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孝母温馨乱】【作者:庄加仁】【完】

摘要  有人孝母,可是没人象我对寡母行孝的那般深入到位和历久弥亲!   我的家乡是南方一个山区小县的一个边远小村庄。我和母亲住在村边的一栋小“洋楼”里,那...

  有人孝母,可是没人象我对寡母行孝的那般深入到位和历久弥亲!

  我的家乡是南方一个山区小县的一个边远小村庄。我和母亲住在村边的一栋小“洋楼”里,那是爷爷到菲律宾经商后寄钱来盖的。我15 岁的时候,父亲凭爷爷的关系去了香港,后来又辗转到了菲律宾,可惜还没来得及接我母亲出去,竟不幸客死他乡。为了我,母亲决定守寡,因为她舍不得离开我和那栋可爱的小洋楼。

  我们房子位于村边的一个小山坳里,三面是青翠的小树林,前面是一片水稻田,相当幽静。楼只有两层半,总共才五个房间。母子俩住在里面,加上爷爷不时寄来的侨汇,就当时的水准而言,应该说我们过的是令人羡慕的日子了。

  我本来可以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孝母、娶妻、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可是到了我19岁的时候,工友无意中的一句话,竟引发了我和亲娘之间整整10年的母子乱伦。那是一段我与亲生母亲过着缠绵温馨、清醇甜蜜的亦母亦妻生活的黄金时期。

  第一至五章:一句话引发的母子乱伦

  我中小学读书成绩都还算不错,但19岁高 中毕业时,由于家庭有点“海外”关系,更主要是由于母亲不善于讨好一些人,结果自然没被选派上大学,于是只好回到家乡,在村里的碾米厂当个记帐员。

  一天下午放工,我正收拾着要回家,突然机修工阿发神秘兮兮地走过来,指着碾米工阿伦的背后说:“你知道那家伙急急忙忙要回去干什么吗?”我说不知道。

  “回家骑老妈!”阿发诡秘地说。

  我开头不明白他的意思,便说这年头谁还骑马。他说你听错了,是回家骑他的母亲。我马上意识到什么,赶紧说,你别乱讲啦,哪有的事。真有的话,那岂不是母子乱伦,传出去会出大事的。阿发才开始有点怕,连忙央求我保密。但他接着说,那事儿千真万确,是阿伦亲口告诉他的,因为他们两个好得不得了。阿发说他实在是忍不住才讲出来,但只限我一个,要我发誓不再多传。我当然答应了。

  阿发兴之所至,说要带我去实地观察阿伦和他母亲。刚好那天我没什么事,两个人便一同快速赶上去。走了不久,我们离阿伦不远,看着他回到他母亲看的小店。阿发一走进去,他母亲的便迅速迎上来,母子两人亲热地搂抱在一起,接着便双双走进里屋去了。那当母亲的,看来有40出头,白胖丰满,慈眉善目的,看不出是个淫荡的妇人,但她胸部高耸,丰臀略翘,看样子性欲很强,阿伦跟她在一起,免不了乾柴烈火,母子乱伦的事情只怕是水到渠成。不过我们也没再看到什么,只能猜想此刻那母子俩大约已经在床上粘到一块翻云覆雨了。后来我们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精神上震动很大。阿伦的母亲是寡妇,阿伦十分孝顺她,想不到两人竟然会干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丑事。但又一想,要是阿伦的父亲还活着,那母子乱伦当然是对父亲的伤害,但现在他父亲已经不在了,他们俩这样做其实也没碍到别人。如果两人都愿意,而且双方都快乐,为什么不可以呢?

  突然间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母亲跟阿伦的母亲不也是一样守寡吗?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做相同的事情呢?何况我母亲看起来比阿伦的母亲还更年轻漂亮,听说年轻漂亮的女子性需要特别强,我以前为什么没留意这个问题呢?其实从14 岁起便对母亲又了感觉,每每幻想着能与她乱伦交媾。只是碍于道德,才压抑了自己的性幻想。如今我切实认为,其实我们之间是可以有那种关系的,因为我父亲根本不在了,母亲又不愿意再嫁。当然,我也知道母亲是个很传统的妇女,她可能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然而我奸烝亲娘的欲望一经挑起,便再也难以平息。于是我认定应当试试。问题是,要采用什么方法?好在我很快就有了办法。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的日记收藏不是很严密,母亲偶然也可以看到。我要在日记上用点计谋。

  于是,当天晚上我在日记里写下一个根据地摊文学加以发挥改编的故事:

  今天我从同事买来的地摊文学里偷看到这么个故事,说的是清朝嘉庆年间,书生白某虽然非常孝顺母亲,但总觉得还有什么不够的地方。有一天他终于醒悟过来,知道母亲守寡多年,日日独守空房,虚度青春,十分痛苦。他认为自己对母亲的孝还不是真孝,还得有更深入的行动。终于有一天晚上,他上了母亲的床……从此以后,母子俩夜夜春宵、日日交欢、温馨万状、快乐无比。母子俩的真情感动了上天,让白某考中了状元。面对皇帝的赐婚,白某婉言推脱,说家中已有糟糠之妻,于是把母亲接到京城,对外则说是妻子。母子俩见面,第一件事便是闭门谢客,相拥交欢,三天三夜方才下床,从此更是夜夜交接,无日无之。几年后,同仁看到白某的妻子(其实是母亲)不会怀孕,就劝他纳妾,可是白某坚决不同意。还是后来到了母亲五十多岁后,白某才纳了一妾。但是即便如此,白某一有机会还是要同母亲重拾旧情,恣意交欢,尤其是当妾来月经的那些日子。两人用温馨浪漫的一生谱就了一曲感天动地的母子恋歌。

  看了这则故事,我感到十分惭愧。我对母亲虽然也算是孝顺,但离白状元的真孝还差一万八千里。人非牲畜,不是有吃有睡就够了。更何况连牲畜也会发情交媾,人哪能那样无性情。如今母亲为我守寡多年,夜夜独守空房,她的痛苦我也应当猜得出才对,但我却不能深入孝敬她,哪怕是跟她睡上一夜为她解闷。我这样自私,还是人吗?我还比得上那些性情中的猪牛犬羊吗?

  我19岁了,早已完成了性成熟,看到女孩我常常想入非非,恨不得能搂她一个在怀里尽情交媾,但不到二十四五岁,哪能结婚啊。我这边日夜想着女人的肉体,天天憋得难受,每天只能靠手淫把宝贵的精液排泄出来白白浪费掉,却不能分一点点给最最需要的母亲。我这样做表面说来是在遵从道德,实际上是道德害苦了两个无辜的肉身。是时候了,我应该勇敢地走出第一步。但母亲是个传统妇女,人家村口的李大婶连大白天也常常穿着花短裤,在院子里进进出出,露出丰满雪白的大腿,引得我每每要偷看她几眼,可母亲在家中连小腿肚也不露给我看,她会理解我的孝心和苦衷吗?我不知道。我好痛苦啊!!!

  日记写好了,要怎样才知道母亲看过它了呢?这自然难不倒我。在这一页夹跟头发吗?不。要是母亲没吹动它,让它照旧留着,那我不是白费劲了吗?我选择的是夹一丁点棉丝,把它夹在这一页的最边沿,只要母亲打开这一页,哪怕是最轻的呼吸也足以把它吹走。我布置完毕,第二天就放心上工去了。

  下午放工回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日记本。让我万分高兴的是,那根细棉丝不见了,真真切切地不见了!而且入门时母亲还对我嫣然一笑,那是从来未有的呀。她看见我的日记了,她竟然不生气,我成功了!

  但是让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母亲没有露一点皮肉给我。是她不愿意,还是不好意思呢?我还得等着看。幸好晚上睡觉前,苗头来啦。母亲先是进了她的房间,随即又开门出来对我说,门锁好了吗?我一看不得了:母亲穿的正在是一条农村妇女爱穿的花短裤,粉红的底色,散布着几朵白色的小花。短裤的上面、在内衣开襟的地方,可以看到妈妈那略微凹下的、精致性感的肚脐眼,中间是略微凸出的小肚,下面则露出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发出柔和而诱人的白光。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差点眩晕过去。我真想扑过抱娘的大腿,可双腿直发软,更别说哪来的勇气了。

  接下去的一个小时,我简直不知道是怎样过的,总之满脑子都是那雪白的大腿。后来,我设法冷静了下来,决定今晚就行动。

  我没有睡,因为当然睡不着。12点,我突然发出几声恐怖的尖叫:“啊,啊,救命啊!”母亲听到声音,立马冲进我的房间,把我紧紧抱住,急切地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按事先编好的回答。

  “我做噩梦了!”我说。

  “乖,快告诉妈,梦见了什么?”

  “梦见爸爸在追打我,他好凶好凶。我吓死了。”

  “不会吧,你是个好孩子。爸爸在天之灵不会不知道的。他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哪能打你呢?”

  “爸爸他口口声声骂我不孝。”听完这些,想来妈妈应当知道我的用意了。于是她说:

  “说你不孝,不对。我们不愁吃不愁穿,我从来没受过什么苦。你又样样听话,妈妈我从来没有感到为难。难道你还会有什么做得不够的地方吗?不会吧?”

  你知道,此时母亲的丰满大腿已经完全跟我的双腿绞在一块了,她那高耸的两个乳房完全包住了我的一条光裸的手臂,尽管还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我已经完全感受到那柔软。她的嘴跟我的离得那么近,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温香。我的欲望之紧迫,是任何语言也无法形容的。但我还是能够冷静地继续说下去:

  “爸爸骂我为什么不劝你……劝你……让你独守空房。”

  “不许你乱说,”妈妈显得有点生气。“劝我什么?劝我改嫁?我不改嫁不但是为了你,还为了咱林家后代香火不断,这是我十分愿意的。”

  她转而用温柔的口气说,“再说谁说我独守空房?我们这栋房子里,不是还有你这个宝贝的儿子吗?有你,妈妈这辈子满足了!满足了!”

  我知道时候到了,便大着胆说,“妈,从今以后,我天天晚上陪你,好吗?”

  妈妈变得非常激动,她深情地吻着我的脸颊。“不,是我应该陪你,孩子!你一个人从小没有父亲,多可怜啊。娘不陪你谁陪你?从今以后,咱们母子俩永不分离,好吗?”

  “好!”

  “那就好好睡吧。时候不早了。”妈说着就侧身躺了下来,紧紧地抱住我,继续吻着我的脸颊。很快地,我们的嘴已经凑到了一块。妈妈口中的女人香气直接呵到我的鼻上,我顿时感到难以名状的兴奋。我也张开嘴跟她接吻。两人的舌头绞成一块,消魂的时刻少说也有十分钟!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不安分起来了。我的手不断地捏着母亲的乳房,还不时往下伸到她柔软的腹部,差一点没摸到她的耻丘。我整个人变得很烦躁,处在一种非欲交接则不可的状态。

  “妈,我难受,我好难受啊!妈,妈,我不行了!”

  “乖儿子,妈知道你难受,你大了。”

  母亲紧紧地抱着我,温情脉脉地说,“来,是时候啦。乖儿子,妈带你去一个快乐的地方。”说着,她自己先脱下短裤和内衣,顿时那两粒白生生、温绵绵的大乳暴了出来。我立即伸嘴去含,她又帮我脱下上衣和内裤。这下,母子俩已经赤裸裸地紧贴在一起了。

  “乖儿子,来,骑上来。骑在妈的身上。妈来教你。”

  到了此时,饱受淫情煎熬的我顿时从内心欢呼起来: 我终于也可以“回家骑老妈”了 !“骑上来,对,是这样。”

  妈调整好两人的姿势,让我的手臂搂住她的脖子,胸部贴着她的乳房,下身对准她的双腿交会处,等两人都感到舒适了,才伸手抓住我的阳具。她的手是那么肥厚细腻,我简直无法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的快感。但更刺激的还在后头。

  “我的乖儿子,”妈深情地说,“想不到你的小宝贝也有这么大了。想不想女人?”

  “想!”

  “想不想妈?”

  “想死啦!”

  “想做什么?”

  “不知道,就是想。想有个洞洞往里插。”

  “乖儿子,你知道吗?妈的下面有个洞,水汪汪的。妈让你的小宝贝进去。进去了,消消火,再硬的东西也会变软,那时你就不会难受了。

  对,就这里。让妈扶着你的小宝贝进去吧。来。对啦,往下压点,对啦。好,进去啦!”

  妈的手一放开,我的阳具也随之尽根而入,因为里面早已是湿淋淋的,没有一点阻力。

  感谢可亲可爱的娘,她让19岁的亲儿我插入她的宝地和禁宫。

  这一插,使我从处男变成了男人。这一插,让我回到了19年前孕育我的地方。这一插,让男女的性器把一对母子如胶似漆地勾连到了一起。这一插,让我这初次尝到女人滋味的少男从此对妈妈的肉洞蜜穴魂牵梦绕朝思暮,没有一刻稍减。

  我的肉棒已经在母亲的洞穴里啦,想那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呀:又热又湿又软,时收时缩时紧时滑,难以言表的天堂般的快感,快感,还是快感!!这就是他们说的骑老妈吗?如果是,那世间绝对不会有什么是事比这更快乐的啦。

  我的淫情象脱缰的野马一样地奔放:我的双手在母亲的秀发与香脖之间不停地抚摩,我的舌头在母亲的香口中不断地搅动着,我的肚子和母亲柔软的腹部丝丝入扣地厮磨着,我的阴茎在母亲温润的阴户里毫无顾忌地跳动着,享受着亲娘肉洞的浸淫和有节奏的按摩……我一方面希望母子俩的性器官永远地粘合在一起,一方面却过快地就有了想射精的欲望。我今年初开始手淫,每次射精都有快感,但现在刚开始我就急不可耐地想射出来,好象只有早早地射出去才能释放我的全部淫情。我带着小公狗嗅到发情母狗的阴户时的激烈兴奋,开始哼叫起来,在亲娘的怀抱里嗲声地哼叫起来。妈知道我已经无法控制地要爆发了。

  “乖,想射就射出来,毫无保留地全部射出来吧,我的儿。男孩子第一次都很快,不快快射完不能消火。”

  趁着妈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