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侍女色老爷】【作者:未名】【完】

摘要  (一)   当老爷的肌肤和春桃娇躯接触的时候,心中荡了一荡,而她也不期然的颤抖 了一下,一股莫名的电流传遍全身。   她满脸通红,仰望着老爷,他觉...

  (一)

  当老爷的肌肤和春桃娇躯接触的时候,心中荡了一荡,而她也不期然的颤抖 了一下,一股莫名的电流传遍全身。

  她满脸通红,仰望着老爷,他觉得她的眼神 有种异样的色彩,令樱唇欲语还休,他不能自己了,手─紧便将她搂抱得喘不过 气来。

  春桃的唇已印在他的嘴唇上,她不自觉的将乳房向上一挺,老爷十分高兴, 有力的双臂立即紧紧地搂着她的肉体,刁钻的舌尖不断在她口内滑动,她马上把 它含住吸吮起来。

  很快的,她感到小腹兴奋异常,有一团热气向她袭来,那火热 的阴茎正硬梆梆地顶着她腿缝,她更拼命地吸吮着他。

  老爷搂抱着她站起来,这时候的春桃已经感到寸步难行,任由他把她放到铺 好毛毡的床上。

  他把她压在下面,在她身上抚摸,她欢喜地低呼着,并伸手去他 胯下摸索,火热的阴茎已把裤子顶得好高,她随即一手抓住,老爷被她几下套弄 搞得几乎支持不住。

  跟着,她把他的腰带解开,探到里面去握着阴茎。

  老爷亦不是省油的灯,脱掉身上的衣服,而且将春桃的衣服也脱得精光,二 具躯体便缠在一起了,呼吸急促,脸色由于兴奋而微红。

  他热情地吻着她,手在 她的乳房上捏弄着,用二指捏着她的乳头,她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唔……哼哼…… 老爷的阴茎好大……” 她不停地套弄着,又惊又喜,男人这地方她从来没有这么大胆的触摸过,今 天不知是不是什么力量在体内发生作用,使她变成另一个人,一个放荡的女人。“我是属于你的。”春桃低声说道∶“这么大、这么硬……太可怕了。” 老爷道∶“不会的,它只会使你得到无穷快乐。”他说着,嘴唇狂吻着她。

  她用手一推,并且坐了起来,那突然的情形使老爷惊讶,并且莫名其妙的看 着她。

  老爷道∶“你怎么啦?”她没有理会,只是含情默默地扫了他一眼,她的 玉手抓住那火热的阴茎套弄了几下,老爷马上又恢复兴奋状态。

  现在他明白她的 目的,心中喜悦,索性动也不动,闭起眼睛。

  只见她把阴茎套弄了几下后,跟着,她就俯下身子,张开小口,把阴茎一口 含住了,然后便轻轻地舔吮起来。

  一只手抓住阴茎,不停套弄,小巧的舌头舔着 他的龟头,这真使他沉不住气了,他舒服地说∶“春桃……啊……啊……太美妙 了……”屁股不觉轻轻挺起来。

  她知道自己已经控制了老爷全身的神经中枢,只要她稍为加点技巧,他就马 上会爆炸了。

  但她没这么做,反而停下来,只用舌头舔着龟头的四周。

  老爷突然仰起身子,把她紧紧搂在怀中,一把便压到她的身上,几乎令她难 以喘息。

  他将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去了,她不觉叫了起来∶“啊……好壮!” 老爷道∶“我要你享受最美妙的人生!” 她呻吟着∶“唔……嗯……哼哼……” 老爷狠狠的抽送着,一下下的深入抽出。

  她全身无比舒服,也把他紧紧地搂 住,一个白嫩的屁股不停地迎凑着。

  她的阴道紧紧地包含着他的阴茎,不停地流 出淫水,那二片嫩滑肥厚的阴唇,也跟着他的抽插而翻进翻出。

  她感到这种滋味 太美妙了,老爷的阴茎好像顶到心尖上去似的,整个阴户涨得好满,这种滋味太 舒服了。

  春桃浪了起来∶“啊……老爷……

  你好狠呀……

  呀……

  哼哼……

  我快乐死了…… 嗯……” 他奋勇前侵得更加疯狂,她叫道∶“老爷……哟……顶得我美死了……先停 停……” 他正疯狂地冲刺着,听她这么说便停了下来,老爷喘着道∶“春桃,干吗?” 春桃媚眼一扫毛毡,她笑道∶“先把水擦掉再来。” 老爷笑道∶“真是个小浪货。” 老爷说着,便到浴室拿了些纸来,替她擦着浪水,顺手在阴户上捏了两下, 道∶“好可爱的小肉洞。” 他低下头去舔了一下她的阴户,她颤抖了一下,道∶“嗯……快来吧……” 老爷抬起头来,再次压到她的身上去。

  火热的阴茎又猛地插入,她尽量把玉腿张开成了大字形,尽量的使他深入, 然后抬起腿来,紧紧夹住了他的屁股,用力抵压着、摩擦着、旋转着,她哼道∶ “啊……嗯……老爷……快顶……嗯……” 老爷也正在欲火焚身之际,便一下一下猛干起来。

  一下比一下有劲,有如一 匹野马,面现红盘,气喘如牛。

  他已到快要爆炸的边缘了,但是,他仍一下一下 的狠狠地抽插着她的小嫩穴,他喘着道∶“……啊……啊……我爱……

  我从没这 么快乐过……

  嗯……你是我一生所爱……”说着,他又疯狂的上下动着。

  她也娇喘嘘嘘的,头发散乱在枕头上,头不停的扭摆着,香汗淋淋、呼吸急 促,两手在他的身上乱捏乱抓的,她娇喘道∶“啊……啊……老爷你好威猛……哼……我乐得要上天了……” 老爷道∶“美人……我也……爽极了……”说着,他便作垂死般恶斗,屁股 猛向前挺,龟头次次都插到花心上去,又猛地抽出来,好狠好猛。

  她喘气嘘嘘∶“哎……哎……

  唔……唔……”她感觉到体内的阴茎突然间强 大起来,变得更粗更硬了,跟着─股热流向她的体内四处奔流,老爷喘气嘘嘘的 伏在她身上不动了。

  她爱惜的搂着他,让他逐渐缩小的阴茎仍留在那迷人的小洞里。

  面客 “诚哥!你怎么啦?这里连床也没有,怎么行啊!”她愕然地说。“正因为这样,才另有一番刺激啊,我们该试试新环境做爱的哩!” “你……你的意思是我们就这样躺在地上来……是不是?”她怔怔的问。“对了!我们就在这里吃一顿丰富的早餐罢。”他点了点头说。“不!我不依你!这里硬绷绷的,一点舒服感也没有,我要到房间里去。” 她说着就要爬起身来。

  克诚却把身子压着她,不许她动弹,同时一双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揉动,揉呀 揉的、捏呀捏的,她给他弄得整个人都发软下来,不止无法爬起身,而且全身在 发抖,一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哎哟!啊……诚哥!”她颤抖着说∶“干吗!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他笑了笑,手还是在活动着。“呀!你真坏!我不依你!”她虽然这么说,但臀部仍然不动地在摆动。

  克诚晓得她已情欲大动了,于是便加紧地刺激,她的阴户有淫水流出,“哎 唷!诚哥!

  诚哥!

  我要你……我要你……”她闭上眼睛,不停在呼叫。

  她突然发疯似的一下把他推倒,竟起身横跨在他的两腿间,急急忙忙的捏住 他的龟头,就去顶她那湿湿淋淋、稀疏阴毛、不住张吸的小便地方一下扣入。

  接 着,她就不住的急速起落,套动起来。

  克诚火热的阴茎立时如久旱逢甘雨,插在又温暖又滑腻的阴道内,有说不出 的舒服。

  她的头发披散,由于身体上下套动,两只乳房也不住摇动,看得他心中 火起,阴茎特别胀硬,恨不得一下挺进她的小肚子内。

  她突然下身先侧向移动,一腿跨在他两腿间,一腿跨在他股侧,又是一阵急 烈套动。

  由于她体内的淫水越来越多,套动间,“滋滋渍渍”的怪响真像单调而 有磁性的女低音在歌唱。

  她突然又转移方向,两腿仍分跨他的两腿侧边,却换了背对他的姿式。

  她把 两手按在他双腿上,不住的套着、抛动着、旋转着,又肥又大的结实的圆圆屁股 上下耸动,由于屁股高高掀起,而她身体微向前俯下,他的阴茎在她阴户进出时 的情形看得更清楚了。

  当她面对他时,只见到她那一团肉紧包住他的阳具,挤进去时特别鼓起,她 提起时,只存半截在里面,两片红红的阴肉也翻出一半,水汪汪的像个水筒。

  现 在,她背对着他,当她提起时,她那阴户从后面看来分八字形张开,红艳艳的扣 人心弦;当她放下时,肉与肉紧贴一处,她的肛门正对他眼中,紧凑得赛于前面 那一条缝,十分诱人。

  克诚真想插入她后面的肛门内,性一起,不禁用力连挺起下身,她急忙加紧 迎凑,鼻中“哎哎啊啊”不住娇喘着,呼吸急促得很。

  大概他的龟头下下顶在她 的花心上,她舒服极了,阴门紧缩,好像要咬下他的东西,全部吞没在阴户内。

  她的阴道蠕动着,每一起一落间,他的阳具就像被个一收一放的软腻阴户夹 着又放开。

  更奇妙的是龟头上好像在顶住她一个地方,有如小孩子的嘴角含住奶 头,一吸一吸的;又像有只小手,张开五个指头,在他龟头上一抓一抓的。

  克诚 真是舒服极了,龟头上一阵麻趐、一阵痒、一阵酸的,说不出的好过。

  他和她尽力抽送了一百多下,他感到越是胀得难过,只有把她揪到下面,用 他的阴茎尽力插抽才过瘾才痛快。

  克诚正想把她翻倒,她忽然“哎……呜……” 叫了起来,猛的屁股一沉坐在他的小肚子上,她全身一阵颤抖,阵阵热流浇 在他的龟头上,汹涌而出,一直向他的龟头流下来,很像烧蜡烛油般流下来。

  他不禁大嘘了一口气,想挺动,又被她屁股压在肚皮上,她的整个身子全软 在他肚皮了。

  克诚的阴茎仍直挺挺的更觉火热胀硬,他一欠身,双手拦腰一抱, 两掌按住她的乳房一阵搓弄。

  她吃吃的笑,伏在他的胸上娇喘着∶“城哥……好 舒服呀……”她的头发铺散在他胸上,痒丝丝的好难过。

  他吻着她的面颊,摸着她的腿说∶“你舒服了……我却难过……” “等一下呀……哎……哎……诚哥……

  诚哥……

  我亲爱的达令啊!

  好……

  好 得意呀!

  啊……

  啊……唷……”她梦呓似的断断续续在叫着。

  她越是这样乱动乱叫,他就越发大感兴奋,这一种在床上的叫声,是最能使 人蚀骨销魂的了。

  (二)

  他也觉得五脏如焚,便加强活动。“哎唷!我咬死你……咬死你……啊!”她咬牙切齿,果然在他的肩膀上深 深地噬咬着。“哗!啊……啊……”他给她噬得几乎整个人跳了起来∶“嗳呀!你想谋杀 我吗?” “唔!人家肉紧呀!

  我唔……

  诚哥!你动啊!”她娇喘细细地说。“好的!但我不准你再咬我,否则我就会给你咬缩了的。”他有意为难似的 说。“嗯!人家是不由自主的啊,你怎么可以怪人家呢?你也该原谅人家得意忘 形的呀!”她幽幽的、面泛红霞的说。

  他没有答腔,只是以行动来表现,使她感到更满足,“哟!哥……哥……我 快要……

  你跟我一起才好呀!

  啊……啊……”她不由自主地呼叫着。

  察言观色,他便晓得她高潮快要来临,为了使她尽情快乐,他便加紧进逼, 务求插到她欲仙欲死为止。“哎唷!快了!

  顶啊!

  我喜欢你用力撞啊……

  诚哥!

  哟……啊……”她梦呓 似的说。

  于是,他便疯狂地撞击她,无情地不断地抽送,一阵痉挛使他裂顶而出,一 股暖流直流进她体内。“哎唷!诚哥!

  我要死了!快活死我了!”她像一条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缠住 他、夹着他。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一切都静止下来了,她还是拥着他,不肯让他离开!

  好事多磨 “这里没别人呀!虽然床是小了点,可是也好舒服。玉兰,你看好不好?” “慢慢来!人家生了孩子后还是第一次,很久都没有做过这事情哟!你要小 心一点,别太重了。” “是,是的,小姐。嘻嘻嘻!我自有分寸。” 国鹏把玉兰的上衣脱了下来,一吸一吮地舔着玉兰的乳房,所以显得特别大 和涨。

  乳头也粉黝黝地,好像一颗粉色的小葡萄一样,不但富有弹性,而且光滑 闪亮。

  玉兰被他这一吸,吸得像是哺育小孩一样,她在不知不觉中把手抱住他的 头,一手抚摸着他的脸在爱惜抚弄他,使得国鹏的淫欲大发,用舌头在乳头上舔 着流出的乳汁,深怕有被浪费了。

  国鹏慢慢地把舌头从乳房上移到腹部,在肚脐的四周舔着,他又再度移到三 角裤上,他干脆把舌头移到三角裤上舔着,把三角裤舔得湿湿的,口水透过了三 角裤,扩散到阴毛上去,阴户被舔得痒趐趐的。

  玉兰被舔得全身骚痒,混身不自在,她对国鹏说∶“国鹏,你……你怎么还 不动手呀?”他于是用手把三角裤的一边扒开,使阴户斜露在三角裤的外面,用 舌尖把大阴唇一舔一开,一啜一闭地揉插着阴户。

  玉兰的性欲被他这一攻,可就糟了,一发不可收拾,她开始骚动了,身子就 像中了邪一样,全身颤抖不已,刺激得他用手把三角裤扒开了,可是玉兰把屁股 坐在椅子之上,所以脱不下来,国鹏对玉兰说道∶“小姐,请你高抬你的屁股一 下。”于是玉兰就照着他的意思做,他顺利地把三角裤脱了下来。

  他也把自己的皮带解开,拉链拉下,全身的衣服在几分钟之内扒得精光,一 丝不挂的赤身裸露在玉兰面前。

  玉兰已经看见他的阴茎挺直,一厥一翘的在和她 打招呼,彷佛说∶“嗨!玉兰,我们好久不见了,今天咱们又可揣磨一下打炮了 吧!我们来回味一下吧!” 他躺到她的身旁,左腿压在她的大腿上,拼命地摩擦着玉腿,他用手指头一 按一弹地玩弄着乳头,又用手指头弹弄乳头,使得奶头上下左右摇摇晃晃地站立 在乳峰上,玩得一阵令人爽快。

  玉兰在生了小强之后,再也没有性交上的接触了,今天玩弄起来,特别是和 旧有的朋友情人玩弄着,格外的兴奋和快乐。

  她娇娇嗔道∶“鹏,你可别只顾着 在我的乳房上打转,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办呢?你看,人家的洞穴已经被你挑逗得 洪水外流了,你要是再不动手,等一会儿我们两人可就被淹死在屋子里面哟!” “哇哈!那一定不得了,你的阴户不就变成石门水库了吗?

  只要一泄洪水, 底下的居民一定要疏散,否则就要被洪水冲走了,那时候,可就不得收拾了。

  我 不晓得十年不见,你的洞穴会变得如此的厉害呀!令我大感到惊讶,我看我得小 心了。” 他话一说完,玉兰马上也主动地把双脚大大张开,迎接他的下一步。

  她闭上 了双眼,静静地躺在椅子上等待他的进入。

  正当他压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又问了 一次道∶“鹏,你……你真的能好好地照顾我吗?可不能欺骗我呦!” “啊!我是绝对不会欺骗你的,你大可放心吧!玉兰,我对美丽的东西一定 是不会放弃的,我是会好好照顾你的。”他轻言细语的在玉兰的耳边,一面亲吻 面颊,一面回答着她。

  玉兰在内心里,对于看到了健壮而又带点油黑黑的皮肤,她似乎是特别发生 了兴趣,对于男人的行为是不能屈服的、宽恕的。

  这时候的他,除了阴茎和身体 上的硕壮的肌肉之外,似乎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了。

  这是玉兰产后第一次接触的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