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风波】【作者:陈森】【完】

摘要  第01章 富翁之谜   我家住在城郊的一个小村子,祖祖辈辈都以种地为生,到了父亲这一辈,虽说没有积蓄多少财产,却有几十亩祖传的荒地。由于父亲聪明能...

  第01章 富翁之谜

  我家住在城郊的一个小村子,祖祖辈辈都以种地为生,到了父亲这一辈,虽说没有积蓄多少财产,却有几十亩祖传的荒地。由于父亲聪明能干,开垦了部分荒地,家境也比较富裕,起码可以自给自足。我当兵走了以后,在一次城市开发中,我家的这片荒地竟然成了寸土寸金,几十亩地卖了上亿元,父亲一下子就成了亿万富翁。

  父亲有了这么多钱以后,便在原来的老宅旁建起了一幢三层楼的豪华别墅。

  由于是自家的宅基地仅仅花销了一百多万,剩下的钱,父亲准备寻求投资项目,他想把死钱变成活钱,就没给任何人。

  然而,父亲与人合伙开公司的时侯,他刚刚把自己帐上的全部资金转到公司,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帐上的所有资金就全部被合伙人骗走了。父亲因此而受到严重刺激,还没报警就患了痴呆型精神分裂症。

  当时,母亲向警方报了案,但是因为父亲已经不能提供公司及其合伙人的相关情况,警方也没有办法查找合伙人的下落和资金去向。父亲被送到了精神病疗养院。

  这一切都发生在我当兵期间。半年以后,我退伍回家,才知道了父亲得病的缘由,并由此引发了我和八个女人的故事。

  我从马祖军营回来的第一天,没进家门就到疗养院去看望父亲。我实在不敢相信,一直都很乐观的父亲竟然会这么想不开,为了钱而得精神病。可是,当我看到今年才五十多岁而且原来健壮如牛的父亲,现在竟然变得像六、七十岁的老人那样,完全一副消瘦苍老模样,我才不得不面对现实。

  晚饭前我回到家里,半年多没见面的母亲,先是抱住我亲了一下,又简单地问了问“吃饭了没有”,然后就急切的问我:“阿明!你去看你阿爸了吗,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妈,你没去看他吗?他怎么连我这个儿子都不认得了,还能跟我说什么呢?”我疲惫的丢下背包就往浴室走去。

  “阿明!你明天再去看看,想法让你爸爸跟你说话……他最心疼你,他有什么话肯定要跟你说的。”我答应一声就关上了浴室的门。

  母亲那种急迫的模样,让我不禁纳闷,她到底想要听父亲说什么?而答案则是在我洗完澡以后,才慢慢的露出了端倪。

  晚上,远嫁台北的大姐回来了。她看到我坐在客厅里,便直接冲着我说道:

  “阿明,你从军队回来也不告诉大姐,两年多没见了,大姐好想你。”说着就奔过来把我搂进她的怀里,还在我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她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紧紧的搂抱着我,两个大乳房紧贴着我的前胸。我在军队俱乐部也曾经玩过几个女人,可都没有姐姐这么大的乳房,如果她不是我姐姐,我真想摸一摸。

  “小青,别没正经的,把你弟弟抱那么紧干什么?你刚走了几天,又回来干啥?”母亲冷冷地问大姐。

  “妈,小弟当了两年兵,他每次回来我都没机会碰到,听说他退伍了,我估计他这两天该回来了,我才赶回来看看他,我喜欢小弟,和他亲热一会儿有什么不对的。要不然我还算是她的姐姐吗?”大姐终于松开了我。

  “这还差不多,你的歪主意总是特别多。”母亲的话令人费解。

  “妈,你总是不喜欢我,那我就更得和小弟多亲近了。不然的话,家里就没人喜欢我了,阿明,你说是不是啊,你回来去看爸爸了吗?”大姐问道。

  “我下车后没回家就去了。你怎么没去看爸爸。”我说。

  “我这不是刚回来嘛!另外爸爸也不喜欢我总去看他。你去爸爸那里的时侯……他没跟你说什么?”

  又是同样的问题。这使我更感到迷惑不解了,母亲和大姐为什么这样关心爸爸和我说的话?而且这么急切的询问,到底她们想知道些什么?

  “别问了,还不是一样,跟死人差不多,谁都不认得啦!”母亲在一旁插话替我回答了,只是没有丝毫关心爸爸的语气,真让我感到纳闷儿。

  我经过一天的旅途劳累,感到有些疲乏就回我的住室睡觉去了。刚刚入睡就被一阵轻微的吵嘴声闹醒了。听得出是母亲跟大姐在争论什么。

  于是,我下了床,循着声音来到了大姐的门前,站在门外仔细听着她们的争吵。

  “你都嫁出去了,还想要你爸的钱干啥?”这是母亲的声音。

  “妈,话可不能这么说,再怎么说,我也是这个家的长女,爸爸的钱总该给我一些。难道就应该都给你呀?”大姐的声调一下子高了八度。

  “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吗?想把阿明吵醒啊!再说了,你爸的钱,我也没见到哇!我是他老婆,理所当然的应该多要,可你爸爸就是不愿意给我。”

  “我猜想爸爸也不会给你,可他肯定会给小弟,爸爸最信奉子承父业的老规距,他把一切心思都放在了小弟身上。你那宝贝儿子又最喜欢你,他拿到了钱还少的了你的。你还这么用心思干啥?我知道,你想多要钱,肯定是为了你的那个小白脸?也不是我当女儿的说你,哪有让人家白玩还倒贴的!你总说我是个浪货,可我再浪也没干过赔本儿的事!”

  “闭嘴!你……你胡说什么?我跟那个小白脸怎么了?你……你怎么给你妈的脸上泼脏水!你还算是我闺女吗!”

  “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跟那个小白脸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前些天,我回家来的时候,你正和那小子干着,我就没打扰你们,可是我就像看A片一样偷看了好长时间……”

  “竟胡说,你那天很晚才到家,进门的时候就我一个人,哪来的什么小白脸!我根本就没有那种事,谁象你那么浪,都让好几个男人肏过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想勾引你爸爸呢!可是你不知道你爸爸早就不行了!你自己这么浪,还想编笆造模的吓唬我。”

  “谁吓唬你了?你自己做的事你心里最清楚。你听我给你学学,‘唉呦!我的小心肝,你的鸡巴虽然小,可是嘴上的功夫还不错,弄的老娘的屄里痒痒的,真舒服!’那小子说‘你嫌我的鸡巴小,还让我肏了那么多次,每次你都说很舒服!’你还对那小子说‘我们阿明快退伍回家了,咱们以后可不能常来常往了。

  ’那小子不同意,你还说给他一些钱补偿他。这些话,是不是那天你们淫乱的时候说的?”

  “这……这……我……你……你真的……知道了……可是……那天你很晚才回来……怎么能知道呢……”妈妈有些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那天看你们正干那事,就偷偷看了一会儿,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出去串门了,所以很晚才进家,主要是怕冲了你们的好事。我知道你可能是熬不住了,爸爸那个样子,你才找个小情人解解闷儿,我能理解,可是,哪有让人家占了身子,还要给人家钱的,难道你想跟他长期过日子呀……”

  “这……你可不能瞎说……我……哪能跟他一辈子呢……我只是想也得对得起人家。他家穷,缺钱的时侯我给他一些,就算是我给他的回报吧!咱们都是女人,你知道妈这些年熬的有多苦!你爸爸比我大十几岁,前些年就阳痿了,他早就不能和我干那事了,我也是女人,能受得住吗!”

  “那也不能倒贴呀!我女婿不行,可我从来不和别人干赔本的事,我的屄从来不让别人白肏!你还是我妈呢!咱们女人的屄就是做生意的本钱,让男人肏了就不能白肏!”

  “既然你知道这件事,我也没法瞒着你了。可是,你千万不能告诉阿明。那样阿明会看不起妈的,咱们女人能理解,他们男人可不一定能理解。下一步你想干啥,妈不管你了还不行吗。”妈妈终于向大姐投降了。

  “妈,这就对了,我们都想从阿明那里得到爸爸的钱,不管爸爸是真疯还是假疯,那么多钱一下子就被骗光了,实在不可能,爸爸肯定藏起来了,他不想给我们,无非是想留给阿明,我们只有讨好阿明才对。我想阿明会给咱们的。另外我也真的很喜爱阿明,不仅因为他是我弟弟,而是我看他比哪个男人都强。”

  “只是咱们现在也不知道阿明的心思,你爸爸的钱将来肯定会给阿明的,可阿明虽然也心疼我,但更心疼你爸爸,我担心他为了你爸爸而不顾我们,那样的话,咱们可就惨了,所以,咱们千万不要让他知道你爸爸对咱们不满意的事。”

  “这些我都知道,其实小弟最喜欢你,就是你对爸爸办错的这些事,我想阿明也会原谅你的,可我就不一样了,阿明小时候倒挺喜欢我,他长大了以后好象对我疏远了许多,所以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阿明喜欢我。”

  “你能想什么办法?难道对你亲弟弟也用色相?你和你爸爸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怎么样?反倒让你爸爸更讨厌了吧!”

  “我不管那么多,为了让小弟喜欢我,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我都心甘情愿。

  何况我还真的很喜欢小弟,只是不知道小弟的心思。我用什么办法你就不用多操心了。反正我也做了离婚的打算。”

  “怎么?!你为了要你爸爸的钱,还想和你女婿离婚?他对你不是挺好吗!

  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你可得慎重考虑。”

  “我早考虑好了,和他结婚都快五年了,他连个孩子都没给我种上,他那玩意儿特别小,从没把我干舒服过。我们也去医院查过了,是他不能生育。我再不和他离婚,简直就是守活寡了!将来小弟若是得到爸爸的钱,能给我一些,我就回去办离婚。”

  我终于搞清楚了她们的目的。原来都是为了爸爸的钱才不择手段,而且母亲在外面居然还有情人。那个“小白脸”是谁?大姐还办过让爸爸更讨厌的事?她还要想办法让我喜欢她!我实在不原意多想,也不原意再听下去,就悄悄的回房睡觉去了。

  第02章 色相诱惑

  第二天一早,我又到疗养院去探视父亲。望着两眼无神的父亲,我心里一阵难过。

  “唉,阿爸,也难怪你会精神失常,每天面对那种女人,不疯才怪呢!”我无奈的对父亲说。父亲听了我的话,似乎有些反应的看了我一下,但仍然显得两眼无神。

  回家以后,母亲和大姐又连番追问父亲和我说了什么。这一次,我心里有了盘算,事先在路上就想好了。

  “说也奇怪,今天阿爸好像认得我了,好像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我想明天再去看看,也许阿爸会慢慢好起来。”我按照路上编好的瞎话骗她们说。

  一听我这样说,母亲和大姐的眼睛都睁大了,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对对对,应该的,太好了,阿明,爸爸的病能不能好就全看你了。”我心里一阵冷笑。

  这一天,母亲和大姐对我特别殷勤,我知道她们的目的,表面上一直不动声色。我想看看她们还有什么鬼把戏。

  当天晚上,我在床上躺了许久不能入睡。母亲和大姐怎么变得钻进钱眼里去了,居然对父亲的生死都漠不关心。

  夜深以后,我的房门被轻轻的打开,大姐突然来到了我的房间。

  “阿明……阿明……”大姐用细如蚊蝇的声音叫我。我索性装睡,看她想干什么。大姐看我没有动静,就轻轻的推了我一下。看来我无法再装睡了。

  “大姐,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来找我干什么?”

  “阿明,姐姐睡不着觉,想和你呆一会儿,说说话。”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大姐,她只穿着透明的粉红色细纱睡衣,里面的白色乳罩和红色三角裤清晰可见。这时,我才觉得大姐的身材真是漂亮。

  “有啥好说的,我困了想睡觉,你还是回房睡觉去吧!”我带答不理的说。

  “我自己睡不着,干脆就在你这一起睡吧!”大姐说着就脱去了睡衣,钻进了我的被窝里。

  “姐,你怎么能这样?有你在我的被窝里,我还怎么睡觉?!”我知道大姐肯定是为了爸爸的钱的事,而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竟然用这种方式和我拉近乎。我真想翻脸把她赶走。

  可是大姐却说:“小弟,你小时候经常和姐姐一起睡,我不让你进我的被窝,你还不依不饶的。你记不记得?那时候,你总是摸着大姐的乳房睡觉。有时候你还摸大姐的下边。你还说等你长大了让姐姐给你当媳妇。对不对?”她这样说着,就把我搂进了她的怀里。

  大姐说的这些确实是事实。可那是我十来岁的时候,我什么也不懂。现在,我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能和姐姐睡在一个被窝里?!我感觉到大姐的乳房在我的身上磨蹭着,她的大腿也压在了我的腿上。我知道大姐想和我干什么了!我真有些措手不及,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大姐看我没理她,就脱去了胸罩,把我的手拽到了她的乳房上。然后接着说道:“阿明,快别装了,姐姐还让你摸乳房。你小时候,我就愿意让你摸,现在更想让你摸了。”说着,她还隔着三角裤用她的骚屄摩擦我的大腿。

  “大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明……你不知道,大姐结婚那么多年,为什么一直没有小孩?你姐夫……他的鸡巴没用……根本就是个性无能,大姐跟守活寡一样……”大姐似乎带着哭腔说。

  “可我是你的亲弟弟呀?总不能让我和你干那种事吧!”我说。

  “那有什么……姐弟俩更亲近……反正大姐早就不是正经女人了……说句粗话……大姐早就让别人肏过了……不知为什么……姐姐这次看到你……比他们谁都英俊……又高大又壮实……又成熟……早就有些忍不住了……”

  “你真的想让我肏你的屄吗?你就浪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让自己的亲弟弟肏!”我故意用淫荡的话问她。

  “哎呀……你坏死啦……欺负大姐……这还用说吗……大姐要是不浪……怎么会让你……让你肏大姐……再说了……大姐也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才愿意让你肏……”大姐说着就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衩里。

  “这……这……不可以的……哪有亲弟弟肏亲姐姐的?”

  “那怕什么……姐姐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呢……难道姐姐不漂亮……难道你不喜欢姐姐……”

  “不是……姐姐当然很漂亮……我怎能不喜欢姐姐……只是……姐弟之间怎么能……干这种事呢!”

  “有什么不能……你既然喜欢姐姐……就不用考虑别的了……哇……你的鸡巴好大呦,这么大的鸡巴不给你大姐用……还能给谁用……”大姐已经隔着裤衩摸到了我的鸡巴,同时脱去了我的裤衩。不知为什么,我的鸡巴并没有那么坚挺。

  “可是……我们是亲姐弟呀……那不让人家笑话……”我吞吞吐吐的说。

  “谁笑话……管他呢……阿明……你的鸡巴……还没硬起来,就这么大……要是硬起来就……”她说着就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她的嘴里吸吮起来。

  在大姐的一番挑逗下,我的鸡巴很快勃起,一下子就涨得大姐几乎含不住了。“嗯……嗯……好大……好粗……阿明……等一会儿……大姐要好好享受一下……大姐也不怕你笑话……大姐的屄确实很浪……好久没让人肏了……早就憋的难受了……嗯……嗯……”

  大姐一边含着我的鸡巴,一边把我的手又拽进她的三角裤内,让我抠摸她的浪屄。我现在被大姐弄的也有些欲火上升了,顺势把手指抠进了大姐的屄里。

  “我让你浪……我给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