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驴屯的艳遇】【完】

摘要  我今年34,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在一个月前我非礼了一个10岁的小女孩,由于内心害怕,我乘了三天的火车,然后又倒了一天的汽车,又经过两天的步行,我...

  我今年34,没有固定的工作,就在一个月前我非礼了一个10岁的小女孩,由于内心害怕,我乘了三天的火车,然后又倒了一天的汽车,又经过两天的步行,我才到了这个位于大山凹里的小屯子。我刚到这里是被这里的风俗吓了个够戗。

  这是一个热的人透不过气来的中午,我又渴又累的走了半天了,这儿里很偏僻。我好不容易爬上了一个山丘,站在高处象下一看,差点把我吓了一个屁股墩。

  只见在不太广阔的田地里,三十几个妇女,有年轻的有年纪大的,全都赤条条光着身子,撅着硕大的白屁股在耕地,大大的白奶子随着她们的动作甩来甩去,碰的“啪啪”的响。肥白的大屁股随着步子的迈进一开一合,两瓣圆球之间的肥逼也一开一合的。毛少的都看的见红红的阴道了。光天化日下,居然能看到这么多光屁股女人,我当时简直以为是在做梦。看了好一会才缓过味来。

  我实在太渴了,于是走近她们。她们都看见了我,站在那冲我直笑。一个年纪大的女人走过来,“后生啊,你是县城里来的吧?俺早听说要派个老师来,来干个什么工程。”于是我决定先试探试探。“你们这个村叫什么名字啊?”那个女人摇着两个硕大的奶子,“俺们这儿叫‘淫驴屯’,就三十几户人家,没个识字的先生。早就该来个先生了。”

  我一听这话就下定了决心,要骗骗这一帮老土娘们儿。“我就是那个先生,是县里派我来的。你们屯长呢?”。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嘻嘻哈哈的簇拥着我,年纪轻的有的穿上了衣服,有的还光着屁股站在我旁边,挺着圆圆的大奶子好奇地打量着我。这时来了一个年纪约四十八九岁的男人。“你们这些婆娘们干吗啊,守着城里来的老师也不穿上衣服。”原来早有人给村里送信了。

  我被带到了一个50多岁的男人跟前。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还围着看个没完。

  “欢迎啊,老师,我姓李。贵姓啊?”

  “您是村长吧,我是县里派来的,这是派令”我把刚刚才写好的一个纸条递给了他。

  他红着脸说:“俺不认字儿,没错的。不用看了。不用看了。喝茶,喝茶。

  我们给准备的教室好了。过几天就给你盖屋。这几天你先住我家吧。”

  我跟着村长到了家里,房子还够大,挺新的。我进了里屋,只见两个小姑娘光着身子在屋里玩呢,大的十七八,小的也就十三四岁。她们的身子可不象她们的年纪,显得很成熟,丰满有肉。大的阴毛不少,浓黑发亮,小的阴毛也发育了,不是很多,就一层淡淡的绒毛。她们见我进来,略显不好意思,躲到一边盯着我。

  村长说话了:“莲,喜。过来叫达达。”接着我又回过头来对我说:“这是我的三个丫头,还有一个大的在给她妈打下手呢。孩她妈啊,出来见见老师吧。”

  “等等啊,俺这就过来。”

  我向着后院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个子中等的妇人进来了。两个大大的奶子高挺着,身上还挂着白色的乳汁,阴毛浓黑,大腿粗壮,屁股肥硕。她边上是一个大姑娘,穿着红褂子,屁股也是光溜溜的,很白净,一看就是农村的孩子。长的一般但那双上翘的凤眼,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的小浪蹄子。“这是俺婆娘,娘家姓李,这是俺大丫头叫翠花。”

  我跟村长坐到了炕上,那几个小丫头,也爬了上来,往我的腿上就坐,我吓的没敢动。那个小丫头把个圆溜溜肉乎乎的屁股蛋在我的腿上磨来磨去。阴道里流出的骚水还不少,弄的我腿上粘乎乎的,我的手趁机摸上去,她的屁股肉很紧很有弹性,也很光滑。

  “老师啊,你不知道,我们这儿上几辈子人口少,老一辈的就形成了现在的习惯,小妮子从小就要开苞,女人要生到50多岁。老师啊,不如你也把裤子脱吧,没事的。刚来都不习惯的。”

  其实我不是不想脱,可是现在我的鸡巴硬的跟钢筋似的,我怎么好意思脱啊。

  那几个小丫头都要来脱我的裤子,我又不好意思推开她们的光身子,所以很快就被脱光了。小丫头翠喜一把攥住我的阴茎,说:“爹啊,达达都长了啊。”说完就张口含了下去,温润的小嘴把我嘬得全身舒坦,小丫头口活不错啊,弄的我差点尿了。

  “老师啊,你也挺憋的吧,就让我这几个小丫头给你消消火气吧,来,二丫,给你爹也嘬嘬。”李老汉刚说完,那个叫翠莲的十七岁的小姑娘就爬到他鸡巴前,把她爹的大肉棍吞到嘴里,上下吞吐着,口水顺着嘴角直往下流,还发出“滋溜、滋溜。”的声音。几十下后就把个圆屁股向后一撅,用手扒开阴道就给她老子坐了进去,一上一下的蹲了起来。小腹下三角形黑黑的阴毛里一根红红的肉棍进进出出,不一会儿就亮晶晶粘满黏液了。

  我身子下的小女孩,含着我的鸡巴,把个小屁股翘到了我的脸前,白白的两瓣小屁股圆圆的,已经有了肥白的嫩肉,小屁眼还是白白的,小逼光光的,只有几根稀疏的嫩毛,大阴唇还没分出来。一股微微骚臭的气味冲到了我鼻孔,粉红色的肉缝里面有粘粘的骚水闪闪发光。“老师你怎么不摸啊,”小姑娘嫩嫩的问我,过早的性交使她的身子已经发育,初具女性柔媚的曲线。

  “我摸,我摸,”大丫头翠花到厨房去叫她妈了。不一会就见李嫂来了:

  “吆!操上了,俺还以为先吃了饭再干呢,是你个老不死的挑的头吧。”李嫂上了炕,把小丫头一把抱了起来,小妮子的牙咬到了我的鸡巴,我疼的叫了出来。

  “你看你小心点啊,”李老汉说李嫂。

  李嫂说:“没事吧老师,我下次小心。三儿,快让老师用吧!”小姑娘于是分开两条白细的腿,把个圆屁股蛋子扒开到最大,那个小小的红逼就全突了出来,小阴道肉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她把个小阴道对准我的鸡巴,鸡巴由李嫂扶着。接着李嫂把个小妮子向下一放,我的鸡巴一下子就被喜儿的小逼吞了下去,又紧又热,幼女的逼就是不同。小丫头的逼里还有了浪水,清亮亮的,顺着我的鸡巴流下来,插得更容易了,小丫头叫了起来:“啊……啊……达达的小鸡巴戳死我了,妈啊,达达的鸡巴好硬啊,妈啊……”

  李老汉怀里的二丫头翠莲,圆滚的屁股蛋子使劲的起落着,红红的小阴道包着她老爹的大黑吊,白色的淫水从紧紧的缝隙里挤出来,都摩擦的成了厚厚的泡沫,看来早操作熟练了。

  李嫂看我们干着这些事,自己又骚了起来。她把三丫头一把从我的怀里抱了起来,三丫头的肉洞离开我的鸡巴时还“叭”的一声响,淫水带出了一片。李骚说:“你个小逼也该浪够了吧,让你娘我也尝尝城里的鸡巴。”

  李嫂张开嘴,一口含住我的鸡巴,使劲的嘬了起来,嘴边的口水汤了我一腿。

  那个肥硕的白晃晃的大屁股翘在我脸前,两瓣厚厚的肉丘中紧紧的夹着一个多毛的肥美肉唇,我用手把大阴唇掰开,红艳艳的肉洞里已经带有了浪水,我的手指趁机插了进去。李嫂叫了一声,把头抬了起来,我的三根手指在她的肉洞里头有规律的掏弄着,阴道内壁上的褶皱一层层的,粘粘的骚水弄得满手都是,李嫂舒服得大屁股扭来扭去,嘴里也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三丫头翠喜一看我的鸡巴空了出来,光着白屁股就冲我过来了。我一看,不想再操她的逼了,就趁她坐下时,用手拔开她的两瓣浑圆的屁股蛋,露出那个小屁眼,龟头一下子就突进了三丫头的小直肠里,“哎呀啊,妈啊!……”三丫头一叫把我吓了一跳。

  刚射完,正看着白白的精液从闺女肉洞里往外流的李老汉说话了:“”三丫啊,你叫个啥?“”老师的鸡巴操进人家的屁屁里去了。“”老师啊,你轻点儿,俺这个丫头的后面还没开几次呢。你凑合着用吧。“我尴尬的笑了一下,觉得我的鸡巴被三丫的小屁眼子夹的都快断了,有点疼。我把吐沫沫在自己的还没进倒她屁眼里去的鸡巴上。又抓住小丫头的腰,用力按了下去。我的鸡巴一下子就进到了底。我简直要爽的上天了,真紧啊,比刚才的小逼还舒服。

  也许是唾沫的润滑起作用了,大鸡巴出入舒服的多了。我看见小丫头小脸通红,大眼睛里还有泪水在打转,小嘴唇咬出了牙印。我当时也顾不了许多了,我抓住她的小腰,使劲的上下墩了起来,白屁股撞到我的小腹上发出啪啪的声音,那叫一个爽啊,没几下就有了要射的感觉,最后,浓浓的精液热乎乎的射到她的屁眼了。

  黄昏了。李嫂端上了热气滕滕的饭菜。我美美的饱餐了一顿。刚过了饭食,邻居就开始三三两两的开始出来乘凉了。在村子的中间有一棵树冠大大的银杏树。

  离树不远还有一条小河穿村而过。今天由于我的到来,大家都聚到了这儿。我站到了中间胡乱说了两句,就草草的收兵了。大伙开始缠着我问东问西的。我把城里的新鲜事讲给他们听,他们对我佩服的不的了。我在这个晚上对这个村子也有里一些了解。

  我跟着村长又回到了家里,就见李嫂早回来了。把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我看见没给我收拾屋子,忍不住问到:”李村长啊,我今晚睡哪儿啊?“李村长笑着说:”就这儿啊,我们家炕大,大家都睡一块儿都容下了。“由于我早就领教了这个村子的风俗所以我也就没疑义了。

  李嫂给几个闺女洗干净,自己又把个大屁股蹲在脸盆里,洗呀洗的,由于天热她们几个女的都光着身子用毛巾擦了凉快。李嫂把几个闺女撵回自己屋里,然后脱的光光的爬到床上来挨着我躺下了,李老汉这是早就胡噜朝天了。

  李嫂侧着身子冲着我,一把攥住我的东西说:”咋了,老师怎么又硬了啊。

  又想操逼了啊?那好办。“说着爬到我腿档里,一口含住我的老二开始嘬起来。

  李嫂的嘴里热烘烘的,舌头又大,不停舔我的龟头,弄的我好不舒服,我伸出手来抓住她的两个白胖的大奶子,使劲搓那两个奶头,李嫂吸了一会儿,然后在我身边侧着躺下,把个大屁股撅给我说:”插进来吧。“我挺着肉棒向李嫂的逼里插过去,可是李嫂的逼生的靠前,我插的姿势很不对劲,我正在努力。李嫂回过头来说:”老师啊,俺的逼生的靠前,从后边插不好插,你怎么不操俺的屁眼啊,俺洗了不脏。“我一听这话,赶紧把鸡巴朝李嫂的屁股眼子捅了过去。李嫂跪在床上,浑圆肥硕的大屁股高高挺着,她用手掰开自己的两瓣肥都都的屁股蛋子,把屁眼露出来,我一下看见了嫩嫩的粉红直肠内壁。

  我把个龟头顶在了李嫂的直肠上,李嫂的直肠好象会收缩一样,犹如一个软体动物一样含住我的龟头。李嫂觉出我的龟头接触在了她的屁眼上了,李嫂又使劲往里咂自己的屁眼子,我的老二顺着李嫂的直肠刷的就进到了李嫂的肛门内。

  李嫂说:”你不用动,俺的屁眼子会吸。“我听话地不动。果然,李嫂的屁眼里面不停的顶我的龟头,我的吊舒服极了。

  想不到还会遇上这样的女人。看着一个丰满成熟的女人的大屁股在我面前晃动着,鸡巴被直肠壁一紧一松的挤压着,不一会我就射了,李嫂说:”睡吧,明早还要干活呢。“我搂着李嫂胖胖的腰,老二还插在李嫂的屁眼里大腿贴大腿,她把肥厚的肉臀靠在我怀里就这样地睡了。

  第二天我睁开眼,天还没亮,李老汉还在睡。我穿好衣服下了床,走到了院子里。抬头看见李嫂光着白胖的大屁股在厨房里忙着,弯腰的时候,圆臀高高翘起,臀沟间两片阴唇勾勒出女人性器官的标准曲线,浓密的阴毛非常醒目。她扭头瞧我一眼,笑了笑继续做饭,厚实的臀肉那充满弹性的感觉还停留在我昨夜的记忆里。

  农村的空气到底是清新啊,凉丝丝的。我贪婪的呼吸着,想着以后该怎么办,总之随遇而安吧!走一步看一步。我从李老汉家的矮墙向隔壁家看去。只见一个白胖风骚的女人光着下半身正在作饭,她白白的大屁股冲着我,两瓣肥硕的屁股蛋子裂的很开,屁眼子红红的,阴毛又浓又密,一道肉缝很清楚,两片阴唇饱满干净,把阴道夹的紧紧的,可能没被日多了。身子没发福,还是可以看出葫芦样的身材,皮肤还算白皙,个子也蛮高的,想不到这里还有这样漂亮有型的女人,我看的简直眼都直了,下面又有了反应。

  吃了饭,李老汉出门去张罗学校的事了,李嫂下地了。他们的三个闺女—— 翠花、翠莲都要下地去帮忙,就剩下一个翠喜跟我在家了。小妮子还挺能干,赤条条一丝不挂地在屋里屋外走来走去,喂鸡、喂猪,收拾家里忙个不停。跟一个光屁股的小姑娘干活真是一件美好的事。不一会我就硬了,翠喜笑我没出息,却一口含住我的大鸡巴,嘬了一会儿就把白嫩的屁股蛋冲着我,两条细白修长的腿间,饱满光洁的肉缝微微翕动,我把两片小小的阴唇分开,大鸡巴一挺,全根尽入,又紧又滑的感觉很快就让我把精液射到里头了。

  到了中午李老汉回来了。我安排好了我的住处,还有学校校舍。我当天就搬了过来。李老汉说:”我让村里的张寡妇陪你到处逛逛。认识认识村民。就是你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女人。“我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光着下半身在作饭的那个。李老汉带着我看完了整个学校,然后叫我自己在屋里整理一下,就去找那个什么张寡妇了。

  我自己铺好床,收拾好自己带来的一些小东西。正在忙呢,听见院子里有人在叫我。我赶忙从屋子里出来,看见李老汉带着一个穿戴整齐干净的女人。短的齐肩的头发,腰细的很,屁股丰满肥大,大腿圆滚,露在外面的膀子白白的。浑身肉滚滚的,高挺的前胸把个布褂子绷的紧紧。我跟张寡妇浏览了这个保守、封闭、却又格外淫荡的小村子。村子在大山的环抱中,有一条小河通过村子,村里房屋共有三十几间,百十口人。纺织、狩猎、种地都是自己完成的,相当的封闭。青山绿水,世外桃园。张寡妇给我说了些村子里物质来源的事。肉食都是村里的男人到山上去打猎的,还有自己圈养的。盐巴都是从山上的红土中提的盐种自己生的。布是妇女纺的,由于人也不多,所以物质上比较容易满足。我真正体会到了靠山吃山这句话的含义。

  直到下午我们才回到我的住处。张寡妇对我说去作晚饭就走了,让我等她送饭来。我自己坐在院子里看着田野里开始回家的人们。我把村子里的人看了个遍,女人年岁不一,干活时都光着屁股,为的是让男人看着性奋,干着方便,还有就是这里很穷,人们买不起布做衣服。

  晚饭后,我在河边坐着。村里的一些大姑娘小媳妇的,笑着闹着就光着屁股从我身边跑过,到溪水里洗澡了。有几个走的不紧不慢的,大屁股上的肉一扭一扭的直颤,大奶子也一抖一抖的。我死死盯着那扭动的肥臀,暗暗做着比较。这里年轻一点儿的女人都白胖结实,大屁股高挺浑圆,可能是干活的缘故,身材显的匀称的很,乳房也很少下坠,都高挺坚耸。屁股的样子却不一样,有的丰满硕大,有的圆滑高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