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妻不客气,一皇二后的疯狂】【完】

摘要  朋友叫大鸟,顾名思义,鸡鸡大,从高中起就被冠以如此威猛的外号。我和大鸟关系一直很好,保持到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依旧是好朋友。大鸟很照顾我,有好...

  朋友叫大鸟,顾名思义,鸡鸡大,从高中起就被冠以如此威猛的外号。我和大鸟关系一直很好,保持到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依旧是好朋友。大鸟很照顾我,有好事都愿意和我分享,包括女人。不过并不是和我分享同一个女人,他找妹子约炮都顺便帮我问一下妹子有朋友一起来不,如果有,就带上我。至于我能不能打上一炮,就看我自己的造化了。其实这样的机会很难得的,要么是妹子只有自己一个人出来玩,要么是妹子的朋友看不上我。唉,只怪自己没有大鸟那样天赋异禀,胆大心细。

  有一天接到大鸟的电话,说微信约到一妹子,是市里面的,愿意带朋友来我们县里玩,要求是给她们做导游,带去爬山游玩。大鸟说这回很有戏的,因为微信聊的时候感觉妹子比较开放。我也没想太多,毕竟一次没成功过。就想能上就上,不能上就陪着玩几天也没关系,怎么说也是有美女作陪。

  两个妹子如期而至,经介绍,大鸟的相好叫雯雯,雯雯带来的妹子叫小涵。

  雯雯年纪和我们差不多,25岁左右。倒是小涵,才18岁,我的天,我担心人家妹子小,真心来游玩的,不是来打炮的。小涵不高,160CM不到,身材稍微有点丰满,但不算胖,一头直发,相貌一般,也不丑,但是那胸,太夸张了,可以用豪乳来形容了,好大啊,都不知道是E还是F。虽然是凶器,但是年纪小了点,也不漂亮,就对小涵失去了性趣。倒是雯雯,165CM左右,漂亮,身材好,前突后翘,感觉胸有C大,皮肤很白,小S式的短发,露出漂亮的脖子,穿着紧身牛仔裤,宽松的上衣,香肩微露,我瞬间就被征服了,可惜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何况大鸟对我这么好。

  我们带着妹子到旅馆放行李,开了两间标间,自然大鸟领着雯雯去了一间,我就领着小涵去了隔壁间。小涵竟然没有表现出惊奇或者不愿意,难道来之前她们也商量好了?我失去的性趣又回来了。大鸟进门前冲我说:

  「一会好了我来叫你。」「嗯。」我领会到大鸟言下之意就是要先发展发展。

  我看见雯雯竟然冲我妩媚一笑,就跟大鸟进去了,瞬间的四目相交,让我心头一热。

  我帮小涵放好行李,我看小涵有些沉默,我就主动找些正经话题,小妹子应该要慢慢来,瞎聊开了。边看电视边聊,聊着聊着,小涵也放得开些了,开始有了笑容,笑起来其实也还蛮好看。我主动靠近小涵,她也没什么抗拒,我就进一步试探,手放在了小涵的腰上,轻轻上下抚摸着,她还是没有抗拒。摸着摸着,我慢慢的往上摸,摸到了胸,不过没敢捏,等待着小涵的反映,她还是专心看电视,没有不自然的表情。我轻轻的揉了起来,从胸的侧面揉到了正面,小涵打开我的手,说:

  「拿开你的色爪子。」

  我感觉小涵并没有生气,只是假矜持罢了。我把小涵推到,吻住了她的双唇,舌头探了进去,探寻着她的舌头。双手抚摸着她的豪乳。小涵有所挣扎,一点力气都没用的挣扎,我自然没有理会,一只手继续隔着衣服摸胸,一只手往肚子以下摸去。小涵似乎也动了情,舌头也着急的迎接我的舌头,我以为差不多了,手就伸进了小涵的牛仔裤里,她突然用力把我推开,说:

  「那里不行!大姨妈来了。」「什么?」我心都碎了,大姨妈来你干嘛出来玩。

  「真的。」小涵自己伸手进去,拔出来的时候,两指红色。

  我失望了,算了吧,好不容易碰到个可以上的,又泡汤了。没有那种命啊——后来大鸟就来敲门了,说先去吃饭。一行4人就到附近小饭馆,点几个菜,几瓶啤酒,雯雯竟然提议喝白的,就又点了一瓶白的。我心想,尼玛老子可喝不了那么多酒。大鸟示意我不用担心,有他在。中途两妹子去洗手间,大鸟问我,刚才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我说,就亲亲摸摸而已,她大姨妈来了。大鸟大笑,说,哥对不起你,哥下次再给你物色一个。

  说来也奇怪,雯雯似乎对我更感兴趣,总是要和我干杯,啤酒喝完了,喝白酒,我酒量实在不行,2杯白酒下肚,已经开始晕了,想睡觉了。隐约听见雯雯嘲笑我不行。唉,哥真不是出来玩的人,惭愧啊。后来就不知道了,我睡着了。

  饭后,我被大鸟扶回旅馆,我倒头就睡了。期间模模糊糊的醒来,看见小涵给我拖鞋,脱衣服,盖被子,还挺会照顾人。半夜我被电视声音吵醒,看见小涵还没睡,在另一张床躺着看电视,我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我起身要喝水,小涵说:

  「我来吧。」小涵起来倒水,我看见她只穿了内裤,浑圆的肥臀,一件宽松的大T恤,还是真空。

  小涵盘膝坐在床上,也没盖被子,隐约看见私处的小内裤,我色心又起,说:

  「小涵,头有点疼,你有药吗?」我真是人才,尼玛人家能有什么药,找借口都不会。

  「没有,我帮你按按吧。」小涵就坐了过来,我躺着让她按摩头部。

  「你怎么会按摩的?」按得真心不错,一会就精神抖擞了。

  「以前学过,到按摩中心上过班。」我一听见按摩中心,心想是不是特殊服务的小姐?我说:「那你有跟客人发生点艳遇吗?」说着,我把手放在她大腿上摸了起来。

  小涵一手打开,说:「都说来大姨妈了,你还来!」「哎哟,你这么漂亮,皮肤又好,忍不住想摸摸,不做就行了嘛,我又不强迫你,就摸摸嘛。你在按摩中心上班,有没有被客人强迫过?」「没有,我那是正规中心,只按摩,没别的。

  你都想什么呢。雯雯姐厉害,经常逗得客人开心,客人给的小费很多。「」你小费多吗?「说话间,我又摸了起来,这回小涵没阻止了。

  「不多,我又不漂亮,又不会说话,基本没有回头客。」「哪里,我觉得你很好看啊,声音又好听,又年轻,皮肤水嫩水嫩的。」说着在小涵屁股上捏了一把。

  小涵羞笑,可能真没什么人称赞过她漂亮。

  我一手把小涵拉下来抱住,亲了她一下,说:「我们不做爱,就亲一下。你真的挺好看的,尤其是笑的时候,看见你的嘴唇就忍不住想吻。」说着我就吻了上去,小涵伸出舌头迎接,香唇蜜舌,入口甜腻,满口青春的味道。小涵的呼吸开始急促,我把她的大T恤撩起来,看见了波涛汹涌的凶器。真大!一手都抓不过来。大但是不下垂,还是粉嫩的乳头,果然年轻无敌啊。我轻轻的揉搓豪乳,轻舔着她的耳朵,说:「小涵,你好美,我想吃奶,可以吗。」我就喜欢这样,明知道可以,我就是要故意问一下,女孩子都会又羞又气,这要回答起来多淫荡啊。

  小涵脸红,羞笑,装作生气道:「你都看了都摸了,还问!」我用食指挑逗小涵的乳头,用力揉着,亲吻她的脖子,小涵呻吟了起来,我说:「可不可以嘛。」「啊……可以……」「可以什么?」「你……啊……吃奶啊……」我一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翻身把小涵压在身下,一口咬住硕大乳头,张大嘴用力把乳房吸进嘴里,舌头在乳头边打转,手用力的揉着。小涵用力推开我,可是推不开,我继续吮吸这乳头,左右开弓,捏着乳房,用乳房蹭我的鼻子,用力闻着,真是一对大宝贝。我松开豪乳,亲吻小涵的脸庞,说:「我弄疼你了?」小涵喘着粗气,说:「没有,就是有点受不了这么刺激。」「那你喜欢这样吗,舒服吗?」小涵一脸通红,说:「舒服,喜欢,别用力咬,咬坏了。」我轻轻的吻着她的乳头。

  这回开始细细品味着,舌尖挑逗,含在嘴里吮吸,轻轻的,像是品味一个世间罕有的仙桃,香甜滑嫩,入口即化,白里透红,红中一点,俏丽美艳,随着呼吸起伏,波涛汹涌,正品得入神,小涵说:

  「别弄了好吗,我也想要了,可是不方便。」「好吧,不弄了,虽然我下面也受不了了。改天吧。我去洗澡,你先睡觉吧。」我起身去洗澡了,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人家怎么也是个女人,虽然是出来玩的,但是也不能说别人是烂货,对我来说,即使是炮友,,也要有对彼此的尊重。洗澡出来,小涵示意我和她睡,我们聊聊天,相拥而眠。

  隔天,我们去爬山,我和大鸟都带了单反,给两妹子拍照。走得差不多了,大鸟提议让我们兵分两路,自由活动。我明白大鸟这个种马又准备野战了。可惜我的小涵啊,你为何挑这个时间来大姨妈—— 和小涵走累了,坐在草地上休息,我说:「你来大姨妈,爬山吃得消吗?」「还行。」「对了,我有巧克力,给你吃吧。」以前女友和我说,来大姨妈吃巧克力,会舒服一点。我特地给小涵买的。

  小涵很惊讶,说:「谢谢你。」说完亲了我一口,开心得像个小孩子。

  我和小涵走到一片小树林,爬山的人分两路走会在这里会和,缺不见大鸟和雯雯。可能他们没这么快,说不定再野战呢,我说走慢点,等等他们。来到一处草丛树木茂密处,我发觉丛林深处有响动,我心想肯定是有人野战,我示意小涵不要发出声音,去偷窥—— 我领着小涵摸索着往声音方向走去,我们看见了大鸟和雯雯!大鸟正抱着雯雯狂吻,手伸到衣服里抚摸着。

  「嘘,好像有人。」雯雯停下说。我和小涵赶紧趴低头。

  大鸟四处张望,没发现我们,又继续抚摸。

  「小心别被发现了。」我悄声对小涵说,小涵也显得格外兴奋,连连点头。

  我也是第一次偷窥,还是野战,鸡鸡不由的勃起了。可以看得见大鸟的手在雯雯胸前揉搓着,亲吻她的脖子,另一只手伸进雯雯的裤子里,说:

  「湿了—— 」

  「快点,小涵他们估计也快到了。」雯雯也是一脸的兴奋,解开裤子,退到膝盖处,翻身趴着,白晃晃的臀部,我的双眼不由自主的睁大看着。大鸟没有脱裤子,拉开裤链,掏出坚硬硕大的鸡鸡,扶着雯雯的腰,插了进去。雯雯轻声嗯了一声,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大鸟快速的抽插起来,雯雯忍着呻吟,只发出细细的「嗯嗯」的声音。我对小涵说:「雯雯的屁股没你的好看。」雯雯的屁股比小涵的要瘦,我想肉感一定没有小涵的好。

  「讨厌,你又没看过我光屁股。」小涵娇羞到。

  「没看过光的,摸过了,摸得出来。」我伸手隔着裤子摸着小涵的肥臀。小涵也不阻止,专心的偷窥。大鸟一直狂插猛操,没一会就射了,可能野战太刺激了,速战速决。明显看见雯雯并没有高潮,雯雯说:「晚上你要伺候好我了,讨厌。」「没有问题,这里太刺激了,控制不了,你让我快点的。」趁大鸟他们整理衣服,我和小涵已经逃离现场了。没一会,大鸟跟上我们,我和小涵冲他们两坏笑,雯雯一看就知道我们发现他们野战了,竟也不害羞,经过我身边还悄悄摸了屁股一把。她是勾引我呢?还是勾引我呢?还是勾引我呢?

  我顿时鸡鸡又充血了,顶着牛仔裤难受,我用手隔着裤子挪了挪位置。我搂住小涵的腰,轻轻抚摸着,释放一下心中的欲火。

  晚上下山回到旅馆,一关房门,我就受不了,把小涵按到墙上,吻了起来,小涵也热情的迎接着,两条火舌像蛇一样缠绕。抚摸着小涵的胸,我说:「我受不了了,怎么办。」小涵隔着裤子抚摸着我肿胀的鸡鸡,说:「我给你口一下吧,你先去洗洗。」我立马冲进浴室,脱了裤子,用香皂洗干净,挺着坚硬的鸡鸡就走了出去。小涵在床上坐着,我走到她床前,示意她跪着给我口。小涵跪下,扶着我的鸡鸡,亲吻着龟头,一手撸着,一手抚摸蛋蛋,我忘情的啊了一声,我往前挺了挺,小涵会意,把整只龟头含住,好热,好舒服。看来小涵很有经验,一点齿感也没有,用力吮吸着龟头,舌头时而轻舔马眼,时而绕着龟头打转。

  我忍不住按住小涵的头,不让她拔出来,慢慢挺进去,抓住小涵的头抽插起来,不一会,我就射了,全射进小涵嘴里了。鸡鸡在小涵嘴里慢慢软掉,小涵吞下精液,继续吮吸着软掉的鸡鸡,把鸡鸡舔干净了,说:「舒服吗?」我跪下抱着小涵,说:「对不起,刚才太兴奋了,没忍住,没弄疼你吧。」「没关系,这是奖励你的—— 」小涵羞笑道。

  越发觉得小涵是一个,可爱,体贴,温顺的女孩。有点喜欢她了。

  小涵起身去洗澡,我没穿裤子,坐在床上看电视,这时有人敲门,我套了内裤就去开门了,竟然是雯雯。她是来找小涵拿东西的,临走时,忽然一脸坏笑,悄悄在我耳边说:「我闻到精液的味道了—— 」说完,伸手隔着内裤抓了我鸡鸡一把,就走了。尼玛要不是你是大鸟的,我真想把你推到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涵又给我口了一次,摸摸亲亲就睡觉了。口交虽说是舒服,但怎么也比不是真枪实弹做爱。晚上睡觉鸡鸡总是高高勃起,难受死了。很不甘心的睡着了。

  以为一夜无事,没想到被小涵撸着我的鸡鸡撸醒了,此时天刚微亮,这时候的鸡鸡更是一柱擎天的晨勃时刻,格外的坚硬和粗大。小涵说:「大姨妈走了—— 」说完含住龟头,吮吸起来。

  我一听,睡意全无,示意小涵别口了,现在口交已经满足不了我冲天的欲火。

  我让小涵坐上去,小涵扶着鸡鸡,缓慢坐下的时候,敏感的龟头仿佛干渴的树苗,贪婪的吸收着小涵的淫水,好滑,好软,好热,已经全根插入,小涵的蜜穴好紧好紧,年轻的妹子就是不一样。晨勃的鸡鸡更是不一样,无比坚硬,好像小涵是插在木棍上的棉花糖似的。小涵轻轻的扭动着肥臀,把衣服脱掉,露出美艳无比的豪乳,好美,没想到小涵脱光后如此美丽,瞬间给普通的外表加分不少。

  硕大的乳房随着屁股的扭动而抖动着,我情不自禁的挺起胯部,冲击着小涵的蜜穴,让豪乳抖动得更快,漂亮的视觉体验啊。小涵说:

  「你别动,我来—— 」说完,把头发往后拨弄,半趴在我胸前,一对蜜桃在我眼前,晃动。小涵的臀部抬起,缓缓放下,被女人干的滋味,真是太舒服了。我稍微抬头就能啃到跳动的豪乳,舌头追击着乳头,前后诱惑,太舒服了。小涵加快了节奏,肥臀卖力的摆动着,渐渐的小涵满脸通红,轻声呻吟着,我也闭着眼睛尽情的享受如此待遇。小涵的屁股越摆越快,呻吟也大声起来,我双手抓住跳动的豪乳,用力揉搓,小涵直起身子,一上一下快速的坐着鸡鸡,双手抓住我的手,用力按着她的豪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要来了,啊……啊……要来了!不要停!啊……啊……啊」我心想是你在干我呢,还叫我别停。此时受到小涵的淫叫刺激,我感觉也快射了,我也呻吟着叫了起来,喊道:

  「快点,快点,再快点,要射了,要射了!」

  在两人的叫喊声中,小涵忽然软了下来,趴在了我身上,看来她高潮了,我也精关失守,尽情的射了,鸡鸡还没有软,在蜜穴里一跳一跳的,射个不停,太舒服了。小涵的阴道也一跳一跳的收缩着,夹着我慢慢疲软的鸡鸡,渐渐的把软掉的鸡鸡挤了出来,精液,淫水,顺着流到我的夸下,热热的。我们都不愿意动了,感受着这美妙的时光。

  天亮以后,我们又做了一次。小涵和雯雯就要回去了。我有点舍不得,似乎喜欢上了这个普通的女孩。走之前,相约下次到她们的地盘去玩。我们当然非常愿意。她们走后,大鸟问我,昨晚搞了吗。我说,搞了。大鸟开心,说,啊哈,没浪费啊,过几天我们去她们那边玩吧。再多搞几次——期间我和大鸟都分别跟自己的妹子有联系。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是大鸟跟雯雯竟然确定了关系,从炮友升级为男女朋友了!我跟小涵也只是偶尔聊聊,还维持在炮友的关系。其实我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