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妹妹恋人】【作者:不详】【完】

摘要  我是一名运动员,十五 岁获得全运会冠军,十八 岁参加奥运会,二十岁夺得世锦赛冠军,二十三 岁已经夺得了大满贯,再也无所追求了,只好选择退役。   ...

  我是一名运动员,十五 岁获得全运会冠军,十八 岁参加奥运会,二十岁夺得世锦赛冠军,二十三 岁已经夺得了大满贯,再也无所追求了,只好选择退役。

  嗯,我是一名运动员。

  ……

  『铃铃铃~ !』

  「喂?有事?」

  「哎,没事,就问问你找到工作没有?」

  「简历发出去了,不知道人家要不要,在家等信呢。」「哎,我说,你的条件这么好,乾脆当鸭去算了。那活又舒坦,来钱又快…」「滚~ !」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然后挂掉了手机,掏出烟盒想要拿支香烟,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好吧,我承认我是骗人的,我不过是一个二流体校毕业的大学生而已,目前最大的困扰就是找不到工作,还有没钱买烟。

  ……

  『咚咚咚!』

  我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面前的屋门,上面挂着的粉色牌子用可爱的字体写着:

  老哥与色狼禁止入内。

  等了半天也不见里面做出回应,又敲了三下,还是没有反应。我有些着急了,对着屋门连续敲击起来。

  终于,在我连续敲了将近一分钟之后,屋门终于打开了,一个身穿粉红色睡衣的娇小少女从里面探出头来,怒气冲冲的喊道:「你有病呀!」我满不在乎的对她笑了笑:「我没病,只是没钱。」少女秀眉一蹙,冷冷的问道:「有什么事?」我摊开双手,笑道:「借我一百块钱。」「没门。」说完之后,她『咚』的一声,将门狠狠的摔住了。

  ……

  她就是我的妹妹,亲妹妹,名叫王语嫣。哎,不要误会,她不是慕容复的表妹。可是长得却和那位神仙姐姐一样漂亮。

  她今年已经十九岁了,身高却只有一米五几,圆圆的脸蛋,加上两条长长的马尾辫,好像一个小 女孩一样。虽然整个人看起来很娇小,但有一个部位却大的离谱。嗯,当然就是胸部了。每次看见她胸前那两团软肉将衣服撑的好像要裂开时,总以为她在里面塞了两只小白兔呢。

  妹妹不但长得像个小孩子,脾气性格也像个小孩子,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粉色和天蓝色,最喜欢的东西就是蕾丝,见到可爱的东西便会露出一副花痴相。

  她每天一放学就躲在房间里花大把的时间来装扮自己,而且经常听到房间里传出说话声。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好奇,透过门缝偷偷的瞧了一眼,天哪,她竟然一边替洋娃娃换衣服,一边跟洋娃娃说话……从此以后我没事再也不会进她的房间了,生怕被她传染了这种天真白痴病。

  俗话说,隔十岁便隔了一代人,我虽然比我妹大了七岁,但我们就好像完全两个世界的人类一样。她生活在她那粉红色的蕾丝世界里,而我则生活在充满烟味和脚臭味的狗窝里。

  所以她看不起我,觉着我很土,有同学来家里做客的时候,总是将我赶出家门,就好像我是个恶心的蟑螂一样,她那些粉红色的同学见了我,便会连她一起讨厌。

  ……

  我就知道她不会借我钱的,可烟瘾上来了真是浑身不自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想自己已经二十三 岁了,再向老妈要钱实在有些难以启齿。无奈之下只能好起桌上的报纸,翻开招聘一栏,仔细的查看了起来。

  大学生找个工作真的很难,档次太低了瞅不上眼,档次太高的没那能耐。毕业时雄心万丈,简历投出了一打,却都石沉大海,最终心灰意冷,当了家里蹲。

  外面招工的单位一大堆,可窝在家里的宅男宅女们又是数以万计。哎,大学真是害人不浅。

  翻了几张报纸,终于找到了一份差不多的工作,某个商店招送货员一名,要求年轻力壮,身体健康。嗯,这份工作虽然和我的运动员身份不符合,只可惜翻来翻去也只有这份工作勉强可以接受。

  ***?????????? ***????????????***一个月后,终于等到了发工资的日子。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靠自己的辛勤换来钞票,心情自然有些激动。而且和女朋友分手已经快两个月了,再不想法解决一下,恐怕真的要炸了。

  洗头房、洗脚房,那种地方我是不去的,便宜归便宜,可那里面的女人都能当我妈了。高级一点的又太贵,而且我也不太喜欢比我大的女人,所以那些缺钱的在校小 妹妹们才是我的菜。

  我骑着摩托车来到了一所中学门口,正好是学校放学时间,见到那些穿着水手制服的小 女生们三五成群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就已经鸡动不已了。

  凭我的经验,援交的女生一般都很闷骚,属于外表文静,内心狂野型的。所以我专门盯着那些女生看,如果那个女生被我看的脸红了,说明有戏。

  在学校门口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一个来搭讪的,当我心灰意冷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走过来一个小 女生,轻声问道:「哥哥在等人?」我抬头一看,那女生长得挺俊俏的,皮肤白净光滑好似牛奶一般,脸蛋圆圆的,眼睛大大的,鼻子翘翘的,睫毛长长的,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再加上身上的这套深蓝色水手制服,浑身上下充满了花季少女的灵动气息。

  我微微一笑:「哦,我刚才在等一个朋友,不过他有事不来了,所以我现在又不等人了。」女孩甜甜一笑:「这样啊。我也是在等朋友,我的朋友也有事没来。那不如我们两个一起去玩吧。」这女孩说话这么自然大方,一点羞涩的感觉都没有,一定经常出来援交了。

  既然她这么大方,而且长得也挺不错的,我自然欣然答应了她的要求。

  我载着女孩到了经常来的那家KTV里,连吃带喝带唱的一直玩到了晚上八点左右,看时间差不多了,而且我也已经有些憋不住乐,所以就近开了个房间。

  女孩进了房间之后,丝毫没有羞涩不安的感觉,将身上的小背包放在沙发上,然后坐到床上,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很淑女的一个姿势,冲着我甜甜一笑。

  我暗自咽了口口水,推掉外套,问道:「这么半天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女孩说:「叫我媛媛就好了。」「媛媛,名字挺好听的,你妈给你取的?」问完之后,我觉着自己好傻,可惜已经太迟了。

  媛媛玉手掩口,咯咯一笑:「大哥哥,你可真幽默。」我故作潇洒的清了清嗓子,然后顺手打开电视。电视里某二线歌星正在连蹦带扭的唱着那些不知所谓的歌曲,我走到床前,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柔软的床垫因为我的重量而向下陷了陷,媛媛向旁边挪了挪,嘴角含笑,眼睛却盯着电视,不时会向我偷偷看上一眼。我虽然装作在看电视,可小弟弟早就已经硬的快要爆炸了。

  等了一会儿,我将手伸到她的小屁股上,轻轻捏了捏。媛媛好像被瘙到痒处一样,弯腰一笑,然后又坐直了身子。

  我再也忍不住了,脱鞋上床,整个人斜躺在她的身后,然后双手搂着她的小细腰,将脸凑到白如凝脂的玉颈上,不停的在上面亲吻着。

  媛媛又是一阵娇笑,可是没有丝毫抵抗。我的右手顺着她的小蛮腰渐渐向下滑去,停在了大腿处,然后掀起那条深蓝色方格制服短裙,沿着大腿一直伸了进去。手指在她的纯棉小内裤上来回滑动,惹得她不停娇笑,脸颊也渐渐的红润了起来。

  我左手搂着她的小腰,向后一拦,将她平躺在了床上,右手挑开内裤边缘,将手指塞了进去。

  我靠,这小娘们可真够浪的,摸几下就湿了。

  见她满面潮红,我的心中更加得意,手指扒开阴唇塞了进去,在小穴嫩肉的蠕动挤压下,轻轻抽动了起来。

  「嗯…嗯…」

  媛媛轻轻闭上眼睛,鼻息渐渐重了起来。我伸出左手放在她那光滑白净的小肚皮上,感受着她的起伏。然后将她的上衣制服推到了脖子下面,粉红色胸罩便露在了眼前。

  怎么和老妹一样,也戴粉红色的,难道女生都喜欢粉红色吗?

  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而且原本已经硬邦邦的小弟弟竟然又蹦了一蹦。我靠,真是太变态了。

  呃,不能再等了。我将她的胸罩推到了脖子下面,一对白嫩软滑的小白兔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而且顶端的两粒红樱桃也已经立了起来。

  我丝毫没有犹豫,张嘴将她们含了进去,『滋滋』有声的,用力吸允两下,然后用舌尖轻轻撩动着小乳头。

  「嗯~ !」

  媛媛发出一声长吟,我的右手也没闲着,在她的小穴里不同的抽动,不时的还有按住小穴上的荳蔻,轻轻揉动两下。

  蜜液从小穴里越流越多,我见差不多了,直起身子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退到了膝盖处,挺着坚硬如铁的大肉棒,在她那张绯红色的小脸蛋上轻轻敲了敲。

  媛媛睁开双眼,见到眼前又粗又长的大家伙,不禁有些目瞪口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失声笑道:「好…好大呀。」被小 女生夸奖自己的小兄弟,我的心中有些得意起来。将龟头抵在她那嫣红的小嘴上,轻轻顶了顶了。

  媛媛抬眼瞧了瞧我,抿嘴一笑,然后轻启朱唇,慢慢的将肉棒含了进去。可惜我的肉棒实在太大了,而她的小嘴又实在太小了,十足了十成力气,也只能进去一半。

  小嘴里又湿又暖,简直爽呆了,好久没有碰女人了,就这么一下险些让我射了出来。

  我急忙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然后长舒出来。将肉棒慢慢抽出来,然后在轻轻顶进去,好像操穴一样来回抽动,由于用力有些过猛,进去的时候,时常会顶到她的喉咙,好像小穴花心一样,软软的,让我更加爽到不行。

  「嗯…呜呜…呜…嗯…」

  媛媛被我顶的哼哼唧唧,抬眼向上,用一种十分无辜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

  哇,这种眼神,再配上那张略显稚嫩的小脸蛋,实在是太过瘾了。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快速的抽动几下之后,将一股股又浓又稠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小嘴里,呛的她咳嗽几声,伸出小手想要将我推开,可我正在紧要关头,哪能让她得逞,死死按住她的后脑勺,直接将精液射进她了她的喉咙里。她紧握拳头不停的砸着我的肚子,直到精液全部射完,才渐渐的停了下来。

  射了之后,感觉好多了。将肉棒从她嘴里抽了出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媛媛用手擦了擦嘴角,斜着眼睛,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快步跑进厕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过了会儿,她从厕所了走了出来,小脸涨得通红,嗔怒的说道:「哪有你这样的。」我躺在床上,笑着指了指自己软趴趴的小弟弟。媛媛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然后走过去轻张小嘴,再次将他含了下去。只是这次主动权在她那里,时吞时舔,还会用舌头绕着龟头轻轻卷动一下。

  我靠,这小家伙口活不错啊~ !

  不大会儿肉棒就再次硬了起来,将她的小嘴胀的满满的。我用力挺动几下之后,猛的拔了出来,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避孕套,撕开包装套在了肉棒上。

  媛媛知道该来真的了,伸手要去脱自己的衣服,我连忙阻止:「别脱,就这样。」媛媛疑道:「就这样?」此时她身穿一身学生水手制服,下面是那种黑色长袜,标准的高 中生打扮,而且满脸潮红,媚眼含春,那个男人见了能不发狂。

  我二话没说,让她背朝自己弯腰趴在床上,撩起黑色制服短裙,将白色的纯棉小内裤扒到一边,露出粉红色的小嫩穴,然后将龟头抵在穴口上,沾了些蜜液,轻轻滑动两下,用力一顶,猛的插了进去。

  「啊~ !太大了~ !」

  媛媛眉头紧蹙,娇躯紧绷一弓,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小 女孩的肉穴就是不一样,真的紧的没话说,又滑又暖,包裹着肉棒不停的蠕动。刺激的我狠抽猛插,每次都撞到小穴尽头的那团软肉上,可惜她的小穴实在太浅了,插到尽头也还有一大截肉棒露在外面。

  「嗯…嗯…嗯…」

  媛媛娇小的身躯随着我的抽插撞击而来回摆动着,嘴里发出暧昧的呻吟声。

  小穴内的嫩肉越缠越紧,我也越插越猛,媛媛咬住枕巾,小手死死攥着床单,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来,那表情实在是可爱到爆。

  「嗯…嗯…嗯…我累…不行了…好累…嗯…」

  媛媛被我操的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了,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重量,身子一软,趴在了床上。我双手按在她的身旁,向前一趴乾脆压在了她的身上,耻骨紧贴她的小屁股,依然使劲的抽插。

  「嗯…不行了…不行了…啊…好酸啊…」

  媛媛终于忍受不住,发出一阵阵哭泣般的呻吟声。她估计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吧。不过也难怪,想找我这样又粗又大的肉棒,也实在有些困难。

  看着身下这个身穿水手服得少女被我操的哭了出来,更加激起了我的兽慾,肉棒抽插越来越快,次次顶在娇嫩的子宫上,引来一阵如泣如诉的娇喘低吟。

  「嗯~ !嗯~ !嗯~ !啊~ !」

  少女呻吟声越来越响亮,而且音节也越来越长,每发出一声便要长舒一口气,眉头紧蹙,满脸潮红,真是惹人怜爱又激人兽慾。

  终于在我一连串的操干下,媛媛发出一声长吟,玉颈一扬,娇躯一弓,双手紧攥床单,小穴嫩肉死死的缠住肉棒,一股温暖的阴液从子宫里喷了出来。

  好久没做了,虽然刚才射了一次,可遇到这样的极品还是难以持久。我在紧闭的小穴内狠狠的插了十来下,然后便射了出来。

  激情过后,小丫头像个猫儿一样的蜷缩在我的怀里。一直睡到了晚上十一点才起来,临走时留了电话,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以后要常常关照我才行哦,大哥哥。」发泄出来之后,感觉舒服多了,毕竟援交不能当做女朋友,回去之后也没跟她手机聊天。过了差不多一个礼拜,差不多快将她忘了的时候,她突然打来了电话。

  我问道:「小丫头,想我了?」

  媛媛笑道:「哥哥,出来玩吗?」

  想了想,今晚有球赛,便说:「今天有点事,改天吧。」刚要挂断电话,媛媛却说:「哥哥,我有个朋友缺钱,所以…」她不说我也知道什么意思,只听她继续说道:「我这朋友是第一次,呵呵,还是个处女。不过哦,她说她只用手,算便宜一点。」只用手,那有什么意思?不过这小丫头也真傻,面对着好像野兽一样的男人,要万一那男人把持不住,强行破了她的处女膜,那上哪儿说理去,难道告人强 奸?

  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受这份罪了。

  「算了,我真的有事。」

  媛媛不依不饶的哀求道:「哥哥,求你了。我朋友真的缺钱,她真的是第一次做这个,我想哥哥你又英俊,又…呵呵。她很漂亮很可爱的,你见了一定满意的,帮帮忙吧,帮帮忙吧。」我心里一阵犯难,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竟然还有人求着援交的。算了,谁让我心眼好呢,见到这些需要帮助的女生,总是忍不住伸出援手。

  「好吧,还在上次那儿,开好了房间等你们,最好快点,我今天真的有事。」「谢谢哥哥!」小丫头欢欣雀跃的挂断了手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