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圣经】【完】

摘要  第01章 心性大变   白子飞愣愣的看着前方,心如刀绞。几天前还信誓旦旦要天长地久,青梅竹马的赵雨霏就这么小鸟依人的偎依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从家里走出...

  第01章 心性大变

  白子飞愣愣的看着前方,心如刀绞。几天前还信誓旦旦要天长地久,青梅竹马的赵雨霏就这么小鸟依人的偎依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从家里走出来,脸上还带着高潮后的余韵,时不时还向他献上自己甜蜜的香吻,一幕幕看得白子飞感到脑子一阵阵的眩晕,心中涌起一阵软弱无力和被欺骗后的怒火。

  世事总是这么无常,如果白子飞没有看到这一幕,或者他会很高兴的告诉这个女子他的秘密,与她一同分享这个宝物带来的力量,他甚至或许还会成为超人或者蜘蛛侠一样的存在,用自己的力量做一个正义超人。

  但事实就是如此。

  白子飞紧紧握住拳头,作为一个孤儿,他知道凡事要忍。他现在并没有力量向那个男的争什么。公平?笑话,有谁会认为一个富家少爷和一个孤儿(顶多是学习好一点的孤儿)之间有什么公平?抢你的女人?呵呵,那是少爷看得起你。

  白子飞扭过头,静静的离开,在不远的街对面,那美丽的让人感到炫目的女子还在向她身边的男人娇嗔撒娇,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不断扭动着,勾起那男子一阵阵的欲火。

  白子飞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逛旧书市场,有时他也会买上一两本旧书。反正这些书都很便宜,而他父母去世时,给他留下来四套房子,他自己住一套最大的,剩下的三套租出去,一个月也有五六千的收入,倒也衣食无忧,再加上银行里的存款,他完全可以过上很不错的生活,也许这也是赵语菲一直没有将她又找了一个男人的事告诉他的原因吧。

  几天前,白子飞在旧书市场逛的时候,看到了一本黑皮书,上面缠着几条铁链,或许是因为那奇特的卖相,他竟鬼使神差的将它买了下来。回到家中打开一看,却全是一些看不懂的文字,他有些恼怒的对书吐了一口吐沫,将书扔在一边去了。

  当天晚上,等白子飞睡着后,那书却发出一阵阵奇异的光芒,接着,白子飞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好像有谁在教他一些什么东西。等他醒来后,却发现已经过了三天,下意识的翻开那本书,他惊异的发现居然可以看得懂了。

  这本书叫做催眠圣经,作者已不可考,而要开启这本书的就是血液,或者人体的其他任何液体。看到这里,白子飞不由想到那口吐沫,心中暗叫侥幸。继续看下去,白子飞有一种越看越心惊的感觉。

  催眠圣经里记录着很多催眠,控制的法门,可以完全的控制一个人,让他成为自己的奴隶也好,做牛做马也好,甚至让他自杀都可以轻易做到。而每控制一个人,都能获得这个人一成的精神力,当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修炼更加深奥的法门。

  白子飞跑回家里,打开催眠圣经,冷笑着,深吸一口气,开始照着催眠圣经上的法门开始修炼起来。

  催眠圣经上的催眠术共分七层,第一层叫做魅惑术,魅惑术并不能直接控制别人,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影响,但也是最好修炼的,白子飞照着催眠圣经修炼魅惑术,只用了三天就基本上掌握了魅惑术。只是由于魅惑术无法控制别人的心灵,自然也就无法获得对方的精神力。

  白子飞知道自己现在还差得很远,但获得一种新的能力的快感还是让他有些跃跃欲试。于是,他便离开他的住所,到外面试一下自己的能力到底怎样。

  现在正值暑假,白子飞一出来,只觉得暑气扑面而来,若是以前他一定不会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跑出去,但这次不同,他的眼睛不断的在马路上的女孩儿身上逡巡,由于炎热的天气,街上的女子都穿的十分清凉,也正好方便让白子飞选择目标。

  白子飞深知现在他的能力还十分低下,不能引人注意,所谓的魅惑术最好用的地方莫过于搭讪,那么最好的地方应该就是酒吧和步行街了。

  白子飞出来的时候天色还早,酒吧还没有营业,他便把目标瞄在步行街上。

  去银行取了些钱,通过赵雨霏的事,白子飞算是认清了,现在的这些女人,十成里面有八成都是只认权和钱,他现在掌握的毕竟只是比较低级的魅惑术,如果没钱没权,想要把那些女人弄上床可能性未免太低,通过催眠圣经上的介绍,他知道魅惑术只能作为一个引子,可以让对方在感觉上有些改变,但不足以控制对方,更不用说改变了。

  白子飞来到步行街,一双眼睛不住的往马路两边的女孩身上扫射,寻找自己的猎物。

  「嘿,白子飞?」

  白子飞正在寻找猎物时,却听到身后一声熟悉的,娇滴滴的喊声,白子飞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很好,第一个就拿她来下手。

  白子飞身后的是和他同班的女生,叫孙雨馨,和白子飞的青梅竹马赵雨霏称为文学院双美,又因为他们名字中都有一个「雨」字,所以又有人叫他们「文学院的小雨滴」,美貌不在赵雨霏之下,她现在正穿着一身雪白的洋装,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着,皮肤嫩生生的,似乎可以掐出水来,一双俏丽的笑眼总是带着一丝狡黠,此时她正俏生生的站在白子飞身后,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

  白子飞自然知道她那种有些古怪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她和赵雨霏不同,赵雨霏在遇到那个男人之前,还一直守着自己的处女身,待价而沽,即使白子飞也没有和她突破最后一层。

  而孙雨馨不同,即使是白子飞和她没有什么交集,也知道这个女人可以说是艳名远扬,他曾听说孙雨馨放言只要她看上一个男人,那么当天晚上就可以上了他,而她身边总是少不了男人。

  赵雨霏身边的那个男人周川,也正是孙雨馨介绍给她的,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公子,本来是想追求孙雨馨的,但她却看不上他,而孙,赵两人齐名,赵雨霏却一直守着自己的处女不放,无形中就比孙雨馨高了一筹,便把周川被推向赵雨霏,而周川也不负花花公子之名,很快就得手了。

  「你好,孙雨馨。」

  白子飞淡淡的笑着,说道。

  「呵呵,你好,雨霏呢?你们没在一起么?」

  白子飞心里一抽,暗骂婊子,知道她肯定知道赵雨霏和那个男人的事,甚至和那件事直接有关。白子飞心里一横,双眼突然变得深邃,魅惑术全力发动。

  孙雨馨突然感到眼前的男人变得充满了魅力和神秘,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是如此的深邃,令她不由自主的陷进去。

  「唉,我也不知道,她最近好像很忙,一直找不到她。」

  孙雨馨已经得到周川的消息,知道他已经占有了孙雨馨,今天在街上偶遇白子飞,本来是想调侃他一下,但一看到他那双眸子,竟然变得不忍心起来,甚至后悔自己竟然把那个该死的男人介绍给赵雨霏,等到眼前的男子知道后,他该多么伤心啊……

  除非,除非有一个女人能取代赵雨霏的位置。孙雨馨如是想着。

  渐渐地孙雨馨的看白子飞的眼神也渐渐变了,变得有些温柔,有些怜爱,白子飞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喜,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踏出了第一步。

  「那么你现在有什么安排么?」

  孙雨馨问道。

  「没有啊,就是有些无聊,所以出来逛逛。」

  白子飞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

  都是因为我,要不然他们俩应该在一起吧。孙雨馨看到白子飞那一副有些失落,有些无奈的样子,想道,也更加坚定了要安慰他的想法。

  「既然你也没有安排,那就陪我走走吧。」

  孙雨馨有些期待的提议,正中白子飞下怀。

  他冷静下来说道:「荣幸之至。」

  孙雨馨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抓住白子飞的大手,白子飞感到一只娇小滑腻的小手钻进自己的手中,心里一荡,暗想这魅惑术果然厉害,顺利的话,今天就能把这个女人弄上床,想到这个女人的艳名,心中不由痒了起来。

  白子飞牵着孙雨馨的小手在步行街上逛了起来,二人倒也没有买什么东西,孙雨馨因为心理作用,倒也没有让白子飞大出血,反而十分照顾他的感觉,选了几个小玩意就不再买什么东西了,到了下午六点左右,两人逛的也有些累了,便找了个饭店吃饭。

  吃完饭,两人手牵手走出了饭店,白子飞问孙雨馨道:「接下来有什么活动么?」

  「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我们去逛夜市吧!」

  「恩,好啊。」

  「我们走吧。」

  两人手牵手在夜市一直逛到十二点多,一路上白子飞一直全力催动魅惑术,而孙雨馨也渐渐沉迷其中,对白子飞有些不可自拔,双眼迷离,直直的盯着白子飞。

  如果是以前,那么白子飞可能会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但现在他只觉得痛快,这世界笑贫不笑娼,你无耻也好,下流也罢,只要你有足够的本事,你就可以将别人玩弄于股掌——就好像以前的他一样。

  白子飞感到时机差不多了,就对身边的女孩说:「馨儿,现在也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恩,好,我,我自己在外面包了间房,你送我过去吧。」

  孙雨馨自然知道白子飞是什么意思,轻轻点了点头,有些娇羞的低下头,昏黄的灯光照射下,白子飞觉得这女孩好像一朵娇怯怯绽开的百合,好不诱人,不由一愣,但立刻就醒了过来,暗骂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还装什么清纯。

  孙雨馨带着白子飞回到她的住处,白子飞一进房间就从身后紧紧的抱起她,孙雨馨似乎没想到白子飞如此急色,身体一僵,随即软倒,任由白子飞施为。

  白子飞将头埋在孙雨馨弥漫着淡淡的清香的秀发里,尽情的嗅着那种令他着迷的气息。双手也不老实的攀上了孙雨馨那一对饱满的双峰。

  孙雨馨顿时有如雷击,「嘤」的一声,几乎站立不住,俏脸蒙上一层可爱的晕红。

  白子飞一双大手狠狠抓住孙雨馨那对坚挺饱满的玉乳,只觉得孙雨馨的乳房充满了弹性,即使隔着几层衣服也能感到它们无限的活力。

  孙雨馨长长的呻吟了一声,似乎从某种压力中解脱出来,娇躯不老实的扭动着,双眼迷蒙,好像罩上一层迷雾。

  「啊……阿飞,我们,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同样的话,同样的话!

  也是一个晚上,赵雨霏软软的身体轻轻的靠在白子飞身上,轻声说道,水汪汪的眼睛里那浓浓的情思让白子飞深深的沉迷其中,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见鬼去吧,你们这些婊子。」

  白子飞在心里疯狂的嘶吼着。

  他的眼睛霎的变得血红,心中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抽痛,一阵粗喘,双手更加努力的在孙雨馨娇嫩的肉体上肆虐,要在这个美丽的肉体上发泄那种被背叛的感受。

  孙雨馨感到白子飞的动作突然变得更加粗野,以为这是白子飞在表示同意,遂放下最后一丝矜持,转过身来,向白子飞献上香吻,更把小香舌吐出来,任由对方品味。

  「这……这是吻么?」

  白子飞一边品尝着这美人口中的琼汁,捕捉着灵巧的钻进自己嘴里的灵蛇,一边暗暗想着。

  这可怜的家伙,连自己女友的初吻都没有得到就被人抢走了女友的一切。

  「嗯……」

  白子飞终于松开了紧紧含住怀中美人的小嘴,两人的嘴唇间挂起一条透明的唾液,显得格外淫靡。

  「你会好好对我么?」

  孙雨馨双眼迷离,好像没有焦距一般,喃喃的问道。

  该死,该死的。

  「会的,我当然,当然会一直一直像现在这么宠着你的。」

  当年对赵雨霏,他也是这么说的……

  孙雨馨好像得到什么保证似的,慢慢的向后退了两步,解开自己身上洋装的口子,雪白娇嫩的身体顿时露了出来。

  孙雨馨身形相当高,足有一米七出头,站在一米八五的白子飞面前也只低小半个头,一对足有34C的乳房跳了出来,白的耀眼,而孙雨馨还在发育中,也不知以后会变成怎样的巨物,两条玉腿又白又长,勾的白子飞双眼发直,上下扫视着,也不知要看哪里。

  「你还在等什么?白郎。」

  孙雨馨轻轻抛了个媚眼,笑道。

  白子飞打了个颤,「白郎」?妈的,好一个风骚的女人,他感到一股火热由胸口冲到丹田,肉棒不老实的硬了起来。

  孙雨馨看到白子飞下体的异状,轻轻一笑,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妩媚。

  白子飞毕竟还是第一次,能忍到现在已经是他的极限,哪里还能在忍下去,饿狼一般扑了上去,抱起孙雨馨便扔到沙发上,三两下脱了自己的衣服,合身压了上去。

  「啊……」

  白子飞压上的一刹,孙雨馨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娇躯微微的扭动着。

  白子飞的大嘴不断在孙雨馨身上啃,咬,舔,吸,右手随手扯掉这美人胸口的乳罩,大力的揉,搓,捏,在孙雨馨坚挺的胸部留下一道道痕迹。

  孙雨馨配合的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甜美的声音。

  白子飞觉得自己胯下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几乎就要爆炸开了,一把撕去自己的短裤,火热的阳物顿时弹了出来。对着孙雨馨已经汩汩流着蜜汁的蜜穴摩擦了几下,发泄似的狠狠地插了进去,似乎刺破了什么东西,但他也不理,只觉得胯下美人的蜜穴出乎意料的紧窄,竟使的他无法继续前进。

  「别这样好吗,别这么急吗,我们把它流到我们新婚的晚上吧。好么……」

  「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在新婚的晚上,你不觉得那样能给我们留下一个更加美好的回忆么?」

  一个俏丽的佳人将自己无限美好的娇躯紧紧的贴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脸上还带着一丝未褪去的高潮带来的红晕,似乎正俏生生的向白子飞走来。

  「啊……」

  一幅幅画面在白子飞的心中闪过,他心里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嚎,再不管身下美人能否承受的住,疯狂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

  孙雨馨没想到刚才还温情款款的「爱人」一下变得如此粗暴,不由发出一阵痛苦的哭叫,感到娇嫩的蜜穴被那丑陋的东西肆意的蹂躏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