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摇摇欲坠

上一篇:没有了返回明末烟云下一篇:没有了

  华夏五千年历史长河,流淌过许许多多朝代,每个朝代的开始与结束,都是历史最震撼的时刻。

            ********************

  明朝末期,腐败不堪。万历和天启时代长期积累下来的诸多弊政,明朝如今已到了风雨飘摇、大厦将倾的危急时刻。

  自崇祯元年起,天灾人祸不断发生,阶级矛盾日益尖锐。明廷面对皇太极在边外的威胁和内地的灾荒与起义,弄得崇祯处处受制并焦急万分。

  在中原数省范围内流窜奔袭经年的陕西农民军突然挥师南下,出其不意地一举攻克明朝中都凤阳,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的龙兴之地,掘朱元璋祖辈之明皇陵并焚毁之,熊熊大火和弥天烟雾持续了数日之久。随后,朝廷匆忙调集各省精兵八万余人在中原地区进行会剿。八月,洪承畴负责督剿西北,卢象升负责督剿东南,剿灭农民暴乱军之战事在全国范围内拉开帷幕。十月初,崇祯帝走出了令他的自尊十分难堪的一步。

  崇祯八年,1635年,崇祯第一次下罪己诏。

  「朕以凉德,缵承大统,意与天下更新,用还祖宗之旧。不期倚任非人,遂致虏猖寇起。夫建州本属我夷,流氛原吾赤子。若使抚御得宜,何敢逆我颜行。

以全盛之天下,文武之多人,无奈夸诈得人,实功罕觏,虏乃三入,寇则七年。

师徒暴露,黎庶颠连。国帑匮绌而征调不已,闾阎凋攰而加派难停。中夜思惟,业已不胜愧愤。今年正月,复致上干皇陵。祖恫民仇,责实在朕。于是张兵措饷,勒限责成,伫望执讯歼渠,庶几上慰下对。又不期诸臣失算,再令溃决猖狂。甚至大军辱于小丑,兵民敢于无上。地方复遭蹂躏,生灵又罹汤火。痛心切齿,其何以堪!若不大加剿除,宇内何时休息!已再留多饷,今再调劲兵,立救元元,务在此举。惟是行间文武,主客士卒,劳苦饥寒,深切朕念,念其风餐露宿,朕不忍安卧深宫;念其饮冰食粗,朕不忍独享甘旨;念其披坚冒险,朕不忍独衣文绣。兹择十月三日避居武英殿,减膳撤乐,除典礼外,余以青衣从事,以示与我行间文武士卒甘苦相同之意,以寇平之日为止。文武官也各省察往过,淬励将来,上下交修,用回天意,总督总理,遍告行间,仰体朕心,共救民命。密约联络,合围大举,直捣中坚,力歼劲寇……」

  执政初期干掉魏忠贤的崇祯,虽勤勉想要励精图治、重振山河,可偏偏明朝到了他手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彻底的烂摊子了。朝上,空对着群臣晃着手板,底下的群臣往往只是一片沉默啊。

  北方大旱,赤地千里,寸草不生。五年大饥,六年大水,七年秋蝗、大饥,八年九月西乡旱,略阳水涝,民舍全没。九年旱蝗,十年秋禾全无,十一年夏飞蝗蔽天,十三年大旱,十四年旱。

  中原大地、赤野千里、饿殍遍野、民不聊生,而地方官吏仍旧逼粮催科、盘剥百姓,多处地方亦然民怨沸腾、干柴烈火、一触即燃。

  人民无法生活,只有铤而走险,农民起义首先爆发于陕北。这儿土地贫瘠,生产落后,赋税和徭役严重,加之连年发生灾荒,所以率先引起农民起义。

  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起义军因势坐大,盗匪与流民并起,各地民变不断爆发。关外的满清也不断侵扰内地,抢掠人畜无数。

  崇祯十年,1637年,崇祯第二次下罪己诏。

  「张官设吏,原为治国安民。今出仕专为身谋,居官有同贸易。催钱粮先比火耗,完正额又欲羡余。甚至已经蠲免,亦悖旨私征;才议缮修,辄乘机自润。

或召买不给价值,或驿路诡名轿抬。或差派则卖富殊贫,或理谳则以直为枉。阿堵违心,则敲朴任意。囊橐既富,则好慝可容。抚按之荐劾失真,要津之毁誉倒置。又如勋戚不知厌足,纵贪横了京畿。乡宦灭弃防维,肆侵凌于闾里。纳无赖为爪牙,受奸民之投献。不肖官吏,畏势而曲承。积恶衙蠹,生端而勾引。嗟此小民,谁能安枕!……」

  皇太极几次避开山海关绕道入关,几乎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抵抗。所到之处无不是攻城拔寨、连战连胜,掳虐人畜数十万计。如此情况下,明朝的兵部尚书亲自领军也不敢抵抗,只敢尾随清军,你进我退,你退我回。

  朝廷腐败,天灾人祸,东北有大清虎视眈眈,四处有不断冒出的农民起义军,崇祯每天都活在担惊受怕、一惊一乍的日子里,身心疲惫。

  朝廷内部的长期腐败,群臣们如同一盘散沙一样,消极疲软的度着日子。

  从北京向南,南京向北,纵横数千里之间,白骨铺满地,人烟已断绝,行人稀少。

  数千里地内荡然一空,即使有城池的地方,也仅存四周围墙,一眼望去都是杂草丛生,听不见鸡鸣狗叫,看不见一个耕田种地之人。

  为了祭祀难民和阵亡将士和被杀的各位王公大臣,崇祯帝便在宫中大作佛事来祈求天下太平。朝堂上,君臣常常忍不住痛哭一片。

  崇祯帝勤政到为处理公文彻夜不眠。一次,他去慈宁宫拜见宫中最有威望的刘太妃时,竟然坐着睡着了,刘太妃命人拿来锦被给崇祯盖上。崇祯醒来后苦涩地说,为处理公文,召见群臣他很少能休息,已经两夜未眠,说罢与刘太妃相对落泪。

  崇祯帝越来越精疲力尽了,白天在文华殿批阅奏章,接见群臣商讨国事,晚上则在乾清宫聚精会神看奏章,遇到军情紧急时便连续几昼夜不能休息,忧心仲仲、心急如焚。

  崇祯帝不甘心呐,想要挽救自知难以挽救的大明朝,然而性格和能力上的欠缺和不足。尽管多么地勤政也收效甚微。接受的本就是一个烂摊子,什么芝麻绿豆的小事情都来烦他。崇祯又心性多疑,枉杀诸如袁崇焕等国之栋梁。

  崇祯帝在和谈与战之间左右举棋不定,下不定主意,内心想要议和,却又怕丢了面子。议和在崇祯看来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但对于缓解明朝军事压力争取喘息时间却是大大有利的。但崇祯的眼光并没有那么远见,也许是太年轻了吧。

  内阁辅臣连连更换,崇祯喜欢逃避责任,死要面子。一旦出了什么事,一股脑把责任推卸给大臣。于是边事持续糜烂下去,没有什么大臣愿意为他全力的工作了。崇祯个人的心思和大臣们的心思互相倾轧在一起,宝贵的时间终于在各种推诿和拖延中一点一滴的消逝。

            *******************

  崇祯十一年(1638年)九月,清军两路南下,北京戒严。两面受敌的明朝不得不从西线把主帅洪承畴调来,与孙传庭率军入卫。是年秋,皇太极领兵攻占义州,以此为基地,展开对锦州的围攻战。崇祯帝也极力加强对山海关和锦州的防守。

  崇祯十二年初,洪承畴调任蓟辽总督,领陕西兵东来,与山海关马科、宁远吴三桂两镇合兵。锦州有松山、杏山、塔山三城,相为犄角。

  崇祯十三年冬,清军攻锦州及宁远,洪承畴派兵出援,败于塔山、杏山。

  崇祯十四年春,为挽救辽东危局,明廷遣洪承畴率宣府总兵杨国柱、大同总兵王朴、密云总兵唐通、蓟州总兵白广恩、玉田总兵曹变蛟、山海关总兵马科、前屯卫总兵王廷臣、宁远总兵吴三桂等所谓八总兵兵马,领精锐十三万、马四万来援,集结宁远,与清兵会战。

  三月,皇太极发大兵采取长期围困锦州的方针,势在必克。洪承畴主张徐徐逼近锦州,步步立营,且战且守,勿轻浪战。但兵部尚书陈新甲促战,在崇祯皇帝也希望持重的情况下,采取了速战速决的方针。八月,皇太极得知明援兵已到,便亲率大军从盛京赶来赴援,驻扎在松山、杏山之间,部署在明军的南面,济尔哈朗军攻锦州外城,截断松、杏间明军的联系,切断明军粮道,断绝洪承畴归路。

洪承畴主张决一死战,而各部总兵官主张南撤,最后集议背山突围,最后十数万人土崩瓦解。

  崇祯十五年(1642年)一月,洪承畴听说朝廷援军赶到,又派6000人马出城夜袭,被清军战败。松山一直被围困了半年之久,城中粮食殆尽,松山副将夏承德叩请清军,愿拿儿子夏舒做人质约降。三月,清军应邀夜攻,松山城破,洪承畴、巡抚邱民仰被俘,总兵曹变蛟等将领被杀。洪承畴被俘后,锦州守将祖大寿,便走出内城,率众出降。塔山、杏山也相继落入清军之手,明军的锦宁防线,实际上已不复存在。

  松山、锦州失守,洪承畴最后降清,崇祯帝暗中又想和满清议和,兵部尚书陈新甲因泄漏议和之事被处死,与清兵最后议和的机会也破灭了。

  华夏民族已经被内忧外患逼到了绝路,大明江山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前后受攻、天灾人祸、生灵涂炭。

  满清洞悉明朝连年与农民军交战,已呈土崩瓦解之势,认为入主中原时机已到,趁你病要你命了。

  李自成的大顺军渐渐逼近北京,张献忠的大军在四川建立大西,明将左良玉逃至安徽池州,各处许许多多的守将不是投降就是逃跑,战死的也是无数。

  如果大明多一个袁崇焕,多一个洪承畴这样的能臣,那该多好啊,可惜多年的腐败养出来都是一群蠢蛋。内斗凶狠、见贼就逃,乃至大明节节战败,胜少败多。

  满清虽然小但是强,以游击突袭见长,不断的抢掠大明的人畜数十万计,人口也不过区区百万左右。而此时大明的人口保守估计有一亿左右。

  大明早先如能认真组织一次对满清的胜利战争,彻底击败他们一次,就可以导致满清至少十多年缓不过劲来,很可能就因此被周边的蒙古或朝鲜给并吞消灭掉。

  但是万历至天启朝以来,党争不断、奸党乱政、腐败不堪,朝廷种种的不作为造成了今日的恶果,导致生灵涂炭、社稷遭殃。

  明朝数十年对满清的轻视和无能慢慢养肥了满清势力和胃口。如狼一样的满清看到明朝已经腐败至极,官逼民反、天灾人祸、民变不断,怎能不来吃你的肉呢?

            *********************

  秦始皇造了长城,但实际上现在看到的长城几乎都是明朝不断修建的。长城在明朝又称边墙,是明朝为了阻止蒙古人南下而修建的战略工事。

  明代后期,蒙古族逐渐分成三大部分:蒙古草原西部至准噶尔盆地一带的漠西厄鲁特各部;贝加尔湖以南、河套以北的漠北喀尔喀各部;蒙古草原东部、大漠以南的「漠南」各部。「漠南」与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国接壤,其地理位置位于后金右翼,对后金进入辽沈地区有牵制的作用。为免去后顾之忧,努尔哈赤以武力逐一征服了「漠南」各部。而「漠南」的科尔沁部,是努尔哈赤最先征服的对象。经过多次的较量,科尔沁部撤兵请盟,联姻结好。

  通过不断的联姻,从此以后满蒙一家亲,你娶我的女人我也娶你的女人。满清从此解除了右翼的军事威胁而得到了一个强大的军事助力。每每攻打明朝,科尔沁部的贝勒就率领军队追随,为击败明军立下次次战功。可见,军事目的也是满蒙联姻的一个重要原因。

  满清要入主中原,只能凭借和蒙古各部的联合。且蒙古实力强大,并处边疆,无后顾之忧,也和满清发源地相邻,满清为了维护统治最好的办法就是结亲。

  满清和蒙古贵族之间长时间、多层次的通婚,不仅巩固了双方政治上的联盟,稳定了满清的封建统治秩序。一定程度上直接促进两族间的融合,加强了满清与边远地区蒙古贵族的联系,以及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广泛交流。通过满蒙联盟,蒙古各部逐步呈现出稳定的局面,成为满清统治最稳定和最可依赖的地区和力量。

  宁远和宁锦两次战役的小胜,仅仅是阻止了满清一时的进攻势头,虽狠挫了其进攻的锐气,但未能造成多少实质性的损伤。

  然后满清目前再强也不过是一只咬人的饿狼,而李自成如日中天的大顺彷如一只狮王。这一犬一狮,趁着主人重病的时候,一起向主人咬来、撕扯着,吞噬着主人身上的血肉逐渐的壮大。

  大顺和满清都在争分夺秒的想要抢占先机,谁能占得先机,谁最后就能得到天下。

  满清焦急的是,如果大顺先攻占了北京,会对其极为不利,而吴三桂因此很可能就会投降大顺。那么,到了那个时候,满清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大顺虽然没有满清那么焦急,但灭明之心最甚,一路的节节胜利,攻占北京只是时间问题,甚至渐渐显得骄傲大意起来。预计着,当着大顺数十万大军面前,没有什么是推不平的。

  大明就像一座风雨中飘摇的大树,浑身遍布窟窿,窟窿里又充满着贪婪的蛀虫。

             *****************

  1642年。

  深深的夜,明月高照,北京城里静悄悄的,人烟稀少。一阵阵凉风刮着凄凉的街道,每一条街口都站满着士兵。

  乾清宫。

  乾清宫有暖阁九间,分上下两层,共置床二十七张,后妃们得以进御。由于室多床多,皇帝每晚就寝之处很少有人知道,以防不测。

  暖阁内,黄缎门帘随风飘摇,崇祯手拿塘报在案前来回走着。两颊如今在几盏宫灯下显得苍白而憔悴,年纪轻轻已经白发丝丝,鱼尾纹早已勾在眼角,常常失眠眼窝也有些发暗。

  崇祯突然停住脚步,闭眼仰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慢慢的呼出。

  「先皇啊,你们整年不上朝,不看群臣奏章,把一切国家大事交给亲信的太监们去处理,你们是多么的逍遥啊…」

  「朕虽力矫此弊,事必躬亲,但…每天送进宫来的各样文书像雪花一般落上御案…」

  「朕已感心力憔悴,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文书,睡觉经常在三更以后,也有时通宵不眠,何时才能批阅完这些东西呀…」

  崇祯把塘报狠狠地砸在地上,浑身气的发抖。阵阵暖风缓缓掀起半透明的黄缎门帘,门帘后侍候着的几名美艳宫女和太监吓的浑身打颤,双手紧抓衣裙不敢作声,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没有崇祯召唤他们,他们是不敢进去打扰的。

  崇祯跌坐在铺着黄垫子的御座上,双手抚在脸上揉着,稍微休息一下,仍旧挣扎精神,亲自批阅文书,亲自拟旨。

  「李闯所部在襄城大败明军,杀害陕西总督汪乔年,朕养的都是一群废物啊,先帝呀…祖宗啊…大明江山啊…就要完了呀…」

  有片刻工夫,崇祯默不做声,沉沉的在思考着什么,发暗的眼窝里是湿湿的目光。

  一阵再也顶不住的疲倦袭来,崇祯靠坐在御座上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暖阁的黄缎门帘后的宫女太监们,见皇上又开始小睡了,鱼贯而入,弓着腰快速的收拾着被崇祯搞的一片狼藉的屋子。在屋子整齐以后,又小心翼翼的整齐退出到黄缎门帘之后侍候着。

  这些美艳宫女和太监是三班倒,一刻不停的侍候着皇上。要是遇着崇祯大发雷霆的时候,便是拿他们一顿拳打脚踢,尽拿他们来出气。但不管崇祯怎么打骂他们这些宫女太监,他们都是不敢出声求饶的,嘴里只会不断唤着「奴婢罪该万死…奴婢罪该万死…」

  崇祯小睡了一会,慢慢的再次睁开眼睛。几盏宫灯下的暖阁,静悄悄的,只有暖风不断的吹开琉璃朱砂黄缎门帘。

  恢复冷静的崇祯,低着头挣扎精神,又开始批阅文书,亲自拟旨。

  「上茶…」

  「是…」

  这声回答的「是」却并不是宫女,而是崇祯知道的一位冰雪聪明,艳惊大明的绝代美人。

  琉璃朱砂黄缎门帘被宫女们的玉手缓缓掀开,露出一位身着玉白宫装的美人来。只见彩霞流转,倩影婀娜,妖娆绝世,眼眸盈似秋水,未语先笑,一头长长的乌亮秀发披散在两颊与纤细蛇腰后。

  袖口和衣襟处各有五彩祥云纹理,云中却见蝴蝶翩翩起舞,腰系玉魄白玉带,显得腰若扶柳,盈盈一握。

  双手合在一起端着一杯茶,热气从杯中腾起,淡淡的茶香沁人心脾,一阵阵传到崇祯的鼻中。但是也不及她身上飘逸而出的自然清香,嗅得神清气爽。

  「圆圆,是你呀。」

  「皇上…是奴婢…」

  崇祯接过茶杯,端详着这一只白玉龙杯,欣赏着精美的名贵艺术。用嘴唇轻轻地咂了一下,抬头瞧着陈圆圆。

  「再好的茶,再美的杯,也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噗噗…皇上你是说笑了,能侍候您是奴婢的福分…」

  她看着崇祯,温柔的勾着嘴角抿嘴笑着,眼里说不完的温柔,仿佛能温暖到人的心里一样。

  朱砂黄缎门帘后的这些宫女和太监们,平日不需要等待皇上开口,他们会根据他的眉毛良梢、嘴唇或胡子的任何轻微动作行事。只见朦朦胧胧的的门帘后的宫女太监们,面对着崇祯,半弓着腰慢慢的退去了。

  崇祯好像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瞧着她慢慢的把白玉龙杯放在御案上,把龙体坐正了起来。

  「没有外人在,就不要自称奴婢了,我的爱妃,快过来。」

  「嗯…不嘛…皇上不是说要听我弹唱那首…点绛唇…吗?」

  「哦…哦…对了…对了,朕差点忘记了,快快给朕献来。」

  「遵命…皇上」

  她温柔的抿嘴微笑着看向崇祯,轻轻的弯腿行礼,然后转过身子,人丽如花,似云出岫。

  只见披散着的长长秀发,在她背对着崇祯向朱砂黄缎门帘轻移莲步的时候,不住的在纤细的蛇腰和美背飘摇着。

  崇祯一时竟看得发呆,偷偷的咽下口水,目光中充满美好的向往似的。

  她走到朱砂黄缎门帘后,放下门帘,半透明的门帘便挡住了自己。崇祯只能看到门帘后朦朦胧胧的她。

  陈圆圆拿来一张雕龙画凤的紫檀小凳子,手拿着南唐李后主爱妃所用的天目琵琶,隔着朱砂黄缎门帘,坐在凳子上开始弹唱点绛唇曲子。

  朦朦胧胧的的秀美身姿融入了崇祯的眼里,悠扬轻妙飘渺的乐声和人声,从不断不急不缓分合的樱桃红唇于琵琶上传出。

  天目琵琶随着陈圆圆左手不住的捺、带、擞指法,右手不住的弹、挑、夹弹、滚、双弹、双挑、剔、抚、飞、双飞指法。美妙悠扬的音色配合着美人的声音,慢慢的传扬开来。莺声呖呖连绵不绝,六马仰秣。

  「一夜…东风…枕边吹散…愁多少…」

  陈圆圆隔着朦胧的朱砂黄缎门帘,坐在凳子上温柔的看着崇祯,红唇慢慢的开合清唱着。

  「数声…啼鸟…梦转…纱窗晓…」

  崇祯凝神屏气,入迷着魔,仿佛融入进了歌声和乐色里描绘的美好情景一样。

  「乍见…春初…数声啼鸟…转眼…春将老…」

  陈圆圆容辞闲雅,额秀颐丰、靓丽绝世,有名士大家风度,崇祯为之魂断。

  「长亭道…天边…芳草…只有…归时好…」

  陈圆圆不时摆动着螓首,长长秀发随而飘动,倾泻在两颊与胸前,酥胸颤动,香艳四溢,纤长的玉指灵活的弹奏着南唐李后主爱妃所用的天目琵琶。

  「一夜…东风…枕边吹散…愁多少…」

  陈圆圆弹奏着天目琵琶,优雅地慢慢站起身姿,往崇祯方向轻移莲步。朱砂黄缎门帘缓缓的被她的美体掀开,露出了崇祯昼思夜想的身姿。

  「数声…啼鸟…梦转…纱窗晓…」

  陈圆圆刘海后的凤眸加入了一些冷淡的眼神,她凝视着崇祯,轻轻晃着螓首不住的弹唱。人澹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湘裙,真如孤鸾之在烟雾。

  「乍见…春初…数声啼鸟…转眼…春将老…」

  只是几秒,冷淡的眼神化为带点挑逗的样子,依然凝视着崇祯。咿呀啁哳调,乃出圆圆口,如云出岫,如珠大盘,令人欲仙欲死。

  「长亭道…天边…芳草…只有…归时好…」

  陈圆圆缓缓的把天目琵琶高举过头顶,轻晃着香肩的同时,纤细的蛇腰开始缓缓的旋转起来,挑逗的眼神凝视着崇祯,容颜上又带一点笑意。隐逸的心绪就像闲云一样,从山谷中飘出来,世间的安静或喧闹与它毫无关系了。

  「长亭道…天边…芳草…只有…」

  歌曲接近尾声,陈圆圆优雅转身背对崇祯,高举的天目琵琶放了下来。这时,美体上的玉白宫装一层层的水银泻地一样落下,竟是里三层外三层,层层纹理不同,体态倾靡。

  「归时好…」

  几盏宫灯下,已经裸体的陈圆圆转过身来,笑着凝视着崇祯。体态高挑、苗条又不失丰满,该瘦的地方极瘦,该丰润的地方一点也不差。

  陈圆圆拿着琵琶,用琵琶头慢慢挡在眼前,崇祯焦急的站了起来,向她走来。

  陈圆圆接着又把琵琶头移开露出绝世容颜,歪着笑脸瞧着有些心急的崇祯,红唇微分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给崇祯一个迷人的微笑。

  崇祯走来,盯着陈圆圆的眼睛,缓缓把她抱了起来,一手横穿她的脚弯抱着她的修长大腿。嘴里竟唱起了刚才陈圆圆唱的歌曲点绛唇,转身就往一间设有龙床的暖阁里走。

  「乍见…春初…数声啼鸟…你就跑不了」

  「噗噗…皇上…你乱唱…咯咯…」

  「长亭道…天边…芳草…只有…圆圆好…」

  「噗噗…你还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