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我和干爹一起操】【作者:不详】【完】

摘要  (一)我老婆小蕙一到家里,就心急火燎地叫唤着我,我正在厨房里悠然自得地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她就拖鞋也没换,咯答咯答地迈着到了厨房,一张浓妆艳丽...

  (一)我老婆小蕙一到家里,就心急火燎地叫唤着我,我正在厨房里悠然自得地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她就拖鞋也没换,咯答咯答地迈着到了厨房,一张浓妆艳丽的脸红通通地,到了我面前又吐吐吞吞地欲言又止,我心里觉得好笑,小蕙从不曾这样子的,就笑着对她说:“什么事哪,是不是让人非礼了。”

  “老公,我跟你说个事。”她犹豫再三地说。

  我抚弄着她的头发说:“好了,上饭桌再说,你快换了衣服吧。”

  才把女儿逗上饭桌,小蕙也换上了轻薄的睡衣,看起来棒极了,白色的绸缎印上大红的花朵,下身的裤子也省了,就这样裸出一双丰腴的大腿。她端着饭碗挑起碗里面的米粒,眼光忽闪忽闪地有丝慌乱,这小美人有了心事。终于她还是先开了口,“老公,你记得李娜吗。”

  “怎不记得,不就是你们班那眼朝天的美女吗?好像当年我还追过她。”我说。

  小蕙拿眼一瞪:“去去,别耍贫,跟你说正事呢。”

  “她老爸不是省里的大官吗,还没退下来吧。”我轻描淡写地问。

  小蕙接过我的话说:“早就退了,退了以后又让香港一家大公司请去干了几年,现在回到了省城。”

  “退下来好,谢天谢地咱国家少了一贪官污吏,该有七十了吧,好像李娜是他跟后妻唯一的女儿。”我摇晃着脑袋说,。

  蕙笑着:“你倒蛮了解啊,看来那时真的别有用心。她妈刚逝世,就存一孤寡老头。”

  “他那么有钱,孤寡了怕什么,再娶啊。”我玩世不恭地说,“娶不上十八二十的不怕,二十多三十的有人愿意吧,他快七十了吧。”

  “六十五了,跟你说正经的,你怎就这口气啊。”小蕙把手里的碗重重地放下,眉头一皱说,“李娜让我到省城去。”

  “好啊,去玩几天。”

  “我是说辞了工作去。”小蕙有点紧张,一双吊梢眼在我脸上滑碌滑碌地乱转。

  “开什么玩笑。”我一听差点跳起来。

  小蕙急着对我说:“你别生气,听我说。”

  我也把饭碗重重地一摊,挥摆着手摇晃脑袋粗声地说:“不听不听。”

  带着女儿到了操场上散步,已到了期末的时候,操场上没往常那般地热闹,倒见着不少怀揣书本的学生。

  跟女儿索然无味地转了一大圈,遇见了系里教体操的小任,远远的他就对我招着手,这小子又买新车了,一辆新款的丰田越野,女儿吵着嚷着一定要上去,小任扔给我车钥匙也让我过把瘾。一坐上去,宽敞舒适的车厢感觉好极了,开动起来,那车劲道十足,跃跃欲试地恨不得就要驰骋起来,好像快要射精的那一刹那,再加一把劲,高潮就随即汹涌而来。

  “怎么样,你也快换一辆吧。”小任说得眉飞眼笑,带着很炫耀的滋味。

  我横了他一眼,就你小子,那么矮小的一个子,偏就驾着这么大一车,我不来好气说:“我就是不吃不喝,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换。”

  心情沮丧地回到家里,小蕙正蜷在沙发上煲电话,说得兴高采烈,把一双凤眼笑得斜吊了上去,细眯着就剩一条缝隙了,显出很妖娆的媚劲。我不拿正眼看她,把女儿带到了她房间,侍候着让她睡觉。

  过一会,小蕙趿着拖鞋跟着来到女儿的睡房,她用手扶着我的肩膀,一边乳房就压着我的半个身体。“建斌,是这样的,李娜的老爸只是想有人帮助他整理文章,并跟他一起生活照顾,老人又很健康,能走会吃的。”小蕙委婉缓慢地说着。

  “让他跟李娜一起过不就得了。”我没好气地说。

  小蕙顿了顿:“李娜找了好多保姆看护,都让老头赴走了。放着偌大的一别墅,我又是他的干女儿。”

  “说什么,你还有干爸,我怎不知道。”天知道什么时候小蕙成了他干女儿了。

  小蕙继续说:“那时也是说着玩的,没那么当真。”随着她又加重了语气:

  “告诉你建斌,这可是好些人梦寐以求的。如果我拒绝了,后面就有好多人像熟了的豆荚,噼噼啪啪地蹦出来。”

  见我没有回应,小蕙整个身子都压到我的后背上,只觉得肩背着两团温香软玉的肉球,她就在我的耳边说:“李娜说了,如果她那孤僻暴戾老爸满意,将来他的遗产就让我全部继承。现在一到省城,那别墅的产权就可易手。老公,听好了,那可是省城的一幢别墅啊。”

  “不行,那不是羊入狼窝吗?我于心不忍,不能熟视无睹。”

  她从背后推了我一把:“那么老了,恐怕想动都动不了,你怕什么呢。”一看,女儿已睡着了,我示意她小声点,两人就回到了卧室。

  小蕙把灯光调得昏暗,自己躺到了床上喃喃自语地说:“反正我在宾馆也呆得腻了,每月那么点工资。还不知老头愿不愿意,现在咱这还是一厢情愿的。”

  见着我连同底裤一齐脱了上床,她就来劲了,双腿屈起团做一堆,笑得天花乱坠一般:“别凶神恶煞一样。”

  小蕙让我跟她并排躺着,她仰卧着盘过大腿交绕在我肚皮上,我侧着身体搂过她,让她手握着鸡巴戳进她的小穴里。昏黄暗淡的灯光下,她的脸看起来比平时更加生动娇嫩,菱角一般的嘴唇微启舌尖欲露,笔直小巧的鼻梁皱着纹,紧眯着的双眼。她风情万种地等待着插入,肥白的屁股耸了一耸,就把我的鸡巴尽根吞没了进去,胸腔里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我的鸡巴浸泡着她小穴里温湿的淫液,一下就暴长挺胀了起来,她的阴道里如同婴孩吮乳般一阵阵吸纳,沉静地待在那里也觉得浑身酥麻。这时的她睁开了眼睛,伸长着舌尖在我的脸上舔吸着,一阵温情掠过我的心里,我紧搂着她的脖颈,也把嘴唇凑在她的香腮上。

  “来来,说说这么些天里,又有谁骚扰了你。”我悄声地问。

  她就把脸埋进我的胸里,娇娇地笑:“哪有啊,你当你老婆什么,成天有人不骚扰。”随即又颤声地继续说:“有的,就在昨天我上电梯的时候,跟着一男的。”她已经说得不那么连贯了,同时,屁股拚命地扭动起来,我适时地将鸡巴纵送了几个,撑得她的层恋叠嶂的花瓣饱满鼓隆了起来。

  她断断续续地说:“电梯就我们俩,他老是对着我盯,在我的身上,短裙,胸前睇视,我背过他,对着电梯锃亮的墙壁撩拨头发,我举着手臂,却让衣领敞得更开,一半的乳房都蹦了出来,把他看得目瞪口呆的。”

  她已是无法自持了,整个身子展动蜷曲,我翻身趴到她的身子上,手抱着她的屁股来回纵送,一说到这种事小蕙就荡情动魄,天知道是真是假,但我们却喜欢这样瞎聊着,既能助长气氛又能撩拨情欲,有时甚至涉及到了某个具体的人。

  其实这只是小蕙心间最为隐秘的欲望,作为一个漂亮的成熟女人引以自傲的本能,我只是审时度势推波助澜地让她发泄出来而以。

  她的双手紧攒着我的屁股,自己的屁股高凑起来迎接我的冲撞,小穴让我暴胀的鸡巴捎带出的淫液涓涓涌出,在我们两个的毛发大腿隙四处渗流。

  “幸亏电梯又上来了人,不然的话,我敢保他准会伸出手的,你不知,他那眼光喷出火来了的,好怕人的。”她说得声情并茂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我也一刻也没眈误,将鸡巴尽情尽致挥送纵横,她突然就四脚朝天手足并舞,口里呻哦不迭:“我来了,我上天了,爽死了。”

  我只觉着她的阴道上一顿抽搐,就把鸡巴紧抵着她的最里面,她双手推掇着我的前胸,而且还摇晃了几下:“不要射,不要,让我喘口气再来。”

  我又躺到了她身边的另一侧,搬过她的另一条大腿,这回鸡巴也不用她的牵引,很容易地让她吞纳了进去,我把两根手指掰开她的小穴肉瓣,一根食指在湿润的肉瓣顶端摸索,很快就让我触着那浮现出来的肉蒂,她浑身一阵颤抖。

  “你那吴总呢,最近怎样。”我继续调弄着她。

  她就掩奈不住地说:“还不是那样子,总是毛手毛脚地揩油,早上就让他揣了屁股,他老是把文件扔放在地上,要我弯腰拣起来,还用劲地拍打着屁股,拍得让人生疼。说他最喜欢我的屁股。”这一点我相信,小蕙的屁股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为完美的屁股,那年在校里,她跳伦巴时扭腰送胯的动作一直是男生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恐怕也谋杀了不少男生自渎的精子。

  她平淡恬静的脸又绽放出了光彩,眉眼间也舒展开来,我知道她静极思动欲火重燃了,也就挺着小腹朝她的小穴拱了拱,她就畅快地吭哼起来,竟嫌不够滋味,挣开我的搂抱自顾腾翻起身,抬高个屁股朝我趴着身子。

  我心领神会地从她背后挺着硕大的鸡巴,摇晃着像醉酒和尚的头颅,对着她已是淫液横溢的小穴挤迫,一耸屁股整根鸡巴就尽致进入。

  我双手搂抱她的柔软的纤腰,双腿半跪半屈弓躬着身体努力地抽送,一阵阵猛烈的撞击,小腹跟她白皙的屁股啪啪作响声声入耳,一下就让她魂飞魄散意乱心迷,小穴里的淫液越来越稠,越来越黏滞,龟头进出的速度也就越来越缓慢,捎带而出的淫液奶白浊浓。

  眼瞧着她的两片肉瓣丰腴隆突,肥厚的外唇让鸡巴搅得时闭时启,我也把持不住就一倾如注,她惊呼着整个身子就要软瘫下去,让我双手捞着,一根鸡巴在她小穴里好像暴长了许多,龟头阵阵跳跃精液汪汪倾注。

  两具赤裸的胴体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并躺在床上,她动了动身体,用一只腿压在我的腹部上,凑起嘴唇。我左手搅住她的腰,右手又先后捏住她的乳房,那么样扩张着大腿,小穴刚才的那些精液就渗流而出,在她的大腿根部流在床单上。

  小蕙就是这样,只要一上了床,就像一团熊熊的火,把我完全融化在她的身体,手里的一个动作一个手势,都特别令人快慰,仿佛整个身心包括灵魂都进入她的身体。静寂了好一会,小蕙总是要等身子里爽快的余韵平息了之后,才会睁开眼睛。

  我起身到卫生间冲了个澡,一会她也跟着过来,我们两个就在莲蓬底下你争我夺地嬉闹着,蒙头盖脸直冲而下的凉丝丝的水流打在我们的身上,见她让冷水一顿激射,皮肤上腻滑嫩白沾着水珠,脸上却红晕未褪妩媚无比,两瓣嘴唇微启香舌欲吐,看着我心中不禁一荡,就将嘴唇压了上去,四瓣肉唇吮咂在一块两根舌头交相缠绕。

  好一会,她才长叹了一口气,仰着脸对我说:“假如真的去了省城,我真不知有了情欲怎办。”

  “你真的决定要去。”我问。

  “是的,建斌,这是一个机会,值得一博的。”她一脸肃然地说。

  小蕙走前的那两天,她忙碌着默默安顿着一切,我心里正憋着一股恶气,冷眼漠然地注视着她,直到见她如同赴汤蹈火慷慨激昂一样上了长途汽车,我心里的恶气也没消停。

  她倒是时常有电话回家,李娜的父亲李仲楷很快就对她有了好感,在她之前他们已辞掉了好几个人,小蕙说得绘声绘色,听出能够得到那老头的认同她很高兴。而且在那里她通过李娜已经联系了好些多年没曾联系的同学,她们时常欢聚在一块,一点也不觉得寂寞,已经有些乐不思蜀了。

  有一点直至现在小蕙也不知道的,大学时我在跟她还没有正式交往时候就已跟李娜恋爱了。

  李娜也读篮球专业,她的球技正像她的为人一样盛气凌人飞扬跋扈,尽管时有同队的女生不服气地底下诽议着,说她是老爸在帮她打球。那时她老爸李仲楷已是省里的大官,经常见诸于报纸和在电视上露脸。但不得不承认在她身上有令人无可比拟的霸气,这在球场上是很重要的,那种自信也是与生俱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锻炼出来的。

  男生也多有不服气,她总趾高气扬目不斜视地从我们面前经过,像一只优雅的鹤发现爬到眼前的癞蛤蟆,脖子绷直,鼻孔矜了上去。

  有人说她眼大无神目光呆滞,也有人说她鼻梁太过笔直,嘴巴有些宽敞,不是旺夫育儿的贤淑相。有的说别看她的胸脯高耸着,其实里面戴的是港产的带海绵的乳罩,天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他们对她嗤之以鼻横竖挑眼的,但听着却有点吃不到葡萄的酸味,反正她总是黑暗中男生的宿舍里受攻击最多的一个。

  那天,大慨是大一快期终的时候,她一个人从食堂出来回宿舍,在那条山坡上让我们前面的师哥师姐踩出来的近道上我们碰上了,她的头发弥漫出一阵好闻的气味,她刚洗过头,只随意地穿着衬衫短裙。经过时我们相互点头微笑,没走几步,我回过头刚好她也转过身来,她大声地对我说:“你为什么不敢约我。”

  那时她的红润美丽的脸上充满了挑衅的表情。

  我受宠若惊地走近了她:“好啊,现在我正式约你,过一会儿我在校门口等你。”她歪着头笑,就迈开步伐走掉,留下我眼睁睁地愣着,瞪着她把屁股摆得气象万千,柔软飘逸的裙子里面仿佛臧着有一万篇文章。

  看似无意的巧遇倒让我们心底里彼此的好感呈现了出来,尽管她离开时没有点头也没有应许,我洋洋得意于自己精心策划这次偶遇,要知道,在这条绿荫遮天的近道上我已瞄了快半年了。

  我俗不可耐地领着她钻进了公园的树林里,从她走出校门的那刹间,她精心刻意的打扮就让我激动不已,粉妆玉琢的脸跟平时判若两人,李娜一定也感到了校门口穿梭不绝的人流中的目光,她自顾了一下,反而显得更神气更趾高气扬。

  那是一个刚刚开放了的时期,传统的穿着打扮正受到冲击,胆大的企图吓死胆小的。

  树林里永远是黑黝黝的,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只有偶然的空隙的漏露透出一点光线。那月光一无遮拦地直泻在她身上时,我注意到她的皮肤在月光下泛出雪白的光泽,就像又薄又脆的蜡纸。

  她拉着我的手,她的小手热乎乎的,并且潮湿。质地精良,时髦开放的服装不是裹住她的肉体,而是使她的肉体更加散发出光彩、美艳和那使人昏迷的诱惑力。

  她还是感觉到了我那种目光,有点惶惑,有点惊喜,更多的则是犹如芒刺在背的不适应。我才揽着她的腰,她就势翻转过来,偎进了我的怀里,我觉得她一个身子抖得厉害,就腾出一只手,摸着她的脸,我就吻了她,她站住了,迎着我张开嘴唇让我吻,但是她的牙齿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