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互换】【作者:ventogti】【完】

摘要  (一)我和慧雯、玉玫都是大学同学,大学期间我和玉玫曾交往过一段时间,虽然后来因为一些因素而分手,但仍保持不错的友谊;之后我去美国念书,回国后跟...

  (一)我和慧雯、玉玫都是大学同学,大学期间我和玉玫曾交往过一段时间,虽然后来因为一些因素而分手,但仍保持不错的友谊;之后我去美国念书,回国后跟慧雯结婚;慧雯后来将玉玫介绍给她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上司国豪认识,两人进而结婚。我和玉玫对彼此仍保有好感。

  我妻慧雯是一个会计师,与其事务所合伙会计师文钦同属一组,是文钦工作上的得力助手,文钦对这位学妹、同事兼下属也甚有好感。

  文钦先表示出对我妻慧雯的兴趣,几次在事务所独处时,甚至表示他喜欢慧雯,希望能与我妻有亲密接触;慧雯虽然不讨厌他,但因她深爱着我,于是不愿与文钦有进一步的接触。

  直到在一次两家出游泡汤的旅行中,文钦透过暗示表示希望能换妻做爱,加上我也想和玉玫再续前缘,所以我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但两男人彼此约定好,可以相约做爱,但须戴套,如想在对方妻子体内射精,要先征得她丈夫的同意。

  (二)有了之前的温泉旅行,我们两对也达成了某种的默契,彼此当然都还是恩爱的夫妻,周末的时候如果没有出游,我们也偶尔会互换地方睡,就是玉玫来家里陪我睡,而妻子慧雯则到文钦家睡。可能是男人的心理吧,总觉得在自己房里跟玉玫做爱比较自在些;文钦也是比较喜欢将慧雯带到他们家去睡。当然,我们都还是遵守着戴套干对方妻子的约定。

  (三)周五上午要上班前,在车上问慧雯:「老婆,今天晚上有约吗?」「嗯,我今天会加班,晚上文钦要约我吃饭,所以会晚点回来喔~~」「喔,这样啊,那晚上你就在文钦家过夜好了,我去接玉玫过来。」「这样啊?」听得出来慧雯的声音是愉悦的。

  「好啊,那晚上我就陪文钦,不回去啰;但我这两天是危险期……」「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啰?哈哈~~」「你讨厌啦……」「好啦,叫文钦干你时要戴套;等你安全期时再让文钦不戴套干你。」「喔……」妻子放心了似地应着。

  下班时,我也跟玉玫讲好到附中侧门接她,先去吃晚餐再回到家里。一回到家里,我就迫不及待地将玉玫抱在怀中,在客厅里干了她。就这样,我们两对夫妻有默契似的过着交换伴侣的几个周末。

  (四)元旦新年后的一月底,台北寒流来袭,我和玉玫因为放寒假,较为清闲,妻和文钦则为了服务公司会计结算的原因,还要再忙一个礼拜。这天星期四,妻告诉我他和文钦隔天要到台中客户那儿去拜访,做点财务稽核服务工作,顺便在台中渡个周末,预计周日下午才回台北。当然我知道,妻当然免不了要和文钦温存一番。

  晚上洗完澡后,妻告诉我这件事,我斜躺在床上看着新闻杂志。「饭店都订好了吗?」「嗯,文钦都处理好了,我们还是订两间,一间较舒适,一间较小;当然,我会和文钦待在同一间。」妻边擦湿漉漉头发边说着。「那会让他干吗?」我开门见山地问。

  「唉唷……讲得这么直接……讨厌……」妻娇羞起来。

  「别不好意思嘛,又不是没做过。」我笑着跟妻说。

  「嗯……文钦他当然想插我啊,我也会让他干啰!」妻接着说:「老公,文钦知道我生理期刚结束,显得很兴奋,他说这两天希望能不要戴套,直接在我体内射精,可以吗?」虽然这些都是之前约定好的,我想内射玉玫时也会先征得她及文钦的同意,但当听到自己的老婆问起能否让其他男人在她体内射出浓浊的精液时,男人的自尊心还是会挡在前面作祟一下。

  「嗯,如果你觉得这几天安全的话,那就好吧!倒是,我这两天就找玉玫陪陪我喔,你问问她的意思,我也想跟她来一下,当然是不要戴套了。」这时的妻心情好像开朗了起来:「好,那我问问她。」电话拨通,妻跟玉玫说:「玉玫,我明天要跟文钦去台中出差,忙完后在台中住一夜,预计会多住一晚,顺便到附近走走,周日下午回台北;这两天国豪说可以带你去泡泡温泉,四处走走,你跟国豪也可以温存一下。」「这样喔,文钦有跟我说过要出差的事:如果国豪要我陪他,我当然是乐意的啊!」玉玫说。

  「国豪当然会愿意你陪他的啊!对了,这阵子事务所工作压力大,文钦希望这两天在台中时我可以让他好好享受一下,我也问过我老公了,我这两天安全,可以让文钦内射……先跟你讲一声喔!」妻有些歉然地跟玉玫说,也藉此让玉玫会意一下。

  「这样喔……那好吧,你平常工作也忙,那你也好好地放松一下吧,只是,不要让文钦太累了喔!」玉玫讲着,虽然这是之前就讲过的「约定」,但听到其他女人讲着要跟自己的老公做爱,甚至是让自己的老公在她体内射精,玉玫心里还是难免有些酸楚,她接着说:「我这几天是安全期,我也会跟文钦讲讲看,如果国豪干我时想要射在我体内,我也会让他内射的。」「那国豪这两天就让你照顾啰!文钦有我照顾,你放心。」妻与玉玫在寒暄几句后,就挂上了电话。

  我躺在一旁继续看着杂志,听到自己的老婆和其他女人安排自己这个周末的性生活,心里漾起了莫名的兴奋。

  慧雯转过来抱着我说:「老公,你都听到了,那这几天我就会让文钦干,也会让他在我体内射精喔!」「那你们手机要开着喔,如果我打给你,你们正在做时,要跟我说喔!」我讲。

  「唉唷……讨厌,人家会不好意思啦……」妻撒娇地说着,34D的雪白乳房在白色的衬衣的烘托下更显得丰满,在这样的气氛下,我阴茎也整个硬了,想起自己的妻子将被其他男人侵入,心里除了燃起了嫉妒,也也开始莫名的兴奋。

  「帮我含含吧!」我说,慧雯点点头。我坐到床边的小沙发椅上,将四角裤褪下,慧雯便蹲跪在我的脚边,将我的分身含入她红润的唇中……(五)「老公,刚刚慧雯打电话来了,说你们会在台中多住一晚,也说国豪答应让你在慧雯体内内射……」玉玫跟文钦说。

  「这样啊,那太好了!这阵子工作压力大,每天都忙到好晚,在公司里又要避嫌,只能偶尔摸摸玉玫,再加上她前阵子危险期,我跟她做时都要戴套,真不尽兴;刚好趁这次南下查账的机会,我要好好地享受一下。」文钦说着。

  玉玫嘟着嘴说:「你跟我做时就可以不戴套啊!难道我不能让你满足,一定要跟慧雯做才能尽兴吗?」「唉唷~~傻老婆,我当然是只爱你的啊,也是最喜欢跟你做爱的啰!你也知道,慧雯跟我是工作上的搭档,能跟她做只是换换口味及寻求一点乐子而已,我不会冷落你的;再说,你不是对国豪也有好感吗?偶尔也可以让他跟你舒服舒服啊~~」文钦哄着玉玫:「我的心里是只爱你的。」「真的喔~~你不能骗人家喔!」玉玫撒娇道。

  「真的!」文钦紧抱着玉玫说着。

  「那……国豪跟我做时,我……可以让他在我体内射出来吗?」玉玫怯怯地问。

  「可以啊!我跟国豪说过,只要在你的危险期之外,他是可以在你体内射精的,这两天你就好好享受吧!放心,我不会介意的。」文钦说着,心里盘算着周末要如何跟慧雯温存。玉玫想起能跟国豪共渡春情的周末,心里也就开心起来。

  「那周末我就干干慧雯啰!嗯,老婆,我现在想先干你一下,你脱下内裤,到床上趴着吧!」文钦想到周末就可以跟慧雯温存,性欲就来了。

  「老婆乖……我爱你……」文钦一边哄着玉玫。

  「我要进去了!」文钦上来床,跪在玉玫后面,一摸玉玫也湿了:「喔~~你也湿了喔!」「想到你要跟慧雯做爱,人家也好想要……」「好,我这就来了!」文钦扶着阴茎,开始进入了玉玫的体内。

  文钦抽插了一会后,拿起电话拨给慧雯,「我跟慧雯说一下明天的事情。」一边说,一边继续缓缓地进出玉玫的体内。

  「铃铃铃……」电话响起,慧雯停下帮我口交的动作,去接电话。

  「喂……是文钦啊……嗯……我正在忙啊……」「怎么,正在跟国豪亲热吗?」「唉唷,你讨厌,这样问人家……」「哈哈,跟你开开玩笑啦!明天资料都带了吗?」「都准备好了~~大会计师。」「好,明天上午的部份比较复杂,我们查完后就回饭店Check  in,我想先插插你,休息一下;下午的部份比较单纯,应该可以顺利完成,晚上我们再去市区逛逛走走,之后我们再回饭店,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你。」文钦一边干着玉玫,一边又想着明天要享受慧雯肉体的事,不觉一阵兴奋。

  「嗯……这么急,大白天就要跟人家做坏事……」「哈哈,你知道平常在公司,我都只能摸摸你,好一阵子没好好干你了,当然要趁这次机会好好享受一下啰!」文钦一边插着趴在床上的玉玫,一边说道。

  「嗯……嗯……嗯……老公用力,好舒服喔……」玉玫娇喘道。慧雯当然听见了玉玫的娇声,「喔~~正在跟玉玫恩爱喔?哼,正在干自己的老婆,还说要插人家。」这下换慧雯醋劲发作了。

  「唉唷~~雯雯,我在家是吃正餐,偶尔也要吃个点心嘛!」「那你请慢用啊,我要挂电话了……」「哎~~等等,明天记得穿上我上回送你的整套粉红色内衣裤,搭上白色的衬衣,外搭白色衬衫及米色窄裙,我想看你美丽的样子。」「嗯……你最坏了,好啦~~」「那先这样啰!掰~~」文钦挂上电话。

  「老婆,来,先让老公吃个正餐吧!」我说道。

  「唉唷~~你们男人最贪心了,又是正餐又是点心……」妻一边说着,一边躺到床上,褪去白色的丝质内裤,将白色的衬衣撩到腰部,双腿紧闭,双腿根部的一小片阴毛,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更显诱人。我俯趴到妻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往阴户一摸,竟已湿成一片。

  「哇~~这么湿了,想到明天就要被文钦插,心里很兴奋吧?」「嗯……讨厌……」妻害羞地抱着我。

  「来了……」混合着嫉妒与兴奋的情绪,我开始进入慧雯的体内,一边在她的耳边说着:「明天就要让文钦干了,很期待吧?」慧雯下体被我的阴茎抽插着,又被我这么问,妻感受到强烈的羞耻与兴奋:「是啊……老公你不要生气喔……喔……插得好深……啊……」听着她说要被别的男人干,我既兴奋又愤怒地抽插着。

  「你这个小淫娃,就爱给别的男人干!」我故意说着刺激的话。

  「啊……老公……对不起啊……我其实最爱给老公干啊……」「是吗?文钦干你会比较舒服吗?明天打算怎么让文钦干你啊?」「啊……还是你干我比较舒服啊……文钦他也不错,只是,他都会用玩一些小游戏,把我弄得好羞耻,好兴奋地呀……」「喔?那你想明天文钦会怎么玩你呢?」我听到这里,更加用力地抽插着,「唧噗……唧噗……」我的阴茎在慧雯湿润的小穴中落力地进出着。

  「他总是……啊……在进房后……先把我抱在怀里,一边揉我的乳房,一边亲吻我,接着将我的内裤脱下来,要我趴在窗台边,让我有暴露的感觉……再从后面插我。」慧雯讲完,头羞得别过去,不敢看我。

  「然后呢?再讲,我要听!」我将妻的双腿合拢,摆向右边,左手抚摸她的美背,右手交互地玩着她的34D双乳,阴茎改用慢进慢出的方式继续抽插着。

  「然后,他可能会躺到床上,要我坐在他身上,他喜欢看着我的小穴吞吐他阴茎的模样啊……啊……」「那他会在哪里射精?」我明知故问地问慧雯。

  「啊……讨厌……你明明知道还要问,就是射在我的身体里……射进我的子宫啊……啊……用力……我的好老公……我快到啦……你快射给我吧……啊……我不行啦……」一听到这里,我也在强大的兴奋感之下再用力抽插几下,将滚烫白浊的精液射进的慧雯的体内。

  当我俩还搂抱着,沉浸在完事后的温存气氛中时,慧雯的手机传来了简讯:

  「雯雯,明天穿我买的那件粉红色内衣,然后先不要穿内裤吧,在车上我想先摸你的小穴。迫不及待想干你的钦」慧雯让我看,我苦笑道:「文钦也太急了吧?

  雯雯,这两天你就好好陪陪文钦,我也会带玉玫去北投泡泡温泉,好好享受一下。」「嗯……你坏……你不要干得太累了喔……我会打电话检查。」慧雯还是有女人的醋劲啊!

  「好了,睡了吧,明天星期五,我们都还要工作呢!」我说。

  「好啊,我明天早上起来再洗个澡吧,让文钦想舔我时,我还香香的。」「你唷……小淫娃……」、「唉呀~~不要搔我痒……」在一阵笑闹后,我们相拥而眠。

  (六)隔天早上,妻起来先沐浴盥洗一番,接着我载她到台北车站,今天妻子穿着白色的衬衫及米色窄裙,衬衫里的胸部曲线在粉红色胸罩的衬托下更显得迷人。

  「真的没穿内裤啊?」我在车上摸着妻的大腿问道。「嗯……文钦要我这样不穿的啊……」妻羞怯地说。「那等一下就要被情人摸了喔!」「嗯……讨厌……」

  (七)到了台中,文钦及慧雯就直接前往客户公司,由于帐户查核的项目比预期的多,再加上后续的咨询服务工作,原本文钦预期还还能在中午回饭店午休一下的愿望也落空了,两人就只能在客户公司的贵宾室里吃着客户叫外卖送来的高级盒餐,稍事休息后,下午再继续工作。

  终于,在努力了一天之后,终于完成了繁琐的帐务处理及咨询服务工作,文钦看了这个一手训练调教的会计师在客户前专业表现的模样,在赞赏之余,想到虽然中午错过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