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妈妈】【作者:不详】【完】

摘要  (一)   飞机降落了,有些震动,妈妈看起来有些紧张,当然更多的是激动和喜悦,我们要到美国了。呼……呼……,飞机着陆。机舱里一片欢呼,不知道为什么,...

  (一)

  飞机降落了,有些震动,妈妈看起来有些紧张,当然更多的是激动和喜悦,我们要到美国了。呼……呼……,飞机着陆。机舱里一片欢呼,不知道为什么,美国可以让女人们这么兴奋么,我心里很不屑,虽然我也很喜欢美国,啊,正不屑呢,妈妈已经拖着大皮箱要往机外跑了。

  「嗯……,好重啊,嗯……,」妈妈撒娇似的声音传来,成熟女人娇滴滴的声音,最让男人心醉。

  「这位可爱的女士,我来帮你拿。」旁边一个美国男人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接过皮箱,哇塞,30kg的皮箱,他轻而一举的就搞掂,我拿眼细瞧,果然是个美国男人,人高马大,一头栗色金发,深蓝色的眼睛神采奕奕,刚毅的脸型,绅士的举止,不得不承认的说,踏上美国我们母子第一个接触的这个美国男人,魅力非凡。

  那男人高大健硕的身影伴在妈妈身边,妈妈的漂亮脸蛋显得红朴朴的,也许是刚才搬行李累的吧,我心里安慰自己,要不难道是因为美国男人不成。

  「亲爱的女士,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你。」

  「啊,你……,会讲中文?」

  「呵呵,当然,美丽的女士,我和你一起乘这班飞机从北京到矽谷,我原来在北京一家美国公司里工作。」「呵呵,原来是这样,没想到来了美国,还碰到北京「老乡」了,诶,你刚才称呼我什么啊。」「美丽的夫人,美丽的中国女士,欢迎你来到美国。」美国男人爽朗随和的笑了起来,妈妈也被他逗笑了,两人就这样走在出机场的路上,仿佛很快成为朋友。

  「到了这里,就是矽谷广场了,美丽的中国女士,有您的亲人或朋友来接您吗?」「我丈夫说会来接我的。」「丈夫?哦,真遗憾,您是说,您已经结婚了。」「是啊,呵呵。」妈妈看到那男人眼神略过一丝失望,顽皮的给他一个甜蜜的微笑,「我已经结婚很多年了呢,我的丈夫就在矽谷工作,我这次是带着儿子一起来和丈夫团聚的。」说着指着我给那美国男人看,「这就是我的儿子,快,叔叔帮妈妈提行李,还不谢谢叔叔。」搞什么嘛,这是作为妈妈到美国对儿子说的第一句话吗,一路上只顾得和米国男人谈笑了,现在才想起我么。那男人才仿佛才注意到我,不好意思的伸出大毛手要和我握手,哇塞,那一手金毛,真是西洋男人啊,忽然发觉妈妈看着那大毛手有些发愣,倒,妈妈在想什么啊。

  「您的丈夫在那边么。」美国男人耐心的陪妈妈等着,指着远处一辆驶来的轿车问道。

  「唔,不是,真是的,给他说好6点飞机,怎么还不来,」妈妈微微噘起红润的樱桃小嘴,仿佛对未到的爸爸撒娇一样,不过我听起来,感觉有点像是对米国男人撒娇。

  那男人立刻安慰妈妈说矽谷现在正是下班的世间,也许会塞车,并告诉妈妈不要着急,他会陪着妈妈一直等,「来自中国的美人儿,今天是你到美国的第一天,除非把你完整的交到你丈夫身边,否则我是不会放心离开的。」「扑哧」,妈妈短暂的不快一扫而去,「你还蛮坏的,是不是在北京都这样对我们中国女人说话,人家哪里像你说的那样,是……,美人儿啦。」说着妈妈脸蛋又像刚才那样绯红起来。

  「呵呵,美人儿是大家公认,你看,就这一会时间,有多少周围的人已经向这里投来目光,唉,我要是有这样美丽的妻子就好啦。」「扑哧」,妈妈又自然而然的随美国男人的话笑起来,靠,这会老爸怎么还不来,一转眼半个小时竟然过去了,两个人聊得蛮愉快的嘛。就在我不耐烦的时刻,叮呤玲,手机响了,妈妈赶快打开,是爸爸的声音,「小柔啊,老婆好,已经下飞机了吧,今天研究所突然有紧急任务,我不能亲自去接你和儿子了,我已经要小吴去接了,对不起了老婆。」「哼,什么嘛,工作工作,一工作就是几年,我们娘俩到了美国,你还是工作,555」妈妈真是水儿做的情感女人,说着说着竟然流起眼泪来。

  「别哭啊,老婆,我知道你们娘俩不容易,可我在美国也很辛苦啊,你来了就知道了。」「不,不,我不要知道,哼,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我不要小吴接,不要。」说着妈妈一时生气,啪的把手机关了。站在那里,眼泪儿还是颗颗的流。

  美国男人眼看妈妈伤心生气,连忙走近来,脱下外衣,给妈妈披上,妈妈一下就软化了,靠在美国男人胸膛上,只靠了一下,突然两人都觉得有些尴尬吧,马上又离开了,哼哼,不过这一切都给我看在眼里。

  「月柔,我们还在这里等么,你丈夫的朋友就要来了。」美国男人通过交谈知道我妈妈叫月柔。

  「马克,」妈妈也知道了美国男人叫马克,「嗯……,我生气我那个丈夫,我不想按他的安排由他的朋友接。」「那……」「你送我回去吧,不,你送我去找一家旅馆吧,我要先在旅馆住两天。」「好吧,」马克有些无奈又调皮的松松肩,眨眨眼睛,「我美丽迷人的中国夫人,就由我代替你的丈夫先接待你吧。」「呵,贫嘴。」两人说着,已准备上车,我只好跟在后面,总不能让妈妈一个人去住旅馆吧。

  马克的车很名贵,很舒适,妈妈上去高兴极了,他们一边开车一边夹杂着中文和英文聊天,我坐飞机太困,打瞌睡了。

  旅馆到了,马克和妈妈走下车,没想到关车门的时候,不小心一拉,妈妈的白色凉裙被车门拉破了,正好在后面屁股上的位置,拉下来一大块,露出妈妈雪白丰满的屁股肉,当然,不是全裸的屁股,妈妈穿着米色三角裤和丝袜吊带,不过是比较性感的样式,更衬托出妈妈这个中国美妇性感丰熟的大屁股。

  「啊……」妈妈意识到屁股在男人面前露出来了,尖声叫起来,不叫还好,一叫我和马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周围零星几个美国男人朝这边看来,虽然米国是开放的国家,但中国美妇人骚熟的丝袜大屁股还是惹来无数男人的注意力。

  妈妈在羞愧中不知所缩,光知道害羞的把大屁股乱扭,还是马克眼明手快,立刻跟上去,一手接起裙子上撕开的那块布,按回到屁股的位置,就这样大毛手在妈妈的屁股上紧紧按着,一方面不让那布块掉下来,一方面感受着妈妈臀肉的丰满和肥软。

  只见妈妈满脸通红,一下子无力的靠到马克怀里,娇声说道:「谢谢你,马克,我要马上回房间。」「乖,柔柔,你就这样靠在我怀里,没人看得见你的……屁股,这就进旅馆开房间。」靠,搞什么嘛,这么快就成柔柔了。

  开房间的时候,发现问题才来了,妈妈和我到美国下飞机拿的是机场签证,没有改成长期的那种,店主怀疑妈妈和我是偷渡,拒绝让我们入住,甚至还要报警,幸亏有马克这个美国人用英语说了半天,可店主还是拒绝,马克气一沈,对店主说,「直说了吧,这是我的中国妻子,我们来美国就要举行婚礼,所以她还没有长期签证。」靠在马克怀里的妈妈此刻脸儿羞的宛如桃花,大屁股上马克的手还在用力,此刻就要接受做马克妻子的假设,妈妈的心儿似乎也通通的跳着,脸儿贴在马克胸膛上越贴越紧了。

  马克搂过妈妈的香肩,手在妈妈大屁股上狠狠一抓,借势吻过妈妈的香唇,哇哩,这就是我美丽温柔的妈妈在美国的初吻。

  然后马克得意的看着店主,店主立刻相信了两人的关系,带着歉意的微笑立刻给登记开房间,说道,「啊,真羡慕您,马克先生,有这样美丽迷人的中国女人做太太,看她躲在你怀里的样子,就像莎士比亚笔下依偎着狮子的母羊。」我倒,这是什么店主,美国的店主就是这样的吗,还会背莎士比亚的文字啊。

  「呵呵,当然,这是我在中国俘虏的一只最温柔最体贴的母羊。」马克开着过分的玩笑,妈妈的脸上全是酡红。

  老板开了一个夫妻间给马克,开了一个单间给我,末了还不忘来一句,「祝福您和您的母羊儿在美国共度的第一个夜晚愉快。」到了房间后,马克立刻收起刚才的嘻皮态度,将妈妈放到床边后立即把手收起来甚至并到背后,站开有三步的距离,充满了绅士风度,「对不起,美丽的太太,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希望您能理解,我那样做只是为了不使店主起疑,如果他叫来移民局的人,那您和您的儿子都会很麻烦。」妈妈双眼如醉,美目含嗔,「可是,你坏,你好坏,你摸人家那里。」「太太对不起。」「嗯……,还摸了那么久……」「太太,真对不起。」「你还亲人家……」「太太,我错了,原谅我,」

  马克忽然象欧洲骑士一样单腿跪在妈妈面前,拉起妈妈的滑腻的小白手,吻了一下,「太太,我美丽的中国维纳斯,如果我是莎士比亚笔下受伤的狮子,我真希望你是那只陪着我的白腻的母羊儿。柔,你太迷人了,请原谅我。」「嗯……你坏,人家原谅你了……」坐在床边的妈妈快乐和羞涩同在,大屁股随着上身撒娇式的扭动着,有意无意的向马克传达一个成熟丰满的中国女人渴望被马克这样雄性十足的美国男人征服的信号。

  「太太,」马克似乎冷静了一些,站起身,「很高兴你原谅了我,这是你在美国第一个夜晚,你也许在飞机很累了,最好吃过美味的晚餐后就舒舒服服的安睡。」马克忽然一个响亮的响指,服务生推着餐车已经开门进来,哇,原来他已经叫了晚餐,真是体贴周到的绅士一般的美国男人,我都不禁佩服。

  「太太,请您和您的儿子愉快的用餐吧,明天早上,我会来接你,把你送回丈夫的身边。」马克风度翩翩的说着,英俊的脸上魅力无穷。

  妈妈似乎却不高兴了,却也不说,嘴儿微微噘着,「嗯…,那你要去哪?」「我去车里过一夜。」「为什么不……」「我的太太,美国的绅士应该这样。」「那你就忍心留下我一个人吃美国的第一顿晚餐。」妈妈幽怨的眼神望着马克,天那,那熟美东方妇人幽怨迷人的眼神,马克似乎要被融化了。

  「太太……很荣幸,和你共进晚餐。」

  「我想去后面的花园吃。还有明月和晚风。」

  「好的,迷人的太太。」

  我靠,怎么回事,我正想呢,妈妈对我说:「小军啊,妈妈和叔叔去花园吃饭,你就在屋子里,不要乱跑了,乖啊。」(二)

  刚坐完10个小时的飞机,可我的妈妈似乎一点也不疲惫,马克在客间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妈妈已经在浴室洗完澡出来,换上一件淡黄色连衣裙,吊肩带的那种,露出雪白丰润的脖颈和香肩,显得年轻而又成熟妩媚。

  「呵呵,我漂亮么?」

  马克深蓝色的眼珠挣到最大,「我的维纳斯,我的中国美人儿,你简直太美了,将要和你共进晚餐,连美国总统都会嫉妒我。」精心的着装得到马克的满分的表扬,妈妈难以抑制自己的快乐,真是女?悦己者容,有点忘乎所以了,像天鹅舞那样在马克面前转了个圈,连衣裙很薄,大腿的屁股上有一些洗澡时的水珠没有擦干,浸润在裙子上,便透出那里丰满的肉感,还有那三角裤衩,也透出来轮廓,丰熟的大屁股充满了性的挑逗。

  「走吧,马克,人家现在好饿,你要给人家介绍美国最好吃的东西。」「太太,很乐意为你效劳,美国有很多让您开胃的好东西,比如加利福尼亚的煎香肠……」「呵呵,那你给我煎……」两人向旅馆后面的花园走去,确切说是啤酒花园,有藤椅,木桌,凉蓬,啤酒,烧烤炉,三三两两的情侣在月色下品着美味谈情说爱,美国的夜晚,一方面是罗曼提克的文化气息,一方面则是性和征服。

  本来妈妈嘱咐我早点睡觉的,但我坐在屋子里却睡不着,心里盘算着今天的事,唉,看来妈妈是迷上这个美国男人马克了,有什么办法呢,马克确实英俊迷人,又高大强壮,刚毅的脸庞硬硬的胡髭修理的很整齐。

  我忽然发觉,马克原来长的很像美国电影「纽约的秋天」里的男主角李察基尔,对了,正是纽约的秋天,还记得那时间爸爸在美国,妈妈在北京时她最爱看得片子就是「纽约的秋天」,买来珍藏的DVD,经常反反复复的看,一个人穿着性感的丝绸睡衣坐在沙发上,报着大布熊,吃着爆米花,就那样对着电视里的美国男主角痴痴入迷。

  那时我还朦懂不懂事,以为妈妈是太想念远在美国的爸爸了,其实,不是,我现在才觉得,妈妈虽然嫁给爸爸那么多年,但爸爸并不是能够真正打动妈妈心灵的男人。

  我35岁的美丽妈妈,性感,白嫩,丰满,骚熟,有时候像一个贤妻良母成年女人,关心老公照顾儿子打理工作,可有时候又会像一个长不大的白痴公主,总幻想着能有一场恋爱深深刻入她的身体和灵魂,也许女人都是这样吧,她们永远有复杂的两面性甚至多面性。

  老实说,在国内的时候妈妈的风格其实是偏向拘谨的,即使爸爸不在家,她也没有喜欢出外招摇,曾经是多么关爱我关心这个家的妈妈,我本以为是永远属於我和爸爸的妈妈,只是,只是,也许我错了,我没有注意到她看「纽约秋天」时的那份入迷,大概妈妈从少女时代心中的王子就是一个李察基尔那样金发碧眼高大强壮而又风度偏偏的西洋男人吧。

  很多东方女性天生的就迷恋西洋男人,这是事实,即使你不高兴,那也是事实,有人说,到了美国,一切都会改变,女人这样原本就敏感细腻的雌性动物又如何不会变化呢,从性感的内衣到青春的连衣裙,从甜蜜的樱唇到多情的眼神,只与马克相处了半天,妈妈就浑身焕发出雌性的中国女人的味道。

  我百无聊赖,在房间里随便乱翻,走进浴室,妈妈洗浴完的水汽还没散尽,一股成熟妇人的体香,好像熟杏发出的味道,赫然一看,妈妈刚换下的衣服里还夹着刚刚换下的内裤,拉开那条三角裤,股间的位置一团淡淡的湿痕,显然是刚刚分泌出来的爱液,还没有完全干掉,靠,我心里不禁生气,这个骚货,在中国看起来是那样端庄矜持,到了美国,立刻就为洋人羞涩的分泌爱液。

  转来走去,我还是没有睡意,心想妈妈和马克怎么还不回来,这是到美国的第一天,我们还没有见到爸爸一面,爸爸虽然没有亲自接机但看得出他有苦衷,现在爸爸一定很焦急,或许开着车满矽谷在找我们,我的妈妈,这个时候,你不会这么快就和那马克……坐在屋子里不是办法,我觉得出去偷偷看看他们,一步一步踱到啤酒花园,才发现客人基本已不在,只有花园的深处有些微亮光,来自烤炉,一男一女坐在炉边,女人温柔的依偎在男人怀里,男人一只手夹起加利福尼亚煎香肠往女人嘴里喂,另一只大手隔着裙子在女人丰满的大屁股上来回摩挲,女人时不时抬起美目调皮而含情看男人一眼,时而发出闷声发嗲的呻吟。

  靠,还真TM的浪漫啊,那男人正是马克,那女人正是我的妈妈,已经发展到这一地方,妈妈真是很快就入乡随俗,和一个英俊的美国男人闪电式的堕入爱河,妈妈呀,你心里可曾想过爸爸此刻多么焦急吗。

  「柔,我的中国宝贝,大屁股还没被我摸够么,呵呵,我的手都快麻了。」马克调侃着,压在大屁股上的手却越来越用力了。

  「嗯……,坏蛋,谁让下午摸人家的屁股摸了那么久,现在你说不想模就不模啦!」「柔,你的屁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