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三打白骨精】【作者:六月出妖精】【完】

摘要  话说三藏师徒别了镇元大仙,行了几日,便见到一夜高峰,那山高耸入云,山腰之上尽是烟雾缭绕,悟空睁眼看去,满山尽是豺狼虎豹,狡兔野狐。   山上险峻...

  话说三藏师徒别了镇元大仙,行了几日,便见到一夜高峰,那山高耸入云,山腰之上尽是烟雾缭绕,悟空睁眼看去,满山尽是豺狼虎豹,狡兔野狐。

  山上险峻异常,全然容不得两人并行。

  悟空对三藏说道:「师傅,山上骑马难行,您还是下来走走吧」,三藏说到:

  「你我一路行来,凡是山高险岭,必有妖怪横行,这山高耸入云,不下万丈,而且云雾缭绕,想来必有成精的」,这里八戒接话说:「师傅,有道是水深生蛟龙,山高生精怪,这里有几个精怪也是正常,不过俺老猪刚才看了,这山中的妖精没什么厉害的,要是有拿个敢来犯的,看俺老猪一耙子把它超渡了」。

  悟空不屑的想,这呆子就会说大话,真要来了个厉害的,还不是第一个跑,那唐僧乃是有道高僧,听闻八戒满口叫杀叫打的,便心生不满,「我佛有慈悲之心,虽是一条畜生,若无犯下大恶,也要给他一丝机会,岂可打杀,昔年佛祖割肉喂鹰,慈心昭示六道众生,身为佛门弟子,要常持慈悲之心。」八戒心想,到时候妖怪把你给吃了,看你还有没慈悲之心,嘴上却说道:

  「师傅说的是,弟子受教了。」

  又行半日,三藏却已是感到饥饿,于是对悟空说到,「悟空,为师已经大半日未曾进食,现在腹中空空,你且去寻些斋饭来」,悟空答道:「这方圆百里,不见得有人家,俺老孙恐怕一时不能回来」,八戒贪吃,听三藏让悟空去化斋,但说道,「猴哥,你切莫担心,有我和沙师弟在,师傅不会有事的。师傅肉体凡胎,受不饥,若饿坏了师傅,岂不是大事。」悟空素知八戒贪吃懒做,说出的话十里面九成是靠不住的,但也不能饿着师傅,好在沙僧老实可靠,便对沙僧嘱咐到:「沙师弟,你定要保护好师傅,万不要离开,俺老孙去去就回」,沙僧拍着胸脯说,「大师兄尽管去,我和二师兄定保师傅周全」,悟空听完,纵身一跃,便消失身影。

  却说这山中有一妖精,名为红粉夫人,山中修炼有成的精怪都知道这白骨夫人乃是一具白骨修炼而来,昔年成得一高人点化,修成红粉大法,这红粉大法端的厉害,但凡碰到之人三魂七魄皆不受控制,只能任由红粉夫人吸尽一身精血,最后化为一堆白骨。

  这红粉夫人早就得到消息,得知唐僧一行人将到此处,早早的命了各方精怪留意,这师徒四人一入山中便被监视,只是惘然不知而已。

  红粉夫人早就听闻那猴子厉害,断不肯和他相斗的,便想趁这个空,将那唐僧掳了,只是他身边二人虽本事平平,但终究有些道行,若是被缠住,引来了那猴子,岂不是坏了大事,于是便化作一二八少女,提着香篮,装了些草木石头,将其变成斋饭的样子,如此只要有机会靠近唐僧,抓到他还不是简单的事。

  这红粉夫人变成二八少女的模样,却是眉清目秀,齿白唇红,虽是布衣裙衩,却端的是花容月帽,猪八戒看了,当时就心动不已,唐僧乃是有道高僧,却也觉得眼前一亮,只是沙僧素来木讷,纵然有这绝色女子在旁,却是当成骷髅无异了。

  八戒趋步上前,合掌问道:「女菩萨,往哪里去?」这八戒本是天上神仙,一身修养好生了得,若非生了个猪头,这动作却也不失风度,那红粉夫人一见到八戒的样子,装做害怕的样子,直接吓的倒了下去,八戒身子一晃,便已将红粉夫人揽入臂中,八戒抱着红粉夫人,只觉入手处温润如玉,肤滑脂凝,几乎忍不住要将她上下非礼一番,从这角度看去,红粉夫人酥胸半露,柳眉积黛,当真是国色天香,当年即使在天上,也没几个比得上了。

  红粉夫人闻着猪八戒身上骚味,只觉得满是厌恶,那贼手居然感偷摸自己,事后必将它剁碎了喂狗,虽说心中恨意万分,面上却是极恐惧的模样,如同见了恶鬼一般,红粉夫人娇躯一挣,脱离了八戒,却装成不慎跌倒的样子,身上布衣被一扯一挂,撕拉一声裸了半边身子出来,当时看来,体似燕藏柳,冰肌藏玉骨,真是个销魂人物。

  三藏连忙转过身去,八戒却是眼睛都转不过来了,沙僧站在旁边,视其如无物,然而终是非礼,却也是转过了头去,红粉夫人心里暗骂,你这死猪头,看我事后如此收拾你,「阿弥陀佛,女施主暂且披上这袈裟」,八戒不愿错过这等好机会,便手快接过了袈裟,送给红粉夫人,只是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红粉夫人裸露的娇躯,红粉夫人抓过袈裟,赶紧包住了自己,只是先前已然落入众人眼中,这被包住扣却更惹人遐思了。

  「女施主切莫害怕,我这二位徒弟虽然相貌丑陋,却都是吃素行善的人家」,红粉夫人缩了缩身体,越发显得可怜起来,她本想就这般将唐僧掳了去,但那猪八戒却死盯着她,当真是机会不大,「女施主是哪里人士,不知为何孤身一人到这山里来」,这红粉夫人自是装模作样的回答了一番,却是说到吃的,那八戒眼看着没有再看春光的机会,便寻子红粉夫人带来的饭要送给三藏吃,三藏又和红粉夫人推让了一番,却也接受了她的善意,八戒拿着馒头递给沙僧,红粉夫人寻着机会正要动手,却斗闻一声惊喝「师傅」,转头一看,却是那猴子寻了回来,手提着金箍棒打了过来,红粉夫人一惊,情急下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她眼中红芒一闪,悟空便觉得自己掉入了一片诡异环境中,四周全是白茫茫的雾气,几个俏丽的女子穿梭其中,仔细一看,洁白的胴体惹隐惹陷,几个女子围绕着悟空旋转,不时作出撩人的动作,奈何这猴子本是天地所生,生来便化为猴子模样,对于人世情欲私毫不知,虽和菩提道人修炼有成,但菩提道人乃是有道之士,自不会带他去体验什么人间美妙了,若换成猪八戒那般,这招自然是无往不利,悟空运起火眼金睛,发现四人居然全是真人,并非幻像,悟空举棒打来,那四个女子毫无还手之力,便被打死在地,悟空尚未明白,周围又出现同样的四个女子,和刚才一模一样,仍是白骨夫人的样子。

  这四女轻纱遮体,私处隐隐欲露,一举一动似嗔似笑,四人毫不惧怕的围着悟空,悟空又试着打了几次,只是这女子消失后就立刻凝聚出来,端的毫无破绽,悟空心想,不如看看这女子有何手段,待其出手,必是露出破绽之时,俺老孙到时一棒即可。

  四个面貌姣好的女子围在身旁,用肢体撩着悟空的身体,换成别人早个抱着销魂了一番,这猴子却是毫无动静。

  其中二个女子摸着悟空结实的胸膛,纤细的手指寸寸滑下,停在悟空大腿根部,手指向着悟空胯下摸去,原来是吸人精髓的小手段,悟空虽然不爱看书,但终究是得过明师指点,菩提老祖上天下地无所不知,昔日讲经时亦提过此种手段,只是他下山后天下碰到的要不就是横行一方的枭雄,要不就是修道有成的神仙,这种肖小段又如何碰到,悟空既然明了个原由,自不将其放在心上,任由四女挑逗。

  二女握住悟空的阳具一阵揉搓,悟空顿觉下身如同陷入一片软玉之中,又如浸润在温水之中,十分的舒服,心想,原来倒不知这温柔香中也有一番滋味,怪不得凡世那么多人贪恋。

  二女手握着悟空涨大的阳具,又用嘴亲吻悟空的乳头,自悟空修道以来从来没享受过如此待遇,却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看悟空已经开始享受,另二女蹲下,同时亲吻悟空阳具,一阵销魂感从下身传来,悟空觉得从来没这么爽过,一女抬起头,和悟空亲吻起来,悟空本不通此道,只是任由那女子引导,他本是聪慧,不几下便悟了个差不多,反而开始攻击女子起来。

  悟空抱着眼前的女子,双手直接抓住女子双乳,在上面又揉又搓,女子嘤咛一声软在了他怀中,身下二女适时让开位置,悟空阳具正好抵在女子阴部,赤热的阳具抵着,女子身体又软了三分,身下二女正要抓住悟空阳具将它对准女子阴穴插进去,却没想到下身一挺,阳具便破开女子阴穴,直入根而没。

  悟空天性聪慧,自是举一反三,此时很快便上了道,直将那女子操的浑身颤抖,死死的抱着他的身体,悟空抓住女子屁股,腰部不断耸动,他本是玩棒的高手,如今更是将棒法运到了这种地方,那女子虽然有点修为,但如此耐的住悟空如此征伐,没用多久便一泄而出,这茫茫雾气也随即消息,悟空顿时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仍然提着棍子对着女子打了过去,对方脸上却是一片酡红,眼中如喝醉了一般迷茫。

  悟空一棒下去,那女子自然射死道消,悟空这才发现自己下身硬挺着,想起刚个销魂情景,心中不免有所后悔,连忙念了个号,把自己掩了过去。

  三藏自是责怪悟空乱杀好人,再加上八戒扇风点火,纵然有心解释,却也说不出个七八来,那三藏考虑到以后还要靠这猴子降妖除魔,虽是生气,却也只是责骂了一番,当即让悟空将她埋了,立了无名坟来,念上一段经。

  发生了这等事,三藏暗中生着闷气,让八戒带头,只是让悟空再后面缀着,四人又行了一个时辰,这时一个体态丰满的女人喊着女儿走了过来,只见她眼睛水汪汪的真如少女一般,眼角带媚,真是万种风情,这夫人走的端庄大方,一看便知是个有修养的,只是那而上春光,又为她添上了一丝魅惑。

  悟空一看,大叫不好,这分明就是自己刚打死的妖怪,怎的又活了过来。

  这时夫人对三藏行礼,问道,「长老可见过我女儿,她为她父亲送饭,不知怎的,到现在都还没归来长老可有见到」,三藏暗叫不好,难道这夫人便是那女子的母亲,不由迟疑,那夫人察言观色,见三藏脸色不对,「长老可是见过我女儿?」三藏是出家人,被这夫人逼问,却也没有撒谎,直言说她女儿被自己徒弟害死了,只是弟子过,师傅错,但凭夫人责罚。

  悟空自那夫人出现便注意着她,只是如今三藏对他心有芥蒂,只怕自己还没出手,就被他紧箍咒一念,白白的委屈了自己。

  这时那夫人听到自己女儿被悟空杀死,悲疼不已,又听三藏任其责罚,帮作疯狂的喊到,「你还我女儿命来,双手向着三藏面门抓来」,那双手蕴满妖气,可穿金裂石,若真被抓着,这唐僧的小命可就没了,悟空再也不顾唐僧责罚,大喝到,「妖怪,休得放肆」,身子一抖,便已插入三藏和那夫人中间,手如钢箍一般抓住那夫人左手,那夫子眼中异芒一闪,又是这招,悟空暗叫不妙,却已被移入诡异空间之中,只是这次没了那雾气,那夫人含笑站在不远处,正笑盈盈的望着悟空,「妖怪,你又想使什么手段,上次没打死你,这次你可没那么走运了」,「小女子对大圣仰慕的很,有些话想对大圣说的,昔年大圣竖旗为王,横霸一方,就连天庭都奈何不得,天下万妖莫不以大圣为荣,提起大圣名字,三道六界,谁不知大圣名字,谁知见面不如闻名,大圣如今何窝囊……」「呸,你这妖精,少来挑拨离间之言,唐僧对俺老孙有恩,俺老孙知恩图报,再说俺老孙也答应了观音菩萨保护唐僧西去,如今岂能言而无信。你这妖怪,快快收了你这法术,不然今次必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

  「大圣好生固执,那唐僧如此羞辱于你,视你如仆为奴,谈何恩情,大圣难道愿放弃尊严,从此就侍候在他旁边吗?」「你这妖怪切莫多说,只要你放弃吃唐僧肉的念头,俺老孙出去后定放你一条生路」。

  红粉夫人见无法说动悟空,便说道:「大圣即自甘堕落,小女子亦无话可说,大圣请自便」。

  说完就要溜走,「定」,悟空却是使出了定身法来,上次他碰巧破了女子法术,这若任由女子消息,还不知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出去,等他出去,或许唐僧都被吃的只剩骨头了。

  「妖精,怪放俺老孙出去,不然俺老孙可就无礼了」。

  那夫人不知想到何处,脸上一红,娇笑着说「大圣乃是小女子仰慕的英雄好汉,大圣能看上小女子,乃是小女子的福气」,悟空见这妖怪始终不肯放自己出去,心想只好再用上次的方法了,口中一吹,红粉夫人身上的衣服便消失个干干净净,一双硕大的乳房挺在悟空面前,上次烟雾缭绕,倒是没看清女子的身体,这次悟空却是看了个全面,与上次见面却是不同,这女子化作夫人模样,却是一副成熟姿态,玉体丰满,本有几分端庄的气质这时却染上了几分荡意,配合水汪汪的眼睛,当真是骚媚不已。

  「大圣当真无趣,就这般把人家脱了个精光」,悟空哪有心思和她辩论,抓了阳具就想向她阴穴中插去,「啊呀,你想要杀死我啊,我下面无水,这般干涸你如何插的进去,大圣按我上次那般,下面自然会湿润」,红粉夫人怕悟空真的就这么插进来,到时候岂不是要疼煞自己,这才指点一二,悟空想起上次女子被自己抓到胸部后身体变软,不由想到,莫非还要如此,于是他有模有样的抓着夫人胸部,只是他手上力大,不知轻重,却是把红粉夫人给抓疼了,红粉夫人轻哼一声,随着悟空在红粉夫人乳房上揉搓,却是掌握住了力道,红粉夫人在悟空揉动下脸上露出舒服的神色来,只是被定身法定着,动弹不得,否则必然倒了下去,悟空揉着红粉夫人的香乳,另一只手伸向下面,感到下面已经开始湿润,红粉夫人下阴被悟空的手刺激着,甚是麻痒,不由自主的想去蹭悟空的手,只是身边仍是动弹不得。

  「大圣,解开我的定身法好吗?小女子这样难受」,「你这妖精,诡计多端,休想骗我」,红粉夫人不由气闷,只是随着挑逗,只想着让悟空赶紧的插进来,倒也免了这番痛苦。

  悟空观那红粉夫人已是足够湿润,但试着把阳具插入,红粉夫人感觉到悟空的动作,心中欢喜欢,阴穴被充满,红纷夫人舒爽的叫了声,有了上次的经验,悟空这次更加得心应手,把红粉夫人操的毫无还手之力,突然间,悟空感觉头疼欲裂,分明是紧箍咒发作的样子。

  这紧箍咒何等害,纵然当年他经历雷打火烧,也没求个饶,只是这紧箍咒却是难以承受。

  疼痛下悟空支起法力,向旁边一踢,而红粉夫人正在旁边,正被悟空踢了个正着,悟空全力一脚下去,可裂金石,这红粉夫人又如何承受的住,立时五脏俱碎。

  三藏本看到悟空拿住了那夫人,怕悟空再次行凶,这才念起了紧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