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分开了舅妈的双腿】【作者:不详】【完】

摘要  我今年二十 岁,现在是大 三 生,我有个舅舅长年在外,更在去年被总公司调到美国分公司去当总经理。不久後,舅舅从美国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回来,要舅妈签...

  我今年二十 岁,现在是大 三 生,我有个舅舅长年在外,更在去年被总公司调到美国分公司去当总经理。不久後,舅舅从美国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回来,要舅妈签字以後再寄回去。

  其实舅舅在去美国之前就跟他公司的业务经理,一个妖艳的女人有了不正常的关系,夜不归营是常有的事,对舅妈和表弟舅子的关心,不过是用银行里的定期存款来应付他们的生活所须而已。

  不过他还算有良心,离婚的条件是他自己开出来的,舅妈可以得到现在这幢房子和为数不少的存款。可是奇怪的是,舅妈看着离婚协议书时,非但没有伤心难过,反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舅妈,你不会难过吗?」

  「哈,小健,你说呢?你会难过吗?」

  「我坦白说,一点都不会,反而奇怪,有一种获得自由的感觉。」「这就是了,小健,你说的就是我心里的感觉。我从十六 岁嫁给他那一天起,我就从来不觉得他是我丈夫。他外面的窝多得很,常常换女人,现在大概遇到难缠的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提出离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说实在,反倒要感谢那个女人了,舅妈很开心,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听舅妈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起码我不愿意见她不快乐。

  除了放心之外,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多年的梦想和计画要开始付诸行动了,我的计画是。

  说起这个计画,是从我国小六年级时候就有了,自从那年的某一天,不小心看到舅妈的裸体之後,就开始了日以继夜的遐想抱着舅妈的感觉,到了国中以後开始从同学那里接触到色情书刊和影带,甚至更有了进一步想强肏舅妈的可怕念头。

  但是再随着年纪增长,这种念头也随着性知识的了解而转变成一种理性的计画,说来可笑,想和自己的舅妈发生性关系,也可以称做「理性」。

  但是我在这种暗恋舅妈身体的心理下,我也对一般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做了一番的研究,最後的结论是我推翻了这些观念。

  当然,我本身就具备了乱伦的最好条件,除了这个不像舅舅的舅舅是个障碍之外,我的乱伦计画,成功率是相当高的,也就是因为有如此天时地利的条件,才没有打消我心中的那股对舅妈的欲望。

  以前因为有舅舅在,所以只敢把这个梦想放在心里,也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美梦成真,我观察了舅妈很久了。

  舅妈今年三十六 岁,十六 岁那年因某些家庭因素,被迫嫁给了舅舅,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看起来是个朴素而不施脂粉的女人,穿着简单,或者说单调,很少上街,偶尔只去发廊做做头发,或上市场逛逛而已。平常的作息也很正常,要想诱惑这样的女人,是一件高难度的事。

  但是我仍不死心的常常利用舅妈不在的时候,翻箱倒柜的看能不能找出一点可以证明她是个久旷而欲求不满的女人,因为我很清楚,从我懂事以来,舅舅在家的时候非常少,即使在,也不见他们有什妈蜜的行为,只记得有一次,舅舅在半夜突然大声嚷嚷起来。

  「跟死人一样,滚,到客房去,别来烦我。」

  从此以後他们就分房而睡了。我可以肯定舅妈从我懂事以来,就没有过真正的性生活了。这对我的计画来说,是个有利的条件,但同时也是个不利的条件,因为如果她真的是像个石女一样,没什性欲,那我要诱惑他的计画,就注定要失败的。所以我必须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去找出她是个久旷怨妇的证据,才能展开我的行动。

  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有些失望,因为从她衣柜的衣服来看,一件件都彷佛是制服一样,单调而保守,内衣裤也都是那种高腰高得不像三角裤的那种样式,而颜色更是只有一两种,除了米色,看来看去还是米色。而她的梳妆台上更是没几样化妆品,一两条口红,简直不能称为口红,而是护唇膏,除此之外,没有眼影、香水、粉饼之类的女人用品。她的房间我几乎都翻遍了,就只有如此。

  我也时常偷看她换衣服,每次当她褪下外衣露出身上那件我时常看到的紧身束裤时,我就没趣的走开了,没什看头,唯一值得一提,和支持我继续对舅妈产生性幻想的理由是,舅妈的身材是一流的,虽然不施脂粉,但是却更能看出她素净的美丽。

  就在舅妈和舅舅离婚约三个月後,我几乎快忍不住想用强硬的手段来达到目的。但是就在这时候有了突破性的发现。

  那天从学校回来,舅妈正在房里换衣服准备洗澡,我照惯例的从门缝里偷偷看了一下,看见舅妈褪下那套古板的连身裙,下面着的仍然是一成不变的束裤,正当我要把视线移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在舅妈用束裤包裹的浑圆臀部上,我看到一个线条,一个三角裤的线条,在舅妈的束裤底下还另有玄机。

  於是我继续躲在门外看下去,看见舅妈吃力的把那件束裤剥下之後,底下果然还有一件极为窄小的性感三角裤,黑色的蕾丝花边,窄小得我从後面看,只包住了半边臀沟,大半的臀沟都露了出来。

  然後她打开衣柜摸索了一下,拿出了一些东西。我没看清楚是什,因为舅妈似乎很习惯的马上用衣服包了起来。

  我终於有所发现,只是奇怪,舅妈的衣柜我已经翻遍了,怎从来没有发现这些?莫非衣柜里另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等舅妈进了浴室之後,我迫不及待的进入她房间,打开衣柜再仔细搜寻,果然发现衣柜的底层夹板是活动的,平常因为上面叠着一堆衣物,所以都没有发现。

  我马上掀开那片夹板,一看之後眼睛亮了起来,就好像发现了宝藏,里面有四五件不同於平常她穿的那种样式的三角裤,不多,但是都很性感,而我认为,她会把这种性感内裤穿在束裤里面,其实是一种欲求的表现,但是却又极力在压抑着,也许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一个密秘吧!

  有了这个重大的发现以後,我那原本要改变方式的计画又重新有了新的布局,而且我愈来愈觉得,要诱惑舅妈,让舅妈主动来勾引我,是相当简单的事,但是有几个重要关键要一一突破,最主要的还是舅子关系那道禁忌的心防。

  我的计画从她洗完澡出来以後就开始了。

  晚上没事,她照例拧开电视机看看无聊的节目。我利用这机会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舅妈」

  「嗯,什事?」她依旧盯着电视。

  「舅妈,你有没有想过」

  「想过什?」她看了我一下又回过头去。

  「有没有想过要再交个男朋友?」

  「什什?小健,你别跟舅妈开玩笑了!」这时她才郑重其事的对着我说,但是神色上似乎有些异样。

  「舅妈,我跟你说真的啦!你辛苦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现在终於自由了,你大可以放心的去追自己的幸福了。」

  「唉!舅妈都一把年纪了,还想这些干什。」

  「舅妈,什一把年纪,你才三十几岁,正是最成熟美丽的时候,不把握现在,要真等到四五十以後,那就更难了。」

  「小健,可是可是唉!舅妈实在没那个心啦!只要你好好的念书,以後能找到个好女孩结婚,舅妈就心满意足了。再说舅妈又不漂亮,那像你舅舅公司那个什经理,那会打扮。」「哎呀!谁说你不漂亮了,那种女人是靠化妆品在过日子,卸了妆以後,绝对没有你一半漂亮,其实啊!你只栗稍微妆扮一下,保证没人看得出来我们是舅子,而是姐弟,不,是兄妹。」我尽量的灌迷汤。

  「小鬼,什时候变得这会说话了。」舅妈终於开心的笑了出来。

  「舅妈,我是说真的啦!这样吧!你包在我身上,衣服,化妆品我帮你去买。」「那像话吗?一个大男生去买女生的东西,不怕别人笑。」「舅妈,你别老土了,现在没人有这种观念了,男生帮女生买化妆品,甚至贴身的内衣裤,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哎呀,算了,好啦!好啦,不过舅妈会自己去买的,不用你费心啦!」「真的哦!」

  「真——的,不过,你说的对,舅妈也是女人,也希望自己能好看点,不过,交男朋友就别提了,除非等你结婚以後,再说吧!」

  「那如果我一辈子不结婚,那你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了。」「小鬼,说那什话,男大当婚,你早晚会找到一个中意的女孩,然後离开舅妈的。」舅妈说着不禁有些黯然。

  「舅妈,我不想结婚,一辈子陪着你好不好?」「傻瓜可以啊!你就别结婚,一辈子跟着舅妈好了,说话要算话哦!」舅妈却反过来捉狭地开玩笑起来。

  「没问题,不过有个条件?」我见自己的挑逗计画己经有点眉目,就更进一步。

  「什条件?」

  「条件是你也不可以交男朋友。」

  「哈哈!舅妈本来就没这个打算,看来你要吃亏罗!老处男要陪老女人过一辈子了啊」舅妈突然发现她有点说错话了。

  「谁说我是处男了,我看舅妈你才像个老处女呢!如果我不是你外甥的话,一定这认为。」我随着她的话语继续用言语挑逗她。

  「呸!胡说八道,愈说愈不像话了。你你说你不是处男了,骗我,有女朋友舅妈会不知道?」

  「哎唷!舅妈,说你老土,你还真老土,你没听过一 夜 情吗?大家心甘情愿,现在女孩子开放得很呢!」

  「啊那像什话小健,难道你也」

  「哎呀,骗你的啦!没有感情做基础,做那种事没啥意义,不是?」我一面用言语安抚她,一面将话题转向禁忌的方面去。

  「真的?那还好。你可别去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生,不然会吃亏的。」「是,遵命,我都说不交女朋友了,舅妈如果不放心的话,你当我的女朋友好了,每天盯着我,我就不会在外面招三惹四了,是不是?」

  「小鬼,真是愈扯愈不正经,舅妈就是舅妈,怎能当你女朋友?」「那有什关系,等你打扮起来,变得像我妹妹的时候,我们走出去,保证人家会以为我们是一对情侣。」

  「好啊!如果真的是那样,舅妈就当你女朋友。」舅妈顺着我的玩笑跟我闹起来。

  而我很高兴,舅妈已经开始有些改变了。

  这一夜,我就用言语先打开舅妈的心结,另一方面也让我们舅子之间的感觉更妈近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舅妈正在厨房做早餐。我开始了下一步。

  我轻轻走进厨房,偷偷的从舅妈後面猛然的妈了一下她的脸颊。

  「啊!」舅妈像触电一样的跳了起来。

  「早啊!舅妈」我若无其事的说。

  「小鬼,你想把舅妈吓死啊!该上学了,还闹,不像样。」「唷!昨天才说要当人家女朋友,怎一下子就变心了!」我继续跟她开玩笑。

  「好啦!不正经,别闹了,赶快把早餐吃吃。」我一直在观察她脸上神色的变化,她虽然表现的不太在意,但是我看得出来,她那种被男人接触的不自在。

  成功了,舅妈正一步一步被我的挑逗,勾出心中的秘密。

  出门前我仍不放过。

  「舅妈,我回来的时候,你要变出个妹妹来喔!」「好啦!赶快走啦,迟到了。」

  於是我愉快的出门了。

  下午没课,我提了些钱到百货公司挑了几件神秘的礼物想找机会送给舅妈,而这礼物绝对要抓对时机才能送。

  傍晚时候我回到家,只听到舅妈在房里喊着。

  「小健,你回来了吗?你等一下,舅妈就出来了。」我听了不禁暗笑,「你等一下,舅妈就出来了」有点令人想入非非。一会儿舅妈从房里出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舅妈打扮起来真的是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

  「小健,你你说,舅妈这样可以吗?」

  「哇舅妈你」我忍不住靠了过去,仔细的对她端详一番,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怎样?」舅妈还故意转了一圈。

  「舅妈你好漂亮好美好香啊!」我由衷的赞美她。

  「真真的吗?」

  「哇!舅妈,我看你真的不当我的女朋友不行了。」「你看你又来了。」舅妈开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舅妈,你看你条件这好,早就该打扮打扮了,白白浪费了那多年青春。」「唉,以前打扮给谁看啊?要不是现在自由了,我可没那心情。」「舅妈,不过还少了些东西。」

  「我说了你可不能骂我哦?」

  「好啦!少了什?」

  「少了内在美。」

  「什?」

  「舅妈,女人的自信除了外表的妆扮以外,里面的穿着也是散发自信的来源所在。舅妈,其实你身材那好,根本不用穿那种束腰束裤,把自己绑得像棕子一样。应该穿轻便一点。」「啊!小健你你偷看舅妈。」

  「哎唷!舅妈,你换衣服从来不锁门,我从小看到大了,那有什。」「这」

  「来,舅妈,这是送给你的。庆祝你今天重生了。」我见时机成熟,就把包装好的东西递了去。

  「什东西?」

  「你自己进房去看,我先吃饭了。大美女。」

  「小鬼,花样真多。」舅妈说着就进房去了。

  我本来以为舅妈看见我送她的性感内衣裤,会惊叫起来,可是房间里面一直没有动静。

  一会儿,舅妈从房间出来,迳往厨房走。我也已经吃饱准备洗澡。也想继续我的下一步计画。

  我在浴室里面把澡缸的水注满,然後脱光衣服,并让自己的阳具勃起到极限,然後坐进浴缸,开始叫舅妈。

  「舅妈我忘了拿内裤了,帮我拿一下。」

  舅妈在外面答了一声好。

  「好了,小健,拿去吧!」一会儿舅妈在浴室外说。

  「舅妈,你拿进来吧!我在浴缸里。」

  「这」

  只犹豫了一下舅妈就推门进来了,但是却只是伸出一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