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门后的复仇】【完】【作者不详】

摘要  12月27日,这一天是我一生都会记得的日子。   早上出门时家中父母兄弟们还出来送我,“一路小心”的话听的我烦闷不已,可现今想来,却让是我最后一...

  12月27日,这一天是我一生都会记得的日子。

  早上出门时家中父母兄弟们还出来送我,“一路小心”的话听的我烦闷不已,可现今想来,却让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们的关心之语……戌时刚过,我已经从城里赶回山庄,可在我面前的却是……一堆焦炭……我无力的跪到,十指恨恨的抓进了土里……

  “还是……迟了一步……”咬着牙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我让自己不去想里面是不是有我的亲人,然后爬起来跑到本应该是父亲房间的地方,告着直觉找到那个昨晚父亲提到的暗格,打开……是一本秘藉……“欲神之书”,这是被几百年前武林贴上记下的最强武功!听闻只要练了此功,天下无敌!不过却有个不是条件的条件……必需是男人修练而且……用此功时也只能对付男人……

  几年前江湖中又传出神书再现天下!为平静了百年的武林打了一针强心剂,这也是……为何我明明应该一个月后才回来却在现在就赶到家中的原因……如果早些出门……也许就可以早点遇到那个人,我的家人也就可以保住了……

  运用起我过目不忘的能力,把整本书一字不落的记下后,我一把火烧了这祸根!

  无力感再次袭来,我无声的流着泪,开始一具具的认起家人的尸身……这个应该是大哥……他手上已经被火化了大半的链子是在前年他生日那天送给他的,为此平时不苟言笑的大哥竟然面带微笑了好几天……这个是母亲……她的小指在我小时候为了救我而被狼咬断……这是小弟,他才十三岁就已经知道宽慰他人,早些时候我与父亲争执后气闷,还是他来开解的我……

  这是父亲吧……身上的伤最多的就是他了……右手已经不知道被断在哪里,不过头上已经被火烧断了的金玉却是我年前从一位好友和里“强抢”来的,听闻这金玉可避灾解难……

  把四人的尸体放到一起,我找到些油,放了火,把他们火化了……我不希望他们再在这世间游荡,还是快快去投胎吧……这仇……由我来报!

  狠狠的给了自己一拳,让身体记住这股仇怨!

  我转头离开“家”,踏上复仇的旅程……

  我不是傻子,所以我不会以为以我的武功修为就可以报仇了,连父亲这个隐居了的前武林盟主都不能打败的对手,我不敢去试验,命,只有一条,大仇不得报就下去,我没脸见他们……

  买了些能吃不少时日的吃食和御寒的衣物被子,我躲进了深山。

  这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基地,在这个山洞里练内功可以比在外面快得多,因为这里有一座很大的地下温泉。

  我让自己暂时忘记灭门之仇,安下心来开始练起已经记下的“欲神之书”。

  可完全不明白它要讲的是什么……收?它没有说出收的是哪里,放?它没有说要放出什么……这……究竟是什么书呢?当时我记得书中有配图,可那图……只是两个男人在喂招罢了……虽然他们身体挨的很近,或者说就像抱在一起一样,可那种防身术与绝世武功完全无关的啊!

  就算不理解,我还是每天除了练父亲传给我的内功,就是不停不停的回想神书内容,用了不到一个月我已经能随便说一个词就知道接下来应该干什么,虽然动作无法做出来,脑子却知道应该怎么样。我想,机缘未到吧?

  食物快吃完了,我的内功修为已经远远超出父亲两层,现在已经到了第九层。

  这就是为什么我被称为神童的原因,四岁起练招式,六岁就已经有了内功基础,九岁超过大哥到达第四层,十四岁与父亲同层达到第六层,后来父亲因为我这后起之秀的直逼也努力升了一层,也是从那时起,我不再想与父亲比武,因为在父亲刚达到七层时,我也到了……后来用了四年时间,我达到了第八层。

  如今知道要报仇了,所以我一定要把十层拿下!否则光知道神书内容却无法修练,根本连报字都没一横,哪来的仇?

  退下衣物,我潜到温泉中舒服的泡着身体。看着这具白嫩的身子,我苦笑不已,那张惹人的脸就已经让我交不到什么交心知已了,又因为练功时要泡在这泉中,皮肤也变得比春婉楼的名妓还要好了……不过也庆幸,幸好自己不是女人,否则怎么报仇?

  想是出了神,竟然没注意背后不足一步竟然已经站了三个人?!

  当我感觉到时已经晚了,一道气劲点了我的穴道,动掸不得的我被不知是敌是友的男人抱出温泉,放平在了光滑的石面上。

  我用上唯一能用的头部,扭了一下,才看清眼前的三个男人。

  拉我上来的是个冷面男人,我对男人长的好与坏不太清楚,所以他一身寒气才是我能描述出来的,他一身玄衣,与另外两人成了鲜明的对比。下一个是一身白衣的面具男,他的脸被半张银面具挡着,只露出一张勾着笑的嘴,不过我不喜欢穿白衣的人,一看就像个不知民间饥苦的小少爷……最后一个一身青,他的表情最正常,不过那种冷冷的眼神却让人不敢直视……真不知道这几位另类的大男人怎么找到这个深山里的密洞的……“几位大侠找在下,有何贵干?”江湖中误会说开了就算了,所以我在看出不认识这几个人后就明罢着愿意原谅他们的无理了。

  “有何贵干……?”面具男走到我跟前单手挑着我的下巴细细的看着我,嘴里啧啧出声……“听闻这山中有位蓝衣仙子,每晚都会在林中散步,果然不假……”

  “哈?”我呆了呆才想到,原来是我刚开始来这里的几天,心中悲伤未平,每晚睡不着都会出去练轻功来消耗掉多余的体力,结果竟然被传成什么仙子?

  “这位仁兄,这一定是个误会,在下不过是在此小住些时日,顺便练了练功,定是山野村夫未见过这等功夫才以讹传讹……”

  “我等可是赶了不少路才找到这个密所,也已找到你这位仙子,你说一句误会就找发了我等,是否有些欠妥?……”面具男的手已经从我脸上移开,却放到我的前胸!心中一紧……难道要一掌震碎我的心脉?!

  “这个……”明明不是我的错,却要我来赔偿么……算了,只要度过这一危机……“那兄台怎样才肯放过在下?”

  “我说了算?呵呵……”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在他的语气中听到些不对劲,可受制于人……

  “是,只要不太过份,在下愿意对于各位所浪费的时间做以赔偿!”

  “信风,你说呢?”面具男问向一面正常的冷眼男人。

  “非夜,按咱们平时的做就好。”那男人看了看我,平淡的面上扬起了一个邪邪的笑容……

  我一看心中就是一突……这要是被废去功力……“同意么?莫问天。”面具男又问向冷面男,我看那男人只是点了点头,而后就附下身来……吻了我?

  “你!你这是何意!”放出淡淡杀气,我冷眼看着非礼自己的冷面男人。

  他也不在意,直接压在我身上,对我的身子又亲又咬起来。

  “放……放开我!你们这群……淫贼!”都这样了我也清楚将要面对的事了,毕竟不是个处了,虽然没去过小倌馆,却也知道这男男之事……“这样就叫淫了么?……呵呵……”那个面具男边说着边拉过我一只手,竟然按在了他已经涨大的男根上?!

  “不……放……嗯!”想抽回手也无法,双腿又被冷面男人压到胸前,我才想再骂,可那人竟然将舌头顶进我从未碰过的密穴!“不……不要!不要碰那里!放开我啊!!畜牲!!禽兽!!啊啊啊!!!”

  在我不停吼叫的同时,另一个男人也挺不住的拉起我另一只手抓住他的那根,像面具男一样的开始来回抽动起来……那种触感让我恶心的想吐,却因被点了穴而无法狠掐下去,只能把他们那大的不像话的东西紧紧的圈住,供他们发泄……

  最让我想发疯的却是在我身后的男人,他的舌头已经畅通无阻的在我密穴中来回抽插,在黑暗的山洞中不停回荡着“啧啧”的淫糜响声……不一会儿,双手的东西被拿开,换来的却是身子上不停的抚摸与舔弄……他们粗重的喘息让我无地自容。

  突然胸前那两点被他们同时含住,我被激的连连摇头,却无法让他们停下那时轻时重的吸吮……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玉茎的勃起,所以当下面那人抓住它时,我并不意外。

  全身上下被他们三个舔咬的颤抖不已,我厌恶却舒爽的不停的呻吟着,密穴被三根手指不停的挖着,偶尔被碰到某一点时会让我快乐的想哭……可我不能……

  终于,我被三人玩弄的高潮了,无力的连头也动不了的我以为终于能休息一下了,可却在这时,后面被抹上了温热的东西,我抬眼看去,竟然是我自己射出的秽物!羞愤下我紧闭起眼,却在下一刻被激的猛的睁开,冷面男人粗壮的男根竟然一下就挺进了我从未如此使用过的密穴,再也忍不住的我惨叫出声,却只换来男人猛烈的挺动……

  这时,我才想起,我是在被三个男人侵犯……这种被强暴的痛苦,真的是刻骨铭心……

  不知过了多久,我叫的嗓子已经哑了,男人的那个才把热液全部射进我的体内。刚松口气,却在下一刻又被冷眼男人狠狠插入……一个射完就换下一个,他们不停的轮换着位置,不知疲倦的侵犯着已经出血的密所。

  终于受不了的我,在他们两根同时插入时晕了过去,当时我想的竟然是,如果就这么死了也好……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是两个全身赤祼的男子在做我刚刚体验的事。可一转眼,我就变成了那个被压在下面的男人,虽然我有他的感觉,却无法控制身体,只知道在身上男人插入时我的身体会放松,当他抽出时我就会紧紧收缩……放……收?这……这不就是?!

  猛然醒来,男人们还在我身上挺动着……

  现在既然已经理解了神书中所说的,眼前又有实验品,我马上用起书中的知识……

  “哦……学会吃了……哼……?……”面具男和冷面男一进一出的干着我已经松了的后穴,我不理他的嘲弄,只是把收放这种基础慢慢运用出来。

  “唔!……呼!……哦!”冷面男的冷面在不一会儿就挂不住了,那种愉悦的神情让我很有成就感,几乎同时,我又把圈挺等技巧用了出来,把两人爽的不停发出“哦哦”声,冷眼的男人看他们这样,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我时却被我刚悟出来的勾魂眼勾住了心神,随着下面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的挺动,我张着嘴用舌头不停的舔着自己已经性感到淫荡的红唇。

  “来……过来……让我吃……用嘴吃你的东西……”话音刚落,那人已经扑到我脸上,先是深深的喉吻,直把我吻的哼出淫浪的呻吟,才把那根大家伙塞进我的口中,我也不管是不是厌恶或是恶心,只是一心想把书里的东西运用上!

  不停的挑逗着口里的东西,也不停的吞食着下面的那根,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这时的我,已经更像个一两银子一夜的无耻男娼……媚功运用个不停,直把身上的男人们侍侯的射了又射……

  ※※※z ※※y ※※z ※※z ※※※  天亮了。

  自动解了穴的我,体力竟然很是充盈?看了看身上压着我的面具男和两边各一个的英俊男人,我利落的点了他们的睡穴,慢慢爬出了男人的身下。

  进了温泉好好洗了个澡,我试了试内力……竟然长了不少?!难道……这天下无敌……竟是让我去勾引男人上床,以得到那些男人的内力么……看着地上的三个身格强健的优质男人,我心道,既然已经当他们做实验品了,不如点了穴道好好问问他们……

  点了他们全身十多个穴位,我才用水泼醒了他们。

  “唔……嗯?!”冷面男第一个清醒,不过他马上意识到形势的不利,不再出声地盯着我看。

  之后两人也先后醒来,可反应竟与冷面男一致不语?!

  “你们运一下功,看看内力怎么样了。”我用冰冷的声音问着我的实验品们。

  “……”果然,他们一听“内力”怎么怎么样,马上都运了下功,之后却都一脸放心了的样子,不明所以地看向我。

  “……这样么……”低头不理他们疑问的眼神,我不管现在是不是赤身祼体的面对着他们,也不是有意把双腿大张在他们面前的只想着自己为什么得到不少内力的同时他们却没有失去内力……

  直到被人再次压在身下时,我才回神。

  “你们不要太过份了。”眉头轻皱了下,看他们也没人来点我的穴,我也就没有做过激的行动。

  “哼嗯……之前被我们三人干得浪叫不断的人,说什么过份……”面具男在我没反应过来前就把那根再次勃起的东西整根撞进了我已经被调教的湿淋淋的小穴,我“哦”了一声就把双腿缠到他的腰间了,他狠命的抽动着,我也拼命的扭动腰身配合着,没一刻我们就一起射了出来。看的其他二人眼睛都直了。

  “嗯……呼……”呼了口气,我知道我的内力又会提升一点,所以带了些感激的冲面具男一笑,“虽然在昨天你们强上我的那前几个时辰我是恨你们的,不过现在我要感谢你们。”看他们不明所以的眼神,我微笑着不再说话,只是再次清洗了一下,就穿上了衣物。

  “你想走?!”冷眼男人长臂一挥,把我整个抱进怀里。我从他胸前抬起头,看着那明明在之前让我冷汗直冒的冷酷眼神,现在却看得我心中小鹿儿乱撞。

  我不舍移开视线,只是让粉色慢慢爬上我的脸颊。e   “……害羞了么?”冷眼男人像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