这个妈妈还真是小文...

王小文是个上二年级的小朋友,妈妈叫温丹慧是小学音乐老师,爸爸叫王进是一所中学的教研主任,小文现在是在妈妈任教的东平小学上学,说起这个妈妈还真是小文的骄傲,小文的妈妈人如其名,美貌又聪慧,自小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在大学时,多才多艺相貌出众的妈妈更是学校艺术系的系花,由于妈妈的年龄比较小所以她那时还有一个称号叫小仙女,但让人铁破眼界的是像妈妈这样的女神最后竟然会选择一个看起来有非常平庸的男人--小文的爸爸王进说实话,王进并不是很聪明长得也很一般,一看就是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的,最后却娶到了温丹慧这么漂亮的女人,有人说是王进的真诚打动了温丹慧,也有人说是妈妈看中了爸爸的家势,好像小文爷爷是市里教育厅的什么领导,最后,温丹慧是在小文外公的主持下嫁给了王进,这种事情就像小说《诛仙》里的碧瑶看上了张小凡那样犹如天上掉了个馅饼被王进给捡了,不仅如此王进在事业上也可以算是顺风顺水王进没费多少功夫就做上了学校教研室主任的交椅,可能是领导看王进忠诚可靠不过更重要的可能还是托小文爷爷的那层关系,婚后,不甘沉寂的小文妈妈还在市里的小金凤艺术团当了一名舞蹈老师兼演员,婚后的小文妈妈,身材和模样并没有走样,肤色依旧白晰如雪,身材曲线玲珑,加上标准的美人鹅蛋脸,乌黑亮丽的一头秀发,搭配合宜温柔的谈吐学养,简直就是人们心中女神的化身。

就在前不久,温丹慧还参加了市里举办的漂亮妈妈大赛,并获得了冠军,才艺比拼环节,温丹慧勇敢挑战高空绸吊舞,当小文看到妈妈吊在空中那惊人的舞姿一举手一抬足的优美,小文就觉得妈妈好厉害,就像电视里的天女下凡一样,当了漂亮妈妈的冠军温丹慧也成了这周围小有名气的一个人,一次去开家长会,小文们班的几个男教师特意找小文妈妈单独聊了好久,他搜肠刮肚地将小文在学校里的每一点琐事报告给小文的妈妈,以此来延长和小文妈妈的交谈时间。还有不少小朋友很羡慕小文有这么漂亮温柔的妈妈,想和小文换妈妈,哼,小文才不换呢!有时候,温丹慧的一些学生会叫他温妈妈,这让小文很是介意,他觉得妈妈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谁也不能去走。因为温丹慧所在的艺术团里经常要排练演出,在节假日的时候温丹慧还要多次带队去国外表演舞蹈,所以小文和妈妈相处的时间其实很少,不过每次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妈妈都喜欢用她那双穿着白色丝袜的教给小文骑马马,所谓的骑马马,就是温丹慧边练习压腿边让小文坐在自己的脚踝上,妈妈用脚尖点点小文的JJ,有时弄得小文的小鸡鸡有点疼了,小文就会向妈妈抱怨,可妈妈总是说「怎么了,你是妈妈生的,你就不能给妈妈玩下你的小鸡鸡啊」。所以小文每次看到妈妈的那双白丝袜脚,他的JJ不断勃起可能是以前JJ被妈妈用脚逗弄产生的“后遗症”。

最近,国家开放了二胎政策,这可让小文一家感到十分欣喜,温丹慧和王进早就想再要一个孩子了,小文也想自己可以有个弟弟妹妹,于是,温丹慧和王进开始为了生二胎努力,可不知为什么,王进和温丹慧为这事做了好多准备几乎使尽了浑身解数,温丹慧为此还向艺术团请了好多次假,可就是没看到温丹慧怀孕的迹象,这让王进很是沮丧甚至觉得丢人,没面子,并开始怀疑自己做为一个男人的能力是否正常,看到老公如此难过,温丹慧安慰道「阿进,你别太烦劳了,或许是我们平常太忙了事情太多,所以没时间考虑自己的生活,影响了那方面的事情」,「小慧,你说的对,可能是我们太在意工作了,把生活给丢了,不如,我们一家去外面某个地方玩玩,放松一下心情,或许,这事情就没那么难了。」王进说到「好啊,老公,我刚好想出去外面散散心,正好带上小文一起。」于是,温丹慧和王进向单位请了假,带着小文开着四轮传动的休旅车,到一个人迹罕至的深山、林野里游乐、休憩,寻幽览胜。她们的计划很周详,无论是通讯设备、民生物资、帐篷、炉火、锅碗瓢盆…准备的一应俱全。

  车子沿途经过了许多巅颇山路、一些几乎无法通过的路况都被王进一一克服,翻山越岭,车身却也多了许多树枝的刮伤,强行的穿越5~6个钟头后,经少许步行,她们来到了深山中一个不知名风光明媚的世外桃源,尽管午后艳阳高照,但四周悦耳的虫鸣鸟叫,溪流瀑布潺潺,溪水清澈见底,翠绿浓密的树林摇曳婆娑,令人为之心花怒放,暑气全消。温丹慧下车赞叹、开始浏览着这未曾见过的世外桃源胜景,王进随后将车停妥,欣赏着这路边的美景。「哇!好多鱼哦~ 」小文叫嚷着。小文把鞋子一脱跳下溪流中,开始徒手抓起鱼来。可小溪里的鱼儿游的太快,小文抓了好几次结果都落空了,此时小文看到爸爸拿起了鱼竿准备钓鱼「小文啊,你那样是捉不到鱼的,还是让爸爸来吧」说着爸爸把鱼线一扔「哇!这里的鱼又大多,看来今晚我们有鲜鱼大餐可以加菜了」看着老公和儿子乐在其中的样子,温丹慧说到「你们父子俩就在这准备晚饭,前面有个小瀑布,我去看看」温丹慧未待回应,接着撇下小文和王进,快速的跳越在溪流上的石头上,转瞬间已消失在前方。来到瀑布边,温丹慧把她那双光滑白皙的玉足放入水中尽情嬉戏,好久没像这样放松过了,温丹慧将一头乌黑的秀发摊开,披散在肩上,可能是由于天气炎热,温丹慧身上只穿了一件T恤和短裤,连乳罩都没带她均匀的双腿、衣着曝露,胸前隔着白色T恤突起两点、诱人的模样,此时相信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流下垂涎的口水,她自得的边哼唱歌边欢快的戏着水,殊不知这一切情景,已被躲藏在溪旁茂密草丛中的一个人尽瞧在眼里,他叫阿福,中等身材,是山地乡的一个小混混,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今日凑巧为生活所逼,想到这附近的竹林里碰碰运气;挖一些野生的笋子来卖钱。那知骑机车刚到不久,就听见温丹慧他们车子的引擎声,因为此处人烟罕至,好奇心吸引着他悄悄的潜伏过来,孰知所见令他大饱眼福、兴奋颤抖不已。 现在温丹慧的老公在溪流的上游钓鱼鱼,仅留下毫无戒心、衣着清凉仅着T恤、短裤的温丹慧一人,阿福看着温丹慧的背影,身材曲线毕露;秀发仍滴着小水滴,诱人之至,阳具又不自觉的胀了起来。

他见机不可失,先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抓取溪畔地上的一些湿泥,涂在脸上、身上,让人无法辨识出自己原来的面目,静悄悄的向温丹慧掩至。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温丹慧只知腰腹部被一只有力的手由后强行搂抱住,嘴巴被另一只手摀住,「啊!…」虽吓了一跳,初时想可能是她王进回来跟她作弄,因此起先没什么挣扎,待想要回头骂王进说别闹了,却感觉身不由己的被抱起,正快速的半抱半拖行往溪流的另一头的森林里。待温丹慧惊觉情形不对时,她已被带往离瀑布约4 ~ 50公尺左右的一处茂密草丛中,此处即使身高超过200公分的成人站立隐藏其中,在此高耸的芒草、杂草交错丛中也无法被发现。「不准叫!」,阿福恐吓的说道:「乖乖听话」阿福虚张声势、故做凶狠的低吼道:「我现在在跑路,躲到这里来~听懂了没?」温丹慧吓的满脸惊惧,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身赤裸像野人的陌生男人,但转瞬间她已回神过来,强自镇静、浑身颤抖的说:「我…我……懂!… 你…要做…什么?」阿福说道:「做什么?乖乖听话就对了。」阿福低身将躺卧草地的温丹慧下身的裤子从旁边脱下、丢在一旁。「啊!不…」温丹慧遮掩着私处,拜托的求着。阿福将温丹慧的大腿扳开,近距离的欣赏温丹慧的私处「哇…你的小淫穴近看好漂亮啊~ 太美了!」阿福笑着,将手伸到阴部、手指爱怜似拨开阴唇、丛毛说道。温丹慧不敢有强烈的反抗,阿福随即更将手由下往上伸进T恤抓抚着温丹慧的胸部。阿福道:「哇!…怎么有这么美的胸部~ 啧…啧……又白又软」双手十指并用、爱不释手的揉捏温丹慧的胸部,「…嗯」温丹慧低声抗议着。虽然嘴里嚷着不要,但温丹慧毕竟是个容易敏感的女人,在阿福略近粗暴的手段下,胸部被揉捏着,虽抗拒,但蜜穴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分泌出蜜液,「嗯…不可以…」「求你……」温丹慧的哀求声已减低了不少,粉嫩的奶头也被玩弄的兴奋的立起。

阿福手指不久沾满了温丹慧的淫液,他见状欣喜说道:「…好!兴奋了哦~」迫不及待的想插进温丹慧的阴道里,那知道,因刚才自慰过、真要派上用场时,阳具虽有膨胀,却软软下垂的,怎么也插不进温丹慧的嫩穴,阿福心有不甘,懊恼自己小弟弟的不争气,试了几次仍未能成功;龟头只能在丛毛前面磨蹭着。阿福此时似有点恼羞成怒,用右手的手指深入温丹慧的蜜穴,慢慢的进进出出,也慢慢带给温丹慧一些的快慰,淫汁分泌的更多了,阿福看着情慾昇起的温丹慧,索性把她身上仅存的白色T恤脱掉,好方便欣赏温丹慧的那对柔软白晰、浑圆玲珑的乳球温丹慧此时情慾已被挑起,慾念已渐盖过恐惧的心,仰身张腿的姿势,心里反倒有少许希望肉棒能坚挺翘起的念头,插进已春潮泛滥的窄洞内,理性的部份却暗骂自己的淫荡…,竟会暗希望让这陌生男人…『嗯…我想要…好想…怎么这样?噢…』温丹慧心中懊恼想着。随着阿福的手指代替肉棒快速的进进出出,经过3、4分钟,温丹慧忍不住的哼出声来:「噢…嗯…不要…」阿福:「…爽吧,骚货?」「…嗯…不…」温丹慧浪叫着,「啊!…不行了…」从温丹慧水汪汪的蜜穴中流出的蜜液,让阿福的手掌感受到微热、湿淋淋的…接着阿福将近神智半昏的温丹慧拉坐起来,软趴趴的肉棒凑到温丹慧的樱唇前,说道:「舔它…」温丹慧看着肉棒,眉头微皱的犹豫了一会。双颊绯红,温丹慧终究还是张开樱唇,前后平行的摆动着头,温热的舌头也灵活的舔弄。

 只见肉棒被小嘴含着,又舔又吸,不一会,温丹慧发现肉棒变的愈来愈坚挺,愈来愈粗大。温丹慧心里再一次情欲高涨,心中浮现它侵入自己小穴的景像…,温丹慧开始贪婪的吸吮着肉棒,她的双颊已经通红。阿福也舒服的哼出声来:「哇! 看不出这么有气质的女人,原来这么会吸」阿福低头看着下方的温丹慧,头前后的进进出出,白嫩的奶球也柔软的前后晃荡,忍不住略弯膝去搓揉她的酥胸。温丹慧尽管口里含着肉棒,仍轻哼着:「嗯…嗯…」没有抗拒的任他抚摸。「哇!真会舔…」阿福兴奋的嚷着。持续了一会儿,阿福突然将温丹慧推倒,抓着盛怒勃起的阴茎,一口气对准了穴口,温丹慧本能的夹紧双腿抵抗「啊!…不…不行…」可是发现这样是没有用的,接着阿福双腿一沈,温丹慧白晰的双腿被撑开,阿福扭腰往前一顶,龟头凶狠地没入了穴口。这次水到渠成,阿福开始感到温丹慧的穴口,湿滑、紧实的包覆住前的龟头,温丹慧两片像鲜润花瓣的蜜唇也跟着被挤开,整支阴茎缓缓的进入…温丹慧胴体颤抖着,双腿被阿福架在肩膀上,毫不设防的被粗大的肉棒长驱直入。温丹慧的嫩穴突然有充实的感觉,紧闭着眼睛,感受着小穴被扩充的快感,温丹慧的蜜穴已快被阿福挤满了,「噢! 好紧」阿福大乐叫道。

 温丹慧经过阿福手指达到的高潮,小穴已微微瓣开,陌生肉棒入侵时,小穴因紧张变的紧缩,被阿福挤满后,小穴紧紧的包着粗大的肉棒,挤出不少蜜液来,一股淫水顺着阿福的肉棒涔涔地流下来。肉棒拔出将近穴口时,阿福再插入,再一次撑开温丹慧紧缩的小穴,一下子就顶到穴底,龟头着实地碰着穴底的嫩肉,每顶一下,温丹慧就发出一声「嗯… 噢…」,并且浑身颤抖了一下,「嗯…噢…」温丹慧开始转为享受的感觉,闭着眼睛,享受着小穴被肉棒扩充的快感。温丹慧的手虽颤栗着抓着阿福的肩膀,让肉棒每一次都能撑开嫩穴顶到底,但内心还一直希望丈夫能出现制止陌生男人的入侵。「嘿嘿,是不是很舒服?」 阿福深深地插入温丹慧十几下,抽插得温丹慧全身乏力,然后就故意问她。「唔…人家不能…不要这样说…嗯」 温丹慧一边呻吟一边回答,这时双腿勾在阿福肩膀上,在空中无力地摇晃着。阿福一面抽插,一面探手抚弄温丹慧丰满腻滑的乳房,滑腻腻,爱不释手之下,不禁揉捏着。「嗯…你…把人家弄的…啊…不…」 温丹慧被阿福揉捏插弄得淫荡起来了,这时主动地抱着他,双腿也夹在他的粗腰上,任由那根大鸡巴在她小穴里里外外地抽插着。而温丹慧情动之下,也慢慢的摇晃下身,迎接猛烈的抽插,浑然忘了反抗,让这陌生男人奸淫着,任他摆布。强烈的电流倏然从她的下体冲上,然后温暖的热潮慢慢地延展出去。

 温丹慧鲜润的蜜唇、挤满的嫩穴,感到热潮正在不断的升起,同时引发了滚热的阴道开始抽搐,双脚开始痉挛: 「唔!…噢…不行了…」温丹慧涨红美丽的俏脸,在享受男女之间最美的感觉时,却显得十分无助,软弱?! 原来被陌生男人凌辱下的温丹慧,只需稍作刺激,短短数分钟就再一次到了高潮。阿福迎凑着,温丹慧极潮过后,阿福速度开始放慢,但没有给温丹慧喘息的机会。原本内心等待丈夫能出现的温丹慧,此时完全忘了之前的期待。陌生肉棒在嫩穴里抽插着同时,温丹慧想起了丈夫,温丹慧心里却冒出开始一个不同的场景,幻想着丈夫出现后,也变成一个陌生男人凌辱无助的自己。温丹慧忆淫在这荒野,自己娇柔的胴体,被两个魁梧的男体包围着,一件轻薄的T恤,被两个男人轻易的撕下,一件透明性感的内裤,被大手轻易的剥下,一张柔嫩的小嘴,被两个坚挺的肉棒先后凌辱着,一对颤抖的酥胸,被粗暴揉捏着,一个淫荡粉嫩的小穴,被两个粗大的肉棒轮流享用着。「嗯…噢…」阿福又深深地插入,此时温丹慧回了神。双眼紧闭,嘴唇微张,双手紧抱抓住阿福,阿福的肉棒在她的嫩穴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