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孝】(四十一章 续)缱绻  【完】

摘要  【妻孝】(四十一章 续)缱绻   看着屋外的铅灰色的云层,我悸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一直以来我的鼓动和栗莉的付出,已然有了结果,这个结果虽然在我...

  【妻孝】(四十一章 续)缱绻

  看着屋外的铅灰色的云层,我悸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一直以来我的鼓动和栗莉的付出,已然有了结果,这个结果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但真正接受还是要有个缓冲时间。

  小雨淅淅沥沥下了开来,我鼓足了勇气,又来到了电脑跟前。

  父亲此时正缓缓将自己的手移到了栗莉左边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着,电话早已经放在了一边,另一只手和栗莉十指紧握,两人的双唇若即若离得亲吻着,我明显感觉他们粗重的喘息声,但行为上依然保持着一定程度上的克制。

  父亲长年累月干活,辛苦将我培养成人,现在双手都长满了老茧,但也正因为劳动的原因,身体现在还很硬朗。

  父亲的喘息声我透过摄像机麦克风都隐约听了出来,覆盖在栗莉左乳上的手开始夹揉妻子的乳头,妻子的乳头明显立了起来,带有一丝丝娇喘,似乎在向父亲诉说动作可以不要那么轻柔,不要压抑自己。

  父亲的喘息声在听到栗莉的呻吟后加重了许多,重重的吻住了栗莉,不再离开,虽然我看不到,但我知道他的舌头肯定伸到了栗莉的嘴里,肆意的游动,栗莉也配合着父亲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此时,栗莉已经躺在了沙发上,父亲不再满足于隔着衣服的轻柔,揭开了栗莉的衣服向上推去,很快露出了两个白色乳房,完美无瑕,一直以来是栗莉自豪的地方。

  父亲的茧手急不可耐的摸了上去,我感觉栗莉身体明显一颤,父亲另一只手松开,慢慢的向栗莉的下体移去,我看到这里阴茎又无耻的硬了起来,虽然心里隐隐有着阵痛,我所做的不就是为了这个结果吗?栗莉和父亲第一次的缠绵,我并没有看到,只是她的文字表述,这次亲眼看着,心痛有之,激动有之。

  栗莉迷离的眼神忽然坚定了起来,握住了父亲的移向下体的手,父亲一震,抬起了头,强忍着道:「对不起,我……」栗莉说道:「爸,没有对不起的,我说了,你不要想太多,只是还没洗澡呢,你先去洗下澡吧。」父亲惶惶道:「啊,好,我这就去洗澡。」父亲突然变成了不知所措的孩子,头也没回就去了浴室,一会儿就传出水声。

  栗莉拉下自己的衣服,站起来走向了摄像头,我心中大喊不要,但是没有用,她关掉了摄像头电源,我眼前一片漆黑。

  我知道栗莉是不愿意让我看到她和父亲做爱,确实,亲眼所看和文字表述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而她自己希望能保留她在我心中的美好,而且这种明知被看的感觉也是相当不好,做不到被丈夫窥视自己与他父亲的做爱行为。

  一切已成定局,他们即将做些什么,我却一无所知,但我内心的想法强烈的推动着我要去看。

  如果此时我驱车过去,估计都结束了,而且就是去了,我也不能进去,不然一切就白做了。

  我颓然的坐在电脑前,电脑桌前放着买摄像头时说明书,无意看到上面写着断电也可以使用一小时的广告语,我立马兴奋了起来,一小时足够了。

  按照说明,我握着鼠标颤抖着移动着,终于找到了断电启动按钮,这时候监控屏幕亮了起来,屏幕相对比较暗,但足以看清了。

  当时我装有三个摄像头,浴室、客厅和卧室,这三个都被栗莉给关闭了。

  客厅和卧室都没有人,当我打开浴室摄像头,映入我眼帘的是栗莉的不着片缕的胴体。

  栗莉的长发飘至乳房上,精致的脸上挂着一丝无可察觉的涩意,一双眼睛却清澈无比,直视着前方,双乳挺拔,一点没有下垂,小腹上挂着几滴水珠,双手自然敞开,落落大方的站在父亲的眼前,栗莉肤色本来就白,通过这个角度看实在美极了,我以前怎么就没有觉得她可以如此之美,果然是越熟悉越容易忽略,想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竟然下体又硬了起来。

  父亲现在应该在镜头后面,此时看不到他。

  这时候栗莉道:「爸,看够没啊?过来我帮你洗澡。」父亲克制道:「栗莉,你知道……」栗莉马上打断道:「你别说话,今天我给你洗澡,以后可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可以想像得到,刚才栗莉下定决心关了摄像头后,在浴室门口徘徊了很久,才缓缓褪去了全身衣服走了进去,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付出的才做得到的。

  刚进去时,栗莉肯定一只手遮住双乳,另一只手轻掩下体,爸爸当时站在洗浴喷头这下,任凭凉水洗涮躁动的身体。

  这时候栗莉一声轻呼「爸」,回头的父亲被当前的美景惊呆了,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退出了摄像头拍摄范围。

  栗莉无奈,想到自己如今做到这种地步,而父亲竟然还退避,尽管如此,父亲充血的阴茎自然是完整无误得映在栗莉的眼中。

  栗莉知道父亲矛盾的心情,叹了口气,缓缓移开了自己的双手,自然的美丽的胴体无时不刻的吸引着父亲。

  当栗莉憋着说出了帮父亲洗澡的话后,父亲还想说辞,当然会引得栗莉的心中忽然涌现的怒气。

  一个女人已然做到如此地步,身为一个男人,现在应该做的是主动的呵护,而不是还是来由一个女人来引导。

  很快,父亲出现在了镜头前,慢慢走到了栗莉跟前,伸出右手拨动胸前的头发到背后,道:「你真美啊,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是错,但现在我真想再拥有你一次,哪怕只有一次。」栗莉将手搭在父亲的伸来的右手上,道:「爸,我先给你洗澡,洗好澡了就……」,之后声音压的极低,我听不见,也不知道父亲听得见不,不过意思两人都懂。

  接下来,栗莉开始认真帮父亲洗起澡来,父亲其实早上就有洗过,身上是干净的,但栗莉仍然认真得洗着,拂过父亲的每一寸肌肤,父亲双眼盯着栗莉的圆润双乳,手想伸有不敢伸。

  这时候栗莉又道:「呆着干什么啊,我帮你洗澡,你也得帮我洗下啊。」我彷佛看到了父亲咽了咽口水,然后伸手到栗莉的胳膊上,缓缓的摸着,栗莉近不可闻的说道:「你这是洗澡吗?稍微用点力啊。」栗莉胴体白净,完全没有洗澡的必要,父亲此时彷佛下定了决定,加重力道顺着胳膊移到栗莉的锁骨,然后几下揉搓后就缓缓下移到栗莉的乳房上,另一只手也搭了上来,用尽揉捏了起来。

  父亲的大手刚刚覆盖住栗莉挺拔的乳房,古铜色的皮肤和栗莉白净的肤色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坐在视频前面的我都不由吞了吞口水。

  此时,父亲一身颤抖,原来栗莉已经捉到了父亲的阴茎,开始套弄了起来,而父亲则将握着栗莉的乳房上下左右加快揉捏起来,只见栗莉的乳房不停变化着形状。

  我看到栗莉的身体有着细微的颤动,想来也有些兴奋起来。

  两人都是站着的,但栗莉是低头看着父亲的阴茎在套弄,这种情况下栗莉一只手环住了父亲的腰,身体微微侧了侧,以便可以另一只手套弄了更方便些。

  父亲的其中一只手不得不离开乳房,也环住了栗莉的纤腰,上下游动着,一度摸到了臀部,重重捏了几下,又回到腰部。

  父亲的另一只不在满足于乳房了,开始移向了小腹,小腹短暂的停留,就向着草丛进攻起来。

  他们侧向正好面向摄像头,栗莉知道自己关了摄像头,如此举动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

  或许栗莉不想让我看到此情此景,但真正关闭了摄像头,内心却有一些希望我能看到的想法。

  父亲的手很快移到了栗莉下体为止,几下探索就伸了上去,或许摸了阴蒂,我听到了栗莉的「啊」的一声轻喊,而父亲的阴茎竟然又有些许的胀大,明显往上跳了跳,声音急喘了起来。

  这时候我看到父亲将手拿出来用大拇指搓了搓,看到是栗莉流下的液体,原来父亲这次竟然是探了进去。

  父亲似乎得到了某种鼓励一样,手指一并就伸了进去,大拇指扣住阴蒂位置,用手抽插起来。

  栗莉因为父亲的举动抬起都来,这时候父亲速度低下头就吻了上去,很快两人就投入进去,他们各自的手并没有停止,反而更加激烈起来。

  父亲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融入到栗莉的身体中,慢慢将栗莉身体向后压了下去,这时候栗莉套弄父亲阴茎的手松了开来,双手环抱着父亲,止住了身体的下行,道:「爸,你轻点啊。」。

  此时栗莉是弓着身体的,头部已经向地面垂去,黑色的秀发已经落在地上,两个白色乳房正好完全凸显着,乳头向上直挺。

  栗莉是挣脱了激烈的舌吻勉强说出话来,两人嘴唇之间拉出了一丝唾液。

  父亲深情了看了看栗莉,没有接话,而是迅速将嘴移到乳房为止,含住了栗莉的乳头,轻咬了起来。

  看着此情此景,我忍不住将手伸下自己的胯下,父亲开始不在压抑自己的欲望,这不正是我要看到结果吗?栗莉,此时你是如何做想呢?栗莉没有思考的时间,她的呻吟是从开始断断续续现在绵长不断,和父亲的喘息声交织着,充斥着整个浴室,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

  「爸,……爸,慢点,我要……」

  还没有说完,父亲加快了手的抽动,很快传来一声呼叫,栗莉竟然高潮了,被父亲的手。

  父亲停了下来,缓缓坐下搂着栗莉,带着高潮液体的手在栗莉光滑的胴体上来回游走。

  栗莉微微有些虚弱,躺在父亲的怀里微调着呼吸,此时我一度以为他们才是情侣,如此和谐画面定格在这一时刻,我鼠标点了点,无意识下截了图片。

  过了一会,栗莉嗔道:「爸……」

  父亲尴尬一笑,原来父亲的阴茎正好顶着栗莉的臀部位置,到目前位置,从栗莉套弄他的阴茎到最后放不得放弃,他的阴茎一直处于充血状态,没有得到释放,此时正憋着一股火,刚才栗莉高潮,父亲却是越憋越旺,刚才坐着坐着,就轻轻移动自己的身体,来回碰触栗莉臀部。

  父亲说道:「栗莉,你看,我真的有点不行了……你的美丽,我无法克制得住了,再说你刚才都……」栗莉说道:「爸,没想到你这么坏。今天我们不是什么公公媳妇,是男人和女人,就今天这个下午,好吗?我们什么也都别多想,一切顺其自然。」听到这句话,我知道栗莉给父亲做思想工作,是啊,刚才的举动,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但是事后,想起毕竟还是和自己的媳妇做出这种事情,总是会陷入自责的。

  但是当父亲听到公公和媳妇的字眼,明显颤抖了下,我看到父亲的阴茎都有软化迹象。

  我有点担心起来,事情有点往回发展的苗头了。

  父亲生于文革时期,传统的思想深深印在他的灵魂之中,不是一时半儿能解开的,为此栗莉已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想换来父亲彩色的晚年。

  此时功亏一篑太对不起栗莉了。

  什么,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了,虽然做好了栗莉献身的准备,现在可能失去这个机会,我竟然觉得不应该,好像栗莉不和父亲交合就对不起栗莉一样。

  自从我有了以身代孝的念头后,我到现在,我自己本身也开始处在了一个矛盾体中,当事人的栗莉我的妻子内心又是如何的挣扎呢。

  栗莉微怒道:「爸,我说了,今天一切顺其自然!可好?忘记一切,顺从心意即可,不是吗?」说着,栗莉拉着父亲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一起揉捏着自己的乳房。

  带有一丝的呻吟,栗莉主动吻上了父亲的嘴唇,伸出舌头交缠了一会,就开始顺着下巴、脖子让下吻去,吻到两个小乳头,吻了一会又向下探去。

  父亲的阴茎又充血恢复了雄风,向上直挺着。

  栗莉伸出握住父亲的阴茎,在龟头附近缓慢摩挲,流出的液体站着栗莉是手,栗莉的手有了润滑,方便的上下套弄起来。

  栗莉的嘴还在继续下探,顺便换了换姿势,已经是跪在了父亲跟前,噘起了自己的丰臀。

  父亲适时将两手放在了两个臀瓣处,用力捏着。

  栗莉的嘴其实都亲到了父亲的阴毛。

  我看着自己都颤抖起来,果然,栗莉就沿着阴茎亲吻了上来,等亲到龟头处,伸出舌头在龟头处缠绕。

  栗莉向后理了理自己秀发,然后张开嘴缓缓吞了下去。

  「啊~」

  父亲嘴里长出一口气,我可以想到,湿润的嘴唇包含着父亲的阴茎,那舒爽,我自己都无法形容。

  我心中一痛,栗莉为了挽回自己刚才的话对父亲造成的打击,给父亲口交了开来。

  这么多年的以来,我还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

  我每次提出来,栗莉都以太臭为借口回绝了,我说我洗了很干净的,但栗莉仍然决绝了,我也不再勉强。

  栗莉是第一次口交,也因为父亲的阴茎本来就长一些,所以栗莉都是吞吐父亲阴茎一半的位置。

  父亲表情享受,因为是开始是边坐着,有点不太自然,就将两条腿敞开坐着,为了适应父亲的动作,栗莉双手按在父亲的大腿两侧,双膝然后挪了挪,身体俯得更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